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金风熙熙
主题:一梦多少年《皇叔》书评[3]
收藏该贴
已收藏
    总觉的《皇叔》的伪结尾让我看的很有意境,“从古到今,多少江湖义气,英雄豪情,都是一壶好酒,一场大醉,一夜好梦。”零零总总看下来叔的前半生的确就像一场梦,实中带虚,虚中有实,在这虚虚实实间,如果不是假反没造好却也算活的有滋有味,说不定流芳后世的也有那么一两本《卫邑传》《承浚集》什么的,奈何我们的叔后半辈子貌似没有闲工夫写这个,有了个然思,接了桩生意便再也无暇叙写辉煌前生了,即便是心里装着的那个人,也没有实实在在陪在身边这个人来的直接,浓烈。
    然思似茶清雅淡然,开始不觉得,品的久了就觉得齿颊留香,回味悠长。随雅如酒,醇厚绵长,品之酣畅淋漓,醉酒醒来却是让人浑身无力,果真是后劲十足的佳酿。独独那个人,似乎从来没想过他像什么,他想什么,他又要什么,是那年下雪廊子里的攀枝折梅,是后来王府中的夜宴关怀,是做和亲相公时的紧张失落,亦或是当年用旧瓷坛乘的那一坛子腊八蒜。
    罢了罢了,不提他了,有了然思你还有什么可求的,景卫邑你总是那么贪得无厌,有了天上的月亮,还要地下的玉盘。
    第一次见到然思,叔的心似乎都跟着他走了,想来叔这个断袖也断的无品,连清俊少年郎都不放过,觉得得不到的月亮,就是放在心里也好,于是就那么藏着掖着把心里统共那么点地方让出来,收拾干净,让人家搬进来。然后就是夜华如水的琼林宴,暮然回首的淡淡一眼,完了,沦陷了,皇叔的心顿时比打了鸡血还跳的快。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皇叔心心念念的月亮小哥又一次的出现了,还又一次的给了他机会,就算是下了朝说一两句不酸不淡的小话,出了宫鉴一次不真不假的小宝,临了了再送一块不坏不好的小石头,皇叔的小心脏都能抽搐个一两天。皇叔就在这样自轻自贱,自我折磨的环境里明面上和然思拉近了关系,却在交完心后被提醒着两人压根就不是一路人,以前不是以后更不可能是,殊途却不同归。
    和随雅认识那么些年,叔始终和对方保持着良好的邦交关系,虽然以前经历过误将人家当成小美男抱在怀里的尴尬往事,叔还是一直对自己说不过是意外,意外而已。没往这方面想过吗!他自己都不信。可是一到那个点上就从容的把自己拉回来,再从容的让自己往其他方面想,断了这么多年袖要是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还是皇帝他叔吗。他以为自己已经控制的很好,任是所有旁人都看不出来,却忘了每当随雅陪他逛小倌馆时的肆意妄为,把酒言欢时的酣畅淋漓,一同赏月时的夜风回暖,还有阅华阁中那香糯的淡淡酒意。所以皇叔愣住了,以前从不敢想的事敢想了,以前一直压抑的感情现在放开了。一直被外人杜撰的情意绵绵终于可以坐实了。然后就很淡定的凌乱了,告白了,没回应了。
    纵然是以前的月光盖不住今日的斜阳,远在天上的东西再好,也好不过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东西踏实。何况,总归是一路的,以后也有个照应,皇叔绝对是务实的人,做人应像他。
    预想的朱砂痣和蚊子血的戏码没出现,白月光和米饭粒的故事更不可能有,让这我这个看客或多或少的有点失望,台子搭好了,就等着青衣白脸上来唱了,却发现一嗓子下去人就走了,只留的无端看客愣在当场回不过神来,这到底是个什么路数呢。后来的后来才发现精彩大戏早就上演了。 柳然思在明,云随雅在暗,这招棋不能说走的不漂亮,却也透着那么股子邪气。皇叔明里暗里以为自己以打点妥当,以为以后可以带着自己的情儿无牵无挂的远走高飞,却在最后被实实在在的摆了一道。说白了云随雅也是个务实的人,在他面前皇叔的务实总透着那么点可笑,说白了真心对自己的人真不好找。他景卫邑一直那么渴望出现的真心枕边人,这会子莫不是在天上飞呢。还是启礼看的透:“皇叔你其实什么都好,就是无论何时遇到何事,总觉得天下所有的理全在你那边,什么都是旁人的错,你冤枉的不行。”这次却真的是他错了,饶是皇叔的三寸不烂之舌再能说,天下却也没有半分理在他这边。左右就是乱臣贼子的罪名,横竖就是个死,反正凡尘俗世已无牵挂,在坏他能坏到哪里去。这一刻,皇叔也许真觉得死了总比活着强。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大商贾赵财很空出世,天下从此却再无奸王景卫邑。好像真像投了次胎从新做人似的,前半辈子的事模糊的跟恍如隔世一样,即便细细想起来也看的虚虚实实不够真切,于是放任自己说想什么,既然都出了围城了怎么还想往城里钻呢。不愧是皇叔,做任何事都经过深思熟虑,老景家的基因还是很好的。游历各方,遍布四海,钱没少挣,景没少看,红颜知己更是没少有,却总觉的不是自己心里想要的那个,即使是真真切切抓手里了总有种抓错了的感觉,所以也累了,不抓了,一个人其实也挺好。不管是明月光还是米饭粒亦或是某某某,该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偶尔回想一下,怀王府的水榭还是很精致的,阅华阁的菜虽说味道不怎么样,景致却也是很美好的,深宫大院偶尔去趟御花园也能看到娇的像花一样的小宫女,过年过节和启檀那一帮小子喝喝酒赏赏月,迷迷糊糊的也别有一番趣味。就算自己最终入不了那幅画,作为观者细细赏玩也没人有意见吧
    再然后又见到亦和自己一样的柳相梅庸,彻底是应了怕什么来什么那句话,一切巧的像安排好的,却好像真不是安排好的。这次是信还是不信,或是还有没有人信自己,皇叔是真的不知道。当傻装的有那么点意思的时候,云二公子乘着大船款款而来。于是小心思又开始活络,小心脏又开始充血,总觉得还有那么点没结束的样子,隐隐带着期待想把自己打包送上门却止步于一句:“你真的是我的皇叔。”走了个景启赭,来了个云随雅,叔的辈分怕是一辈子都降不下来了,那就那出做叔的样子关心关心侄儿,体察体察君心。凡事做到滴水不漏,便是侄儿要叔死,叔也死的其所,绝不给侄儿添乱。再次躺在然思怀里,叔是舔着老脸再演一出有了结局的戏,结局就是死。死在一个并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死的人怀里。莫不是多年前的那片月光在作祟,当叔的心渐渐跳的平静了时心思又开始活络了,他梦到了多年前自己回到了怀王府的大院里,喝着酒,赏着景。看着淡雅清俊的少年郎犯花痴,又或是大门口捧着一个青花瓷旧坛子送故人。
    重生不等于重活,皇叔显然属于记吃不记打的典型,同样的事对云随雅做过,人家不买账。舔着脸对柳然思做了,人家竟然不绕弯的答应了。于是就圆满了,真心人找到了,共枕人也有了,叔的小市民理想终于实现了,总该是消停的时候了。就算是晚上抱着怀里的人做一场深宫景园的梦,抒一段往事浮现的情,第二天还是得安安稳稳做生意,勤勤恳恳抱美人。
    小皇帝会这么早挂,估计连叔自己都不相信。快马加鞭不要命的赶去却到门口发现斯人已去,连缕香魂都没让自己抓到,这时候叔是否也该笑自己做的事有点可笑了。不就是侄儿吗对,不过就是侄儿,幸好只是侄儿。装腊八蒜的罐子原送给侄儿,至少让他知道还有那么个叔想着他,疼着他。就算以后这世上再无人唤他一声“承浚”,他还能顶着赵财的名义继续活下去。初一十五的时候给他侄儿烧个纸,上炷香,总好过侄儿孤身一人,清冷无眠在下面好。自己这个叔以前做的不太称职,以后一定改,做叔的好好照顾侄儿,好好疼爱侄儿,只是侄儿只是叔的侄儿,叔一个人的侄儿。
    一个人梦做的太久太真,就以为梦就是现实了。谎话说的太多就以为一定会成真了。站在启檀家看着那如画一景,听着那似曾相识的“皇叔,朕在这里等你”。皇叔是否会觉得自己老了呢。故事开头皇叔,结尾还是那句皇叔,不外乎有些人说《皇叔》讲的,不过是皇上和他叔的故事。这个故事有头有尾,平铺直叙,讲的从从容容,听得痛痛快快。有人说讲的真是好,下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精彩的故事。皇叔却笑了,下辈子的事谁知道呢活好这辈子就不容易了。也许这是然思会看着他淡然一笑,什么也不说,可眼里的情却看着真真的。下辈子吗?还真不好说。



№0 ☆☆☆啊夏2013-04-19 16:10:34留言☆☆☆ 

说的真好,有点原文的调调。才恍然,旧坛子是装腊八蒜的。
№1 ☆☆☆阿达2013-06-21 16:44:34留言☆☆☆  引用

大梦一场,醒来又是豪情
№2 ☆☆☆= =2013-07-24 14:27:34留言☆☆☆  引用

好虐啊·····
№3 ☆☆☆与常2013-08-08 22:50:59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