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九月听风风正急——龙空蛇评《这一世木已成舟》[2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九月听风风正急
  作品名:这一世木已成舟
  作 者:纯白阴影
  连 接:http://www.jjwxc.net:8080/onebook.php?novelid=4551

  假如我说,纯白的小说是凉的、凄婉的甚或悲剧性的,那么,我就到达不了小说的核心。任何人这样说,都不过是在玩弄范围狭窄的文字游戏——请允许我用这样的句子开篇,因为我实在不晓得用何样字句才能把阅读时的感觉传递出来。
  漂亮的东西不会是美的。某些精心雕琢的文字,某些刻意安排的情节,像那些确切发生的和偶然闪过我们眼前的事物一样,令人感到震惊。喏,你能够看到,当那个(那几个)人游离在爱情和命运的漩涡中,不断地迷惘然后清醒,不断地逃脱然后回归——在这个过程之中,那个能撕裂人心的东西并不能给人美好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01关于主题
  有位史学家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潜规则决定一切,这个规则定义了生命和生存资源的交换关系。而我们的生命有什么?这具□□,这个思想,还有□□和思想可以支配的行为。我们用我们拥有的这些,来换取生存的权力,换句话说,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在大多数人眼里看来,爱情是玄奥的。同样是这大多数的人,当经历过爱情之后,那些令人达至巅峰的情感会转而苍白。神秘只是一层窗户纸。无法取得的,在取得之后,不过如此。为什么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错了,错大了!婚姻并没有错。爱情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苏漓江是一个理想化的绝不可能存在的人物。他的存在,只是纯白某些理念的必然——如果可能,我也愿意有类似这样的一个女子、一个完满的女子,给我这样一份爱情。
  然而,这是违背规则的。现实容不得他存在,所以他必死。
  回到本节开头的潜规则。爱情是另外的一种价值。在漫长的生命画卷中,它或许铺陈了浓重的色彩,或许贯穿始终,但它不是最重要的价值。
  它是什么?
  爱情,是成就苏漓江的枷锁。

  有这样几个问题。小说的意义是什么?如果真有的话,我们写小说是否有一个目的?大家都在追求什么?或者,问出这些问题有否意义?这些问题让人感到迷茫。也许熟读文学史能够给我们答案,也许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们会有领悟。
  不大想评论纯白的文字……其实也力所未迨。我想晋江的mm们更期待的是我们男人愿意看什么。言情小说不是小说吗?是的。不知哪个该死的家伙生要把言情小说单划出来,造一个绝对的壁垒。小说应该是共通的,在某些地方。如果我愿意看文字的优美,言情小说或许稍擅胜场。如果我愿意看撼人心魄的场景、愿意看诡异的勾心斗志、愿意看酣畅的笑傲江湖、行侠除邪……武侠玄幻会好些。但这并不绝对。
  好的小说是共通的。
  然而,我是说然而,不能期望穷摇阿姨写武侠,也不能期望金庸用粉红的信纸撒娇。女孩子嘛,你还要怎样?
  爱情是一个不灭的主题,这东西要是写好了,了不得呢。

  02情节
  不知其它人有否这样的感觉,这个故事的情节结构是围城……是爱情的围城,也不是爱情的围城。
  所谓是,苏漓江甘愿献身于那份已经异化到了极限状态的爱情,几乎给出了一个男人能够给出的一切,即使到了后来、如火鸟涅磐一般跃空而去的时候,定是“但我曾经想,我在放弃整个世界时会想着带她离开”。他没想过冲出来吗?不是。若没有想过,那就不是围城了——因为若没有想过,他不会最后再次爱上琥珀,只是他抵死也不愿意承认而已。所以作者说,死,不过是苏漓江对过去那个自己的告别。令人绝望的设计啊。
  所谓不是,这终究是一个迷局。不但作为读者,对苏漓江的深情深深震撼,以至于认定了他是在坚守着那份注定要衰落的爱情花朵,估计作者也是这样安排的……既然没有冲出去的愿望,就无所谓围城了。
  围城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话题。纯白用来突破围城的方法是残酷的。
  只要他还活着,枷锁就在。所以只有一个死字。
  一个人不在局内是无法体味其中的苦涩的,围城这个概念我不大懂,没有体味过被围城中的感觉。纯白给人的意境是完整的,至少使我这未经历的人也能读到一种痛得无处发泄的滋味。旧情未逝,新情已生。枷锁未开,说不得又是一个囚笼。想飞出来吗?
  最终,人音飞逝,真如纯白所说的,不怨也不悔,把“多年来被压抑的本真的自我”交给另外一个女孩来完成,就能成就自我了吗?我想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且以不是居多。
  人的生命是难以用爱情两字来衡量的。生命之重,万山难载。如果他真地洗尽铅华、恢复本真,何苦用这种极端的方式。用心来承受,用爱来揉洗,才是至道。他终究没有冲出来!
  这篇小说里有两个主角,但只有一个灵魂。一个想冲出围城而不果的苦灵魂。虽说小说结尾给读者安排了这样一个悲苦的梯子,主角们看似各归本位,可是对于主题来说,却是彻底的失败。那不是真的爱,真的爱能够承受这些的。我认为归根结底,是纯白尚未脱离爱情的光圈,似乎只有以死才能证明爱情的圆满。
  至此,骚动的灵魂也许会平息下来,可是那是真的平息吗?

  03用笔
  这个……这个我似乎没有资格来说,喜欢二字足矣。

  ps:纯白MM片片贡献来!
№0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1:21:33留言☆☆☆ 

哈,似乎和明月四方的 满楼风雨雷声啸——《风起紫罗峡》对杖呢,偷着美中
№1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1:24:31留言☆☆☆  引用

up
№2 ☆☆☆珈蓝2004-05-28 01:38:51留言☆☆☆  引用

UP
№3 ☆☆☆妩儿2004-05-28 03:06:02留言☆☆☆  引用

写的好
№4 ☆☆☆er2004-05-28 03:51:20留言☆☆☆  引用

叹气,我们不是只要表扬。只不过是希望,GG们可以用心去读我们心爱的东西,如此而已。
读,而非肢解。
№5 ☆☆☆蓝田日暖2004-05-28 04:01:00留言☆☆☆  引用

淡淡的孤独的文字面前,喧哗的争执多么可笑。
我错了,我回水底。
№6 ☆☆☆蓝田日暖2004-05-28 04:02:41留言☆☆☆  引用

世事多喧哗,坚守那份淡淡的寂寞注定要被世人抛弃
№7 ☆☆☆broadbandw2004-05-28 04:15:55留言☆☆☆  引用

这个评论写得荡气回肠,我想纯白大人会喜欢。
№8 ☆☆☆眉儿2004-05-28 08:33:32留言☆☆☆  引用

叹气,我们不是只要表扬。只不过是希望,GG们可以用心去读我们心爱的东西,如此而已。
读,而非肢解。
☆☆☆蓝田日暖于2004-05-28 04:01:00留言☆☆☆

  这个……请问,我的评有做过这类事吗?
№9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8:56:29留言☆☆☆  引用

  淡淡的孤独的文字面前,喧哗的争执多么可笑。
  我错了,我回水底。
  ☆☆☆蓝田日暖于2004-05-28 04:02:41留言☆☆☆
  世事多喧哗,坚守那份淡淡的寂寞注定要被世人抛弃
  ☆☆☆broadbandwolf.sky于2004-05-28 04:15:55留言☆☆☆
 更不明白了
№10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9:02:26留言☆☆☆  引用

本贴已被审核删除
№11 ☆☆☆纯*****2004-05-28 09:21:30留言☆☆☆  引用

赞——不爱看批评而爱看自我批评的某人。
№12 ☆☆☆马甲之外再套马甲的某2004-05-28 09:29:12留言☆☆☆  引用

哈,似乎和明月四方的 满楼风雨雷声啸——《风起紫罗峡》对杖呢,偷着美中

☆☆☆龙空的林尺庚于2004-05-28 01:24:31留言☆☆☆

汗死……对杖?这么凶?
纯白……赞!
№13 ☆☆☆明月四方2004-05-28 09:37:26留言☆☆☆  引用

满楼风雨雷声啸
九月听风风正急
……
是对仗,不是对杖的说,狂汗……
№14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9:43:31留言☆☆☆  引用

林尺庚:这个小说原名“我还在听风”。
而九月,是我另一个小说的主人公名字。
也许“九月听风风正急”正是脱胎于此?
№15 ☆☆☆纯白阴影2004-05-28 09:50:31留言☆☆☆  引用

纯白:听风是引自这个小说的原名
而九月和风正急,其实意指秋天,寒凉萧瑟的意思
你把小说写得太冷了,是骨子里的冷
哈,写这个评的时候,有些事我没敢说出来
冷自然是冷了,慢慢悠悠的从头贯穿到尾,每个字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但是我总觉得最后写到苏漓江的死的时候
情绪波动不是很大
是否该该把某些情绪突出些、激烈些?
不确定这样会否破坏全文的意境,所以没有说。
№16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09:57:22留言☆☆☆  引用

我觉得确实冷。干吗那么温柔啊,有些事没敢说出来?
你知道越尖锐对我越有好处,便于写新小说的时候有针对性的避免,恩,写小说得熟悉自己的弱点所在,然后努力改掉,改不掉就藏起来,哈哈。
最后写漓江的死,之所以不让情绪更突出更激烈,我的本意是,让读者自己感受,有时候淡淡的,反而更叫人疼痛。你看那叫化骨绵掌的武功。
№17 ☆☆☆纯白阴影2004-05-28 10:00:32留言☆☆☆  引用

  “最后写漓江的死,之所以不让情绪更突出更激烈,我的本意是,让读者自己感受,有时候淡淡的,反而更叫人疼痛。你看那叫化骨绵掌的武功。”
  不,这一层我已经领会到了,你那绵掌的功夫可真是让人恐惧。我要说的是,这里却冷的有些淡了,要浓一些好,至少要有一个尖锐的刺,让人哆嗦一下,然后再柔。哪怕一两句话点一下也好。
№18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10:05:26留言☆☆☆  引用

是啊,我也想过,但是想了许久,数易其稿,仍想不到点睛之笔,只好罢了。
或者你有什么想法?
№19 ☆☆☆纯白阴影2004-05-28 10:10:03留言☆☆☆  引用

嗯……不大好写,这里是题眼,随便写几个字,就牵动全篇。而且我也不大把握你全篇的布局,所以说“不大确定”
不过你把一切都丢给了读者,让他们自己去体会,好像不大好吧?
№20 ☆☆☆龙空的林尺庚2004-05-28 10:15:19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