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晋江原创专栏作家03年新作特约书评之Goodnight小青篇[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她  的  浮  生

  沈璎璎的浮生。那是她的一个系列,有好几篇很好看的散文,都有着简单而动听的名字,四季,残红,七朵水仙花,轻灵宛转的音节叫人叠印着那些文章的意境。但是我要说的这篇文章不是这个系列中的哪一篇,它是她的小说,零陵。
  看完了,脑子里散不去的就是这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索性拿来当作题目。也许与小说的第一句话无关。

老实说,这是一个情节并不出奇的故事,或许最后的真相我们早已料想得到。但就像曾经一个读者所说(呵,这人并不是我),看到结局,以为说穿了一切就没有意思,想不到仍是这样的回味。其实情节的设定恐怕已经不是璎璎对这个故事的关注。从头到尾,流动着的,回环着的,故事里过去发生过的与现在发生着的事情一点一点,呈现给我们它们的片断。把那平平无奇又饱含唏嘘的事实揭露给我们看。只有一种气息是始终贯穿的。它迷惘、陈旧、破碎而伤怀。只有一种颜色是始终衬托的。在我的眼睛里,它是灰。淡淡的透明的灰,不压抑也不黑暗,只是就那样的在你的心头上罩了一层雾。散不去的。
爱着她的他,发现她的父亲就是令他母亲一生郁郁的男人。他的母亲为此病重死去,因此他们分开了。很多年以后,他出国了,她独自来到他的故乡,从陌生人口中得知了一切。
如果一定要我用简短言语来概括情节的话,我只能这么说。
  
情节不是重点。这是一个璎璎的风格十分突出的故事——当然,一个作者对于她的故事是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表现。就像一个演员,对于她的角色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容颜。很相近的一回事,都是拿自己的灵魂往各种躯壳里套。璎璎当然也有许多的“风格”,很多读者,说她血腥,说她凄美,说她诡异……在不同的故事里。可是我总是固执地认为“这是璎璎的风格”——空灵的她,含蓄的她,淡漠的她。还有,清冷的她。关于爱情与思念,她是缄默的,也不做更多的挣扎。如同七朵淡白的水仙花,就这样的开了又落了,很安静。
也许“风格”换成“气味”更合适一些。每个人都可以表现不一样的风格,可是气味在她的骨子里,无法被掩饰。璎有一种微凉潮湿并且寂静的气息。她总是默然。
她从来不用眼泪或呼喊告诉你,她有多么痛苦。
于是我们只能看到一幅又一幅,浮生里的画面。动摇而残破,像睡眼惺忪中看到火车车窗外掠过的景色。像黑白的电影,然后,日子久了,变成黄昏颜色。

那就是小说开始展现给我们的画面。暮色里的火车缓缓启动,和母亲一起颠沛流离的小女孩看到小城里的灯光,明亮清灵。然后车开走了。

冯滨。这是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觉得在璎璎的文字世界里始终有几个命题,或者说是一些无法忘记的梦想与梦魇,缠绕在她的字里行间。比如流浪,比如校园与少年,比如母亲,比如说不出来的爱情。
冯滨流浪的生涯似乎是与生俱来。

曾经感觉冯滨在阿飞提出分手的时候,居然不问一句为什么,实在是好奇怪。但是想想,她只能如此。谁让她是璎的女子?呵呵。谁让她是那样的一个清冷又倔强的女子,习惯了把所有心思留在独自走过的那些茫茫路途上。所有的快乐与悲伤,追寻与舍弃,都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冯滨是一个跟火车分不开的女子。不只是因为她有许多的时间在火车上。好象想到她,我就会想到火车。火车的哐当哐当的声音,是她永远的背景音。很寂寞。
她的生命就是一个人的旅途。似乎只能如此。

看到阿飞说“如果不能够决定去哪里旅行,可否考虑随我回一趟家?”的时候,不是不感动的——连我都感动了。所以冯滨会哭。好象那是唯一的一次。而其他时刻,来北京寻找到始终缺席的父亲却发现他早已死去的时候,和阿飞分手的时候,都没有过。璎的女子,她的心事就是真正的心事。永永远远,只在心里。所有的寻找、焦灼与希冀,都在心里。那说不出来的爱情,到后来,也就这样消散了。世上的云烟。
可是一点点的人间温暖就可以让这个冰块一样的女子融化成眼泪。想象中,她有一双冷而透明的眼睛。穿过班驳的风尘,始终沾不到任何一块土地。一个没有故乡的人只有那一次,她本来可以拥有一个房屋院落花草树木街坊旧友……还有双亲的家。本来,那里应该是她的家。

“她知道独立,可她终于是要放弃。”
  “她走过很远的路,却不过是一个想要人带着她回家的孩子。”
这两句话,让人心里酸疼。

原来注定是个与人间烟火无缘的女子。就算后来,去了上海。开始减肥,开始上美容院,开始学着穿那些优雅的衣服,淮海路上散步,泡咖啡馆,翘着丹蔻的兰花指。心里头怕还是一块清亮的冰。那样空灵的孤独。可是空灵的姿态不是她自己所选择。
后来的她不再到处风尘漂泊了。后来的她,居住在最繁华的城市。那么喜欢去那里的老街巷,也许只有在那里,能够闻到温暖的烟火气。
冯滨——或者不如说是璎——让我明白,有时候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只不过是一个被选择的结果。
宿命如今到处被提起。不说也罢了。

像一部电影一样的小说。我的眼前晃动着那些淡漠的画面碎片。就这样平平常常的——浮生,聚散。
浮动变幻的人生,或许就是浮生吧。而零陵,只不过是九岁时看到的车窗外一盏灯火。那样的暖色。可是她是坐在火车上的人,一转眼,过去了。她与它,不能为彼此停留。只有到最后,低声对自己承认,原来她真的来过这里。“那里点着灯呢。”她说。那时她同时是孤独的九岁女孩与经历过世事沧桑的女人。
说过也就算了。灯光经过了。火车开走了。只剩下漫漫的时光,年少衣襟,风尘弥散。

忽然想到古诗。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或许对于整个世界,我们都是坐在火车上的人。听那铁轨的声音,哐当哐当,开过去。

《零陵》的第一句话,璎说——浮生如寄。
似乎听到她的声音。
          
№0 ☆☆☆Goodnight小2004-08-22 16:52:06留言☆☆☆ 

留个脚印..
看过沈璎璎一些文,但没细看...汗....检讨....以后再看吧...
№1 ☆☆☆阿水2004-08-26 23:46:10留言☆☆☆  引用

偶只看过古代滴……
现在看了小青的评,想去看看现代的文文了
№2 ☆☆☆变态樱2004-08-29 09:33:41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