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晋江原创专栏作家03年新作特约书评之宇文解忧篇[4]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我看庆熹与红猪

看了庆熹还不爱红猪——是冷血
看了没完的庆熹还不恨红猪——您是耶稣

是什么时候看到的庆熹?——宏大结构,紧张情节,谜似的故事,神似的人物,入眼后不是不晕眩的。晕眩以后免不了三八一下,想这猪是蓝是绿?若是论华丽文字,旖旎情致,该是绿的,可若是论汹涌气势,莫测机心,怕又是蓝的。如此揣测良久,终忍将不住,拍案而起,“不管蓝猪还是绿猪,能写得出庆熹的就是好猪!!!”

日后终得证红猪为绿,此是后话。

写手都是有自己风格的,风格,是那种跳进你眼里,然后到心里的那种感觉,可豪放,可婉约,可简单,可华丽,可泼墨,可工笔,可沧桑,可纯净,只要是属于自己的,又可以触动他人的。说是风格,也就是长处,既有长处,也就少不得短处,男写手常胜之于大气,而失之于粗线条,写武功战争机谋洋洋洒洒,写情柔柔意绵绵便咬笔不前。女写手常胜之于细腻委婉,而气魄不足,恰是小女儿情态手到擒来,金戈铁马大江东去便搜肠刮肚。这是性别差异使然,不能强求,若能文能武,武侠言情两手抓两手都硬,也终究是有长短之分,少有均衡两全。

偶自己是写言情路子的,擅长煽情,也顺手搞笑,但一写尔虞我诈,拳来腿往就想挠墙,所以对会这些的侠女是“崇拜如滔滔江水”~~~~自然就满眼红心地爱上了红猪。

先讲讲结构与情节,可以说,庆熹讲的是一个国家,一个王朝,一点烟尘人世,而所有这些,都浓缩聚焦在一个叫辟邪的少年身上,这个切入点,相当巧妙,这个人物本身的身世性格,更是使故事有了脉络,有了深度,有了亮点,既成全故事的完整复杂性又保证了整体连贯性,辟邪的故事是主流,别人的则是支流,主分支,支归主,水流动不息,此谓畅也。可以说在整体构图层次上,红猪把握得非常好。

其次,来说说人物,庆熹里人物太多,看得偶经常乱点鸳鸯乱安老爸,但是,红猪塑造的许多配角都性格鲜明,各有千秋,比如明珠的慧,皇帝的深,太后的决,成亲王的暗隐,慕徐姿的娇与明,沈飞飞的浮与真,李师的憨与烈,等等。没有人是单一的,平面的,都具有多个层面,几重眉目。既然配角出位,再把辟邪比做红花,他人比为绿叶便不妥当,倒该说,角色有三重,边上的,是绝对配角,是层层高低的叶,再往上,是主要配角,是迭迭平行的瓣,而辟邪,是瓣儿里的那一点心。

再次,语言上可谓风格多变。写武功,上天入地,写战事,烟翻尘滚,写谋略,冷冷,写情愫,款款,写塞外风光,天高云阔,写内廷景致,莺啼柳长。及至不同人物的口气,都拿捏的比较得当。同时,基本保证了语言的简练与准确,没有太多无用的铺垫和评论。

鉴于偶的属性,偶对那些刀光剑影马上帐中的情节选择性失忆,印象比较深刻的有,明珠和辟邪的一别,正应了生死两茫茫一句,看得偶直叹气。还有草原上的那些场景,猎猎风中,扬声凯歌,壮哉美哉,当浮一大白。那些歌词,红猪姐是怎么写出来的呢?

当然,庆熹也有不足和缺憾,比如有时上下文衔接不够紧密(歌者均成),会使读者失去空间和时间坐标,有迷失感。还有时技术性过强,以至情节过于迂回复杂,我等不耐心的读者怕常常是要跳过去的。其实这些也是受到故事承接的限制,或者为了满足不同读者的需要,是很正常的。况且,这些小小瑕疵,根本是瑕不掩瑜。

看了庆熹,难免会揣测一下红猪此人。我想,红猪是冷静的,也是热情的。冷静在以一个旁观者记述者的角度娓娓讲述,不动声色,热情在把自己的思维感情代入那不同的场面,不同的角色,设身处地,戏假情真地抒发万丈豪情或倾诉缕缕柔肠,可以说,红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也是一个演绎故事的人。

写手需要冷静,不冷静则无缜密框架和合理情节,同时也需要激情,没有激情则无法感人于肺腑,动人于涕泪。依我一家之见,庆熹将两者结合得很好。

最后,偶要代表蹲坑的劳苦大众振臂一呼,“快写快完!!!快写快完!!!”

——我在坑底等待,
等待辟邪归来,
等待明珠开怀,
等待真相大白,
等待猪坑春暖花开。
№0 ☆☆☆宇文解忧2004-08-22 16:48:06留言☆☆☆ 

吐血,谁,谁搬过来的,绕道,装作没写过
№1 ☆☆☆宇文解忧2004-09-15 11:32:55留言☆☆☆  引用

自然是JJ我啦
^^
№2 ☆☆☆nina2004-09-15 14:43:08留言☆☆☆  引用

难道那篇采访是宇文解忧写的?倒是有可能大。。。。。。。。。
№3 ☆☆☆蓝天白云2004-09-21 13:46:09留言☆☆☆  引用

不是我写的,那个采访~~~我倒很想看一看~~~
№4 ☆☆☆宇文2004-09-22 16:46:4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