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春天还是那个春天 评《从春天到春天》[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评《从春天到春天》

春天还是那个春天

  看完《从春天到春天》,第一遍因习惯于跑马观花,一口气读后觉得文字很美,情节结构精巧,有很多勾引人的元素,找了很多角度想砸砖,但心头茫然,只觉得TNN的这回遇到高人了。于是老老实实再看了第二遍,然后我心中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想将那个小白白,叶赫予,掌掴一百遍啊一百遍,真是更加奇怪的感觉,于是我寻找这种感觉产生的原因,从而产生了下面的砖头。

  题目叫《从春天到春天》,我搜索网络检索发现以下材料,出版时改称《樱花开了》。作者说话:我的本意只是写一篇都市小说,关于亲情、爱情、友情,关于怨怼与原谅,也关于成长。读者一片赞美声中有人冒了两个词:矫情。结合我想掌掴小白白的感觉,我明白了,被自己创作人物的情绪拖累,作者还没有达到自己创作意图的彼岸。作者对小白白太宠爱了,并没有设计出适当的情节和运用更深度的解析来拷问那个小白白的灵魂,反倒是一些配角更为成功。
  对于那个小白白来说,春天还是那个春天,6岁那年的春天和小说结尾的春天并没有什么不同。樱花每年都在开放,而花谢之后仍然没有土地上的沉淀。只不过男人从苏换成了是敏哲,而在我看来这两个男人不过是同样的代号,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那个小白白也没有丝毫所谓的成长,只不过从一个慰藉跳向另一个。似乎作者也乐于如此:生活终究只是生活,哪来那么多的曲折离奇,偶尔一点点的伤春悲秋,都随着时间湮灭在琐碎的岁月里。大多只是平淡而已。小白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缺乏动人的血色。
  遗憾从头开始奠基,作者显然不愿意深入小白白的内心世界,让小白白作为一个观察者出现。这个观察者反倒看到了一个很好的角色的成长过程,脉脉比小白白鲜活生动得多了。这,似乎就是为什么出版为《樱花开了》时为什么要调整出一个楔子出来,应该是为了避免脉脉抢了小白白的光芒,不得已而为之。
  作者似乎是用了恋父情结来创始小白白这个小罗莉,但实际上恋父情结并非重点,这个东西没有主导小白白的思想。小白白的婆婆告诉她,白白的老爸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小白白于是在后来的生活中就应该要找的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好了,我不得不承认,结合上下文看来,恋父情结不过是包装。那个袖扣告诉我们,小白白一直在思念着这种温暖,男人女人给予的倒无关紧要。从6岁到老。两个男人一直都把小白白当成公主来看待的,但是小白白真的需要这种待遇吗?小白白需要的是亲情、友情、爱情的温暖。
  作者解释清楚了么?在我看起来,文章对这种温暖的解释太蜻蜓点水了,而且作者显然陷入某种情绪当中,将苏永慎所给予的温暖当作了一切,费尽笔墨渲染,生怕读者不知道不了解。另一方面,小白白的外婆被当作一种偶然出现的福音召唤,小白白的母亲被当作一种对温暖的反衬,仅此而已。年幼的小白白被当作了一个道具,为了说明某个道具男人存在价值的道具。这就是某方面夸张,某些方面萎缩。
——某些缺乏童年温暖的孩子需要公主般的待遇,这个阶段的描述,作者仅仅告诉了我们这一点。而那个孩子的内心,作者实在是太过不忍心拷问了。追求淡淡叙述,不得不遗失深刻,未必啊未必。好了,小孩有什么好□□的,让我们着眼未来。
  其实小白白一直以来要的不过是温暖的枕头这样的道具。两个男人,苏永慎和是敏哲很可怜,只不过是一种温暖的枕头般的道具存在。
  小白白在惨绿少年时代,这真是一个很好出彩的时代啊,可惜,我又一次看到一个厚实的超级道具枕头苏永慎在紧要关头出现,TNNGX,要是我啊,我非让人把小白白给小日本糟蹋了不可。从而可以打救苏永慎这老男人一辈子作为道具存在的悲剧人生。哈哈!
  在小白白眼看要跟是敏哲开始的时候,苏永慎又一次作为道具出现,然后小白白开始了痛苦的挣扎,这应该是作者解释爱情、描述成长的一个关键时刻,但是作者选择了一个非常搞鬼的情节,让小白白的老母亲透露了一段秘史,从而让一切都显得非常顺理成章的解决了爱情和成长的烦恼。——再纠缠不清那就容易陷入暗黑系情节啊!虽然在听到秘史之前,作者已经让小白白想清楚了爱情的答案,不过,作者也让读者很伤心的知道,一直以来,这个这么酷的苏永慎,居然永远都是小白白生命中的道具:年幼的时候,送来玫瑰花,少年的时候,送来搭救,青年的时候,送来忏悔。这老男人每次来的都是时候,但是作为一个这么一生谨慎的男人每次都没有惭愧死,作者要负责任啊。
  是敏哲要好一点,作为道具,稍微有了自己的性格,他敢把小白白按住强吻的说,呵呵。说到这里,我就想说作者安排得当,为了说明一个人成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爱情观念的成长,安排了这么多道具来支持她,很不容易,配合华美的文字很吸引人眼球。但是就是因为道具安排太过人造化,每次我们的小白白总是得不到深度反思的啊。
  如果能够用情节来推动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转变,那么我们可以说小白在行为上已经转变了,已经成长起来了。但是在思想上,我不得不说,长大的小白和6岁的小白没有任何不同。很明显每次都是她自己在梳理着自己的羽毛,然后说我又活过来了,以那个最后沉睡的情节为最明显。这么评价,是我希望作者能够用更严酷的方式好好拷问一下这个每次都选择逃跑的小白白,看看她到底在人生各个节点的转变是如何吐故纳新,如何明白自己所需要和所付出。但是,没有啊,我们看到作者MM慷慨无私的奉献了很多的道具上去,为了说明某个概念性的东西,但作者太疼爱小白白了,居然放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让小白白根本不明白自己需要爱来做什么。
  小白白这样的孩子需要爱,但是小白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了爱能够做什么。前一句是小说的成功之处,后一句就是该文的遗憾。更为遗憾滴是,脉脉居然更鲜明更生动更有特色的解释了这两点(具体不再赘述,看过小说再看评论应该可以明白),而作为一篇小说的最大猪脚,反倒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那是为什么没有达到呢?是故意达不到还是太过于追求概念的解释和故事结构的建立吗?还是作者太爱惜小白白了,不忍心她被伤害,但是最后却是最大的伤害,只能够凭借遗忘来解脱,这就是怨怼与原谅的真谛乎?这就是被人视为矫情的缘故乎?或许作者并不如此认为:
  在华美的外衣下有苍白的灵魂。
  在坚实的骨架中有飘摇不定的定位。
  其实我更希望作者凭借小白白来描述一个用爱来找到自己的故事。


  暂时就这样吧。

  Ps.总结一句话,这是一篇很好的小说,各方面都能够吸引人阅读,各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但是不能够深深深滴追究下去,所以涅,距离长销的小说还有一点点儿的距离。
№0 ☆☆☆龙空的达罗2004-05-30 18:06:49留言☆☆☆ 

唔。这则评论相当不错。
畅销,长销,对。
№1 ☆☆☆纯白阴影2004-05-30 18:23:53留言☆☆☆  引用

如何看出那两个人是道具?如何看出女猪没有成长?偶米有看过原书诶……
№2 ☆☆☆路壬癸十九2004-05-30 18:26:36留言☆☆☆  引用

汗……偶词不达意,楼主略过吧……
№3 ☆☆☆路壬癸十九2004-05-30 18:37:07留言☆☆☆  引用

如何看出那两个人是道具?如何看出女猪没有成长?偶米有看过原书诶……

☆☆☆路壬癸十九于2004-05-30 18:26:36留言☆☆☆
19mm哈,这个评论真的只是为作者写的,不是推荐用的
我还没有达到“龙空伟大”那样的一边推荐一边批评的地步
主要是我看小说的习惯不好,喜欢跑马观花,要慢慢掰文章是怎么怎么起承转合真是太烦躁了
№4 ☆☆☆达罗2004-05-30 21:53:14留言☆☆☆  引用

俺看了这篇不怎么喜欢.俺一直纳闷是不是跟人民大众脱离关系了,看过的基本上都是众口一词的称赞啊.
原来俺8素唯一仅有的.握手楼主.
№5 ☆☆☆都都2005-05-11 16:56:12留言☆☆☆  引用

嗯嗯,喜欢这篇评论,要是不看到楼主的这篇评论,我还真想不起来我看过这篇文啊。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了,依稀仿佛是上个月看的?
№6 ☆☆☆lilas52005-05-12 13:31:03留言☆☆☆  引用

挺喜欢这个的.....半年前看的吧??唯一记得的是耍刀那断了.........觉得不夜城不是很好看.....
№7 ☆☆☆^^2005-06-27 21:16:5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