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裳*品
主题:飛狐藏花I-第一回 初入繁华[10]
收藏该贴
已收藏
时光如流水匆匆,转眼,又过了十七个春秋。

二十年前那一战,似乎已被人们渐渐淡忘了。

十七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有许多门派的崛起,也有许多门派的消亡。但不变的是六大门派在江湖中的地位,少林、武当、峨眉、崆峒、昆仑、华山,依旧稳如泰山。

干净的石板街,简朴的房屋,淳善的人面……这是个平凡的小镇。
杭州,鱼米之乡,人烟稠密,市肆繁盛。

长安镇是这里的中心,自然更是繁华。这里街道两旁高高矮矮立着数十家客栈、酒楼,小贩更是布满了街头。

你若要问这里那家客栈最好,最舒服,那自然要数街东头的高升客栈,只要你付得起钱,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可你若要问哪里的酒菜最好,那就只有街中央的太白楼了!虽然,它不是全镇最大最漂亮的酒楼,但那优雅的环境,合理的布局,热心的招待,公道的价格和不分高低贵贱的作风,为它赢得了无数客源。不过,最值得提的是这里的女儿红,简直绝了,喝过的人没有不拍手称好的!所以,这里不论早晚,总是那么多人。

这不,天还没到晌午——差着一个时辰呢,太白楼已经坐了七成的人,酒保们都在忙碌着。这些客观门边吃,边谈,有不少也是江湖人,从他们说的话中即可听出。

“王兄,进来江湖上可有什么大事么,说给咱兄弟们听听!”

“好,说几个你们听听。巨鲸派和海沙派打起来了!”

“咦,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是一直相处得还不错?”

“嘿,自从巨鲸帮换了帮主,那各姓曹的就主张吃掉海沙派,说来说去,还不是一个‘利’字!”

“曲三哥,我听说城南头那个姓贾的商人,昨夜家中被盗,却连蛛丝马迹都瞧不出来,有没有这回事儿?”

“那种奸商,就得多抢他几次,搜刮老百姓的钱财,报应啊!”

“你们别吵了,那种小事算什么?我告诉你们一个厉害的!”

“哦?”大家全都聚拢过来。

刚刚那个黄一大喊喝了口酒,继续道:“知不知到前阵子,济南的胡百川、浙江的刘一鹤、和整个南海门都被同一个人给挑了!”

“是啊是啊,我们也有耳闻,可实在不敢相信,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一把手,谁有这么大能耐?”

“听说啊,那人只用了一招!”

“啊?”

“嗖……的一声,飞出一朵花来!”

“花?!”

“不错,淡粉色的梅花。就这么一下,割断了他们的喉管,完了!”

“啊?这是真的么?怕是传言太过了吧!”

“这……应该不会错的。那人还是个小伙子呢,也就十七八,像个文弱书生,哪知……啊呀 ~”那人说着一脸惊恐。

此刻,酒楼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人。

此人一身淡兰装束,左手提着一把青铜剑,头戴一个大斗笠,似乎不愿被人认出。

很快就有酒保迎了上来,将他引上了二楼。

那人挑了一个街边靠窗口的位子坐了下来,点了两样小菜,坐稳后才摘下斗笠。这是个年轻人,十六七岁,儒雅中带着几分英气,显是练武之人。

他吃完东西后,招手叫小二过来结帐,随即,递了一大包银子过去,足足有一百两。

“唉哟这位客官,您的菜不过一两三钱,这……”

“这钱都是给你们的。”

“啊……可是……这也太多了吧?你还有什么吩咐?”小二巴结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

“我给你钱,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去告诉其他客人,今天这太白楼,我包下了。所有的酒菜钱算我的,请叫他们赶快离开!”

这时,酒楼老板已躬身站在旁边:“这位客官,您就一位,而且已用过了,何必将整个酒楼都包下呢?不划算的!”

“怎么,难道我的钱不够多么?”

“不是……不过……大家都是客人,我怎能这样赶人加出去呢?”

“嗯,你说得也对,麻烦你告诉他们,今天我请客,他们吃的喝的全部不用付钱!我今天来这儿真的有事,老板您行个方便。”

“唉,好吧。”他们点头离开。

很快,客人们都分分离座,那人轻笑了一下,随即又望向窗口,左手始终握着那把剑。

不一会儿,酒保又冲他走过来:“这位客官,还有位公子不肯走!”

“什么?你没跟他说清楚?”那人问道。

“我跟他说得很清楚,但那位公子说,他也是来吃东西的,又不是不给钱,为什么要他走?”

那人听了有几分着急,道:“我去跟他讲。”

“就是旁边这位公子。”酒保指向口中所说的那人。

原来不肯离去的那人就在他背后,只与他相隔一张桌子。

那兰衣公子回首一看:只见那人负手而立,站在窗边向外望着,看不到他的脸。而他一身衣白如雪,白色的轻衣,在风中飘动着,腰旁挂的剑却是漆黑如墨。

兰衣公子一揖,朗声道:“这位公子,如果您用完了,请马上离开可以吗?”

那人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蓦地转身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已另他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

那是张儒雅俊逸的脸,本该是人们乐意亲近的那种人,可他浑身上下却像冰雪般,寒气逼人,另人无法接近。他身上似乎与生俱来便带有一种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那种冰冷与孤傲,另人不可仰视!

他随即坐了下来,倒了一杯酒,淡淡地开口:“我还不想走。”

“公子,您若还想喝酒,请去别家好么?这里将要发生大事,我也是为你好!”

白衣人望着窗外啜了口酒,道:“有事,就让他发生好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兰衣人恼道:“我是好心才来提醒你,不要丢了性命还不自知!”

“是么,那也是我的事。我花了钱,在这儿坐坐都不可以?”白衣人语声依旧如他的人一般冰冷。

“好!我是好心……既然你这么不领情,那就算了。以后若有什么事情发生,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说罢,兰衣人转身离开,重又坐回他的窗边。

那白衣人依旧头也不回,看也不看他,低头自己吃菜。

此时,远远有一队人马行了过来。附近的人一见便知是金陵镖局的镖师们运完镖回来了。

兰衣人又把斗笠戴回了头上,见那队人走近了,右手用力一撑桌子,身体腾空而起,从窗口一越而出,落入镖队中。

他此刻已拔出剑握在右手中,那青铜剑被阳光照得更加耀眼。他口中大喝一声,道:“钱一虎,拿命来!”随即举剑刺向那个黄衣大汉!

他的武功颇为了得,但对方乃是镖师,动起手来也自是不弱,况且那人的同伙有十几人,他实在危险之至。

两人相斗之际,众镖师已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总镖头林之荣高声询问:“这位兄台,我师弟何处得罪了你?我们可否坐下慢慢说,这其中是否有误会?”

“啪!”的一声,兰衣人和钱一虎对了一掌,各自退开四五步。

兰衣人厉声大喝,道:“钱一虎,你看看我是谁!”说着,他猛地揭开头上的斗笠,那人一见他的面目,脸色一下变了!

其余镖师,也都认出了他:“萧羽!?”

“不错,我正是萧羽!钱一虎,你侮辱了我姐姐,害的她自尽,今日还想逃吗?”

说着,又提剑斜刺了过去,直冲他的咽喉!他越战越勇,那人连躲了几下,还是被他削中了左肩。

旁人本与萧羽认识,但见他如此对付钱一虎,也都跃上前与他动起手来。

林之荣喊道:“这其中想必有些误会,请萧公子随我回镖局,我们再慢慢查清楚!”

“还要查,有什么不清楚的?哼!你们金陵镖局出了这种事就想倚众凌寡,杀人灭口么?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走的,钱一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是不死不休了!”

钱一虎见他死命地缠住自己,心想:今日若是让他活着离开,日后必定祸患无穷,于是起了杀人灭口之心。

钱一虎上步贯拳,直掠萧羽面门。

萧羽危机中左手疾起,以擒拿法勾住敌人手腕,向左猛撩,右手提剑直刺。虽然他全力而搏,但对方人多势众,不多时便已险象连连。

林之荣见众人久战不下,高喝一声:“得罪了!”飞身上前,一招金刚捣臼,便振下了萧羽的青铜剑。

萧羽兵器一失,威力顿挫,被钱一虎一招回头望月,击在胸口,连退了五六步,几下便被众人拿下了。

钱一虎冷笑着走上前,忽的被萧羽喷了一脸血水,刚要破口大骂,突见一条人影已自对面的太白楼飘然而下!

那人衣袂飘飘,宛若乘风,白衣胜雪,气势非凡。但他的容貌,却无人能加以描述,只因再多的形容词也无法描绘他容貌与气势的万一!

而这人,正是刚刚稳坐太白楼不肯走的那位公子。

他身形来的好快,林之荣一生竟从未见到如此迅急的身法,更想不到世上有如此迅急的出手——人影闪过,闪入剑光。

霎那间,只听剑击之声不绝于耳,数十柄长剑、短刀等一齐落到地上。别人谁也瞧不清楚这些刀剑是如何脱手的,恐怕就连众镖师自己心里也是糊里糊涂的,只觉得来人的剑上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自己手腕发麻,等回过神来手中的兵刃已经掉在地上了。

白衣人随后拉起萧羽的手腕,一跃而起,闪电般飞掠而出。

众人还未看清他身形如何闪动,两人已在十丈之外了。

只听见远远传来的语声,依旧是那么清晰,如在耳畔:“西域圣主教——独孤藏花,明日必定造访金陵镖局。先行一步!”
№0 ☆☆☆小凌子2004-06-15 22:13:11留言☆☆☆ 

不错呀,恨吸引人的开头,最喜欢这样的帅哥主角了:)
小声的问一句,大人想写悲剧还是喜剧啊?契子看上去有点悲凉的说.
№1 ☆☆☆阿九2004-06-19 18:22:06留言☆☆☆  引用

多谢捧场
喜剧谈不上,但至少不是悲剧
№2 ☆☆☆小凌子2004-06-19 22:59:54留言☆☆☆  引用

(三)
金陵镖局中,似乎空气都凝固了,偌大的厅中,连个人影都不见,安静得飞只蚊子进来,都听的一清二楚。
镖局中,所有排的上名字的人物,全部齐集忠义厅,商量着如何应付明天将要到来的大事。
忠义厅中,林之荣与候三爷端坐正中,其余众人则按位列在两旁而坐。
钱一虎一人跪在当中,垂着头满是悔恨:“之荣,我知道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唉,”林之荣叹了口气,道,“这次,你是真的太过分了!你说,你到底做过几次这种事?”
“我……就这一次。”他言词闪烁。
“一次?到了现在这种情形,你还想瞒大家!我们镖局中怎么会有你这种兄弟?”
“之荣……”钱一虎跪到林之荣跟前,紧紧抓住他的双腿,道,“我知道错了,我知道连累了大家!我发誓,以后一定改,一定不会再做这种事了!之荣……你救救我!候三爷,救救我!”他带着哭腔,不住地恳求着。
“你……唉!”林之荣见不得这种情景,别过头去。
“一虎,你先起来吧,现今这种情况,恐怕已不是你一人能承担的起的。”候三爷叹息道。
林之荣一听此言,忙转头看向候三爷,目光中似是在询问。
候三爷顿了顿,继续道:“你们今天都听到了,那个白衣人自称圣主教独孤藏花。圣主教,二十年前在西域迅速崛起,可不是没有道理的。十年前又开始入主中原,而今的地位绝不再少林武当之下。他们的门徒广布,各省各地皆有,虽不及丐帮人数之中,但却比任何门派都广。他们的武功轻灵诡异,尤其教主独孤鸿,二十年前就已深不可测,据说他的众门徒中,只有一人独得他亲自传授了所有的武功,而那人,恐怕正是今日的白衣人——独孤藏花!”
众人脸上,皆为之变色。
林之荣眉头紧皱,道:“这么说,他们明日前来,恐怕会对整个镖局不利?可是——这些年,关于他们的传言并不多,他们真的有那么可怕么?”
候三爷点了点头,道:“之所以对他们不了解,是因为他们平时不常在江湖上走动。南海门,大家总该知道吧?”
众人点点头,有人接口道:“他们武功不弱,是海上的霸主,却专干坏事!”
“不错,但,你们知不知道,独孤藏花却在举手投足间就将他们灭了!”
室内刹时传来一片抽气声。
“这么说,他这样做也是好事一桩。”
“不错。”候三爷答道,“只是他们行事亦正亦邪,所以此来的目的……我们也不好说。”
“那么,大家都小心谨慎些。”林之荣冲大家说。
“对,而且,我们更要及早防备,做好布局,以防强敌侵入!”
“嗯。”众人点头。
黄昏,整个小镇已被染成了金黄色。
高升客栈中,此刻的独孤藏花正在斋戒沐浴。
他素来认为惩恶锄奸是件神圣的事,所以,每次做事之前都必先好好沐浴一番。
在独孤藏花房间的正对面,萧羽正坐在里面喝茶,不过此时,他房中并不止一人。
“吱咛 ~”一声,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一身浅绿衣裳的姑娘。
她个子娇小,模样俏丽,笑盈盈地走过来放下手中的托盘:“萧公子,吃水果吧。”
“啊……谢谢。”他红着脸笑了笑。
萧羽本就见不得别人客气,而来人又是位美貌女子,更是让他手足无措。
那女子从盘中挑了一个红苹果递给旁边一个穿白衣衫的年轻男子。那人英挺沉稳,看着他皱了皱眉,摇头笑了笑。
“哥,吃苹果吧。”姑娘把苹果的到他身前。
“子青,有客人在,先让萧公子吃。”白衣人冲那姑娘道。
“唉呀,哥!”她转过脸对萧羽一笑,“萧公子不会介意的哦?”
“哦,当然不会。”萧羽连忙摆手。
“真失礼,我妹妹就是这样。”白衣人道。
“怎么会,我还真希望有这样一个妹妹呢。啊,叶公子,别再公子公子的,我早已不是什么少爷了。你们还是叫我的名字会习惯些。”
“好吧,萧羽。那你也别再叫我叶公子,你可以叫我叶兄,也可以叫我放歌。”
“好!”
叶子青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自己也很开心,笑着问:“啊,对了,萧羽,你是怎么遇见我家小……嗯……我是说我家少主的?”
叶放歌也点了点头,他也很想知道。因为他们少主独孤藏花一向独来独往,不喜有人跟在身边,这次居然把萧羽留下,大家都很是不解。
“这件事嘛,就要从今天上午我们在太白楼相遇开始说起了……”于是,他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叙述了一遍。
“哦 ~原来是这样。”叶子青点头道,“这么说我家——少主答应明天带你去喽?”
萧羽道:“他有这样说过。”
叶子青笑道:“你运气真好,碰上了我家少主。你不用担心了,你的大仇一定得报!”
“谢谢几位,真是麻烦你们了。”萧羽诚恳地说,“我武功太差,要不是遇到独孤公子,恐怕连我自己也无法活着回去,更别提报仇了!”
“这也没什么啦,那些坏人是他们该死,我们教主就最恨这种人了!”叶子青道。
“哦?”
“没错。”叶放歌接口道,“所以,遇到这种事,我们圣主教弟子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谢谢。”
叶放歌道:“别谢我们,要谢,谢我们少主吧。”
“独孤少侠……”
“怎么?”叶子青问。
“嗯……”萧羽有些不好开口。
“没关系的,你说嘛。”叶子青道。
萧羽道:“他……有点奇怪。”
“你说什么?”叶子青有些不太明白。
“啊……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
“他的脾气有点古怪?”叶子青问。
萧羽道:“他的气质……好冷啊!还有……其实我知道他是好心,见我受伤给我丹药吃,可他偏偏说是有事要我做才给我药吃,还叫我跟他一起走。”
“原来是这样。”叶子青笑道,“我家少主就是这样,他不喜欢欠别人的情,也不喜欢人家欠他的情。”
“可是……他周身看上去,怎么会那样冷呢?”
“萧羽,”叶放歌道,“你不知道,我们圣主教尤其是总坛的人是不允许大声说笑的。”
“怎么会这样?那,你们的教规一定很严?”
叶放歌定定看了他一阵,道:“在外人看来,是。”
此刻,屋外隐隐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
叶子青听到琴声站起身看向叶放歌:“我过去看看。”
叶放歌略一点头,她已转身走了出去。
琴声在铮铮流律中逸出琴弦,平凡的琴音弹琴的人艺高而有绝俗之音,铮铮琮琮地流泻在已落下日暮的高升客栈。这琴声抑扬、温婉,有种温暖的感觉,并且闲和淡雅不夹一丝尖锐。
萧羽不禁叹道:“世间竟有如此天籁神音,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
叶放歌听见他的自言自语,不禁露出笑意。
萧羽分辨着:“这声音很近,似乎就在隔壁——隔壁!隔壁不是……”
叶放歌微笑道:“你猜得不错,弹琴之人正是我家少主。”
“这怎么可能?他为人这么冷,可这的琴音却如此温和?!”
叶子青站在独孤藏花门外,轻叩了几声,随即推门而入。
此刻,独孤藏花的手指顿了顿,琴音即刻停了下来。
叶子青歉然道:“打扰你的雅兴了。”
“没关系,坐吧。”他淡淡道。
叶子青走过去,把桌上的古筝搬回原位,又重新沏了壶茶端过去,道:“你最喜欢的龙井。”
独孤藏花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说吧,你有什么事?”
此时,面对从小跟随自己的人,他的满身冰寒已然退却,但那一张俊脸,仍是不带一丝笑意。
叶子青抽了口气,道:“姐姐,你真是厉害,我还没问,你就知道了。”
“你那点心思,我会不清楚。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哦 ~ 其实我是想说,这一个多月没有人陪在你身边,我不放心么。”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不是小孩子。”
“怎么说,这也是你十七年头一次下山。人家从小就没离开过你,怎么会不担心。”青儿道。
“我明白。”
“那,这次出来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你不也出来了,还问我。”
“啊……”青儿笑了出来,“对了,那个萧羽傻呆呆的,真把你当成了男子。姐姐,你真要把他带在身边吗?”
独孤藏花顿了顿道:“他是我无意中救下来的,把他带在身边,也是因为金陵镖局的事与他有关,想给他一个亲自报仇的机会。反正,过了明天,就会叫他离去,那么,是否误会并不重要。”
“嗯。”叶子青点点头,“也对,明日就叫他离开,那我们就可以快些回云山去了!”
独孤藏花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向外望去:“义父这次叫你们来找我回去,有什么急事吗?”
叶子青也走过去站在她身侧:“教主有何事又怎么会让我们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是急事。”
“嗯。”
“姐姐,夜深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应战呢。”
独孤藏花转过身冲她点了点头。
独孤藏花是个冷毅而威严的人,不错,她是个女子,但除了她的琴声,她周身再也见不到一丝一毫温和之意。身为圣主教少主,一个十七岁的女子,独得独孤鸿的全部真传,当然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任何见过她的人,都可以感觉到她的性格极为沉静,别人很难看透她的心思。就连从小跟她在一起的叶子青也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她。尤其是那双清亮的的双眸,永远见不得一丝情绪波纹,让人产生距离感,不敢轻易接近。

№5 ☆☆☆小凌子2004-06-21 13:12:45留言☆☆☆  引用


广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STAFF
策划:画扇
编剧: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导演:鸿裳【墨语倾城】
手绘美工: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PS美工:阿夏儿
后期:念左念右【灯火阑珊】
宣传:愛愛【昆仑班】
ED
选曲:brave soul
填词: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演唱:依存症
后期:晴天小猪【浮生未歇】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CAST
报幕:萋萋【剪刀剧团】
执玉/南歌:鸿裳【墨语倾城】
朱祁钰:轩ZONE【翼之声】
朱祁镇:海风
也先:迦陵频伽【怀旧配音联盟】
袁彬:叶落【墨语倾城】
王妃: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皇后:是止戈【月声配音社】
秦管家:胖汁肉包【月玲珑】
管事:魔力【墨语倾城】
小厮:胖汁肉包【月玲珑】
喜宁:肉肉【墨语倾城】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华丽龙套团
官吏:胖汁肉包【月玲珑】
林仲山:爱法【墨语倾城】
林夫人:橙呀橙【水岸聆音】
大臣:分割线【墨语倾城】
胖汁肉包【月玲珑】
于谦:猎狐【声声moledy】
婆子:目目【粒子工作室】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士兵/锦衣卫:胖汁肉包【月玲珑】
赫萝【KA.U】分割线【墨语倾城】
侍女/宫女:量子式【墨语倾城】
夜茴【畅响音菲】
不吃冰、小小吱【卿色】
孙太后:萋萋【剪刀剧社】
皇妃:小小吱【卿色】
某夫人:向晚【墨语倾城】

· · ·
S T Y L E="BORDER-RIGHT: #000000 2px solid; BORDER-TOP: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FACE-COLOR: #000000; OVERFLOW: scroll; BORDER-LEFT: #000000 2px solid; WIDTH:570px; SCROLLBAR-SHADOW-COLOR: #ddccaa; COLOR: #ddccaa;SCROLLBAR-3DLIGHT-COLOR: #ddccaa; SCROLLBAR-ARROW-COLOR: #ddccaa; BORDER-BOTTOM: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DARKSHADOW-COLOR: #ddccaa; HEIGHT:200px;overflow-x: hidden">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策划感言:
才女烟儿的原创大作一定要支持滴,所以便来了,然后认识了裳大。
从去年暑假开始招募到现在发剧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裳大对全剧节奏的把握跟干音的掌控让人膜拜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有爱和谐,跟大家合作默契油然而生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每个人都很努力滴要做到最好:某大神被裳大现场pia,我偷着乐,我能说~不断不断折磨后期妹纸,我能说~海报精致,ED美翻啦,反复看反复听,我能说~
对这个剧里每一位CV大人们各种大爱,大家听过便知~
最后,感谢有缘结识大家,感谢大家的努力成就了这出剧,我也会尽力做到最好~当然,《南歌》下期很快奉上~~期待吧。
编剧感言:
“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生。”
当初就是因为这句诗,脑袋一热就无良的开了一个大坑。不过幸好剧组里的大人们都比我更有责任感(对于这个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T T)
小透明在此鞠躬感谢各位了。
我在我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内叙述了一段明史,用一个虚构的女主穿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只是想说,历史是有温度的,那些活在史书里的人物是曾经异常鲜活的。他们的喜怒哀乐,情感跌宕足以改变历史发展的轨迹,
无论偶然还是必然,这种力量充满诱惑,让人无限遐想。


声明:
本作品为水烟酬月【墨语倾城】原创作品独家授权包括ED填词。
本作品所有配乐、音效等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作品仅供个人爱好交流欣赏之用,请勿进行二次修改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本作品开放转载。转载请附上所有STAFF和CAST。谢过。
№6 ☆☆☆实验2013-01-22 11:18:50留言☆☆☆  引用

〖黑糖煮酸梅《老师变成魅魔以后》签约繁体出版〗

广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STAFF
策划:画扇
编剧: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导演:鸿裳【墨语倾城】
手绘美工: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PS美工:阿夏儿
后期:念左念右【灯火阑珊】
宣传:愛愛【昆仑班】
ED
选曲:brave soul
填词: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演唱:依存症
后期:晴天小猪【浮生未歇】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CAST
报幕:萋萋【剪刀剧团】
执玉/南歌:鸿裳【墨语倾城】
朱祁钰:轩ZONE【翼之声】
朱祁镇:海风
也先:迦陵频伽【怀旧配音联盟】
袁彬:叶落【墨语倾城】
王妃: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皇后:是止戈【月声配音社】
秦管家:胖汁肉包【月玲珑】
管事:魔力【墨语倾城】
小厮:胖汁肉包【月玲珑】
喜宁:肉肉【墨语倾城】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华丽龙套团
官吏:胖汁肉包【月玲珑】
林仲山:爱法【墨语倾城】
林夫人:橙呀橙【水岸聆音】
大臣:分割线【墨语倾城】
胖汁肉包【月玲珑】
于谦:猎狐【声声moledy】
婆子:目目【粒子工作室】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士兵/锦衣卫:胖汁肉包【月玲珑】
赫萝【KA.U】分割线【墨语倾城】
侍女/宫女:量子式【墨语倾城】
夜茴【畅响音菲】
不吃冰、小小吱【卿色】
孙太后:萋萋【剪刀剧社】
皇妃:小小吱【卿色】
某夫人:向晚【墨语倾城】

· · ·
S T Y L E="BORDER-RIGHT: #000000 2px solid; BORDER-TOP: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FACE-COLOR: #000000; OVERFLOW: scroll; BORDER-LEFT: #000000 2px solid; WIDTH:570px; SCROLLBAR-SHADOW-COLOR: #ddccaa; COLOR: #ddccaa;SCROLLBAR-3DLIGHT-COLOR: #ddccaa; SCROLLBAR-ARROW-COLOR: #ddccaa; BORDER-BOTTOM: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DARKSHADOW-COLOR: #ddccaa; HEIGHT:200px;overflow-x: hidden">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策划感言:
才女烟儿的原创大作一定要支持滴,所以便来了,然后认识了裳大。
从去年暑假开始招募到现在发剧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裳大对全剧节奏的把握跟干音的掌控让人膜拜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有爱和谐,跟大家合作默契油然而生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每个人都很努力滴要做到最好:某大神被裳大现场pia,我偷着乐,我能说~不断不断折磨后期妹纸,我能说~海报精致,ED美翻啦,反复看反复听,我能说~
对这个剧里每一位CV大人们各种大爱,大家听过便知~
最后,感谢有缘结识大家,感谢大家的努力成就了这出剧,我也会尽力做到最好~当然,《南歌》下期很快奉上~~期待吧。
编剧感言:
“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生。”
当初就是因为这句诗,脑袋一热就无良的开了一个大坑。不过幸好剧组里的大人们都比我更有责任感(对于这个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T T)
小透明在此鞠躬感谢各位了。
我在我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内叙述了一段明史,用一个虚构的女主穿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只是想说,历史是有温度的,那些活在史书里的人物是曾经异常鲜活的。他们的喜怒哀乐,情感跌宕足以改变历史发展的轨迹,
无论偶然还是必然,这种力量充满诱惑,让人无限遐想。


声明:
本作品为水烟酬月【墨语倾城】原创作品独家授权包括ED填词。
本作品所有配乐、音效等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作品仅供个人爱好交流欣赏之用,请勿进行二次修改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本作品开放转载。转载请附上所有STAFF和CAST。谢过。
№7 ☆☆☆实验2013-01-22 11:19:37留言☆☆☆  引用

〖戈鞅《皇后刘黑胖》成功签约影视〗

广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STAFF
策划:画扇
编剧: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导演:鸿裳【墨语倾城】
手绘美工: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PS美工:阿夏儿
后期:念左念右【灯火阑珊】
宣传:愛愛【昆仑班】
ED
选曲:brave soul
填词:水烟酬月【墨语倾城】
演唱:依存症
后期:晴天小猪【浮生未歇】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CAST
报幕:萋萋【剪刀剧团】
执玉/南歌:鸿裳【墨语倾城】
朱祁钰:轩ZONE【翼之声】
朱祁镇:海风
也先:迦陵频伽【怀旧配音联盟】
袁彬:叶落【墨语倾城】
王妃:十月陌陌【墨语倾城】
皇后:是止戈【月声配音社】
秦管家:胖汁肉包【月玲珑】
管事:魔力【墨语倾城】
小厮:胖汁肉包【月玲珑】
喜宁:肉肉【墨语倾城】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华丽龙套团
官吏:胖汁肉包【月玲珑】
林仲山:爱法【墨语倾城】
林夫人:橙呀橙【水岸聆音】
大臣:分割线【墨语倾城】
胖汁肉包【月玲珑】
于谦:猎狐【声声moledy】
婆子:目目【粒子工作室】
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士兵/锦衣卫:胖汁肉包【月玲珑】
赫萝【KA.U】分割线【墨语倾城】
侍女/宫女:量子式【墨语倾城】
夜茴【畅响音菲】
不吃冰、小小吱【卿色】
孙太后:萋萋【剪刀剧社】
皇妃:小小吱【卿色】
某夫人:向晚【墨语倾城】

· · ·
S T Y L E="BORDER-RIGHT: #000000 2px solid; BORDER-TOP: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FACE-COLOR: #000000; OVERFLOW: scroll; BORDER-LEFT: #000000 2px solid; WIDTH:570px; SCROLLBAR-SHADOW-COLOR: #ddccaa; COLOR: #ddccaa;SCROLLBAR-3DLIGHT-COLOR: #ddccaa; SCROLLBAR-ARROW-COLOR: #ddccaa; BORDER-BOTTOM: #000000 2px solid; SCROLLBAR-DARKSHADOW-COLOR: #ddccaa; HEIGHT:200px;overflow-x: hidden">S T Y L E="WRITING-MODE: tb-tb; LINE-HEIGHT: 190%; WIDTH: px; HEIGHT: px; FONT-SIZE: 10pt">

策划感言:
才女烟儿的原创大作一定要支持滴,所以便来了,然后认识了裳大。
从去年暑假开始招募到现在发剧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裳大对全剧节奏的把握跟干音的掌控让人膜拜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有爱和谐,跟大家合作默契油然而生哇我能说~
整个剧组每个人都很努力滴要做到最好:某大神被裳大现场pia,我偷着乐,我能说~不断不断折磨后期妹纸,我能说~海报精致,ED美翻啦,反复看反复听,我能说~
对这个剧里每一位CV大人们各种大爱,大家听过便知~
最后,感谢有缘结识大家,感谢大家的努力成就了这出剧,我也会尽力做到最好~当然,《南歌》下期很快奉上~~期待吧。
编剧感言:
“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生。”
当初就是因为这句诗,脑袋一热就无良的开了一个大坑。不过幸好剧组里的大人们都比我更有责任感(对于这个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T T)
小透明在此鞠躬感谢各位了。
我在我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内叙述了一段明史,用一个虚构的女主穿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只是想说,历史是有温度的,那些活在史书里的人物是曾经异常鲜活的。他们的喜怒哀乐,情感跌宕足以改变历史发展的轨迹,
无论偶然还是必然,这种力量充满诱惑,让人无限遐想。


声明:
本作品为水烟酬月【墨语倾城】原创作品独家授权包括ED填词。
本作品所有配乐、音效等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作品仅供个人爱好交流欣赏之用,请勿进行二次修改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本作品开放转载。转载请附上所有STAFF和CAST。谢过。
№8 ☆☆☆实验2013-01-22 11:21:18留言☆☆☆  引用

〖颜凉雨《空降热搜》成功签约繁体出版〗
很厚重的圈,因为默认图片
№9 ☆☆☆= =2013-01-31 22:58:52留言☆☆☆  引用

〖桑玠《你听得到》成功签约电视剧〗
S T Y L E="direction:rtl;unicode-bidi: bidi-override;">很厚重的圈,因为默认图片
№10 ☆☆☆= =2013-01-31 23:01:20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