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TN飞花篇Ⅰ:洗脱俗尘见真我——冰花《半生缘》[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当初看了晋江方面给出的《半生缘》简介:

   孟丽君,原本是打算做个孝女贤妻,安分守己,但她身边的人太无用,她只好自己试着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她鹏程的太远、太高,所以她注定孤独,然而最终她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却仍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不幸吗?或许正如她自己说的“幸与不幸,每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这,也许是一个悲剧,也或许不是一部悲剧……

偶本来还以为这是一部要描写某女强人逆天之作,心中颇不以为然。翻开书卷后,就等着那些熟悉的yy套路一个接一个跃入眼中,谁知越看越是汗颜,越读越是自惭,实在为自己浅薄的小白之心而耻。真该庆幸这次参加了书评活动,否则耽误了这么一部卓越出彩的小说不免要终身抱憾啊。

这部书感觉起来似乎不应该算是言情小说了,前几章仿佛是“才子佳人”古小说的同人,后来作者自由发挥开去,政治小说的意味渐渐浓开。其间的角色性格刻画和道德世情的阐发,随着精妙的剧情铺垫愈发沉香醇厚。当年苦攻《英雄志》之后,回味无穷的那份感觉在很大程度上又回来了。

说起改写前人的作品,司马紫烟也做过多次,他的《玉钗寒》写得还是很有看头的。然而,司马紫烟的作品虽然描写现实却没有批判,通篇以封建社会的名教规范为至高价值准则,角色的言行情感完全在这个框框里进行考量,丝毫没有对这个道德体系进行任何反思。相比起来,《半生缘》对封建社会结构的批判、对那种道德观、价值观的分析,使得整部作品的内涵一下子跳出了那些幼稚的男女主角在自己小圈子玩感情游戏的层次。

一、人物和环境
角色的自我发展和环境的潜移默化是分不开的。环境可以造就影响人的成长,人也可以主动选择改造环境。

1、皇甫少华和刘奎璧
他们是同一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纨绔子弟。同样的高贵门第,同样的从小是家族的中心,同样养成了自我为中心的小皇帝脾气。硬要说有什么区别,也就是少华的教养气度略比刘奎璧胜上一筹,稍稍懂得一点进退。刘奎璧的心眼是针尖大小,而皇甫少华的气量是酒杯大小,勉强装得下几两。

本来我一直以为少华是丽君的真命天子,总是摇头叹息这小子有够差劲,实在配不上啊。特别是看到那一段:少华大人听说母姐被掳上山寨,决定如果姐姐失身,就要“清理门户”!心头顿时一阵发凉,好尽职的卫道士啊,好岸然的道学者啊,这样的人居然是男猪,鲜血狂喷ing……

然而,随着峰回路转,后来见到少华DD被作者折磨来折磨去,心里倒是有点不忍:其实你的条件很好,很够资格做个小强了,本来显示一下您的酷毙气质,再摆弄几个前卫pose,早就有无数花痴眼冒金星,挤破王爷大人您的后宫了。可是越情姐姐拒绝yy,偶也只好同情同情啦。

2、孟丽君和苏映雪

这二位同样都是自小受淑女教育,知道坚守名节、纲常为重。在遇到恶人逼婚的时候,都选择了反抗。

然而,在两个女子逃脱苦难之后,却走上了彻底相反的两条道路。苏映雪觉得自己的厄运是坏人带来的,只要坚持忠贞、静心忍耐,等坏人失势遭报之后,自然会有美好的明天。孟丽君却认真思索了事件深层次原因,认为这并不是撞上某个坏蛋该自己倒霉那么简单,最根本的还是因为身为女子,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然后她由自己苦感受苍生苦,一心化为万心,以天下福祉为念,终于彻底浴火重生,通过选择自己的道路,去证实人生的意义。

早就觉得,那些古书上逃难的小姐在实际接触了真实社会后,观察事物分析事物的角度和能力总该和原来有所不同吧。为什么最后大团圆时还是个好好小姐,一点看不到经过历练的烙印呢?经过现实环境的锤炼,像孟丽君那样性情见识和理念信仰大为不同的才让我觉得真实可贵啊。当然,这也和孟丽君天生俱来的自信和傲骨有关,炉火淬炼下,有好钢和炉渣出现都是正常的。

但是,还有一点很不满意孟小姐。她自己后来常常内心独白:做人要有自己的尊严、自己的选择,绝对反感别人的摆布、不经过商量的“为你好”。可是,开头她逃婚时却主动来映雪做跳板,而且她已经明知道映雪并不满意刘奎璧,照样造成既有情势,逼映雪就范。这个举动实在太损害她的人格形象和价值信念了。好在映雪还是个乖乖的好女子,认为主子无论怎么做都没有不是,很容易就原谅了主角大人的恶意行径。


二、情节和结构
这部作品在情节起合转承上没有太大的破绽。然而,整个结构的配合还稍欠圆顺。最关键的是开头几章的文字底蕴和后面的思想深度楔不起来。如果只看前几章,是个完全没有新意的古小说,人物的塑造、情节的定式,真是看到哪就能猜到哪。

直到平乱结束,孟丽君不愿回归裙钗,依然要施展她拯世济民的抱负,故事才开始有了真正的生命力。然后,作者带领我们重新解读了各式各样的传统“好人”:皇甫家和刘家没什么不同,还是尸位素餐的高显,私心有余,公心不足;教养高贵的皇后,只是个言语无味、以德凌人的空架子;老成平稳的官僚,在改革面前都变成些拘泥不化、循规蹈矩的阻力;自视操守清正的官员,常常意气用事,孤立于众,能为廉吏而不能为干吏。

所以说,整个故事的内涵深度、价值剖析,都已经和传统的古小说有着迥异之别。回过头来,开头的那几章文字就分外碍眼,总体上还是一个好人坏人二分法的斗争故事,对皇甫家的赞赏溢美之词字里行间比比皆是,没有做出足够的伏笔和隐喻来含蓄地表达一下全书的基调,以至于到后来,忽然从社会结构的角度去解析皇甫家和刘家的阶级本质类似时,实在让我感觉到突兀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啊。


三、命运与抗争

一个真正的人,首先要是一个有着自我独立人格的人。孟丽君做到了这一点,所以她虽然不愿意做一个“女人”了,仍然让我感到她灵魂深处无限的魅力。我还认为,一个女子真的想开了的话,即使被剧情所逼,去做一个庸俗男人的妻子,也不减其人性飞扬的光辉;如果心理上没有割断附庸感,即使贵为太后,依然是个小女人。独立人格的塑成,最重要的是得到自己的肯定。

感谢作者让孟丽君陪我们走了这么久。我们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丽君不可能瞒骗那么久,她的处政方案也未必都经得起严格的可行性推敲。然而,《半生缘》绝对不是yy,任何写小说的恐怕都不敢说作品里的描写在实际生活中可以完全操作。所谓的yy是作者津津乐道于yy情节带来的快感,以yy的描写为乐;《半生缘》不是让我们去看孟丽君如何大展拳脚、纵横捭壑,而是让我们通过丽君的行事做人、去触摸她的心灵历程。

固然,孟丽君在走一条满布伏雷、前程渺茫的长路,她自己的女性身份随时可能暴露,到时万事皆休;她的经世大业虽然搞得有声有色,但是不涉及到对整个社会体制的大手术(她也没这个能力做政治经济学研究),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创几年昙花一现的盛世:她对社会发展的根本理解还是想依靠权力在手为百姓多做好事,这种观念折射的仍然是老百姓对清官圣君依赖心理……

丽君就像是在初春季节的一朵冰花,随时可能融化。但她仍然是真实的,美丽的,因为她是在为自己而活,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作为丞相的郦君玉有时会疑惑自己是否带着面具在活,其实如果她重新恢复女儿装,那个身份又何尝不是一件面具,她有可能变回当年的“孟丽君”的思想吗?

小说还没有写完,我也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样,但那都不重要了。在作者的寒冷结界照拂下,丽君这朵冰花已经开了很久、很艳、很美……虽然太阳出来后,冰花会凋谢。可是,冰花知道自己不是虚假的,她明白自己存在过,0度以下的环境中是可以生长冰花的。自然的花是真实的吗?都一样也会凋谢的,在凋谢之前,每一朵鲜花都体会过自己存在的味道吗?
№0 ☆☆☆龙空-true ne2004-06-02 14:58:27留言☆☆☆ 

鼓掌献花!!!!好评!
№1 ☆☆☆天遥2004-06-02 15:02:47留言☆☆☆  引用

别鼓掌拉,连书名都记错,偶已经汗死100次了!!!!
№2 ☆☆☆龙空-true ne2004-06-02 15:05:59留言☆☆☆  引用

你再发一次,让这个给人删掉吧。
№3 ☆☆☆晓风飞翔2004-06-02 15:08:05留言☆☆☆  引用

再生缘怎么变了半生缘??这又不是张爱玲的小说。
№4 ☆☆☆冰辰2004-06-02 15:08:35留言☆☆☆  引用

版主请删啦!!!
555,偶为什么老是出这种低级笑话!!!!
№5 ☆☆☆龙空-true ne2004-06-02 15:12:34留言☆☆☆  引用

本贴已被审核删除
№6 ☆☆☆c*****2004-06-02 15:13:34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