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宁愿没有
主题:交换杀人[15]
收藏该贴
已收藏
火车平稳有节奏地运行着。车厢里大多数的乘客都昏昏欲睡。
褐衣男子悄悄打量着坐在他对面、身穿蓝色外套的年轻男人。
篮外套正聚精会神埋头在手边的小说里,时而微笑、时而蹙眉,心无旁骛。他是个颇为英俊的男子,皱眉时也不经意流露出令女人心神迷醉的忧郁神情。
褐衣男子眼光滑向他手里的小说,封面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杀妻方案》。
篮外套异乎寻常的专注,似乎超出了一般侦探小说爱好者欣赏的范畴。他专心地翻看着,又不时转到前面页求证,目光闪动、面孔潮红、神态象是碰到了难题的钻研者终于解开了迷题的兴奋。
褐衣男子眼光沉了下来,若有所思。片刻后,他继续手边未完成的家信:“亲爱的,――――――”
篮外套终于合上手里的书,转而望向车窗外的景致。
褐衣男子决定这是上前搭话的时候了。他开口:“谋杀妻子,――――――”
篮外套霍地转过头来瞪住他,脸皮不自在地紧绷着,眼神几乎是凌厉的。
褐衣男子满意地觉察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惊惶。他向他手里的小说努了努嘴:“是件困难的事情。”
篮外套顿了片刻,明白他是在和自己讨论小说情节,于是放松下来,缓缓笑道:“不错。”
“不过虽然困难,却绝非不可能。”
篮外套表现出兴趣,倾身向前:“但是书上说,要定出完美的计划,实属不易。”
“其实杀人不难。完美的计划也不难制定。不过谋杀配偶,因为另一方是最直接且最大的受益人,彼此间又没有血缘关系的牵系,一旦谋杀发生,便是警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
“不错。”篮外套十指交错,双肘撑在桌上,“纯属好奇。你刚才说,虽然困难,却绝非不可能。不知你有什么绝妙的想法?”
“你的书上怎么说?”相对于篮外套的热切,褐衣男子显得舒缓从容,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点燃,从吐纳的烟雾中打量着篮外套的神情。
“书的作者以一个律师的身份,用第一人称描写他制定的若干个谋杀方案,以除掉掌握他隐私、并用以威胁他、要求高额离婚赡养费的妻子。但是最终的结果是,他反而被妻子谋杀了。”篮外套显得颇为沮丧。
“老兄怕是有同样的烦恼,所以到书里来寻求解决之道吧。”
篮外套一怔,随即哈哈一笑:“我?我是穷小子,娶了有钱的女子为妻。可不怕妻子来找我要赡养费呢。”
褐衣男子也笑道:“说笑说笑,老兄不必当真。”
“那么,”沉默了片刻,篮外套再度开口:“你有什么妙计呢?谋杀妻―――谋杀配偶,无疑很难把自己置身事外。”
“是啊。要有不在场证据。也许制造一起意外事故。比如车祸。”
篮外套摇头:“车祸这样的意外事故,也颇有讲究。如果两个人一起撞车,难免不殃及自身;趁她一个人开车时在刹车上动手脚,一个高明的机修师很容易看出破绽;自己开车去撞她吧,是撞前面、还是撞后面,故意撞伤和意外撞伤从伤口上似乎也有差别,恐怕瞒不过一个资深法医官锐利的眼睛。”
褐衣男子看了他一眼:“或者,可以请个杀手。”见篮外套张开了嘴预辩,忙摇手道:“对,你不用说,我知道。妻子走了,杀手来了,对你一样不妙。”
篮外套忙道:“这只是假设。好比小时候看福尔摩斯探案,总琢磨着怎么才能做一件福尔摩斯也解不开的奇案。你没有这样设想过吗?”
褐衣男子点点头:“确实这样想过。觉得一件案子被破解,并不是侦探聪明,只是凶犯太过愚蠢,总会留下这样或那样的破绽。”
篮外套展颜笑道:“正是。”
“那么,只有交换杀人一途了。”
“交换杀人?”篮外套疑惑地重复,“希区柯克的电影,还有金田一柯南什么的,已经很多人表演过交换杀人这一招,最后总是被破获。”
褐衣男子笑道:“电影小说嘛,你知道的,总是用文以载道那一套,希望可以劝导人们惩恶扬善。但事实上,破获的案件不足实际犯罪的三分之一。两个偶尔碰面的陌生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碰到过,以后也不会再见面,出于相同的目的,同意互相杀死对方想杀死的人。这种案件,破获的概率极小。而,最大的有利处是,那个做丈夫的,可以安排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篮外套屏息道:“出于相同的目的?”
褐衣男子俯身向前,压低了嗓子道:“钱,许多的罪恶,都是为了钱!”
停顿了片刻,篮外套干笑了几声:“我们当然是在开玩笑。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电影小说里,真实的生活里,哪会正好有两个这样的人偶尔碰上。难道有人会当众承认自己有杀人的心不成?”
褐衣男子双目炯炯盯着他:“我就有。只不知老兄你意下如何?”
篮外套激凛凛打了个冷战:“你,你在开玩笑吧。呵呵,哈哈。”
褐衣男子从身边拿出一个药瓶:“里面是一颗无色无味的丸药。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一名业余药剂师,有很多有趣的发明。不幸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且不去说他。无论如何,你可以用这枚药丸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它的出处,没有人可以指控你曾经拥有它。而在它发作的时候,你甚至可以出差,人在千里之外。”
篮外套盯着这个药瓶,眼中有狂热的光芒。“我要怎么相信这个玩意儿是否有效?”
“这个我们稍后可以证实。现在是我该担心,在我提供给你你想要的,你怎么保证给我我想要的。”
篮外套皱起眉,仍然盯着那个瓶子:“我不想惹麻烦。你既然有这样的东西,我不懂你为什么自己不用。没有人会知道,不是吗?”
“如果你是指没有人会检查出这是何种毒药,那么你错了。鉴于我周围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个小小的爱好,一旦我的妻子被查出被毒死,我绝对是唯一的嫌疑人。这是相对于你而言,我的一个不利之处。不,在我的游戏里,不能出现毒药或化学制剂。你不会刚好也是一位化学药品的爱好者吧?”
篮外套咧嘴一笑:“不,我不是。幸好我不是。那么,你要我怎么做?我再说一次,我不想惹麻烦。不能让人有丝毫怀疑到我身上。”
褐衣男子喃喃地道:“当然。否则如何享用妻子庞大的遗产。”
篮外套显然没有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褐衣男子显得有些疲倦:“没什么。我说了太多话。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水?我要再想想你可以为我做什么。”
篮外套没有异议。替他倒杯水只是举手之劳。
褐衣男子望向窗外,沉默下来,心事重重。
篮外套没有催他,只是注意着桌上那个竖立着的小小药瓶,思量着要如何才能拿到手。无疑地,如果他不答应褐衣男子开出的条件,这个药瓶还是会被他收回去。
“你的水。”他提醒他。
褐衣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想伸手拿,手却似乎提不起来。篮外套殷勤地递给他,顺口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褐衣男子拿起杯子,伸手慢慢抚弄着杯口,出了一会儿神,缓缓饮下,讥刺地一笑:“没什么,这个药瓶是你的了。我想请你做的,你已经替我完成了。”
篮外套讶然:“什么?难道你要我做的只是替你倒杯水?”但是他不想等对方有反悔的机会,伸手把药瓶揣进了口袋里。
褐衣男子脸上讽刺的神色更深,轻轻地道:“不错。你不是要知道我的药丸是否真的有效吗?刚才我已经喝下了混和着这种毒药的水。我要你杀死的,真正是我自己。”
篮外套惊跳而起,大声道:“你说的不是真的。”
褐衣男子身子缓缓向边上挪去,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最后道:“是真是假,待会儿不就可以知道了。”他再也撑不住,身子一歪,朝边上跌去,“砰”地一声摔到地上。
诺大的动静惊醒了周围打盹的人群。众人纷纷围拢,最后叫来了乘务长和车警。
褐衣男子被送进火车靠站后最近的医院,但被证实在送救途中已经死亡。
篮外套被指控谋杀,因为在尸体的胃中检查出的致死物质与篮外套口袋里药瓶中的药丸成分一致,并且和留有死者唇纹的杯子里的残留物质一致,而杯子上和药瓶上,只检查出篮外套的指纹。
“不可能。他伸手把药瓶拿出来给我。他自己也拿了杯子,上面应该有他的指纹。”篮外套大叫,不敢相信听到的对他的指控。但是他无法解释指纹为什么会不翼而飞,所以无法证明他的说辞;他也无法解释褐衣男子为什么要自杀。他不能说出交换杀人的秘密,所以无法自圆其说为什么褐衣男子的药瓶会出现在他的口袋里。当时没有人在注意他们,所以没有旁证支持他关于药瓶是褐衣男子交给他的这样一个说法。
唯一让监控官为难的是,他们无法确知篮外套的杀人动机。经过缜密的调查,他和被害人确实是素不相识。篮外套有苦难言,气怒攻心,在审判前精神崩溃。最后由权威的精神科医师担保,被他的妻子保释回家,悉心照顾。
被害者褐衣男子的遗物,在案件审结后,归还被害者家属。
褐衣男子的妻子在遗物中发现了丈夫在火车中写下的信,只寥寥几行:“亲爱的,窗外的景色美极了,真遗憾这是商务旅行,不能带你和孩子同来。真奇怪,结婚那么多年,我仍然不习惯好多天看不到你。虽然我想尽量早点赶回来,------”信嘎然而止,并没有结束。妻子想起丈夫临死前尤对自己思念备至,忍不住潸然泪下。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信纸被泪水染湿的部分,渐渐显出字迹―――“但恐怕再也不能。我常年从事化学药品的研究,不但冷落了你,也让我自食了恶果。医生诊断我以得了绝症,最多活不过三个月。我担心我走后你和孩子生计成愁,但是保险公司决不肯为自杀的人赔偿。然而机会现在就在眼前。眼前的男子,相貌堂堂,却显而易见,在谋算着杀害自己的妻子。我的爱好、他的贪婪,终于让我有机会实施我的计划。我的手指上涂了特制的腊油,让我触摸过的东西不会留下指纹,而这种腊油在半个小时里就会挥发在空气里。我替你研制的灭鼠药显然对人也有效,待会儿我就会吃下。至于这种隐形药水书写下的文字,必须遇水才会显现。被害者的遗物,警方自会妥善保管,唯一会遇水的机会,相信就是你睹物思人时留下的泪水。亲爱的,请不要太伤心了。只有想到我死后你和孩子的生活有充分的保障,我才能去得安心。至于一心想谋害妻子、夺取遗产的卑鄙无耻之徒,我并不遗憾让他成为谋害自己的帮凶,同时也是保全了他的妻子―――一位无辜女子的性命。永远爱你的丈夫临终绝笔。”
№0 ☆☆☆宁作我2004-01-28 22:50:18留言☆☆☆ 

呼呼……宁姐姐的悬念故事棒啊!!
引人入胜!!!
№1 ☆☆☆兰璞2004-01-29 08:57:36留言☆☆☆  引用

唉,兰MM,谢谢你。家父家母没有很捧场,还以为这是一篇失败的作品。不过得你夸奖,我就放心了。:)
№2 ☆☆☆宁作我2004-01-29 18:09:39留言☆☆☆  引用

冷汗啊!
№3 ☆☆☆sunny2004-01-30 18:36:09留言☆☆☆  引用

感人啊
№4 ☆☆☆初晨太阳2004-01-30 22:51:03留言☆☆☆  引用

亲亲宁姐!怎么会是失败的作品呢!
№5 ☆☆☆兰璞2004-01-31 11:18:14留言☆☆☆  引用

很不错,有思想。本人特别喜欢推理侦探。我特别喜欢江户川乱步的作品。
№6 ☆☆☆狞笑2004-02-12 20:53:15留言☆☆☆  引用

好厉害耶!!!!!!!!!!
我现在每天被300字的作文弄得头大耶~~~~~~
怎样才能有象你一样好的想象力啊??????~~~~~~~~
№7 ☆☆☆sheeta2004-02-13 13:21:37留言☆☆☆  引用

这个名字和金田一的一本一样啊,不过内容不同,写的不错啊,以后作文靠你了,呵呵
№8 ☆☆☆菊丸2004-02-13 17:58:55留言☆☆☆  引用

可以出书了!
楼主加油!
№9 ☆☆☆银子2004-02-15 15:08:30留言☆☆☆  引用

我觉得这篇比手术更好。
№10 ☆☆☆子子2004-03-04 22:17:52留言☆☆☆  引用

不错,不过我认为不如手术那么出人意料。
№11 ☆☆☆lihnew2004-03-21 21:21:21留言☆☆☆  引用

偶个人觉得
这类短篇讲究的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手术的结尾虽是意料之外却也不在情理之中
还是我没看仔细?总觉得是没交代清楚
女医生为什么要和心理医生说这些话呢?
是作为担心整容失败的压抑心理的发泄,还是坐实了心理疾病之名?
一开始就注意到心理医生眼睛失明这个细节
也想到可能他的病人在外形上有问题
这和最后的结尾也联系起来了
不过单单用这一个细节做支撑,总是过于奇突
相对而言,仅在情节的安排上
交换杀人比较完整
就结尾有点熟了:P
呵呵,个人一点胡乱想法,见谅:)
№12 ☆☆☆雨雪2004-03-29 19:17:11留言☆☆☆  引用

很喜欢这个小故事,比手术好!
呵呵,特别是那句“好比小时候看福尔摩斯探案,总琢磨着怎么才能做一件福尔摩斯也解不开的奇案"----很有共鸣呢!
加油咯!
№13 ☆☆☆感冒中的猪才怪2004-10-16 14:47:58留言☆☆☆  引用

宁姐姐好强啊
№14 ☆☆☆fence2008-03-21 19:22:45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