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今年过节送什么,不送玫瑰送毒蛇---------给佚史兰[3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龙空的GG们都很讲究绅士风度,对女士不肯口出恶言,一派温良恭俭让的风格,以致于被讥为小白兔。偶这条毒蛇竟然也受了池鱼之殃,是可忍孰不可忍?偶怒了!偶要尽情的喷吐毒液,将晋江化为毒江!

第一口毒液就喷向那个已经被不幸的命运攥在手心里的小女孩……
觉悟吧!
佚史兰MM,无辜的羔羊!
放弃无望的挣扎吧,到我的怀抱里来!
我将赐你以荣耀,以你的血液灵魂膏腴吾之肌肤,将你美丽的形体浸泡在永恒的液体里,供每一个来到城堡的贵族欣赏!
卡卡卡卡……

言归正传,由于经常混军史版的缘故,偶养成了考据的癖好。看到一个人物,就先要弄清他的生卒年月。这种癖好一般被称为“盗墓综合症”。在阅读《华》的时候,这个癖好搞的偶心痒难熬。盖在《华》中,没有清晰的纪年,既不知道他(她)有多大,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大约是后来作者也觉得这么干不行了,就在辞朝这一章里开始设定年份:坤化六年。但是这个年份大有问题,在皇帝驾崩的那一章里有这样一段话:坤化十三年火阳丙戌(三月十一),离日,华朝的第三位君主,李均病逝,他十八岁即位,在位二十年,庙号明宗。古代年号,一般以新帝即位开始改元,那么应该是坤化二十年而不是十三年。当然也有一位皇帝改元多次的,有因祥瑞改元,有因天象改元,但总的来说改元是件大事,若是半途改元,作者应该交代一下始末。

好吧,就算我们是在看言情剧,历史方面松一点,但是至少也该告诉我们女主角多大呀。偶翻来翻去,楞是没翻出女主角的年纪。看来“女人的年纪是秘密”这句话在现实和小说里都通用啊。不但女主角如此,男配角也是如此(本书找不到男主角的说)。一个个都万年不老,能陪女人玩一辈子爱情游戏。偶看来看去,这都不像架空历史,倒象长生不老的吸血鬼的爱情啊!

除却年份,描写也很让人头疼,砖头说徐润之和二妹刻画的较好,其他人面目模糊。恕我直言,那是客气话,徐润之和二妹那不叫描写,那叫催眠。请看:任鸿飞终于看清与他交手之人,原来竟是个红衣红裙、眉娟目秀的女子,相传左丞相徐润之娶的是大华王朝的第一美女,也是一代名将——修罗将军李华,这名女子虽也颇为清丽,却绝没有传闻中的那种美貌,身形脸庞倒与徐润之颇为神似,只是眉宇之间,少了三分儒雅,而多了几分英气与清冷之态,想来不会是他妻子,定是徐润之的姊妹。

那红衣女子走向他,蹙眉道:“受伤了?”她声音清亮,宛如冰激玉振,只是语气淡漠,有些清冷冷的,与她火红的衣衫全不相称

“嗯!”转过身来,红衣女子的眸光淡漠得令任鸿飞不禁心头寒将起来。

文佩依然是惯常的冷淡不语。她与润之身材相仿,身形相似,脸型也一样,只是眉眼与神态不像,因此只要将眉描浓,成为如润之般的剑眉,换上男装,就与润之有了九分相似,剩余的那一分不同,是她永远也无法露出如润之般温和的表情

“家兄率禁军擒拿朝中主使去了。”文佩不卑不亢地行礼答道,虽是难得的长句,却也无意收敛一身的冰寒。

这些描写的要决就是在每一句话里都带上“冷”“淡”“冰”“默”的字眼。反复催眠读者,让他在潜意识里把“冷淡”和“文佩”联系起来,于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形象就出现了。

至于她到底长的什么样,黄头发还是黑头发?蓝眼睛还是绿眼睛?那些都不得而知了。必须说,这种务虚的写法对于那些追求气质的纯情小男生杀伤力是蛮大的,不过对于俺来说,还是实打实的描写吸引力大一点。

说来俺看的言情小说也不算多,通共不过五六十本吧。但是看佚史兰MM的书,怎么就那么眼熟呢?虽然在整体上颇有新意,但是某些桥段实在是用滥了啊!

比方说,《擒逆》中,如姬的殉情。(为什么美人计总是赔了夫人又赊兵呢?)

比方说,卓风和文佩的三箭断缘。(三箭……三掌……三刀……武侠的套路移植到言情里来了呀!)

比方说, 任鸿飞的路痴。(莫非女孩子都喜欢找不到家的男人?)

当然有些桥段还是不错的,比如安排那个皇帝死掉,确实是神来之笔。一下子就把剧情推上了高潮。可惜渲染的还是不够,如果让真正的言情高手来写,光弥留之际就可以写一章。俗话说,疏可走马,密不容针,要烘托气氛,就必须在关键的地方大洒狗血。

总的来说,佚史兰MM在描写方面还要加强,多做写生,光务虚是骗不了人滴。在历史方面,与其致致不倦的考究官位袍服,还不如先编一份清晰的年表。在情节方面,务必要避俗,绝对不要轻易落入俗套。在结构方面,注意在适当的地方多用一些笔墨,渲染气氛,该洒狗血的地方就要洒,不要怕肉麻!

呼呼,总算搞定了一篇,暂且收回毒牙修养生息。
MM们,偶在黑暗中等待猎物,下一个是谁?你??还是你???
不用看别人,就是你!!
啊呀呀呀……  
№0 ☆☆☆侠蝶2004-05-27 17:50:09留言☆☆☆ 

up  hehe
№1 ☆☆☆珈蓝2004-05-27 17:54:14留言☆☆☆  引用

没看过文,单纯针对评论的说~~~
纯个人观点,不喜欢在小说里面加入大段的人物白描。
毕竟,体现人物的根本手段是通过人物的言行作为,小说毕竟不是电影,在视觉表现手法上终还是弱的,直接写一个美人再美,也不如虚写这个人倾倒多少英雄。比如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就远比柳眉杏眼的境界来得高。
再说狗血,一滴两滴尚可,大段大段洒下来就未免失了韵味,整段对伤心程度的详细心里刻画,又是效果还不如精准的一个词。
比如我写一个人伤心,写他心里面的血一滴滴的下来,缓缓滴,慢慢滴,滴的声音有如悄寂无声的空间里碎落的一个水珠,滴得形状有如深秋乍碎得花瓣,等等等等,在我的眼里,除了骗稿费外,没有任何意义:P
№2 ☆☆☆快乐马甲2004-05-27 17:59:32留言☆☆☆  引用

好砖头。。。。。。。。俺的确有同感,虽然俺对年代历史不敏感,但是描写和渲染,人物刻画,煽情洒狗血等等,俺也的确如此看法。
这位毒蛇很可爱。。。呵呵
楼上那位,洒狗血是很讲究的,大段洒不一定失韵味,端看作者的功力。楼主并未提到要描写如你所猜测的东西,这是对楼主的意思的误解。
而楼主也没有强调要大段白描,他强调的是,要写出实在的形象,让人可感。所谓精准的词语,也是要抓其特点而不空泛。在俺看来,有些追求唯美风格的作者,用的某些如“清冷”的词语,太过泛滥了,尤其并不传神。
№3 ☆☆☆seesee2004-05-27 18:12:52留言☆☆☆  引用

华的优点,恰恰来自于她的缺点。
但是也可以说,因为她的一些优点,产生了这样的缺点。
№4 ☆☆☆小渊2004-05-27 18:16:50留言☆☆☆  引用

"佚史兰MM,无辜的羔羊!
放弃无望的挣扎吧,到我的怀抱里来!
我将赐你以荣耀,以你的血液灵魂膏腴吾之肌肤,将你美丽的形体浸泡在永恒的液体里,供每一个来到城堡的贵族欣赏!
卡卡卡卡……"
gg们是不是yy惯了?
怎么说得好像佚史兰是你家的女奴似的。
评文就评文,不要涉及人身。请尊重他人也请自重。

№7 ☆☆☆苏果2004-05-27 18:40:20留言☆☆☆  引用

bt惯了吧……
№8 ☆☆☆龙空……聍无名2004-05-27 18:56:10留言☆☆☆  引用


实在对不起
BT惯了
鞠躬
№9 ☆☆☆龙空的侠蝶2004-05-27 19:00:55留言☆☆☆  引用

今日始知,苏果也是个很犀利的MM。
读了苏果的爱情金庸,于是心里一直将苏果的样子写意为“恰似那一低头的温柔”……
汗……幻觉啊……
№10 ☆☆☆小渊2004-05-27 19:04:01留言☆☆☆  引用

比方说,卓风和文佩的三箭断缘。(三箭……三掌……三刀……武侠的套路移植到言情里来了呀!)
……这种的情节虽然是稍俗套了点点……不过也可会心一笑吧?
老蝶……你说什么武侠套路……怎的不提“三笑”咧?
№13 ☆☆☆东厂·厂监大总管肥公2004-05-27 21:19:10留言☆☆☆  引用

这些描写的要决就是在每一句话里都带上“冷”“淡”“冰”“默”的字眼。反复催眠读者,让他在潜意识里把“冷淡”和“文佩”联系起来,于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形象就出现了。
至于她到底长的什么样,黄头发还是黑头发?蓝眼睛还是绿眼睛?那些都不得而知了。必须说,这种务虚的写法对于那些追求气质的纯情小男生杀伤力是蛮大的,不过对于俺来说,还是实打实的描写吸引力大一点.

--汗……我倒是属于反趣味?最不太喜欢描写虾米虾米的眼睛,虾米虾米的鼻子,虾米虾米的鼻子,虾米虾米的眉毛,虾米虾米的头发。
切……都写完了,我还有YY的空间吗?
啧……雄性和雌性的YY果然也还是有区别的……!
№16 ☆☆☆天遥2004-05-27 21:46:59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