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恶女迷侠----雾隐众之读书报告[4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本文所依版本为晋江的《迷侠记》初版)

    恶女?没错。《迷侠记》的女主角也许不恶,但不折不扣就是暴力女,事实上女作者在BBS的表现也象暴力女。
    暴力女不可怕,武侠小说里的暴力女更不可怕。在传奇小说初现的唐,武侠的祖先里也不能漏了红线盗盒和红拂夜奔。无论男性众有什么不满, 妇女都在中国武侠小说的传统强者之列。虽然有人说男性的体魄强于女性,但这样说的人,如果去了中国女子举重队,不过是被单手拎起扔出门外的沙包罢了,或者手感会比常人柔和一些。

    扯远了,打住打住,回到小说上来。
    女主角楚荷衣,根据第十四章里的描述:原本是流浪的孤儿,后来被中原第一快剑陈蜻蜓收养.由于她的天份,得到了剑客唯一真传。在师傅死后,遭到陈家其他弟子的排挤,离开陈家独闯江湖。
    男主角慕容无风, 传说母亲难产而死,也不知道父亲是谁。天生残疾,唯有潜心于医道,天下医术第一。
   两人的背景是在这整部小说里逐渐描绘出的,它们确立了整部小说的基调。作者设计了男女主角的性格,并且为这些性格度身定作了小说的背景与故事。略有些机械,但考虑到网络连载小说在完成之时也只是刚刚拼装、尚未磨合的机器,少许不适之处,连同一些其他的破绽尽可忽略以待作者他日。毕竟整个故事的结构是清楚的。
    实际上整部小说的武侠元素是非常传统的。楚荷衣纵横江湖,名称第一剑客。可以为了横死的路人立杀强梁;可以对无辜者说“是因我而死,我……我对不起他“。为了营救爱侣舍生忘死,又愿舍身一纵以殉情。这一切,虽然简单,完完全全是一个正常侠客的再版,只不过人物从男性变成了女性。
    武侠的女主角也常有杏林高手,但本书的男主角没有简单套印,虽然那样的小说武侠史也出现过。作者赋予了慕容无风柔弱病态的身体,但也给了他至少在一个领域内无可比拟的智慧。这一智慧所在的领域使他在强人的江湖同样有了声威。身世与残疾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强烈的自卑感使他用万丈深渊保护自己。谦和外表的后面,掩藏着傲视群伦的雄心。
    虽然在武侠和言情描写的嫁接之处碰撞不断,女主角的形象是一贯的。男主角的内敛决定了关于他的描写要麻烦的多。要使所有背景、情节与人物表现连成一线,可以推敲的地方多得多了。本质上,这部小说终究是一部爱情故事。然而这种爱情不是依附式的,而是平等与互补的。男女主角感情性格的相互碰撞和磨合是整部小说的主线。或者,这是两个独立者最终形成一个联合体?
    一到六章是男女主角相识阶段,也是全书武侠味道最浓的章节。其间的部分内容与古龙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而后文的一些地方如关于小傅的描述等也足以说明这种相似确实是出于刻意。这种风格是否适合于言情味道极浓的小说颇值推敲。以对话为例,在古龙本人的小说里,稍加注意即可发现能够在对话间歇表现人物性格的只有那些夸张的神态和举动。其余“一笑”“淡淡”之类与其说能够表现人物性格,不如说是为了行文通畅、不致重复的需要。张力由语言内容表现就已经够了,更何况许多故作姿态的古龙式对话只是为了渲染气氛而已。而对言情而言,通过人物动作、神情以细腻的表现人物情感的变化却是必须的。古龙在为自己的人物套上外壳,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再让人物“崩溃”,其间人物“耍酷”可谓到位,人性之辨就谈不上了。而这与包括本书在内的言情作品力求描绘心态人情的细语不免抵触。本书这种写法很快难以为继,转回到言情的传统叙述套路或者正出于此因。
    第七章开始,男女主角性格发生第一次冲突,楚荷衣离去。随后第十章中慕容无风遭唐门绑架,楚荷衣前来相救。这一段中两人相会虽偶有温柔之处,但情节的自身走向占了主要篇幅。由于遭逢意外,很快两人再度分手。
    文中关于女主角唯一的一段可称肖像描写的,也在这一部分,见于第十章:
“椅子上坐着一个小个头的红衣女人。红衣女人有一张涂着红红的嘴唇,十指纤纤,染着红红的凤仙花汁。她的长发用一根鲜红的丝带束着,却是黑油油地。
    女人一双修长光洁的腿,便斜搁在桌上,鲜红的长裙若有若无从腿边滑落,露出一双雪白的玉足,“格拉,格拉”,足指上吊着的两个木屐悠闲地碰撞着。
    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这一双柔嫩纤细的双足,男人看了,未免会有些发痴。
涂着凤仙花汁的手上,拿着的是一个红色的陶壶,陶壶的旁边,放着几个红色的小茶杯,茶烟细细,在二月的天气中凝成一条直线。“
    这一描写出现的如此之迟,以至于让读者在初见时,一时难以醒悟到这就是女主角本人。和此做参照的是男主角的肖像描写。次数虽然要多得多,但除了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英俊之外,所做的却只是强调特征:苍白和病态,甚至许多次连词语也不换。除此而外,还有让旁观者一次又一次地看不出他的残废,以此作为对男主角残废的强调。
    就对人物的外貌描写而言,作者没有给自己加分。没有看过她的其他作品,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弱项。不过单对本部小说而言,由于主要是集中于男女主角情绪变化上,内在描写对读者的吸引性远远胜过外表,因此倒也没有对阅读整部小说带来特别大的影响。
    情节进展到第十六章,楚荷衣第二次去打胎。两次打胎,作者赋予了各自不同的原因和作用。第一次在第八章出现,那是男主角的原因,是双方性格上的第一次冲突。男主角的偏执、对自己的看重使得他还无法接受个人生活中接受其他部分,其中还为描写女主角自身的遭遇和性格特点埋下了伏笔。而第二次则是由于中间插入了猎户的情节,实质是作者试图讲述她的一些思考。假如小说仅是一部描写感情的细腻言情,那么在对第二次加以充分酝酿后,这种安排或许可以使悲剧性更强,加强冲突性,但是对一部武侠小说而言,效果截然不同。传统以来,武侠一贯以情节曲折为其长处与骄傲,早已习惯于在小说里层出不穷的出新构思。外在的冲突已经足以撑起整部小说,不需要在男女主角或是其他人物间的反复情感冲突做文章。因此对出现这样的情节重复,武侠小说的读者通常是难以满意和接受的。更何况全文的各种情节重复之处并非这一点。两人两次重会的原因都是趁女主角不在时,唐门将男主角携走。第十二章和第三十九章慕容天风也以近乎相同的行医手段摆脱当时的困境。医术固然是慕容天风唯一展现骄傲之所在,楚荷衣前来相救也是让两人重逢的当然手段,但如此重复的手法是不会在武侠传统读者中得到共鸣的。
    二十二至二十四章,深入唐门相救是全书中主角最危险的部分。这一段中可能也是作者个人风格最浓的部分。其实无论一部小说的安排是如何紧凑,作者总是能够在其中放入私人物品的。这些夹杂在小说中东西可能和小说主旨并无特别的关系,乃是作者在作品之外免费搭送的,然而却由于作者的个人印记和思索,使小说在主题之外另增回绕。
    二十五章,男女主角再遇黑、白衣人相救,被带往天山,由此开始小说的最后阶段。不知是不是天山的冰雪也化到了小说里,这一部分的安排显得松垮。从天山上下来这一段的作用大概只有让人回忆起这部书还是一部武侠小说。唯一可堪一提的是,在这一段里,慕容天风第一一次暂时褪去他“仿佛心胸如海”的外壳,对另外一个男人表示了轻蔑。这种醋意和紧张一如常规般的加强了男女主角的交流。顾十三这个男配角还算聊以应景。
    在此顺便一提,本书的另一个很难说重要的配角——吴悠。这个人物的设计和出现充分展现了矛盾。在绝大多数的武侠小说里,由于外在冲突始终占据了中心地位,很少有作者能有余力涉及主角们的爱情冲突。即使在少数愿意描述真正的爱情的,其特点也和言情有着巨大的区别。就小说中主角的吸引力而言,往往是单一而强烈的。既然爱情的产生原因是难以弄清的,那么就别弄清吧,只要告诉读者他们确实相爱就行。情侣之间的性格和情感冲突被置于不重要的地位,因为假如真的有什么象样的对撞的话,那么武侠小说里的男女主角很难说还有相互适应以复合的可能。在武侠里出现的情敌,也唯有那些和主角们在吸引力因素上趋同的人物才会真正地让主角和读者感到威胁。因为只有他们才真正地使爱情本身产生的起因变的可疑。而在一般的言情里,配角情敌和主角的特质则往往是不同的。仅仅出于情感冲突和厌倦,主角们就可能暂时转移情感让情侣感受一下紧张。假如有和主角趋同的人物出现,那么会天生地成为主角的替代品,只会成为让主角们回忆情侣、加强情感的工具,不会让人感到真正的威胁。以这一观点分析本部小说里的吴悠,无疑就会感到她的尴尬。她所做的一切对威胁楚荷衣没有任何帮助。楚荷衣身上具有的,以及慕容长风表现出所喜欢的,和吴悠所具有的天差地远。整个人物,仿佛仅仅是出于言情的习惯为女主角特设的,如一缕水汽,纵然不散也不碍事。假如作者没有对这个人物加以那么多笔墨,以远影现之,或许效果反而会好很多。
    三十七章,慕容长风对身世的念念不忘最终得到了答案,最终的结局也不出人意料。“愤怒的时候,谁都会杀人。我也不例外。” “我谁都不原谅。”这一表现显得无比的矫情。假如说过去他的每一次介入纷争还打着为了别人的旗号,那么这一次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执念。慕容长风的自珍和傲骨尽情展现,这个形象终于得以完成。
    本部小说最后的一点武侠元素也在这章显示完了。就整篇而言,当然不能将小说排除出武侠小说的行列,但毕竟它受言情的影响远大于武侠的。说几句题外话,整个武侠江湖的建立确实是不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它并非是一个或者一小群人在努力下建立的,但是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由为数众多的武侠作者们逐步演变和形成的。他们之间的互相影响和最后达到的效果奇妙难以令人想象。以点穴为例,《绝代双骄》一个奇妙的例子是点血。说它奇妙是因为古龙虽然用了这个“新鲜”名词与同一部小说里的点穴相区别,但他描述的手法事实上却和点穴刚出现时候的样子完全相同。此事足堪一笑。由于一个武侠小说史的事实是:一个统一使用的江湖从不存在。是BUG和还是创造又或者另有源流?这方面的争议从没有断过,当然也不是本文的篇幅所能够讨论的。回到正题,就本书而言,“他的名字叫’小傅’,传说与昔年江湖上刀法第一的傅红雪有着某种亲戚关系。”“海南派一向以剑法狠辣,变招奇快出名。他们的用剑又窄又薄。”这些细节实际上并无助于武侠形象的确立。假如说它有作用的话,那么这种作用可能是被用来在某些群体面前虚构其实并不存在的气氛,毕竟对武侠的了解和执着程度因读者个人而异的。就笔者个人观点而言,虚化某些描写而不是仅仅引用表征式的符号,对于许多题材的武侠,都是非常有好处的。模拟本身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的,更何况这种貌似深入的细节描写还容易地让读者把原版的江湖氛围搬过来比较.
    剧烈的冲突之后,小说走到了尽头。三十八到四十章是小说的最后阶段。虽然整个四章都显得很蛇足,但是假如要写的是柔情蜜意的结尾,紧跟在男主角恶狠狠的杀人之后总有点显得不太合适。男女主角最后还上演了一出分离的喜剧。在短暂的离别里,双方各自的倔强得到了软化,最终走到了一起。
    无论如何,结尾最终还是勉为其难的出现了,好在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结束。就如本文一样,也该结束了。

(什么?还有续集?抱歉,飙了那么长的言情,很伤神的,我先逃了)
№0 ☆☆☆雾隐怪丸2004-05-29 21:39:33留言☆☆☆ 

怒!怪丸,你太无耻了
这哪里还有半点毒蛇风范?
№1 ☆☆☆雾隐道三2004-05-29 21:46:03留言☆☆☆  引用

题目很耸动,但是和评论的内容有点合不起来啊,虽然分析得很到位~~~~~
№2 ☆☆☆素心2004-05-29 21:52:03留言☆☆☆  引用

虎头蛇尾
№3 ☆☆☆x2004-05-29 22:05:20留言☆☆☆  引用

还是分析的很仔细很有道理的。
顶一个~~
№4 ☆☆☆小渊2004-05-29 22:10:37留言☆☆☆  引用

评是好评,只是加上开头的人身攻击,立时落入下乘
№5 ☆☆☆2004-05-29 22:16:26留言☆☆☆  引用

楼主评的很认真,意见中肯。
不过有两个bug
1.男主角叫“慕容 无 风”而不是“慕容 长 风”
2.慕容无风没有杀死陆渐风和山木
注:我真的不是挑刺哦:)
另:同意开头的人身攻击不好。
№6 ☆☆☆和众人一样2004-05-29 22:18:52留言☆☆☆  引用

如果除去开头,直入主题,是篇好评
但是排版太密了,看起来很吃力的说
№7 ☆☆☆天风2004-05-29 22:19:47留言☆☆☆  引用

2.慕容无风没有杀死陆渐风和山木
===========
笑到倒地,楼主显然没看续集,所以是不可能知道的
№8 ☆☆☆天风2004-05-29 22:21:25留言☆☆☆  引用

咳咳,先咳两声
小渊不要倒,偶又来促销了,呵呵
楼主,推荐一篇文给你看吧。欢迎你砸砖,不过最好是金砖
因为发现你有造金砖的潜力
《尼罗河之鹰》总榜排第4那个系列,现有两部
我们就怕没人评,很想听听阁下的看法噢。
欢迎砸砖
№9 ☆☆☆天风2004-05-29 22:26:07留言☆☆☆  引用

雾隐道三,偶刚从□□下来啊,你加偶了吗?没有吧
你的评,嘿嘿,偶的记性是很好的 ^_^
№10 ☆☆☆天风2004-05-29 22:27:26留言☆☆☆  引用

(什么?还有续集?抱歉,飙了那么长的言情,很伤神的,我先逃了)

☆☆☆雾隐怪丸于2004-05-29 21:39:33留言☆☆☆

天风同学,人家都说了跑了。你没有认真看评哦~
№11 ☆☆☆小渊2004-05-29 22:31:44留言☆☆☆  引用

雾隐道三,偶刚从□□下来啊,你加偶了吗?没有吧
你的评,嘿嘿,偶的记性是很好的 ^_^

☆☆☆天风于2004-05-29 22:27:26留言☆☆☆
=============================
警告天风MM,一夫多妻固然是丑恶现象,一妻多夫同样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你既然将该书的书评委托了星原,在星原完成作业之前,请不要试图继续勾搭我雾隐众其他兄弟。否则,为体现一夫一妻制的严肃性起见,雾隐众将宣布您为不受欢迎的人。
№12 ☆☆☆雾隐道三2004-05-29 22:36:21留言☆☆☆  引用

不管,一般来说还会偷偷转回来的。
呵呵,偶们是有选择的遍地撒网
不过造不出金砖的就算了
№13 ☆☆☆天风2004-05-29 22:37:58留言☆☆☆  引用


发现偶里面不止有“慕容 长 风”,还有“慕容 天风” .-_-#
偶举报,这全是晋江版本的BUG,因为偶全是直接从文中COPY的.

№14 ☆☆☆雾隐怪丸2004-05-29 22:38:27留言☆☆☆  引用

警告天风MM,一夫多妻固然是丑恶现象,一妻多夫同样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你既然将该书的书评委托了星原,在星原完成作业之前,请不要试图继续勾搭我雾隐众其他兄弟。否则,为体现一夫一妻制的严肃性起见,雾隐众将宣布您为不受欢迎的人。

☆☆☆雾隐道三于2004-05-29 22:36:21留言☆☆☆??
你还真能YY,无谓的联想会贬低你自身的层次噢
评书就是评书,请你评是对阁下实力的承认
若是你的书评无人搭理,那何尝不是阁下的悲哀
一书多评是很正常的吧
不要偷换概念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嘿嘿
№15 ☆☆☆天风2004-05-29 22:46:17留言☆☆☆  引用

你还真能YY,无谓的联想会贬低你自身的层次噢
评书就是评书,请你评是对阁下实力的承认
若是你的书评无人搭理,那何尝不是阁下的悲哀
一书多评是很正常的吧
不要偷换概念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嘿嘿
☆☆☆天风于2004-05-29 22:46:17留言☆☆☆
=========================
不一样不一样,对天风MM你来说也许就是个一书多评
对雾隐众兄弟们可就不是如此
为保持兄弟们的团结和友谊
自留地政策是必须坚决地执行
在一位兄弟的任期结束前别人是不会插手滴
当然,如果天风MM觉得雾隐众居心叵测,也大可不加搭理是吧?
反正这种事情,总归要你情我愿,两个巴掌才能拍得响的。
№16 ☆☆☆雾隐道三2004-05-29 22:53:18留言☆☆☆  引用

虽然文章写的比较的。。。那个干枯无味(俺也能理解,这是为了积分和照片),但是观点上,俺还是有不少赞同的,而且楼主您说出了一些我无法表达出来的感觉,俺还是要大大的顶一下,表示一下心里话被说出来的快意。
譬如外貌神态对话动作等等情态(表说俺小学语文8,俺就是这个水平,汗)描写上(这塑造人物关键8),词语和角度的匮乏,譬如对江湖背景的建立。。。
再汗一下。俺觉得定柔jj可能在专注于自己要表达的诸多主旨的时候,难免顾此失彼8。第一次写小说能写成这样,无论如何是值得鼓励和赞赏的事情(俺墙头草。。。)
俺的一点空泛思考是,也许对一部小说来说,作者要表达什么,的确是搞清楚比较好,然而对小说这门语言艺术来说,第一个面对的问题是,怎样表达的更好。。。对网络阅读来说,则简化为怎样讲好一个故事,怎样写好一些人物。。。而理念本身,则不可过于执着,反而,对自己笔下的人物的各种感情,要更加的关注吧。
俺不知所云了,只是觉得,看定柔笔下的人物和感情,俺无法投入。对于一篇小说来说,俺无论看金庸看古龙看李碧华,都容易为那些人物的悲欢所动。
想起金庸说过的话,大意是小说主要是写人的感情的。我不懂现代后现代,只是觉得就古典小说和现在的娱乐小说来说,似乎都很关心这些。俺不是说定柔jj不关心,而是我觉得定柔jj没写的让我能够关心。哲学的思考加进来非常好,然而俺相信,哲学是人类强烈的感情下的思考。
№17 ☆☆☆seesee2004-05-29 22:53:50留言☆☆☆  引用

写评论重要的是能入能出……此文就是一反面例子。怪丸兄弟阅读作品的时候太过投入,跳不出作品之外,短时间内又不可能产生沉淀或者酝酿出的总体印象,结果把一堆支离破碎的感性碎片随便编辑组合了一下贴出来,再加上相对拙劣地破题和串联,就形成了这副难看的样子了。
怪丸兄弟应该与道三略作取长补短,盖一个能入不能出,有了埋头解剖尸体的症状,另一个能出不能入,眼光和脑筋都挂在MM们的□□上去了。因此两人表现出的水准都远低于预期,我作为雾隐众摄政家主,对尔二人提出严肃批评。
№18 ☆☆☆雾隐元藏2004-05-29 23:44:40留言☆☆☆  引用

支持元藏大神殿的决定!
雾隐小虾米一号在此叩首
№19 ☆☆☆雾隐召日2004-05-30 00:56:04留言☆☆☆  引用


怪丸兄弟应该与道三略作取长补短,盖一个能入不能出,有了埋头解剖尸体的症状,另一个能出不能入,眼光和脑筋都挂在MM们的□□上去了。因此两人表现出的水准都远低于预期,我作为雾隐众摄政家主,对尔二人提出严肃批评。

☆☆☆雾隐元藏于2004-05-29 23:44:40留言☆☆☆
==============================
冤枉。哪里又和什么□□有关?像俺这么木呐的人,本来就不善于在公开场合发言呀。
№20 ☆☆☆雾隐道三2004-05-30 02:02:58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