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玲珑骰子
主题:霹雳 龙剑 不如悠然[8]
收藏该贴
已收藏

不如悠然

謹以此文安慰三生君受傷的心靈^^

萬載青空悠悠而去,時間的長河終不能倒流,至於那衣袖拂動之間卷起的愛恨情仇,在緩緩流過的時間河流裏,無論初始是多麽的驚心動魄,最終,不過一朵瞬逝的漣漪,沈入歷史的軌迹。只能被當事人記載在模糊的記憶中,殘破的碎片,片斷的飛舞,成就一個個白紙黑字的傳奇。
當人活得太長,最大的壞處,就是一切的情感會慢慢淡去,記憶裏曾經痛不欲生的傷痕,也會變成漫長人生裏一笑的消遣。
以非常哲學的態度想著一些奇怪的問題,龍宿握著骨瓷杯,靠在落地窗旁,看著腳下一派歌舞升平。
天上有微微的雨水,英國維多利亞式街燈閃著昏黃的光,潮濕的空氣裏有女子甜膩的聲音咿咿呀呀的聲音從留聲機裏流淌出來,黃包車和漆黑鋥亮的車裏陸續鑽出衣冠筆挺的紳士和名媛,踏著音樂的節拍湧入他腳下的空間。
龍宿微微側過頭,銀白色的長髮從肩膀的一側垂下;今天是什麽日子來的?怎麽這麽多人到他的疏樓公館來?
啊,對了,今天是耶誕節。
人老了果然記性就會變差啊……龍宿微笑了起來,舉高手裏雕刻著盤龍的手杖,挑開面前遮蔽了一半窗戶的窗簾。窗外地面漆黑得發亮。
身後響起了門被推開的聲音,女子清脆的聲音傳到他的耳裏,“主人,您要出席今晚的聖誕舞會嗎?”
沒有回答,他輕輕轉頭,看到一身紅衣的女子正站在門口。
手掌碰了碰額頭,有些遲疑的叫,“……仙鳳?”
“不是啦主人,仙鳳是我的祖先啊!”女子快步走到他面前,幫他整理領口上的綾帶,快嘴的碎碎念,“我知道主人您活了很長時間,但是我已經是默家的第五十代了啊,我從十五歲開始服侍您,一直到現在都快十年了,您要是再把我的名字念錯,我會傷心的喲~”
“對不起。”看著在自己頸項上靈活跳動的手指,龍宿寵溺的笑了起來,他溫柔的道歉,聲音像是在哄著自己的孫子,然後,撫摩她漆黑的頭髮,“原來,汝在吾身邊已經十年這麽久了啊?”
“耶,對主人來說,不是才十年這麽短嗎?”說完,女子退後,心滿意足的拍拍手掌,看著面前雖然已經渡過數千年的時光,卻依舊比任何人都要俊美的主人。
站得稍微遠了一點,她恭敬的行了一個西洋屈膝禮,提起大紅的及地裙擺,“主人,聖誕快樂。”
龍宿笑了起來,“誒,吾比姓耶的小子活得時間長多了,今日居然要爲他慶祝生辰,哈!”笑著搖頭,銀白色的發絲垂拂下來。
看他的心情很好,女子也笑了起來,“耶,這麽說起來,主人的生辰豈不應該是龍誕節嗎?”
“那那傢夥的生日就該叫雞蛋節了。”龍宿愉快的一笑。
“那是誰?”女子好奇的問。
龍宿金珀色的眼睛微微閃動了一絲奇妙的光澤,垂下,再度擡眼時,滿目笑容,他輕聲的說,“忘記了,吾忘記了那是誰。”
他側了下頭,想起了什麽似的輕笑,“啊,對了,吾不參加今晚的聖誕宴會了。吾要出去一下。”
“您要去哪里?”
他似乎又微笑了一下,“不知道。”

龍宿舉著一柄傘,走在灑著微雨的街道上。
街道兩旁的民居裏亮著微微的燈,等著拉生意的車夫們蹲在可以避雨的街角,月曆牌上濃妝豔抹的女子搔首弄姿,下面時不時輕快飄過黑色百褶群和碎花旗袍的下擺。
龍宿打著一把古老的紙傘,紫竹扇骨,油紙糊的傘面,合該是某家遺老的小姐上香時候的物件,他卻固執的握在手中。
他確實不知道自己要去什麽地方,只是一種習慣,在這樣下雨的夜晚,打著這把傘,尋找著某個人。
這是個貫穿了他生命始終的習慣。
只不過,千年以前,他是等,他等了千年,千年之後他是找,他找了千年。
結果,卻都還是一樣的。
不過,自己到底有沒有認真找,也是一個問題。
最初的心情記不得了,或許是又氣又急又惱又委屈,恨不得紫龍在手,戳他十七八個窟窿,到了後來,就是純粹的思念,無論做什麽都想起那個人,想起他的一切的一切,以前自己恨不得踹上幾腳的腹黑都成了柔軟的回憶。
現在呢?龍宿思索著。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他放慢了尋找那人的腳步,心下所有的感情也在時間的消磨之下,漸漸褪去了顔色。
心底其實也是怕找到那人的吧?如果在當時決裂之後立刻找去,是不是這後一個千年,依舊是白玉琴紫金蕭,共飲一世逍遙呢?
龍宿苦笑著搖亂了銀白色的頭髮。他從不做假設,假設也毫無意義,時間不能倒流,他的選擇自然也不會重來。
他只能默然的思念,直到最後,關於那人所有的感念,都變成灰燼一般柔軟冰冷中卻總是帶著燒灼的疼。
“……劍子啊……”念著幾乎已經開始覺得陌生的聲音,他笑了起來。
龍宿有無數個千年,你呢?你有多少?
劍子的千年,全賠給了龍宿。
龍宿的千年,何嘗又沒有賠給劍子?
這麽想著的時候,幾乎笑出來,走到天邊有了曙光的時候,倦倦的垂了眼。
劍子你可知道,龍宿,已經很累很累了……
你啊……到底要我找多久,等多久呢?
在清晨雨停的時候,他回到了自己的公館,收起傘,看著迎面走來的少女,他叫她的名字,“縷兒,去向電臺發佈消息,就說吾疏樓龍宿,要修造豪華別墅,名叫,疏樓西風。”說完,他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盒子,放在她細嫩的掌心,裏面是破碎了的,半顆渾圓的珍珠,“汝就說,當疏樓西風落成之時,這枚珍珠也會被敲碎。”
雖然不知道主子這麽交代有什麽意思,但是她還是領命而去,龍宿眯起了眼睛,看著青天上朵朵清新白雲,輕笑。
“最後一次機會……劍子啊,吾真的是……累了……”

疏樓西風落成之日,迎門賓客都被迎接到了公館,古意盎然又幽靜的別墅裏,三角形的亭子下,龍宿一身月白色紫雲紋底的白袍,悠閒的煮著一壺茶。
亭外細雨紛飛。
仿佛,又回到一夢之前十裏宮燈帷。
可是,即便有綿延十裏宮燈照晚,路的盡頭卻再沒有豁然之境,這細雨之中,也沒有白衣翩飛的仙人。
他小心翼翼斟滿兩杯茶,放在圓桌兩端,茶水中間,是放著半顆珍珠的盒子。
他耐心的等,畢竟,這是最後一夜,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然後,細雨之中聽到輕微的腳步聲。
他起身,向宮燈遠處看去,一道雪白身影撐著傘,緩步而來。
刹那時光倒轉,依稀仿佛,又回到千年之前,一個是儒門龍首疏樓龍宿,一個是道家先天劍子仙迹。
那人的容顔絲毫未變,依舊是白髮白衣,和一把紫竹傘骨的紙傘。
看著劍子入了亭子,龍宿忽然笑了起來,“誒,果然是汝道門好,即便時光如何變遷,還是可以把衣服的品味貫徹到底,吾要還穿著千年前的儒衫,就會被人笑話啊。”
把還在滴水的紙傘放在一旁,劍子從容擡眼,清澈的淡灰色眼眸看著面前的男人,然後微笑,“你穿現在這樣子也是很好看。”
“哦,還入得了劍子大仙的眼?”
劍子卻不答,走近他,幾乎可以聽到對方呼吸和心跳的距離,“龍宿。”
“唔?”
“對不起……”
說完的時候,白衣的道人伸出手臂,擁抱住了他的身體,溫暖還帶著點水氣的身體,依偎進了龍宿的懷抱。
那是,已經千年沒有接觸過的溫度。
龍宿沒有回抱,他伸出手,擡起埋在自己胸口的容顔,用指尖一點點撫摩,劃過他額心的晶瑩,眉毛、鼻子,最後落在他柔軟的嘴唇上,輕輕摩挲片刻,他展開雙臂,緊緊把他擁住,歎息的聲音灑落在劍子的頸窩,“……吾還以爲……吾看到的汝,是幻象……”
雖然用了近乎最後通牒的方法,其實還是沒期望劍子會來的,所以,當白衣道者踏宮燈十裏而來的片刻,他幾乎以爲面前出現的是他的心魔,永不能擺脫的魔障。
龍宿幾乎要苦笑,千年來,他以爲自己的感情淡了遠了沒有了,卻在看到劍子的一顆,酸疼反復,疼得內臟都似乎在燃燒。
終究,劍子仙迹是疏樓龍宿前生欠下的冤孽。
劍子的聲音悶在他懷裏,“你這次嚇到我了,我以爲你真的會砸碎珍珠,抛棄掉以前的所有……”
那顆珍珠他認得,正是當年他送給龍宿,卻在劍中真相破之時,被自己親手毀掉的。
“那吾早就該用這個法子,好讓汝回到吾身邊。”頓了頓,“爲什麽躲了吾千年?”
“……天下無雙的劍子仙迹也是會怕啊……”
在那次決裂之後就想去找他,卻是人去樓空。
當時第一個想法,龍宿終於生氣到連看也不想看他了。
他不想讓龍宿生氣,那就只好遠遠的躲起來,不讓他看到。
直到現在才知道,這過去的千年,龍宿思念他,正如他思念龍宿。
雙手抱著龍宿的頸項,撫摩著他柔軟的銀白色頭髮,劍子的聲音悶悶的,“……你的頭髮……”
爲何不是他最愛的曇花初綻顔色?而是這樣淒涼傷心的白?
一個輕吻落在他的唇上,呢喃在唇與唇的貼和之間傳遞,“想汝想的。”輕輕淡淡一句,道盡千年心傷。
仿佛相思耗盡,再無可退,便一頭華紫轉白,成就生生世世千年的業障。
劍子擡頭看他,拉下他的頭,吻上他額前的發,“……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緊接著,就是銀白繾綣,三角亭內不遜芙蓉帳暖,溫軟低吟聲中,有呢喃細語,“龍宿……”
“嗯?”
“好奇怪哦,爲什麽西方人要過生蛋節?”慶祝母雞下蛋嗎?
青筋一道,思忖是不是乾脆咬斷他的舌頭算了,狠狠在頸窩咬下,聽到一聲驚呼,那人推著他的肩頭,“龍宿……等一下……”
“……做甚?”
劍子稍微拉開兩人的距離,從懷裏抽出一長卷紙,“呃……豁然之境欠了水費電費建築費……”說完,星星眼看向他,只差生出尾巴搖一搖。
“……”他更正!他不是前生欠了劍子,他一定很多生都欠了!
全文完
№0 ☆☆☆- -2006-03-05 09:19:24留言☆☆☆ 

哦哟,沙发!
哈哈哈哈
№1 ☆☆☆苏特2006-03-05 12:19:59留言☆☆☆  引用

黑线,柳大有新文苏特你居然没跟我说!
看到前面是现代还小小失望了一下,以为是现实架空背景的……
扭扭……幸好还是那个龙宿和剑子啊……

№2 ☆☆☆某J2006-03-05 15:17:00留言☆☆☆  引用

嗯……先天再过千年自然是现代了啦……其实满想写这两只活到现代之后的样子啊,去PK变身博士吧,剑子!
№3 ☆☆☆- -2006-03-05 20:41:38留言☆☆☆  引用

rp啊~~~~
居然是幸福的。。。。。。 = =
这两只居然在千年后还这么老不修。。。。。。。
№4 ☆☆☆玄@寂山静庐2006-03-16 14:17:24留言☆☆☆  引用

我对剑子有怨念~~
№5 ☆☆☆19892006-03-18 18:31:12留言☆☆☆  引用

“龍宿……等一下……”
“……做甚?”
劍子稍微拉開兩人的距離,從懷裏抽出一長卷紙,“呃……豁然之境欠了水費電費建築費……”說完,星星眼看向他,只差生出尾巴搖一搖。
哈~剑子啊剑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不愧是道家先天啊!
№6 ☆☆☆心雾远2006-07-29 04:46:50留言☆☆☆  引用

刚想看着两只温情一把的说,结果剑子你就掏出一张账单来||||笑倒,不愧是剑子,腹黑啊腹黑~~hc中~~
顺说,擦汗,这个,大人啊。。。
那篇涉江采芙蓉,8撒土了吗?。。。。泪
№7 ☆☆☆柚子2006-08-06 19:40:54留言☆☆☆  引用

好文~
想看长的
№8 ☆☆☆0987hyde2007-05-30 00:16:31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