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绫卷书香
主题:春梦江南(修改)[103]
收藏该贴
已收藏
一江春水向东流
第一部:春梦江南(修改)

1、药石

  宫女凤儿捧着个描金漆盒,在将近正午的阳光下,端端正正的行走于毫无遮挡的青石芳径间。烟雨江南的六月里,太阳直直的照下来,一样会晒得人发晕,而空中氤氲着的,江南特有的水气,更能在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惹出一身的汗。簌簌痒痒的,却又腾不出手去拂拭,只有分外的难受。
  只有这样辛苦的差事,没人愿意做,才会落到她的头上,若在平时,往皇后寝宫里送东西这样的事,早就有一帮人挤破了头的去争抢了。
  凤儿轻轻叹了口气,刚想趁着四外无人时擦擦汗,却见对面走过来两名穿青衣的宫女,她连忙站住,福身行礼,那两名宫女看到她服色,微微“恩”了一声就晃过去了,凤儿却等她们走过转角,才敢站起身来。
  虽然宫中并没有明文的规定,在宫人中却亦有着约定俗成般的规矩,服侍皇上的宫人最为尊贵,能够服侍得宠的宫妃,又比那些跟着不得宠的强些,粗看起来很琐碎,但在凤儿心里明白,越是离皇上近,就越能得到天子眷顾,更有可能跳出奴婢的身份,这也正是许多宫人为之努力的目的。
  而她呢,自从保大九年进宫后,一直在书斋做些洒扫的粗笨差事,平日里连品级高些的宫人都遇不到,哪有机会面见圣颜?就算是有机会,她在金陵无亲无故,也没人替她打点上下的。
  凤儿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眼见前面就是皇后所居的瑶光殿了,连忙收束心神,敛容整衣,轻提裙摆,迈过了一道门槛,向内通传。
  前来应门的是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宫女,闲闲盘个小鬟髻,垂下两条黑亮长辫子,眉目清朗,神态娇憨。她对凤儿摆摆手,说道:“轻声些。”
  凤儿微微一福,说道:“这位姐姐,皇上跟前的柳公公差我前来送些滋补的丸药,说是要亲手交给娘娘,才好回去复命的。”
  宫女以袖掩口,“嗤”的笑出声来,说道:“我叫庆奴,是服侍皇后娘娘的宫女,什么这位姐姐那位姐姐的,被人听见笑也笑死了。”
  早就听说皇后为人和善,对待宫人赏多于罚,此刻看来确是如此,凤儿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羡慕神色,却还是恭谨称呼道:“庆奴姐姐。”
  庆奴笑着拉了她的手,走至廊檐下,两人并排坐着,不一会儿的工夫,各自睡意浓重,蔫头耷脑。庆奴笑道:“咱们聊聊天吧,躲过困去就好了。”
  她见凤儿微笑以应,便问道:“你在哪一宫服侍?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凤儿道:“我进宫时候不长,目下是在书房当值。平时就是整理书册,打扫房屋,等闲也不能出来的。再说,我笨的很,也做不来这般近身服侍的活儿。”
  庆奴笑问道:“这么说,你常能看到皇上和众位皇子殿下了?”凤儿笑道:“皇上和众位殿下看书的时候,身边只留几名贴身宫监,我这般粗手笨脚,又不会察言观色的,说起来也是没有机会。”
  庆奴握着她的手,笑道:“真是太自谦了,你生得如此美丽,便是那些嫔妃们,也难有几个能够相比,依我看啊,你早晚是要飞黄腾达,高升一步的。唉,我就不同啦,一辈子就是做宫女的命。”
  凤儿淡然微笑道:“庆奴姐姐自己就是个美人儿,却来取笑我。”
  两人正说话时,听见寝宫内传出一阵笑声,凤儿话头一转,轻问道:“谁在里面,皇上么?”庆奴听了,忽然不语,半晌才说道:“皇上有得是年轻貌美的宫妃,等闲怎会来这里。”
  她抬头看了凤儿一眼,才又笑道:“里面是个惹不起的主子,他一来我们都要躲出来的,不然谁耐烦大晌午的在太阳底下晒着。”
№0 ☆☆☆绫子2005-06-03 07:48:16留言☆☆☆ 

哈哈,自抢沙发,终于会这样发贴了~~
№1 ☆☆☆ 绫子2005-06-03 07:49:09留言☆☆☆  引用

支持一个!
№2 ☆☆☆落梅2005-06-03 20:53:18留言☆☆☆  引用

№3 ☆☆☆林*****2005-06-04 09:24:04留言☆☆☆  引用

№4 ☆☆☆落*****2005-06-04 11:29:38留言☆☆☆  引用

嘿嘿,不会完全重写,但很大的部分都要重写过——主角也有所转换哦~
№6 ☆☆☆绫子2005-06-04 11:34:09留言☆☆☆  引用

换了一个视角来写?
№7 ☆☆☆初晨太阳2005-06-05 21:43:57留言☆☆☆  引用

抱抱太阳!
从写完的那版来看,好象大家喜欢弘冀多过从嘉啊,所以这版想多写写弘冀,等第二稿再多写一写从嘉好了——想不多写他也不成啊,那时候弘冀都挂了~
№8 ☆☆☆绫子2005-06-06 12:54:30留言☆☆☆  引用

  躲在各个角落的宫女们也随之骚乱,有的一连声的要去传御医,有的要走上前来摇晃皇后的身体,闹嚷嚷的响成一片,凤儿站在殿中,看周围跑来跑去的女子,欲上前去,又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好遥对着皇后福了福,便要转身离开。
  她的步子还没迈出殿门,身后已有人喝了声:“都不要乱!”声音不算大,却让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活计,随着声音看过去。
  燕王弘冀已站起身来,他的脸在昏暗的日光下更显得阴沉了,在他冷冷目光扫过,每个人都在心中突地一颤,立刻垂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弘冀道:“这间屋子里的人都不能离开,包括你。”他下颌一扬,遥对凤儿,又在众宫女中梭巡一遍,指向庆奴:“你去命人传太医,再将吴总管找过来。”
  庆奴如逢大赦般,赶紧答应着跑了出去,弘冀又命人值守在外的宫监关上殿门,在外守住,他自己才回到皇后榻边,轻轻握住母亲的手,凝视着一言不发。
  不消一刻,总管太监连跑带颠的赶来,弘冀招他到近前耳语几句,那位总管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不断点着头,神态谦卑之极。
  而当他站在一众宫女面前,目光中的倨傲才显露出来,他冷冷看着面前这些年轻的女子,尖着声音说道:“是谁给皇后娘娘送的药?”
  凤儿赶紧抬起头来,对总管行了一礼。总管冷看着她,恩了一声道:“好,承认就好。”说着便一挥手,两旁侍立的宫监簇拥上前,捉住凤儿双手,就按压得她重新跪倒。
  周围的宫女忽的全部散开,看怪物似的盯着面色在瞬间苍白下去凤儿,这时候凤儿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抗声道:“我冤枉!”
  总管冷笑道:“你冤枉什么?”凤儿连忙说道:“那瓶丸药是奴婢送来的,这不假,但奴婢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胆量去害皇后娘娘?还请总管大人明查。”
  总管嘿然说道:“你或许不会,但你背后指使的人未必不会。”凤儿更是愕然,道:“什么背后指使的人?”
  此时燕王弘冀淡淡道:“你要审她,且带下去审,不要搅扰了母后休息,再说这里的皇后寝殿,你们这一大帮人在这里久留什么,连你也不懂规矩了么?”
  总管连忙赔笑,一路应道:“是,是。燕王殿下教训得有理。”
  弘冀看了看凤儿,道:“你也少安毋躁,且去跟他们说清楚,若是当真冤枉的,迟早会放你出来的。不过,若你真有干系,你这条命,也就算交待了。”他的声音平静冷淡,仿佛讲的不是人命交关的事。
  凤儿还想抗辩,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随即便被被众宫监扭剪了双臂拖了下去。
№9 ☆☆☆绫子2005-06-07 07:27:04留言☆☆☆  引用

2、遇险
  一行人七弯八绕的,来到一处所在,凤儿虽未来过,也曾听说宫内有个处置犯罪宫人的地方,料想就是这里了。她头脑中翁地一阵大响,不由自主的就跪倒在地上,哽咽着一直叫冤枉。
  总管倒是气定神闲,似是见惯了这等场面的,也不理会她的哭叫,冲着两边的宫监递个眼色,便有人上前将凤儿捆绑结实。
  这是要做什么,要打么,还是有更残酷的刑罚在等待着,凤儿从头到脚仿佛被人浇了冰水似的寒凉。往日里听其他宫女说过的残酷刑罚,忽然一起在心里滑过,她哭喊也不会了,挣扎不会了,竟任由他人将自己捆绕如粽子一般。
  总管问道:“怎么样,你若是是自己画押承认呢,我便教他们给你个痛快,你若是硬挺着不招,小姑娘,你就想吧,有得你好受的!”
  这竟是要处死她了,凤儿只觉得双腿一软,若不是身体被捆住,只怕早就软瘫在地上,她强自镇定,声音依然颤抖,慢慢说道:“总管大人还没审,就这般草率的定了我的罪么?”
  总管淡淡道:“说你有罪,你便是有罪了,宫里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件两件,难道还能桩桩件件都审明白了?不管你有指使之人也好,没有也罢,你只好自认倒霉吧。”
  说着,复对身边的宫监说道:“我查过了,原本不是金陵人,父亲名叫黄守忠,是湖南马希崇的裨将。保大九年边镐将军攻入长沙时,便战死了,这小姑娘只身没入宫中,无亲无故,少停你们收拾了她,只扔到什么地方草草埋了就是,想必也不会有人来问的。”
  凤儿听着他们如闲话家常般讨论着她的身后事,不知是该害怕,还是该放声大哭一场,见两名宫监已取出涂了红漆的粗大木棒,颜色如血,也不知有多少枉死的宫人命丧其下,总管道:“姑娘,得罪了,我们只是办差,阎王面前别告我们的状。”
  说着话,两名执事的宫监已轮起木棒,带了呼哨风声,向着凤儿打来,“啪啪”两声,一杖落在腿上,一杖落在腰间,其疼彻骨,凤儿只觉得一股腥甜之气欲冲口而出,却奋力忍住,叫道:“且慢!”
  总管暂令两宫监停手,凤儿稍稍停顿,微笑说道:“总管大人,你今日处死我不难,若是日后有哪位皇子殿下问起你来,又该如何呢?”
  总管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哪位皇子殿下看上了你?”
  凤儿但笑不答,神色竟十分镇定,越发瞧着不似说谎的样子,屋中虽然昏暗,但就着微薄日光,能清楚看到凤儿容颜端丽,肌肤晶莹如雪,在宫女中是绝对出色的人物,总管心中打了个突,再问道:“你说,是哪位殿下?”
  凤儿略一思忖,缓缓道:“这就不劳总管大人过问了。”总管心中惊疑不定,却不敢再打,命人先将凤儿锁入囚室,等他查询明白了再说。
  那囚室倒有一大半深在地下,只有最上面一个小小窗口露在外面,才被推入,已觉得潮湿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四周漆黑,待了有好长一阵子,才能勉强看清自己手指,她伸手慢慢摸索,触到墙上粘粘腻腻,也不知是不是前人留下的血渍,而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找到墙角靠坐下来。
  才稍稍一放松,便觉得浑身如散了架般,无处不痛,面上有水迹滑过,也不知是冷汗还是泪珠。
  那名总管说的很对,她只是一介孤女,在金陵无亲无故,毫无根基,正因如此,她在宫中的地位极低,处处受人欺负,如今更无端的卷入这场无头官司,生死都难预料。
  委屈与伤痛交织在一起,忽然演化成无比的辛酸,她将头埋在双膝上,控制不住的放声大哭起来。
№10 ☆☆☆绫子2005-06-12 08:28:08留言☆☆☆  引用

又抢个沙发。:)
这版开篇比以前的版本更吸引人,有点像电视剧切入手法。
№11 ☆☆☆米兰Lady2005-06-12 21:47:37留言☆☆☆  引用

绫子加油!期待看新的版本!
№12 ☆☆☆疏影2005-06-13 12:41:47留言☆☆☆  引用

淘到个好坑~偶来踩一脚!
№13 ☆☆☆蝶衣轻2005-06-13 14:30:18留言☆☆☆  引用

  便思量起,年余之前她还是个长沙城中官宦人家的小姐,一个事事都有他人服侍的闺秀,谁料想唐国君主下令进攻楚国,她父亲黄守忠死战殉国,楚国也随之灭亡,仿佛瞬息之间,国破家亡的遭遇一下子降临到她的头上。
  然而这并不是灾难的结束,却正是她日后暗淡遭遇的开始,因为她生的姿容姣好,攻长沙的唐国将官边镐将她献入唐宫,与这座美仑美奂的殿宇中其他女子一起,服侍着那些致使她家国灭亡的,唐国的皇族。
  宫中生活,更是有着她意想不到的艰难,只因她在这里无依无靠,什么人都可将她欺负,她经常是吃着旁人的残羹剩饭,每日仅能半饱;夜晚与其他宫女共眠,也只能在床角绻身而卧,旁人稍稍一动,她都会一下惊醒,白日的劳作却一点不比旁人的少,那些宫监还要经常寻衅打骂,对她们这样品级低微的宫女们勒索银钱……
  越想越是难过,不觉悲悲切切的哭了约莫一个多时辰,眼泪也似流干了似的,只剩下抽泣呜咽,如今的所有,都是当年那个不知愁滋味的少女难以想象的,却都被她默默承受了下来,或许在一切气节面前,生存才显得更加重要。
  凤儿背靠在墙上,闭目喘息了一会,才引袖擦了擦面上泪水,抬头望去,天色已黑沉了下来。从窗洞中看到的,也只是茫茫无尽的黑暗,此间并无漏壶计时,不知是什么时辰,也不知那些宫监是去一去就回来呢,还是要到明天再来取她的性命。
  稍稍平复后,她将白天的事,流水般的在心中滤过,却想不出在哪个关节上出了毛病,依稀还记得,那个将药丸交给她的宫监神色稍稍有点古怪,但是毒害皇后这种天大的祸事,谁又敢做呢?
  想了半天,还是无头绪,与期望警醒的意志相反,身体在浓浓的疲倦感觉下,一无反顾的松弛下去,终于不知不觉的,凤儿就这样依坐在墙角睡着了,睡梦里,眼角还渗出两点泪,在淡薄的月光下,幻起凄惶的微光。
  再醒来,天色已大亮,那些决定她命运的宫监还没到来,这时凤儿心中倒慢慢的安静下来,此时早已过了大半天的光景,若是皇后当真出了什么意外,哪还能容许她好好的活着?
  忐忑不安中,又捱了半日,眼看天色又要转黑,她才落下去的心,又忽地悬起来,不论犯了什么事,或杀或罚,断无这么只是关着不放的道理,她扶着墙缓慢站起,蜷了一天的腿酸痛无比,几乎已站不起来。
  她勉力垫起脚尖,抓着窗洞上的木栏向外看去,外面是一色的宫墙,只是十分僻静,她轻轻唤了声:“有人么?”
  叶间有风声,草间有虫鸣,却无人声应答,凤儿害怕起来,她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很快的她的嗓子就哑了,喉间也越来越疼,到后来,她听见自己发疯般的叫喊中已带了哭音:“有人么!快放我出去!”
  嘶哑得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回荡在夜幕下的宫墙间,她不顾寒冷、干渴与饥饿正不断的袭击着她单薄的身体,也已不在乎是否会招来催命判官似的宫监,再将她拉出来痛打一顿,与之相比,这样无休止的恐惧更会将人折磨,她不顾一切的呼喊着,求生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当气力用尽,她颓然坐倒在阴湿的地上,口中仍喃喃无已。这一刻她几乎触摸到了死亡的衣角,心中只是砰砰乱跳。
  “咪呜”一个如最温柔女子呼唤似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凤儿倏然抬首,见窗洞上趴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猫,正好奇的望下看着,可能是被她突然的动作吓着了,猫儿又叫了一声,扭身跑了。
  “唉,你别走。”凤儿挣扎着起来,再攀着窗栏往外伸手,这时,她看到了一片如猫儿的毛色般雪白的裙角,隐隐露出足间丝履,上面绣着精细的花纹。
№14 ☆☆☆绫子2005-06-13 20:41:36留言☆☆☆  引用

大大的抱抱疏影~也期待着你的评哦~~
№15 ☆☆☆绫子2005-06-13 20:42:27留言☆☆☆  引用

蝶衣轻,新来的朋友,欢迎欢迎!
№16 ☆☆☆绫子2005-06-13 20:44:12留言☆☆☆  引用

惶恐~文章很好看,期待更新~
№17 ☆☆☆蝶衣轻2005-06-13 20:50:28留言☆☆☆  引用

这个版本很不错呢,令人耳目一新啊!
也抱抱绫子,抱抱!
№18 ☆☆☆疏影2005-06-14 16:03:11留言☆☆☆  引用

№19 ☆☆☆林*****2005-06-15 12:50:35留言☆☆☆  引用

  仿佛溺水的人遇到浮木般,她努力的伸手一捞,就抓住了那只玲珑的足踝,上面应声响起一个尖叫:“从嘉!你快来,有鬼抓住我的脚啦!”
  这时便看见一个少年透过窗洞探头朝下看来,因是背光,一时还看不清下面的景况,凤儿倒是就着外面的光线,将他看得清晰。
  他戴着漆纱的新样幞头,正中镶着一块温润的美玉,而这少年,便如美玉般,让人感觉温暖而宁定。凤儿瞧着他,征愣了片刻,才赶紧叫道:“救我!”
  少年也在这时看清了她,问道:“你犯了什么事,怎么给关在这里?”一句话,就勾牵起伤怀,凤儿只是哭着摇头,少年叹息一声,温言说道:“你先放开周姑娘,我救你出来。”
  凤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握着别人的脚,连忙赧然松手,少年已经找了块石头,向窗洞外的锁头砸去。
  那个被凤儿抓住足踝的女子轻轻掸了掸裙裾上的灰尘,看了凤儿一眼,不悦道:“你乱抓什么,把我的裙子都弄脏了。”
  说着又对少年道:“她还不知犯了什么弥天大罪,才被关在这么个地方,你救她做什么?”
  少年一笑道:“蔷儿,她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还能犯什么大罪,肯定是被人冤枉的了。”囚室的锁是被销住的,从里面很难推开,但从外面却很容易。少年用石块砸了几下,锁环就掉了,木栅开启,少年伸手握住凤儿的皓腕,半拖半抱的将她提拉出来。
  乍脱禁制,凤儿瘫坐在地喘息良久,才站起身来,对着少年深深一拜,又对少女行下礼去。
  少年轻轻一扶,含笑并不受礼,少女抱着猫儿,鄙夷的瞧了凤儿一眼,淡淡道:“你这么脏,不要跟我说话。”凤儿看她一身衣衫纤尘不染,反观自身颇感尴尬,再定睛看那少女,见她眉目婉转,顾盼生辉,巧笑倩兮,莺声滴沥,纵使将她曾读过的所有描摹美丽的精妙句子,都搬到这名女子面前,也不足以形容她的绝色容颜。
  一时间更觉自惭形秽,只得恭身道:“小女子黄凤,不知这位公子和姑娘的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容当后报。”
  少女“哼”了声,淡然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凤儿被她抢白一句,一时做声不得,少年温和微笑,上前道:“这位是周姑娘,我……我姓李。”
  凤儿心中一动,忍不住想:“难道是他?”再多看一眼,见他衣冠虽然华贵,却并未佩带着她意想中的标记。
  当下也只能再三拜谢,忽然的,远远看见吴总管带着几名宫监寒着脸向这边走来,有的人手中还拿了绳索棍棒之类,凤儿一颗心通的一沉,寒意再从足底窜了上来。
  目下情势已不容她多作思虑,也只在片刻之间,便必须下了决心,她一面继续与少年交谈,一面不动声色的走到他身畔,形成面对他而背对宫监之势。
  那些脚步声很轻也很整理,能感觉出他们的训练有素,凤儿心中也在暗自计算着自己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步,两步,越来越近,她暗暗一咬牙,破釜沉舟似的,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那个少年,在她的面颊贴过去的同时,她在他耳边轻声低语:“殿下,救救我。”
№20 ☆☆☆绫子2005-06-15 19:37:04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贴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