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华美墓穴
主题:清少纳言:枕草子(TBC) [23]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卷一
第一段 四时的情趣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的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这是不必说的,就是暗夜,有萤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很辉煌的照着,到了很接近了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便三只一起,四只和两只一起的飞着,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的飞去,随后变得看去很小了,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也都是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以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的下了霜,或者就是没有霜雪夜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的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地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了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对的。

第七段 御猫与翁丸
清凉殿里饲养的御猫,叙爵五位,称为命妇,非常可爱,很为主上所宠爱。有一天,猫出来廊下蹲着,专管的乳母马命妇看见,就叫它道:
“那是不行的,请进来吧!”但是猫并不听她的话,还是在有太阳晒着的地方睡觉。为的要吓唬它,便说道:
“翁丸在哪里呢,来咬命妇吧!”那狗听了以为真叫它咬,这傻东西跑了过去,猫出了惊,逃进帘子里去了。正是早餐时候,主上在那里,看了这情形,非常的出惊。他把那猫抱在怀中,一面召集殿上的男人们,等藏人忠隆来了,天皇所道:
“把那翁丸痛打一顿,流放到犬岛去,立刻就办!”大家聚集了,喧嚷着捕那条狗。对于马命妇也给予处罚,说道:
“乳母也调换吧。那是很不能放心的。”因此马命妇便表示惶恐,不再敢到御前出仕。那狗被捕了,由侍卫们流放去了。

女官们却对于那狗很觉得怜惜,说道:
“可怜啊,不久以前还是很有威势的摇摆走着的哩!这个三月三日的节日,头弁把它头上戴上柳圈,簪着桃花,腰间又插了樱花,在院子里叫走着,现在遇着这样的事,又哪里想得到呢。”又说道:
“平常中宫吃饭的时候,总在近地相对等着,现在却觉得怪寂寞的。”这样说了,过了三四天的一个中午,忽然有狗大声嗥叫。这是什么狗呢,那么长时间的叫着?正听着的时候,别的什么狗也都乱跑,仿佛有什么事的叫了起来。管厕所的女人走来说道:“呀,不得了。两个藏人打一只狗,恐怕就要打死了吧!说是给流放了,却又跑了回来,所以给它处罚呢!”啊,可怜的,这一定是翁丸了。据她说是忠隆和实房这两个人正打那狗,叫人去阻止,这才叫声止住了。去劝阻的人回来说道:
“因为已经死了,所有抛弃在宫门外面了。”大家正有觉得这是很可怜的,那天晚上,只见有遍身都肿了,非常难看的一只狗,抖着身子在院子里走着。女官们看见了说道:
“啊呀,可不是翁丸么?这样的狗近时是没有看见嘛。”便叫它道:
“翁丸!”却似乎没有反应。有人说是翁丸,有人说不是,各人意见不一,乃对中宫说了。中宫道:
“右近应该知道。叫右近来吧。”右近这时退下在私室里,说是有急事见召,所以来了。中宫说道:
“这是翁丸么?”把狗给她看了,右近说道:
“像是有点像,可是这模样又是多么难看呀。而且平常叫它翁丸,就高兴的跑了来,这回叫了却并不走近前来。这好像是别的狗吧。人家说翁丸已经打死,抛弃掉了,那么样的两个壮汉所打的嘛,怎么还能活着呢。”中宫听了,显得怜惜的样子。

天色暗了下来,给它东西吃也不吃,因此决定这不是翁丸,拿了镜子给看,那个狗在柱子底下趴着。我就说道:
“啊,是昨天翁丸给痛打的吧。说是死了,真是可悲呵!这回要变成什么东西,转生了来呢?想那(被打杀的)时候,是多吗难过呵!”说着这话的时候,那里睡着的狗战抖着身子,眼泪滚滚的落了下来,很出了一惊。那么,这原来是翁丸。昨夜(因为畏罪的关系)一时隐忍了不露出来,它的用心更是可怜,也觉得很有意思。我把拿着的镜子放下,说道:
“那么,你是翁丸么?”狗伏在地上,大声的叫了。中宫看着也笑了起来。女官们多数聚集了拢来,并且召了右近内侍来,中宫把这事情说了,大家都高兴的笑了。主上也听到了这事,来到中宫那里,笑说道:
“真好奇怪,狗也有这样的(惶恐畏罪的)心呢。”天皇身边的女官们也听说跑来,聚集了叫它的名字。似乎这才安心了样子,立起身来,头脸什么却还是肿肿的。我说道:
“做点什么吃食给它吧。”中宫笑着说道:
“那么终于显露了说了出来了。”忠隆听说,从台盘所里出来,说道:
“真的是翁丸回来了么?让我来调查一下吧!”我答道:
“啊,不行呵,这里没有这样的东西。”忠隆却说道:
“你虽然这么所,可是总有一朝要发见的吧。不是这样隐瞒得了的。”但是这以后,公然得到赦免,仍旧照以前的那样生活着。但是在那时候,得到人家的怜惜,战抖着叫了起来,那时的事情很有意思,不易忘记。人被人家怜惜,哭了的事原是有点,(但是狗会流泪,那是想不到的。)

卷二
第二七段 使人惊喜的事
使人惊喜的事是,小雀儿从小的时候养熟了的,婴儿在玩耍的时候走过那前面去,烧了好的气味的薰香,一个人独自睡着,在中国来的铜镜上边,看见有些阴暗了,身份很是上等的男子,在门前停住了车子,叫人前来问询。洗了头发妆束起来,穿了薰香的衣服的时候。这时虽然并没有人看着,自己的心里也自觉得愉快。等着人来的晚上。听见雨脚以及风声,(便都以为那人来了,)都是吃一惊的。

卷三
第五O段 在人家门前
在一户人家的门前走过,看见有侍从模样的人,在地面上铺着草席,同了十岁左右的男儿,头发很好看,有的梳着发,有点披散着,还有五六岁的小孩,头发披到衣领边,两颊鲜红,鼓的饱饱的,都拿着玩具的小弓和马鞭似的东西,在那里玩耍着,非常的可爱。我真想停住了车子,把他抱进车里边来呢。

又往前走过去,(在一家门口)闻见有薰香的气味很是浓厚,实在很有意思。又像样的人家,中门打开了,看见有槟榔毛车的新而且美好的,挂着苏枋带黄栌色的美丽的大帘,架在榻上放着,这是很好看的。侍从的五位六位的官员,将下裳的后裾折叠,塞在角带底下,新的手板插在肩头,往来奔走,又有正装的背着箭袋的随身,走进走出的,这样子很少相配。厨房里的使女穿的干干净净的,走出来问道:
“什么人家的家人来了么?”这样的说,也是很有意思的。

第六一段 秘密的去访问
秘密的去访问(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连一睡也没有睡。无论什么地方,都从白天里开放着的,(就是睡着)也很风凉的看得见四面。也还是话说不了,彼此互相问答着,这时候在坐着的前面,听见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是明白的给看了去了,很是有意思。

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情人很深的埋在被窝里,卧着听撞钟声,仿佛是在什么东西的响着似的,觉得很有趣。鸡声叫了起来,也是起初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间那么啼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很深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三次,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0 ☆☆☆麦芽糖妹妹 2005-01-13 08:46:43留言☆☆☆ 

“使人惊喜的事”那段,全用逗号,看着不顺,原文也是如此吗?
“在人家门前”那段,是一个很好的小说构思,一家一户地走去,每户人家都不同,都有情趣和哀乐,真想写一篇这样的小说~
№1 ☆☆☆桶桶2005-01-13 17:05:32留言☆☆☆  引用

原文也是这样的;我觉得很好啊,好像一个稍微有些兴奋的女人,那样轻轻喃喃的说着,歪一下脑袋的样子~~~
是很有意思,那么偶然的趣味,想写的时候就写吧;反正我们也总是做偶然的事情:)
№2 ☆☆☆麦芽糖妹妹2005-01-13 19:05:44留言☆☆☆  引用

清少纳言是那种脸上露着自满,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总是摆出智多才高的样子,到处乱写汉字,可是仔细地一推敲,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像她那样时时想着自己要比别人优秀,又想要表现得比别人优秀的人,最终要被人看出破绽,结局也只能是越来越坏。总是故作风雅,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3 ☆☆☆璎璎2005-01-16 15:12:44留言☆☆☆  引用

以上是紫式部对清少纳言的评论,出自她的日记。同时代的同样身份地位的另一位才女,竟然对清少纳言下了这样的考语,简直无异于谩骂——我看到这一段时,真是吓了一跳。不过细想想,也能够理解紫式部的这种态度。
清少纳言的结局果然很悲凉,或者是被紫式部说中了。
№4 ☆☆☆璎璎2005-01-16 15:16:42留言☆☆☆  引用

某璎的角度却是让我耸然一惊!
№5 ☆☆☆桶桶2005-01-16 15:16:58留言☆☆☆  引用

汗,居然同时在线发帖,原来是紫式部,不是某璎,还好还好!
№6 ☆☆☆桶桶2005-01-16 15:18:29留言☆☆☆  引用

结局好不好,也是如鱼饮水的事情,不过女性那么judgemental,看看也是很有意思-:)
№7 ☆☆☆麦芽糖妹妹2005-01-16 20:31:50留言☆☆☆  引用

清少纳言和紫式部是两极
清少纳言命运多折
老境凄凉
可她的文字里有光
紫式部是一生平顺
可她的文字却阴暗
№8 ☆☆☆黎戈2005-01-19 11:49:17留言☆☆☆  引用

能够知道这是谁的译本?自己翻译的吗?
№9 ☆☆☆hu2005-01-21 12:42:17留言☆☆☆  引用

周作人译的,现在的人是译不出这种味道了^^
№10 ☆☆☆ivyzww2005-01-21 12:51:37留言☆☆☆  引用

汗,日语,只懂的,ha ji me ma xi dei,~~~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啊 :)
№11 ☆☆☆麦芽糖妹妹2005-01-21 13:00:41留言☆☆☆  引用

谢谢。公认周作人的翻译最好,他的作品也是这种风格。
№12 ☆☆☆hu2005-01-21 14:23:43留言☆☆☆  引用

顺便也录点我喜欢的^^

黎明的时候忽而看见了男人所忘在枕边的笛子,也是很有意思的.等他后来差人来去取,包了给他,简直是同普通的一封信一样.
在月光非常明亮的晚上,极其鲜明的红色的纸上面,只写到"并无别事",叫使者送来,放在廊下,映着月光看时,实在觉得有趣味.

枕草子里关于爱情的也没几段,却是极好的^^
就像那纸一样,总要红尘褪尽,所有的爱情都会这样.....
№13 ☆☆☆ivyzww2005-01-21 16:19:23留言☆☆☆  引用

多谢Ivy, 其实大部分我都很喜欢,也不拘在爱情篇,可是总不能都敲上来,所以只好忍痛啦~~~
不过爱情呢,既然人都是有寿命长短的,爱情有它的时限,也可以看开一些了,像孕育一件美好的事物,它的健康和长寿,也是需要日常的呵护和浇灌的,这样可能比较保险一点:)
№14 ☆☆☆麦芽糖妹妹2005-01-21 21:30:45留言☆☆☆  引用

卷五
第八三段 懊恨的事
懊恨的事是,这边做了给人的歌,或者是人家做了歌给它的返歌,在写好了之后,才想到有一两个字要订正的。缝急着等用的衣服的时候,好容易缝成功了,抽出针来看时,原来线的尾巴没有打结,又或者将衣服翻转缝了,也是很懊恨的事。
这是中宫住在南院时候的事情,(父君道隆)公住在西边的对殿里,中宫也在那里,女官们都聚集在寝殿,因为没有事做,便在那里游戏,或者聚在厢廊里来。中宫说道:
“这是现在急于等用的衣服,大家都走拢来,立刻给缝好了吧。”说着便将一件平织没有花纹的绢料衣服交了下来,大家便来到寝殿南面,各人拿了衣服的半身一片,看谁缝得顶快,互相竞争,隔离得远远的缝着的样子,真像是有点发了疯了。
命妇的乳母很早的就已缝好,放在那里了,但是她将半片缝好了,却并不知道翻里作外,而且止住的地方也并不打结,却慌慌张张的搁下走了。等到有人要来拼在一起,才觉得这是不对了。大家都笑着嚷嚷道:
“这须得重新缝过。”但是命妇说道:
“这并没有缝错了,有谁来把它重缝呢?假如这是有花纹的,(里外显然有区别,)谁要是不看清里面,弄得缝反了的话,那当然应该重缝。但这乃是没有花纹的衣料,凭了什么分得出里外来呢?这样的东西谁来重缝。还是叫那没有缝的人来做吧。”这样说了不肯答应,可是大家都说道:
“虽是这么说,不过这件事总不是这样就成了的。”乃由源少纳言、新中纳言给它重缝,(命妇本人却是旁观着的,)那个样子,也是很好玩的。那天的晚上,中宫要往宫里去的时候,对大家说道:
“谁是最早缝好衣服的,就算是最关怀我的这个人。”

把给人家的书简,错送给不能让他看见的人那里去了,是很可懊恨的。并且不肯说“真是弄错了”,却还强词夺理的争辩,要不是顾虑别人的眼目,真想走过去,打他几下子。
种了些很有风趣的胡枝子和芦荻,看着好玩的时候,带着长木箱的男人,拿了锄头什么走来,径自掘了去,实在是很懊恼的事情。有相当的男人在家,也还不至那样,(若只是女人,)虽是竭力制止,总说道:“只要一点儿就好了。”便都拿了去,实是说不出的懊恨。在国司的家里的,这些有权势人家的部下,走来傲慢的说话,就是得罪了人,对我也无可奈何,这样神气,看了也是很懊恨的。
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书信,给人从旁抢走了,到院子里立着看,实在很是懊恼。追了过去,(反正不能走到外边,)只是立在帘边看着,觉得索性跳了出去也罢了。
为了一点无聊的事情,(女人)很生了气,不在一块儿睡了,把身子钻出被褥的外边,(男人)虽是轻轻的拉她进来,可是她却只是不理。后来男人也觉得这太是过分了,便怨恨说道:
“那么,就是这样好吧。”便将棉被盖好,径自睡了。这却是很冷的晚上,(女人)只是一件单的睡衣,时节更不凑巧,大抵人家都已睡了,自己独自起来,也觉得不大好,因了夜色渐深,更是懊悔,心想刚才不如索性起来倒好了。这样想,仍是睡着,却听见里外有什么声响,有点恐慌,就悄悄的靠近男人那边,把棉被拉来盖着,这时候才知道他原是假装睡着,这是很可恨的。而且他这时还说道:
“你还是这样固执下去吧!”(那就更加可以懊恨的了。)

第八八段 九品莲台之中
中宫的姊妹们,弟兄的公卿们和许多殿上人,都聚集在中宫面前的时候,我离开了他们,独自靠着厢房的柱子,和另外的女官说着话,中宫给我投下了什么东西来,我捡起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的:
“我想念你呢,还是不呢?假如我不是第一想念你,那么怎么样呢?”
这是我以前在中宫面前,说什么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那时我说道:
“假如不能被人家第一个想念的话,那么那样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被人憎恨,可恶着的好了。落在第二第三,便是死了也不情愿。无论什么事,总是想做第一个。”大家就笑说道:
“这是(法华经的)一乘法了。”刚才的话就是根据这个来到。把纸笔交下来,(叫我回答,)我便写了这样一句:
“九品莲台之中,虽下品亦足。”松了上去之后,中宫看了说道:
“很是意气销沉的样子。那是不行呀。既然说出了口,便应该坚持下去。”我说道:
“那可是不好。这总要第一等人,第一个想念我才好呀。”这样的说了,真是很有意思的事。
卷六
第九五段 南秦雪
将近二月的晦日,风刮得很厉害,空中也很暗黑,雪片微微的掉下来,我在黑门大间,有主殿司的员司走来说道:
“有点事情奉白。”我走了出去,来人道:
“是公任宰相的书简。”拿出信来看时,只见纸上写着(半首歌)道:
“这才觉得略有
春天的意思。”
这所说的和今天的情景倒恰相适合,可是上面的半首怎样加上去呢,觉得有点儿麻烦了。乃询问来人道:
“有什么人在场么?”答说是谁是谁,都是叫人感觉羞怯的,(有名的人物,)怎么好在他们面前,对宰相提出平凡不过的回答呢,心里很是苦恼,想去给中宫看一看也好,可是主上过来了,正在休憩着。主殿司的员司只是催促,说道:
“快点,快点。”实在是(既然拙劣,)又是延迟了,没有什么可取,便随它去吧,乃写道:
“天寒下着雪,
错当作花看了。”寒颤着写好了,交给带去,心想给看见了不知道怎样想呢,心里很是忧闷。关于批评的事想要知道,但是假如批评得不好,那么不听了也罢,正是这样的想着。左兵卫督那时还是中将,他告诉我道:“俊贤宰相他们大家评定,说还是给她奏请,升作内侍吧。”
№15 ☆☆☆麦芽糖妹妹2005-01-21 22:30:33留言☆☆☆  引用

嘤嘤转贴的紫式部那段评语却让我非常非常地想起了胡兰成这个烂人。
总是故作风雅,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我看完今生今世后就是这感觉。虾米P大点小事他都要咬牙切齿“清嘉”“婉媚”地感叹一番,以致我现在巨腻味这俩词儿:(
№16 ☆☆☆小青2005-01-26 18:30:45留言☆☆☆  引用

要把别人的文格和人格,实在对等起来,大概是可以更容易的发泄自己的立场观点吧;不过,没有觉得谁的道德比谁的更高尚些,也没什么意思去追究;但是如果没有标准的话,这个社会会变得很可怕,所以驾驭和被驾驭,总是以交锋又均衡的面貌出现;
胡兰成大概也会有他吸引别人的地方吧,这个是我蛮好奇的,有人曾经为他苦情成那样,只是清嘉和婉媚,不能在逻辑上说服我,再怎么,也得长的不错,大概比较值得想的地方是这个 :)
还有让人觉得难的是,人都会变
№17 ☆☆☆麦芽糖妹妹2005-01-27 00:08:15留言☆☆☆  引用

小时候看<齐瓦戈医生>
齐瓦戈对拉拉说:
"女人的天性是最复杂晦暗的
你所厌恶的某个角落也许正
是比起你所真爱的那个人更吸引你的地方"
连一个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小周都知道
他是: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
然后依旧奋不顾身的爱他
另外
不能把胡从他那个背景上撕下来:)
他是旧式士子的滥情
可那也是个旧时代啊
№18 ☆☆☆黎戈2005-01-27 09:45:33留言☆☆☆  引用

我看到他第一个妻子玉凤病重临终时,他到义父家去借钱没借来,干脆就在人家住下了,等他妻子死了才回来……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个男人了。
最讨厌胡的地方倒还不是他的种种旧才子毛病,而是他无论做了什么错事或见不得人的事,都能扯出一大套理由来为自己撇清+标榜自己。
№19 ☆☆☆小青2005-01-27 16:04:46留言☆☆☆  引用

PS:讨厌胡并不是因为文格和人格的对等,而是因为……今生今世本来就是部自传啊,写的是他一生的所做所为。固然那些不一定就是真相,不过由他自己嘴里说出来,我就权且当作真实情况来看。我是由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他对女人和其他许多方面的态度而鄙视他的,而非文格:)
№20 ☆☆☆小青2005-01-27 16:09:20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贴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