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一夜白头 --- 作者:无处不飞花 [8]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逢到一二九,施家乐的血就会热一些,觉得委实不应该把大好生命,浪费在这轻歌曼舞江南地。
   可是红毛鬼子黄须鬼子五短身材的鬼子都已经变了上宾,枪口对着自己人也不算是英雄,百无一用是书生呵,只知空读长门赋。

   好歹天气不算坏,这晚虽然阴了天,风却暖,窗外有葡萄架,红叶枯藤,施家乐想起马致远和露摘黄花的小令来,想要煮一瓶二锅头来凑气氛,就打发小伙计去买。
   真待买来了,却又没了心。拿在手里婆娑着,忘了放下,看相颇为怪异。
   小伙计远远地看着,担心老板精神异常了,手里抓着酒瓶子,两眼发直,活脱脱酒精深度中毒景象。
   伊摇头叹气,看,好好一个女子,也没遇人不淑,就敢堕落成这样。

   小伙计想什么,施家乐可全然没在意,因为这时候天空仿佛落下一片雪花,不,是雪粒,仿若闪电,照亮整个天际。
   她激动地揪住小伙计的衣袖:“阿欢阿欢,落雪哉。”
   阿欢同学打望了好几眼,叹气:“老板你醒醒,这等暖和天气怎么有雪,侬自家痴归自家痴,勿要弄到我同你变做白痴加二。”
   施家乐非常不忿,欲待拿出老板架子来逼良从娼,小伙计已忙着端茶待客了。

   进来的两位客人手牵着手,是一对小情侣,女孩子身材苗条,头发束成马尾,皮肤白皙,可惜眼睛哭得红红的,都看不出秀丽来了。小男生面上倒没什么异样,只是手紧紧拉着他的姑娘,一刻也不肯放开。
   看着他们这样不舍得分开,施家乐很开心,多好多好,谁要象成年人一样谈恋爱,我猜我猜我猜猜,你爱我么,爱我什么,爱我多少,简直都恨不得列张表格出来勒令对方一二三填清楚了,嘴巴上还得死撑着说,无所谓,我一切都无所谓。
   看杨坤唱歌,多么吐血,无所谓三个字赖在嗓子眼里,硬生生被揪出来,若真的无所谓,岂不误已误人?

   两个小客人,走了一圈慢慢看,却没在哪里驻足。家乐记最近生意颇佳,连陈年旧货都出得一清二空,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颗寂寞老心。
  眼看就要跨出店门,店老板的魂魄才打马回身。
   “两位是要买礼品么?我们这里是度身定做,所以样品不多,两位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说一说你们的要求,或者我们能帮得上忙。”
   两个小朋友对看了一眼,还是男孩子闷闷地先开口:“嗯,我们两个要分开一段日子,想要彼此留个纪念品。”

   施家乐好奇心发作,问了一句:“好好儿地,怎么就说要分开?”
   不问犹可,一问小姑娘的眼睛啪哒啪哒地下来了,还是男孩子开口:“出国读书。”
   噫,我中华上国煌煌文化也无人珍惜,偏爱到洋鬼子那里读书,这一去,再回来还不知道记不记得精忠报国呢。

   “可想好要什么了?”男孩子转头看了的小女朋友一眼:“我们,要对娃娃吧。我的给你,你的给我。”
  “那,要中国式的娃娃还是洋娃娃?”
  他碰碰她的肩:“你喜欢哪一种?”
   她终于开口:“我不要娃娃。娃娃再好,也比不过你。”

   这时候,施家乐那个不健康的脑袋突然跳出来两句诗:“忽见陌上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候。”
   说回来吧,他想走就让他走,留来留去留成愁。只是这一去,再回来,江湖子弟已经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那时候也必见了白发。

   男孩子自知理亏,声音放得异常地柔:“那你要什么?”
   她再也没忍住,哭出声来,眼泪落在他的棉外套上,无声无息渗进去。
   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这样想:分手的那天,她伏在我肩上哭泣,泪水湿透了我半边衣衫,这件衫子我永远不洗,她的泪痕之中,又加上了我的眼泪。

   施家乐轻轻走到后面,折了只小纸船出来,交到男孩子手中。
   不晓得年轻的他,会不会知道有首老歌,有个老人曾经这样温存地唱~~~拾起张纸折只小船,徐徐地放于水面,静心闭目许个愿,遥遥长路也不倦,直去到她身边。
  我们中国人都相信,心到神知。
   以后每天身在异乡的他若是想起她,就折一只纸船吧。不管有多少风浪,那只船,都会从密西西比河顺水流回长江,或者黄河。

  他伸出手,接住了,然后递给她。
   她抽泣得说不出话来,施家乐看见纸船在抖,道林纸发出脆生生的声音来。

   店老板觉得有些难过,不想再看,转过身,要回工作间去。
   “到了那边,每天折只纸船回来吧,我家就在江边,等起来也方便。”,是男孩子温厚的声音,尾音提高了,象是想开个玩笑的样子,却差一点连自己也哽住。
  施家乐一震,原来,原来,想错了,不是她留不住他,是她要离开他。

   这时代,这是什么时代,把在楼上看白海棠的女孩子都逼下来,逼她们上山下海,出相入将,却不肯给她们换一颗铁石的心。

   施家乐问她:“你明天早上还来不来?我有件小礼物想送给你。”
  她只会点头,眼泪滚落似珍珠。
  那小男朋友一边默不作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今日正惘然。

   第二天开门的时候,落了一层薄雪。马路上开过的计程车,跑了一夜生意也没有清洗,于是辆辆的车顶都是白茫茫的。
   施家乐把叮叮当当的一串小玻璃瓶交到小朋友的手中,一瓶水浓似酒,一瓶海棠血红,一瓶是雪花般白,一瓶是腊梅芬芳。
  乡愁,相思,何止四韵唱得尽。

   “当风铃一样挂起来吧,听说,有人想你的时候,它就会响。”
   是真是假,施家乐也不知道。捕风捉影这种传说,对于太清醒的人,起不了麻醉的作用。

   今天她平静多了,只是紧紧捉住小男友的手,靠得不能再紧。也知道这一去,承平少年的日子,就是前尘往事了。
  “你看,一夜白头了。”,她指给施家乐看。
  “是,象战国伍子胥故事,也不过是一夜间。”
  她扬扬眉,想要解释,又回身看他。
   他紧紧拥住她:“嗯,我们一夜间白头,算是这一世都没有分开了。”

   施家乐只能说,少年家的勇气与豁达,再非中年的她可比。
   读者同学还要问来世他们结局如何?哎呀恕罪则个,只怨那三生石上呵,也不是老娘我,掌着乾坤。

№0 ☆☆☆风信紫林 2004-04-22 13:05:12留言☆☆☆  加书签

"嗯,我们一夜间白头,算是这一世都没有分开了。” 真是荡气回肠。
№1 ☆☆☆新之助2004-05-03 09:11:26留言☆☆☆ 
加书签 引用

(看杨坤唱歌,多么吐血,无所谓三个字赖在嗓子眼里,硬生生被揪出来,若真的无所谓,岂不误已误人?)妙极!真是细致入微的思想!
№2 ☆☆☆清韵2004-05-08 20:06:59留言☆☆☆ 
加书签 引用

细腻的思维,细腻的语言!
№3 ☆☆☆清韵2004-05-08 20:07:30留言☆☆☆ 
加书签 引用

男女待遇真不平……
№4 ☆☆☆2004-06-09 08:29:57留言☆☆☆ 
加书签 引用

喜欢啊喜欢 ,很久看文没有流泪过,今日又破了规矩
№5 ☆☆☆kitty2004-08-07 10:43:09留言☆☆☆ 
加书签 引用

快哉
№6 ☆☆☆红尘带发人2004-09-25 19:21:40留言☆☆☆ 
加书签 引用

   这时代,这是什么时代,把在楼上看白海棠的女孩子都逼下来,逼她们上山下海,出相入将,却不肯给她们换一颗铁石的心。

如果家乐能做铁石心,一定定购
№7 ☆☆☆化化2004-10-08 02:37:51留言☆☆☆ 
加书签 引用

“噫,我中华上国煌煌文化也无人珍惜,偏爱到洋鬼子那里读书,这一去,再回来还不知道记不记得精忠报国呢。 ”
——男孩子要走,连带着人品受质。
“这时代,这是什么时代,把在楼上看白海棠的女孩子都逼下来,逼她们上山下海,出相入将,却不肯给她们换一颗铁石的心。”
——女孩子要走,啊,这万恶的时代不够怜香惜玉啊。
一样的愤慨,不一样的对象。
嗯,男女是不平等啊!
捂嘴偷笑着下!
№8 ☆☆☆蒋猫2004-11-29 20:23:25留言☆☆☆ 
加书签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