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听故事的七个日子----读纯白阴影的《这一世木已成舟》有感[3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color=darkblue][b]听故事的七个日子
----读纯白阴影的《这一世木已成舟》有感[/b]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然到我孙子这辈都会恨你的。
作者:稀唆



[b]写在之前:[/b]应该说,我是一个客观的人。比如我可以将《DFS》看得津津有味,同时鄙视它的YY程度;又比如我可以膜拜卡尔维诺的文字,但正面告诉别人文学的郁卒。
会喜欢一样东西,但同时承认它的低俗;也会讨厌一些东西,却同时认同它的高度。
看到龙空的毒蛇们给晋江众MM批改作文,未免觉得他们不够厚道。诚然条理与文字对于一篇小说很重要,但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过车田正美笔下的大饼脸。当我们讨论黄金圣斗士的悲壮时,如果有人站出来说车田画的人物连基本比例都不对,他一般就成了傻子。
仅仅从作文的角度上来说,田中x树喜欢堆砌辞藻,村上x树罗嗦冗长,王x波更是惯于东拉西扯。
然而他们的小说都一级地棒!
尽管《银英》度滥了后世两字,《挪威》中罗列了大把无意义歌曲名称,而《黄金时代》更是充斥着低级趣味。
某些东西往低了说,那是水准;而如果将它往高了提,就成了风格。

大家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只是希望龙空的诸位能够更加关注小说本身,只是为砸而砸,砖质未免就落了下乘。^^



[b]礼拜一:[/b]
今天认识了琥珀,喜欢用铅笔盘头发的姑娘,直至与她相熟,才知道她已无法握住画笔。
“《夏洛的网》” 琥珀说,漓江也说。可我总感觉这两人会交错而过,只留琥珀在青海湖边,一个人轻轻哭泣。也许就连纯白也未曾克意造就,而有些事情,却从开始就注定。
----就象夏洛之于威伯的,只是友情,然后夏洛走了。
跟他们去看电影,俨然是熟悉的《暗战》。
他们很喜欢,并对那段情节津津乐道:英俊大盗送连城的珠宝给萍水相逢的女孩。碰巧碰到了,正好又没有别的什么人,所以,也就是她了。片子结尾,面容沉静的年轻女子脖子上戴着一条漂亮的坠子,独自穿行在城市的风中。她不知道那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她只是在想,好久不见那位赠予礼物的、萍水相逢的英俊大盗了,他去了哪里?
是啊,他去了哪里呢?
我问身旁的纯白,纯白不答,只是将手中的书本攥紧。影院的光怪陆离下,依稀可见四个字:夏洛的网。吐尽了丝的蜘蛛赋予小猪新的生命,而后开始被遗忘。
他们都喜欢遗忘,每天都在遗忘。只有过去的鲜活,栩栩如生。

[b]礼拜二:[/b]
听琥珀谈往事,琥珀说,上帝允许任何一种爱情存在。
这话我虽不否认,却不赞同。
但我想,人与人在一起,本就是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吧。也许病态,也许会偏执,可那其中只要没有交易和勉强,就不应该是罪恶。
也许纯精神、纯柏拉图式的幻想敌不过现实生活,也敌不过时间。可当只能存在记忆中时,对方的形象就会被不断堆砌。陷入执念中的睿诚无疑是不幸的,但相对无数为了柴米油盐过活的男女,她至少有爱,并且对此一直深信不疑。他们将鸡毛蒜皮冠之为幸福,却是未体会过曾经沧海的浅薄。幸与不幸,原在一念。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
我想我还是有些自以为是,尽管我不赞同她们的行为。而琥珀呢,更可爱了。便象是个孩子,藏起来,又怕人找不到,于是偶尔还会有暗示,从这里,你便能跟上。听她呼出“皓皓”,便情不自禁抿嘴浅笑。

[b]礼拜三:[/b]
落笔于此,开始斟酌:我会否忽略了故事本身,而更加执着于人物?但故事与我们时常听到的类似,甚至让我看了开头就猜到结尾----男人遇见女人,男人又爱上女人,男人离开了女人,男人想起女人。这便是女性作者的局限性了,可能由于阅读面较窄,她们始终在井里徘徊,偶尔抬头,就看见井口的天空,天空好蓝,她们把云朵的变化描写得钎毫毕现,细致入微。井中自有风景,冬暖夏凉,井中有水,有草,能望见星空,也可以照到太阳。
可是井外还有树,天空中有鸟。天空下有春天,夜里有花香,海边有风,严冬更有白雪,可以一望无际,与天联系一起。
天外,还有宇宙。
我时常在想,这种局限性固然可爱,但也同样无奈呢。她们将一件事情写得精致漂亮,如果短小精悍,必将回味无穷余韵绕梁,可一旦冗长,却显得太过于小气。
在MSN上与若湖争论,她不理解为何男性如此偏执于性。我淡淡回答,有些东西称之为“结”,道理人人能讲,却始终无法解开。因为如果能解开,那结也就不成其为结了。
若湖不解,我便接口,那也许就如女性如此偏执于爱吧。尽管从性方面来说,男性没有女性持久;而从爱方面来说,女性却不如男性深刻。
若湖不服,她说女性会为了爱而牺牲付出,为了爱不顾一切,但男性许多都搞不明白性与爱的区分,你居然说女性的爱不如男性深刻?
我说是,正是因为如此,女性便更容易爱上爱情本身。她们躲在爱的名义下,做出许多事,有些好,有些蠢,有些好心办坏事,有些刻骨铭心的仇恨。而男性呢,一旦跳出心计、浮华与性,那份爱就深刻,并且隽永。但是那爱非常静谧,女生感觉不到,女人寻求不得。因为产生那种爱的,往往是男生,却不是男人。男人的爱,也许就象上海天空中的星星,被太多东西遮盖,看上去灰暗无光。
女人着眼于爱,男人着眼于世界。

[b]礼拜四:[/b]
漓江久久沉默,他说那时候,他不懂那些道理。那时候还是很久以前,他还年轻,才二十岁,即便是穿着清贫的装束,仍有着逼人的青春。
这群人中,我惟独喜欢丁雪。为什么?丁雪是天空中飘落的雪花,轻柔、雪白,但精致地令人心悸。捧在手心小心凝视,才能看清她的构造,她是六角形的,被脆弱的脉络相连。她征服睿诚,同样吸引着琥珀,落时纷纷扬扬,去时轻轻巧巧,一夜入梦,次日消融。我喜欢她,她是骨子里脆弱的灵魂,人世间无法让她妥协,她想退让,想逃避,却终在化水时被踩成泥泞。想要拥抱一个冬季,印着胸膛的只有寒冷,和那被冻得红扑扑的小脸----这是甚为精彩的邂逅,感叹得不由啧啧作响。
潇洒的辛夷对我冷眼斜视,不以为然。对她来说,世界上的规则令她讨厌,而她同样不被溶于世界。于是她是她,世界是世界,她们彼此相遇,又互相遥望,平行的两条直线,我行我素,桀骜不驯。
我赞起纯白的内涵,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她不光知道风花雪月,同样明白落泊街头,蹉跎岁月。我喜欢有故事的人,他们的眼睛里总能发光,我说:嗨。纯白回我说:Hello。故事在流年里流淌,脸庞间满是沧桑。凌晨4点的窗外是漆黑的夜,夜空浓得象墨,巨大的城市,被无数脚步穿行,那当中有多少人拥有故事,又有多少人只是拥有琐事?年龄带去了我们的青涩,留下的仅仅只是圆滑世故吗?苍灰的夜,无云的天色,满城灯火有如黄金,风象水一样漫遍全身。遥远处的东方明珠依稀可见,我打开窗,对着它竖起中指。
流逝的年份啊,锍金的岁月。渴望自主自己的命运,已回不去憧憬的少年。
突然就想起那一年,多少人哭了?多少人奔跑在深秋校园冰凉的操场上?
一阵风袭来,有种磊落而淋漓的放肆。似乎张开双臂就能将这些风全部留住。我需要有人和我纵情欢笑,抱着痛哭,一起喝醉了,又先后醒来。拥有故事的人们却不肯彼此分享,偏偏喜欢将之压在心头,烙上岁月这把枷锁。
我喝醉了,什么也抓不住,我只知道那是1993年,那一年有三个男人死掉了:陈百强,黄家驹,和擅长唱他们歌曲的苏漓江。

[b]礼拜五:[/b]
礼拜六他们会让我去评文章,晋江女作者与龙空废柴团对轰,预见到激烈的方式,批改作文,骂街,或者死。
为了积分,为了积分,为了积分,废柴们嚎叫着,伴随着几声嗷嗷之声,在半夜里响彻云霄,恍如沙漠中觅食的狼群。
附上照片,附上照片,附上照片!他们又如此要求,荷尔蒙的分泌过剩让欲望无处发泄,板砖对砸,只求发文的十秒快感,流下青春的汗水,被群欧,一齐翻脸,然后疲软。
已有毒蛇开始攻击,我在论坛里大叫,《这一世木已成舟》是我的,谁也表跟我抢!那种气势仿佛年特率人攻打圣女学院,一往无前,即使泡不到姑娘也要轰塌城墙。
可惜矛头戳偏了,还见了血。满屋子都是义愤填膺的小吊带,清脆地咭咭喳喳,我代表龙空出战,自然成为目标,口水板砖齐备,只待磨利后猛砸。只怪我一时心猿意马,妄图籍此良机与晋江8000多MM建立一腿之交。
砸的就是你这厮,砸的就是错字、别字、段落与中心思想,对泡制板砖的人来说,活动的目的是什么?甚至于书评本身又是什么?毒蛇才是最好的攻击身份,《紫罗峡》被摸得甚是舒爽,内裤门却惨遭滑铁,美少女战士提着九环金背大砍刀在晋江论坛叫嚷,偶也要给《天堂》修改作文,我便是一身冷汗。据说有MM读《天堂》后晕倒,我大汗之余未免猜测,如果当时我报的是《www.1t1t.com系列》,那会不会让她们集体扑街?
大砍刀MM虚心求教,对于AD&D规则摆出虔诚的学习态度,却偏偏能让人清晰听到背后的潜台词,“熟读资料把你小样搞死~~”,有些无语,《天堂》本就是写给不懂AD&D的人看的,增加些注释也只为了便于理解,无视那些与情节本无丝毫关联,却为何会让MM为看我的书而吐血不止?当然西方奇幻风格是搞不死的,言情读者批改这些必然会败得狠惨。据说那天晚上大砍刀MM黯然神伤独自下线睡觉,第二天却如常醒来呆滞凝望已成空罐的过期药瓶,顿止了二次轻生的想法,毅然决然开始成为AD&D的忠实饭丝,这些都是后话,不提。
还是觉得龙空废柴团不厚道。批改作文这种鸟事,一般读者也可以做到,而渴望交流的YY心得,抚摸手感,欲望起源等,居然都被他们抛之脑后,也难怪小吊带们会郁闷,实在是没有咬到点子上。顿决兴味索然,决定帮助MM们反咬一口,狠狠地骂龙空废柴团都是贝戋人,老子不管了!开个马甲谁他妈知道我也是龙空代表。当然这些实话不可以在龙空说,那里毒蛇多,我怕的不是被咬,而是“咬”字被拆成左右两半来使用。
便是如此,决定翻开纯白MM的《这一世木已成舟》。

[b]礼拜六:[/b]
许颜要走了。
有些哀伤,可她确实要走了。为了谁呢?也许谁也不为。她错了么?我没有答案,纵观过去那些日子,许颜好象没错,那秦力呢?秦力好象有错,却不招人恨。那,漓江呢?漓江当然更不可能错。那么,究竟是谁错了?我们又该恨谁?
人生在世,为何都是这些无奈的流年,便是恨,也无法理直气壮。
况且漓江并不恨,他也许恨过秦力,但没有入骨,也早已忘却。对于许颜,他更不会恨,甚至不怨,他从来不觉得她做错过什么。回想起来,全是好的。只觉得她很可爱,她带给他的快乐,那么多那么多,此后发生的种种,他从来没有怨过。
再次赞叹纯白,赞叹拥有故事的女孩,丁振中是什么身份?是父亲?母亲的爱人?或者是爱着母亲的人?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让温情回味无穷。而漓江虽理想化,却仍在世俗,远远走来,亲切如同路人。无法认同,但已经可以解读,虽然单薄,也是有血有肉。理解这些需要时间,可这已经是沟通的一种
虽然我知道,漓江最后还是会走,因为对于他来说,许颜是夏天,他是树。她来了他就绿着,她走后,他就枯了。琥珀则是水,能够润泽枯树,却没有办法令朽木重生。

第六天有个小插曲,在忙碌中接到龙皓的电话,提起来只是淡淡一句:“喂,该抽空想我了。”花花公子也有心,只是把心藏得更深。

[b]礼拜天:[/b]
沉浸在感伤的情绪,跟随琥珀去了A城,看10楼的景致,奇怪为什么他们可以死得那么美丽。十年前的许颜是,十年后的漓江也是。想得郁闷,便上线给贱心发去讯息,“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维持一辈子的?”贱心睡眼腥汹,“爱情?”我不满意这答案,“那为何他们无法以时间来证明,而是选择死亡?”“日喔,丫还没个完了?”贱心烦了:“可以维持一辈子的东西贼多,何必执着于爱情?”
“说来听听?”我要求道。
“吃饭、睡觉、呼吸、拉屎。”贱心滔滔不绝。
挖哈哈。还真是。井中固然永恒,可外面还有蓝天白云。这是我这礼拜来笑得最开心的一刻,笑晚才发觉不对,声音太响,会吵醒邻里。
可是看到窗外不禁莞尔。
天早已亮了。

天早已亮了。:)



[b]稀唆于礼拜五
·凌晨·[/b][/color]
№0 ☆☆☆稀唆没文化2004-05-28 08:32:57留言☆☆☆ 

这个评论我喜欢看。
看得出来,尽管给纯白挑了些毛病,评论者还是喜欢这个故事的呢。
№1 ☆☆☆天天天蓝2004-05-28 08:55:59留言☆☆☆  引用

本贴已被审核删除
№2 ☆☆☆稀*****2004-05-28 08:58:46留言☆☆☆  引用

上个帖不能显示名字,再来一次....:(
№3 ☆☆☆稀唆(JJ在LK的卧2004-05-28 08:59:37留言☆☆☆  引用

本贴已被审核删除
№4 ☆☆☆九*****2004-05-28 09:10:19留言☆☆☆  引用

明显没看懂我说的是什么............
№5 ☆☆☆稀唆(JJ在LK的卧2004-05-28 09:12:42留言☆☆☆  引用

看懂了……不过粉丝的心理……恩……
总之……等着……
№6 ☆☆☆九环金背大砍刀2004-05-28 09:14:07留言☆☆☆  引用

说句题外话
这个评论应该是龙空第一篇比较感性的评论,可喜可贺。
这样的文章风格可能更加适合MM们阅读吧?
不过,某稀大人,我很不明白啊,为何你在你的文章当中不使用这种风格呢?
那种翻译文体风格的文章……恩,还是等到发出帖子再说吧。
№7 ☆☆☆九环金背大砍刀2004-05-28 09:17:51留言☆☆☆  引用

年特率人攻打圣女学院,一往无前,即使泡不到姑娘也要轰塌城墙。
☆☆☆稀唆没文化于2004-05-28 08:32:57留言☆☆☆

让我想起那群小丑,一场蒙面秀,最后在惊叫和混乱后,居然仇视的变成情侣,冷漠的开始热情……
再联想现在,呵呵,蛮好玩的
这篇文的风格别致……喜欢……
№8 ☆☆☆明月四方2004-05-28 09:30:16留言☆☆☆  引用

稀唆的文章像是从欧美小说翻译过来的啊。
我喜欢这种风格的评论,确切地说,它是读后感。跟着读下去,好象把自己当初写小说的思路重新梳理了一回,脉络清晰。
我的文字从开始写的时候就如此,细细碎碎,对很多跟情节不大相关的事物有着病态的描写,花上几斤笔墨。就如你说,冗长得未免小气。
但愿以后我写文章,对不必要的东西,有狠心砍去的勇气。
女性理解的爱,多半狭隘,这一点,很难避免。你说“一旦跳出心计、浮华与性,那份爱就深刻,并且隽永。但是那爱非常静谧,女生感觉不到,女人寻求不得。”是这样,年少的时候,他们爱上,简单直接,一目了然,有点儿一根筋的感觉吧。这就是少年漓江遇见许颜的心理,并为此搭进去了一生。
我也喜欢丁雪。那个孩子,她的一生。她像个石榴,整天咧着嘴巴,看似潇洒,没有人知道她是哭着还是笑着。
在高处之上,在夜未央,在万人中央,那个背负如山苍凉的男人,伫立清冷的风口,安然地望着灯火阑珊,繁华在他眼前次第退场,天地苍茫。他眉目清晰,灵魂如花,纵身一跃,向下飞翔,天堂在上。
他再也不与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相干了。
谢谢这个评论,我很喜欢。
№9 ☆☆☆纯白阴影2004-05-28 09:38:00留言☆☆☆  引用

西索同学。。。
真的是GG么???
№10 ☆☆☆路人甲风盈袖2004-05-28 09:39:24留言☆☆☆  引用

稀唆的文章像是从欧美小说翻译过来的啊。
——我是说天堂啊。5555看得眼花缭乱。
№11 ☆☆☆纯白阴影2004-05-28 09:39:53留言☆☆☆  引用

能够熟练的操作文字和能够熟练的运用文字,是不一样的。
№12 ☆☆☆雾隐元藏2004-05-28 09:42:23留言☆☆☆  引用

55555555555555我来了.纯白MM到龙空去帮偶声援一下丫.他们攻击我55555555555555我表活了~~
№13 ☆☆☆稀唆(JJ在LK的卧2004-05-28 09:43:16留言☆☆☆  引用

西西,好哦好哦。。我去友情支持之。
№14 ☆☆☆纯白阴影2004-05-28 10:01:51留言☆☆☆  引用

这个评论感性而好看。
№15 ☆☆☆clare2004-05-28 10:10:51留言☆☆☆  引用

好!
№16 ☆☆☆快乐无罪2004-05-28 10:22:58留言☆☆☆  引用

评论写得真好看。我喜欢啊。
№17 ☆☆☆落笔2004-05-28 10:31:36留言☆☆☆  引用

这个评论写得有针对性。没有因为拍砖而拍砖。龙空的评论如都这样,对JJ作者来说,该是幸事。
起码能从中得到一些启迪。
№18 ☆☆☆红尘有爱2004-05-28 11:36:38留言☆☆☆  引用

我觉得关于〈这一世木已成舟〉的书评,都恰倒好处,看得出来,是用心看过的。
龙空的评论,应该参照这两篇学习,呵呵。
№19 ☆☆☆户索2004-05-28 12:07:22留言☆☆☆  引用

不顶都对不住自己。。。
口西俺水平那个有限,无法回有质量的贴。。。。爬走
№20 ☆☆☆seesee2004-05-28 13:59:23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