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玲珑骰子
主题:[银英同人] 杨系列[8]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剑客与他的剑

“师父,为什么你从不教我剑术?”少年曾经这样问过。
“这个嘛,剑毕竟是伤人之物啊。”他挠挠头,很认真地回答:“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不要学。”
于是他就再也不提这件事情了。

打扫房间的时候,他在五斗柜的底部发现了一把剑。
乌皮剑鞘,黑纱缠柄,积着薄薄的一层灰。
傍晚的时候,他把剑带到了他的师父面前。
“啊!你在哪里找到的?!”他一脸惊喜的接过,以十分怀念而熟练的手势抚
摩着曾经的伙伴。
陈年旧事如烟云般席卷而来,将他一直拖回至时光回廊。
拼醉新酒,弹剑长歌,沉睡浮柯……却原来,生命里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日子。
几乎已经忘记,自己也曾是个剑客。
长夜始伊,橙红色的烛火轻盈跳动,辉映着他眼波沉醉如梦。
而少年的心情却低落了下去。
因为知道他忆起的是一段没有他的过去。

窗外迷途的夜鸟惊起震翅,朔朔地几许残叶坠地,星子也迷茫了。
隔着一盏灯火各自思量的两个人忽然间回到了现实。
——他是山间懒散的钓鱼郎,也是一个因为甩不脱太过好学的徒弟而伤脑筋的笨拙师父。
——他是这隐居竹舍的实际当家人,也是赖着师父不肯走的粘人弟子。
其实无关过往。
但今夜,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往事的纪念品,令他的兴致高昂了起来。
剑横膝上,他轻轻地握住剑柄,最上等的黑纱一点也没有辜负它的价格,即使经历了长久被冷落的岁月,也依然保留着第一流的触感,丝一般冰冷,慰贴地吸附住有着薄茧的掌心。
那是一种永远不会被背叛的感觉。
“我从来不知道师父会用剑。”他的语气带了一点点的幽怨。
真的只有一点点。
也许是过于沉静的夜色敏锐了他平日里粗大的神经,钝感到无以复加的人竟然出奇地感觉到了。
困惑地抓抓头发,他试图想象他幽怨的原因,然后慢慢地,有些笨拙地解释:
“啊,我是好象没有和你提过呢。”
“因为,我也只是在初入江湖时用过剑。”
“为什么呢?”
“吓?因为当时我看一般江湖人都带着剑啊,入乡随俗嘛。”
“……”忍耐似地沉默:“我是问,为什么后来不用了?”
“啊啊,这个啊……”男人不太分得出年纪的娃娃脸皱了起来,眼神开始向右下方飘移:“那个嘛……”
很不想提起的样子。
于是少年丰富的想象力驰骋了出去。
是如同传奇故事里常常出现的情节,仗剑江湖时节误伤义士,悔恨之下弃剑归隐?
还是象浪漫故事一样,美丽的红粉亲手将宝剑赠予,盼他名扬天下,好能够说服势利的父母,得成鸳侣,可挟盛名而归之后,等待他的却是伊人远嫁的消息(或者青冢一座)?
又或者是早年剑试天下,再无敌手,于是寂寞的剑客埋了剑……
也有可能是在一场决斗中输了给人,便依着决斗最初的赌约再不用剑……
“太麻烦了,所以……”男人腼腆地笑笑。
“……麻烦?”
“是啊,带着又很重,经常弄丢,丢了又要再买新的,还会有莫名其妙的人无缘无故来找我打架,所以后来就不用了。”
“…………”
“说真的,自从不再带剑以后,这种事情就全都没有了呢!幸亏我当年发现得早,才享受了好些年自在的江湖岁月啊——”他眯起一双黑眼,语气颇为悠闲,看来很是为自己见机得早而自得。
“……是啊。”他也只能这样说。
——如果不带剑的话,师父看起来又和路边的小商小贩、赶路行人有什么区别?
谁会无聊到去找这种人麻烦啊?
偏了头,他笑眯眯地看向得意门生:
“想不想看看师父当年的剑法?”
他点点头,烛焰也跟着跳动了一下。
于是便秋水出鞘。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剑光。
潋滟潋滟的一泓碧波转瞬化做丝丝蒙蒙的烟雨,烟雨彼端的烛火却好象成了雨后的太阳,将满眼雨雾尽作一天残虹。
多年后仍然时时午夜梦回的惊艳一剑。
——如果剑光没有半途夭折的话。
出剑的人仍状似悠闲地坐在原地,只是脸上微笑的表情好象被意料之外的事件打断而定格了一样。
中断的剑光一半还在他手里,一半停栖在粗壮的横梁上。
…………
…………
“它断了。”少年说出显而易见的事实。
“啊,是啊。”他楞楞地重复,好象还在回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轻轻地拔剑,顺势一招“从云化雨”使出去——然后剑转“残虹如歌”——再然后,他一时忘记身处室内,没有及时收剑,剑锋便撞上了屋梁。
然后剑就非常清脆地折断了。
…………
“啊——”他拖长语调,露出恍然的、尴尬的笑容:“果然,不经常保养果然还是不行啊……”

…………
“……师父,它究竟在柜子里躺了多久?”
“……”
“五年?”
“……”
“十年?”
“……”
“十五年?!”
“……”
“该不会已经有二十年了吧?!”少年的声线有点上扬。
“……”
“……师父,您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了?”
“哎呀,吃饭吃饭,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什么啊……”
穿窗而过的夜风把师徒纠缠不清的对话带得很远,晚饭的飘香陆陆续续地传出来,有着朦胧暖意的橙色灯火把少年已经快追上师父高度的影子清晰地投射在淡色的窗纸上。
而夜晚才刚刚开始。

№0 ☆☆☆某角2005-11-19 01:43:03留言☆☆☆ 

人生最大的烦恼

“唉——”今天的第三十七次叹息。
本来已经聚集到钓饵旁的鱼儿摆着尾巴游了开去,而呆坐在钓竿边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太阳下滑到申时的方向,他身边的渔篓还是和早晨离开家里时一样“干净整洁”。
三年零十一个月又二十八天。
如果说一次叹息会让人缩短一天生命的话,那么这三年零十一个月又二十八天份的叹息足以使他见不到明天太阳的升起。
“唉——”第三十八次。
从三年零十一个月又二十八天前他就开始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差别在于一开始他是抱着很乐观的态度期待着,而在半年后开始有点儿担心现在则烦恼的不得了。
夏日午后的天空是一清到底的蓝,原本散发着白色光华的太阳也渐渐变成稍微有点儿柔和的橙黄。
从河面掠过的风偷得了几丝凉爽,又顽皮地与枝叶繁茂的柳条纠缠成一团。
远处水面上冒出几个气泡。
还是没有鱼上钩。
第三十九声叹息。
男人干脆任钓竿支在架子上,慢慢地向后倒了下去,于是不太长也没有束起的黑发就散在了青石上,没有丝绢那样的美丽,却也不至于象乱草。
三年零十一个月又二十八天前的那一天,也是一个很晴朗的日子,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
那一天,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忽然出现在他住的竹庐前,塞给他一个孩子。
一个有着美丽的褐色眼睛的孩子。
“这是什么?”反映不过来的他盯着只到自己齐胸高的孩子傻傻地问。
“你的徒弟。”朋友很简洁地回答。
“我从来没打算收徒弟,”稍微有那么一点儿抗议的语气在里面。
“那么,你现在有了。”抗议驳回。
于是山间的生活里又多了一个叫做徒弟的生物。
而他的生命里也进驻了一个十二岁的亚麻色头发少年。
人生的规划里从来没有收徒这一项,不知道该怎样做一个师父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当务之急应该是填饱徒弟的肚子。
所以他就难得地下了厨。
晚餐桌上摆了四样菜。
盐烤鲚鱼,过水油菜,红萝卜切片,冒着可疑黑烟的不明块状物体甲。
他的面前放着一壶白菊花茶,而他的面前是一碗米饭
孩子沉默地逐样品尝了一遍。
油菜完全没有味道,萝卜已经发糠,不明物体初步判断应该是红薯或者白薯中的一种。
只有烤鱼还是正常烹饪后的味道。
放下筷子,他一本正经的仰视对面从一开始就只是一边喝茶,偶尔吃两口鱼的男人:“师父,您平时就吃这些东西吗?”
“啊,当然不。”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般我都只吃鱼,蔬菜一类的话,生吃就行了。”
“怎么?味道有问题吗?”
“……不,只是,如果可以的话,从明天起请让我掌厨吧。”
“啊……不太好吧,你还太小了……放心,为师并不觉得麻烦。”真是好乖的孩子啊,他开始有一点儿感动了。
“不,请务必让我来。”他挺直脊背,坚决地说。
“……那……好吧。”不善于和人争辩的男人简单地被比自己小了一半的孩子的气势压倒了。
“谢谢师父。”用非常有礼貌的道谢结束话题,他又拿起筷子,把十粒中只有三粒是熟透的米饭扒到嘴里,并用极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让筷子的攻击范围只停留在一盘菜上。
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其他事情上,于是不到一个月,他惊奇地发现家里的政经大权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转移,而他只要负责隔几天教徒弟一套新的武功,到小河边钓鱼打发时间,然后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原来收徒弟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怪不得那些江湖中人总爱收上一大串。如果徒弟出师之后,他一定会十分十分怀念这段日子的,做师傅的如此悠然地想着
可惜这种完美的幸福感只持续了不到半年。然后他便发现了隐藏在幸福之下的危机。
手脚干净利落地撤下吃过的早餐,少年垂手站在他身前。
“师父,我们今天学什么?”
“啊?”他微楞:“大前天教你的浮云步已经练熟了?”
“是的,弟子已经基本领会了。”
偏偏是一个绝对不会高估自己的孩子——如果他说是会了,那么大概就是一生也不会忘记了……
“那……师父再今天教你一势身法好了……”快想,还有什么没有教给过他?在已经尘封了很久不去劳动的记忆力里拼命地挖——啊啊,想起来了,那年曾经见沈家的小姐踏水摘荷,凌空一个扭身曼妙以极,记得是叫……“江山折腰。”
“是。”
又过两天。
他于怪石上轻轻借力,曼妙地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师父,你看我这一招用得对不对?”
除了功力略有不足,那姿仪风神竟无一不似。
“……很好。”他觉得嘴里有些发苦。
“那接下来学什么?”兴致勃勃的。
“……恩……红叶掌法好了。”
林中落叶被温柔地拢在两只并不太大的手掌间飞舞,看似缓慢的掌法,一招招间牵着相思,明明只是枯黄秋叶,却在手掌拂过后透出一种微红。
整整半个时辰,并没有一片叶子落到地上。
收手,他深深行礼:
“师父,弟子实在太笨拙,丢了师父的脸,足足花了两个月时间,才能把这套掌法用到这种地步。”
“……不,那个,我想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真的?!”少年很是惊喜:“那我可以再往下学了?”
“……啊,是啊,今天我们学浮云步的升级版……”他搬出最近重新改良整合的功夫。
“是!”他精神十足地回答。
于是灵犀一指凌波微步伏虎拳太极掌梅花三弄长歌九乐动天敛泉浮生长在梦中醉别人的自己的古传的自创的改编的他就一路乱七八糟地教了下去。
他也认认真真地学。
终于有一天他教无可教,即使绞尽脑汁也再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可传授的。
而当初的孩子也成长为会在捡起他乱扔的换洗衣物之后,整整一天都用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叫师父;用微薄的家庭收入买了明明超出预算的古书悄悄塞到他枕下,然后再克扣他的茶酒支出;如果钓鱼时只顾看书忘记按时回去吃饭,虽然会微笑着来唤他却会让下一顿的餐桌上摆满他不爱吃的东西这类充满个人风格的少年。
就连身高都已经从当日刚及他胸前,到如今的只比他矮半头。
似乎也到了该把矫健的小鹰放飞出去的时候了。
他把心爱弟子叫到身边,原样照搬当初师傅打发他下山时的说辞:“……如今你的武艺也算是小有所成,为师也不好一直把你困在这穷山僻壤,你还是下山去历练历练吧。”
“……”少年楞了一下,眼波半垂,然后恭谨而坚定地说:
“不!”
“啊?”他一时为意料之外的发展傻了眼。
“弟子的功夫还很粗浅,想学的东西也还有很多,更加没有聆听够师父的教诲,弟子不想下山。”
他抬头,浅褐色的眼睛直直地注视到他黑色的双瞳里去。
从以前就是个会直视人眼睛的孩子呢,脑子里忽然浮现这样无关的感想来。
“……这样啊……真是伤脑筋……”他习惯性地抓抓头发:“那只好继续留下来了……”
于是谈话就结束了。
于是第二天,他进了后山的石洞闭关。
十五天后,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步子不太稳地走出洞口,一头倒在了还比他矮一点儿的少年身上,带着模糊的笑容说:
“明天教你三招指法。”
然后就很干脆地昏睡了过去。
沉默,然后他负起了其实并不比自己重多少的师父,一步一步向竹屋走去。
晚风中隐隐有少年低低道歉的声音:
“对不起,师父,可是……可是我还是不想离开……”
他醒来时时间已经足足过了两天三夜,桌上全是他最喜欢的菜,上等的白菊花茶边摆着飘香的竹叶佳酿,而他半个身子坐在椅上,半个身子搭在床边,握着他的手倦极地睡着了。
这次的三招指法他学了足足半年。
然后他旧事重提:
“现在你应该可以下山了……”
“不,弟子还想侍奉师父,再多学些东西。”
“啊?还想学?那……好吧。”
看来还得闭关。
…………
“下山……”
“不。”
“哦。”
再闭关。
…………
于是相似的情节就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上演着,山里的日升月落,春兰秋菊也也依着昼夜季节不断交替。
伤脑筋,距离上一次闭关又过了半年,看来不久后又得进去。
实在很奇怪,一向懒散得出奇的他究竟是怎么掉到这么悲哀而且辛苦的循环里去的?
退隐山林的目的不是悠闲地过日子吗?
想不通啊……
“唉……”于是叹出今天的第四十口气。
究竟怎么样才能把这个超级会粘人的徒弟打发下山呢?真是一个难题。
想啊想啊的,男人就又不知不觉地被周老先生召唤去下棋了。
而当他来到河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穿着昨天才刚洗过的灰布衣的男人香甜地睡在大青石上,黑发有些凌乱地覆在额上颊边,连看的人都能感觉得到的幸福。一旁支在小木架上的钓竿不时地被挣动两下,扯得笔直的渔线上,明天的午餐正在拼死挣扎。
“真是的,虽然是夏天,睡在这种地方也会感冒的啊……”习惯性地低声抱怨着,看看还挂在天边没有掉下去的的夕日,他脱下自己的外衣,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然后才把上钩的鱼儿收了上来,装到渔篓里——还好,至少有最低限度的收获。
静静地坐在空余的青石上,他凝视着他无比香甜的睡脸,然后幽幽长长地叹一口气:
真羡慕呢,像师父这样完全没有烦恼的人生,和自己这种必须用差劲手段才能留在重要的人身边的人生比起来,一定要幸福很多吧——

№1 ☆☆☆ 某角2005-11-19 01:43:30留言☆☆☆  引用

哈哈
不过银英里面日本特色还真是浓呢,比如继承家系什么的,这种不重视血缘的做法,无论古代欧洲还是中国都不会有的啊
№2 ☆☆☆工王云2005-11-21 10:52:54留言☆☆☆  引用

好文 喜欢! 很久没看到这么温馨的杨和尤里安了 让人怀念
№3 ☆☆☆ZZ2005-11-23 14:22:53留言☆☆☆  引用

嘻嘻,不错!!还有没有,继续贴吧!!
№4 ☆☆☆何以遣情2006-01-13 23:38:04留言☆☆☆  引用

默默地叹气。。。这个。。。真的不再有后续了咩。。。
№5 ☆☆☆开花的潘2006-04-23 05:38:17留言☆☆☆  引用

刚进来的时候粗粗扫了一遍,完全没有看到杨这个名字
正觉得奇怪呢~~~
现在看完全文
感觉。。。非常棒~~~
№6 ☆☆☆rein2006-06-18 11:59:13留言☆☆☆  引用

第一篇开头感觉有点像剑心。。。。
№7 ☆☆☆爱杨的某人2006-06-22 21:25:07留言☆☆☆  引用

翻到旧贴一枚,膜拜一次。
№8 ☆☆☆沉水2008-02-05 01:41:42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