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从灰色到白色--写在读<<从春天到春天>>之后,不算评论,算读后感吧[9]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我个人读小说,有时会有种很奇怪的冲动,会试图用一些色彩或形状来描述对那篇小说的感觉。网上不少小说就是一种颜色,肉色,或是人工血色,又或是肉色+人工血色混合。男子写的小说一般喜欢把多种颜色混杂,写得好自然是色彩斑澜且搭配得当,但弄不好也会混成一团,比狗屎还难看。
女子写的小说,一般颜色会单纯一些,有些虽然使用了很多颜色,但却仍比较容易找出其中最能形容的颜色,比如“惨绿色的”东风破,“铁灰色的”听雪楼,“苍茫中带着栗色的”镜双城,“铁”珠子。
至于超出我理解程度的名著们,比如三国演义,我已经很难用一种颜色来描述了,最多只能看得出缺少了些柔和的颜色,画布很大,填得满满的。

这部从春天到春天不只一种颜色,好在我勉强还能形容一下,那就是从灰色到白色。从春天到春天,从灰色到白色,从灰色的春天到白色的春天。
海地的笔法开始有着一点情调,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读到了“昨天买的萨拉李芝士果仁蛋糕、巧克力慕思蛋糕、桂花鸭翅、黑椒培根、德式熏肠、速食蘑菇汤、水果一大包,啤酒酸奶若干,咦,还有一袋迷你葱油饼,这个就免了吧,我明天的早饭埃”,很是吞了一大口口水,不得不承认在零食方面,我是拍马都不及MM们。如此的笔调还可以在后面找到,女主角和苏,假期一起在法国时,那些苏送给有恋父情结女主角的玩具,同样看得我眼花缭乱,本想批评一下作者卖弄了一点,但看完全文后又决定收回,因为在小说中,那代表女主角为数不多的快乐。对作者仍想说这句,但看在那可怜的女主角的份上,决定腹诽。 
除了结尾之外,整篇小说带着灰晦色,就像是阴沉沉正下着小雨的天空。父母的一个错误,带给了女主角无形的巨大伤害。不论是懦弱的苏,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女主角之母,或是因得不到爱而差点堕落的女主角,被命运的的巨手(海地MM的玉手)操控着,连带着身边的人跟着踉踉跄跄。小说的情节蛮不错的,峰回路转,起起落落,让人残念不已。
小说中的人物人性鲜明,这一点来说比我初读的采薇要成功(姬MM别咬偶,偶说实话)因为<<从>>一文的女主角是成功的,清楚的表现了这个恋父情结的女孩的心理变化,其间的转变也并不突兀,同样是第一人称,决不仅仅是情节的摄像机。其他角色,苏的懦弱,其母的坚强自哀都写得相当不错,纠缠在一起,相互冲突,相互伤害,才构成了从春天到春天残念的过程。
要偶勉强挑挑人物的毛病,大约还是那位温柔敦厚得和道具差不多的阿敏了,虽然在小说中他应该是被同情和羡慕的角色。但偶为人老实,他的确像道具多过像解药。女主角最后其实是自己醒来的,所以阿敏也只能发挥道具的作用了。但作为单身男人的怨念,还是勉强同情一下这位好不容易等到幸福到来的男人,就此打住。另外女主角自己醒来,这正是我认为结尾是白色,而不是其他颜色的原因,白色意味着新的开始。
小说在结尾再次提到了蔡斯。蔡斯也放下了心结,蔡斯是小说中刻意描写的一个与女主角遭遇相似的人,结尾时两人都放下心结,走向春天,揭示只要人人学会原谅与宽恕,都可以走向春天。
但我感兴趣的却不仅仅于此,蔡斯与女主角其实是同类的人,如果不是海地MM让蔡斯暴走,差点来场肉戏,蔡斯身上是具有吸引女主角的元素的。最容易相互吸引的,往往不是互补型,就是同类。只可怜作者MM为了情节,毁了这潜在的可能。不过若是将这位蔡斯继续下去,却可能不是从灰色走向白色,而是从灰色走向黑色了。两个同类在一起,有时也很容易互相伤害的,特别是当两人的性格都很尖锐的时候。

末了,这篇错别字比上一篇少,恭喜,恭喜。
№0 ☆☆☆龙空的贾诩2004-05-29 02:52:20留言☆☆☆ 

沙发……刚刚还在想怎么没人写这个……
№1 ☆☆☆咩咩2004-05-29 02:56:29留言☆☆☆  引用

I agree, but I thought we are suppose to critique... not to praise people too much :D
№2 ☆☆☆慕容凝风2004-05-29 02:59:16留言☆☆☆  引用

建议去评《不夜城》。
№3 ☆☆☆LL2004-05-29 03:01:58留言☆☆☆  引用

评论不错。
№4 ☆☆☆遨游天地2004-05-29 03:04:58留言☆☆☆  引用

嗯,我去看看这本书。
№5 ☆☆☆石流2004-05-29 03:08:26留言☆☆☆  引用

感觉比较奇怪的说……
一时理不清,暂时不写的说~
贾诩哥哥的文章果然弓虽阿~
№6 ☆☆☆流萤2004-05-29 03:12:49留言☆☆☆  引用

写得好啊
8过个人更喜欢海地的不夜城
№7 ☆☆☆Jackie.L2004-05-29 10:57:26留言☆☆☆  引用

昨晚看到凌晨两点,想砸也砸不出什么新东西。
但有个个人感觉没说出来,因为这个未必人人都是这么感觉的。
我感觉这篇小说中多次运用了历史学家的笔调,使我看着有一点点不舒服,因为我一直当是顺叙-插叙-再顺叙的小说,按时间顺序发生,中间夹杂着对以往回忆的小说在看。
而历史学家式的多次出现,破坏了这种感觉,使得回忆录的感觉加深,破坏了原先确定的小说时间轴。使得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作者到底是总体上在顺叙,还是在回忆?
要知道这一部小说是第一人称的,不是第三人称的,历史学家式出现,便产生整篇都在回忆的感觉了。
从这一点来说,这篇小说的第一人称写法上,还存在不足。
№8 ☆☆☆龙空的贾诩2004-05-29 11:02:14留言☆☆☆  引用

鼓掌~
献花~
№9 ☆☆☆小渊2004-05-29 12:52:5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