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宁愿没有
主题:惊变B版[20]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兰瑛郡主紧靠在窗边的墙上,手捂住心口,脸色苍白,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不敢相信亲耳听到的这一切。这不仅是大胆,简直是疯狂!
她可以听到血液在耳脉中鼓噪流动,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一种原始深沉的惊恐在瞬间攫住了她,让她动弹不得。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衣着简朴的妇人走了出来,看起来比她更惶恐不安、六神无主。随着她一同出来的,是一个红衣女子。乍看之下,会错以为是一名花信少女;凑近了细看,则可以看见她眼角隐约的细纹,以及眉梢嘴角冷硬的线条、和异于天真女孩的肃然神情。
№0 ☆☆☆宁作我2003-11-23 00:09:52留言☆☆☆ 

怎么和两个惊变版本都接不上,看得正起劲,感觉正想一气呵成时被一下按住了。。。。。。。。。。。
№1 ☆☆☆希枫2003-11-24 04:14:41留言☆☆☆  引用

这是惊变的另一个版本!
呵呵!
宁姐要重新开始!并不是连着上一段的^^
№2 ☆☆☆兰璞2003-11-24 12:45:13留言☆☆☆  引用

有谁知道宁姐的新坑在哪?快告诉我:
№3 ☆☆☆丽猫2003-11-24 14:52:54留言☆☆☆  引用

对的对的。兰璞MM说得对(点头Ing)。
丽猫MM,这个就是偶的新坑了。
№4 ☆☆☆宁作我2003-11-24 19:36:53留言☆☆☆  引用

那太好了,我很喜欢N J的作品啊 :)
№5 ☆☆☆希枫2003-11-25 02:23:21留言☆☆☆  引用

怎么B版只有开头?!!!宁姐加油啊!!!:>
№6 ☆☆☆丽猫2003-11-25 10:20:06留言☆☆☆  引用

红衣女子前面带路,领着那位妇人向后门而去。
兰瑛注意到红衣女子选的路是偏僻的小径,显然不想被府里的男仆女婢碰到。间或她向声旁的妇人小声嘱咐些什么,那妇人唯唯诺诺,只是点头。
行至后门,门未上锁,看门人也不知去向―――这显然是早有安排,看门人被人因故遣走了,以便她们能避人耳目地离去。
红衣女子打开后门,向门外后巷张望了几眼,见左右无人,才与那妇人道别。
兰瑛隐身在一棵树后,静等红衣女子关上门后离去。那红衣女子却另有计较。她稍等了片刻,重又悄然打开门,出门而去。
兰瑛即刻尾随而上,发现后门显然也被人动了手脚。平素铁锈斑斑的门轴已被人擦拭干净并上了新油,以使大门开启之时,悄然无声,不被人注意。
现在的局面是,那妇人走在最前面,神思恍惚,脚步虚浮,低着头郁郁而行,仿佛有无限心思,显然没有觉察到正有人在背后跟着她。
在她身后两丈远处,红衣女子悄步而行,动作灵敏有如狸猫,全副注意力放在身前目标的身上,应该也没有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兰瑛跟着她们左转右行,来到城门口不远处的一户人家,正坐落于巷子口。
兰瑛左右看了看,只是一般人家,瞧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灰瓦白墙,和她家里的雕梁画栋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妇人在门上轻轻敲了敲,门里立刻有人问道:“谁啊?”迅捷的程度,让人不免觉得他一直在苦苦等门。
妇人有气无力地道:“是我。”
“浑家,你回来啦?”声音喜滋滋地,忙不迭地跑来开门。门一开,一脸期盼的丈夫迎了上来,着急地问道:“怎么样?”
妇人无语,微微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作丈夫的见妻子并不回答,只是游魂似的往屋里走去,忙关了门,跟了上去。
兰瑛见红衣女子越过墙头,伏到了窗下偷听。有利地形既已被人占据,她只好趴在墙头,拉长了耳朵,倾听屋里夫妻俩的动静。
“究竟是怎样?”作丈夫的连连追问,“你见到了王爷,还是小王爷?他们找你什么事?你有没有替我美言几句?我这城门官一做就是十年,早就腻啦,也该是时候换个差事。湘王爷位高权重,有他一句话,我就什么指望都有啦。”
“我,―――这个念头你就撇下罢,从此休再提起。”
丈夫愕然:“为什么?你没有趁机替我提起?”
妇人突然心浮气躁:“别问了,明天再说。”
丈夫急道:“怎么能明天再说呢?明天一早你就进宫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出来。”
“我累了,睡吧。”自顾解衣上床,面墙而握。
丈夫举起拳头,似乎是要振一振夫纲;但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咒骂了几句,终究把拳头收了回去。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吹熄了烛火上床。
红衣女子又静静伏了片刻,听到窗内传来妇人细细的呼吸声和丈夫响亮的打呼声,似乎终于满意了。这次则是真的起身离去,没有再转回来。
明师出高徒。兰瑛在霍询的指点下,武功颇为不弱。这时听声细辨,发现作丈夫的无疑是睡着了,那妇人却只是假寐,不一会儿又传来翻身的声音。
也对,听闻了这样的密谋,如何还睡得着,自然是辗转反侧,难以入寐。
兰瑛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把这件机密告诉丈夫,真是太好了。也许她是觉得兹事体大,不敢轻易和盘托出。其实她若告诉了丈夫,不过是多牵连一条人命。兰瑛毫不怀疑,刚才那妇人若是多透露一丝口风,夫妇俩便是被灭口的下场。不过她现在没有告诉丈夫,也不意味着她以后不会告诉别人。机谋一旦败露,那可是灭门亡氏的大祸。而让她明日入宫去,天知道又会出什么样的乱子。
兰瑛激凛凛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
若是霍询在,他或许可以替她筹划一个良策。可是今晚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兰瑛怀疑他还有心思管湘王府的闲事。安阳王府那边或许正是宾客迎门、鼓乐喧阗,一片热闹欢腾;相比之下,越显得此地冷冷清清,凄然萧瑟。
兰瑛摇摇头,甩开心头的苦涩。从此萧郎路人,她可要改改一切仰仗师父来处理的习惯。这是她的家务事。为了保护她的家人,说不得,只好牺牲别的人。
眼前这个妇人,虽然本身并无差错,但因缘际会之下,与闻机密,势必不能让她留下。第一不能让她进宫,第二不能让她有机会把秘密告诉第二个人。
兰瑛狠狠心,就待从藏身处跃下。心头的一丝不忍又牵动她,让她犹豫起来。“兰瑛兰瑛,你最后一丝良知何在?这妇人如此无辜,你竟忍心害了她的性命吗?”
她一仰头,一片厚厚的云飘了过来,渐渐遮住了皎白的月光。
№7 ☆☆☆宁作我2003-11-26 01:12:45留言☆☆☆  引用

平江南从家乡来京城闯天下,已有□□个年头。
每个月初三,是他和同乡兼儿时的同伴路铭聚会的日子。
老时间,老地方,路铭带着一贯的老样子,已经在他们的老位子上相候。
平江南踏上太白居的二楼,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窗边桌旁饮酒的路铭。他穿的衣服永远皱巴巴的,下巴的胡渣青影清晰可见,脸上则是一副郁郁落魄、有志难伸的表情。
平江南一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笑道:“我来了。”他自己完全是相反的类型。头发整齐,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脸上也总是摆出开朗愉快的表情。
路铭斜眼睨他一下,嘲弄地道:“老兄,你是什么大人物,要累人久等。”
平江南哈哈一笑:“抱歉。衙门里有公事耽搁了。”在路铭对面的位子坐下,问道:“你怎么只顾着喝酒也不点菜。空腹饮酒,可会伤了脾胃。”
路铭“嘿嘿”一笑:“有酒喝就不错了。先说好,酒钱我出,菜钱算我的。老规矩。”
平江南笑道:“是是。你尽管点菜,难道还怕我赖帐吗?”
路铭道:“别别,万一你来不了,这菜我还能退了不成。”
平江南一笑,唤来小二点菜上酒。他自己是滴酒不沾的,但是他知道路铭近年来一直郁郁不得志,借酒消愁,也无非是愁上加愁。
酒酣耳热之余,路铭渐渐话多了起来:“江南,你还记得我们最初上京的雄心壮志吗?”
平江南挟菜的筷子顿了顿,说道:“记得啊。怎么不记得。那年正是大比之年,你立志要一举夺魁,高中状元;那年加试武举,我也摩拳擦掌,想赢得武状元的桂冠。”
路铭长叹一声:“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平江南道:“也不竟然啊。现在你是小有名气的讼师,我则是京师督府的捕快。”
路铭摇头:“可是和我们当年想出将入相的愿望,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平江南温言道:“铭哥,你还记得当年我们读到贾岛的那首《剑客》诗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读来何其快哉。十年磨剑,虽然功业未成,功名未成,但是也是在锄强扶弱,遂了当年的志向,又何必在意有没有出将入相。”
路铭低沉一笑:“你一向想得开,知足能乐,这一点我比不上你。来,敬你一杯。”
平江南举起茶杯,笑道:“那我以茶代酒。干了!”
路铭“嗤”声道:“你茶喝得再多,不过说明你肚子大,装得下许多的水,有什么稀奇。男子汉大丈夫,却没有半点酒量,岂不让人耻笑。”
平江南笑道:“酒量好未见得就是真英雄。别人要耻笑也由得他去。”
路铭凝视他片刻,也笑道:“你看起来随和好说话,骨子里却有股拗劲。”
№8 ☆☆☆宁作我2003-11-29 22:53:05留言☆☆☆  引用

宁JJ原来你在这里还有一个窝呀!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我曾经有个名字叫CAT,不知JJ还记得否。
№9 ☆☆☆秋欣欣2003-11-30 21:30:15留言☆☆☆  引用

原来是Cat妹妹呀。呵呵,言情文学网站就这么几个,不在这里就在那里:)常来玩呀。不过去文学世界也是一样。我的文是两边一起贴的:)
新的来喽:忽然,旁边传来一声清亮的斥责声:“干什么?走开!”
平江南和路铭都不约而同地向一旁望去,只见一个油头粉面地男子,一脚跨在椅子上,手里挥着一把扇子,正嬉皮笑脸地调戏着一名蓝衣白裙、手里抓着一只蓝布包袱,鹅蛋脸,双眉倒竖的女子。那女子梳着一条黑亮的长辫子,炯亮的眼睛里闪着怒火。
无聊男子合起扇子,托向那女子的下巴,笑嘻嘻地道:“妹妹,干吗板着脸呀。陪哥哥玩玩。”
女子厌恶地别开脸去,站起身就想走。
无聊男子伸手抓住她的包袱,叫道:“唉,别走啊。”和她拉扯起来。
平江南放下筷子:“世上就是有这样无聊无耻地人。我去看看。”站起身走了过去。
路铭撇撇嘴:“你这爱管闲事的毛病,可得改改才是。”一仰脖子,又干了一杯。
兰瑛心中暗怒:眼前这个纠缠不清的男子还在不三不四地说着:“妹妹,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呀?有什么急事?是咱妈病了还是咱爸病了?来,说给情哥哥我听听。哎哟,看这小脸皱的,让哥哥我好心疼哟。”兰瑛眼神一凛,手慢慢伸进布包里,摸到惯用的银针。
“喂,你拦着我妹子干什么?”平江南喝道,伸手拎住那男子的后领,一把拖了开去。
兰瑛抬起头,看向这个冒出来见义勇为的男子,见他剑眉星目,一脸正气,额头上似乎就写着“好人”两个字。虽说相由心生,但不知是否属实,兰瑛还是握着手里的银针,戒备地看着面前地两个男人。
无聊男子虽然无聊,却是个识时务的“俊杰”。从背后的男子拖开自己的手力,到他颀长结实的身材―――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不止,都提醒他“好汉不吃眼前亏”。把已到了嘴边的咒骂硬生生吞了回去,无聊男子堆起笑脸:“大哥,大哥,不好意思。小弟一时眼花,认错人了。”
平江南“哼”了一声:“认错人了?为什么不认错别人,只认错我妹子?”手腕一转,把他的衣领打了个结,衣领边缘勒住了无聊男子的脖颈,让他“哎唷唷”叫了起来:“大、大哥,饶命饶命。我、我不知道这位姑娘是您罩着的,多有得罪。下次,咳咳,下次不敢了。”
“这还象句话。”平江南一松手,无聊男子立足不稳,跌倒了地上,苦着脸,摸着被勒红的脖子,咳声不止。
“记住了,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调戏良家妇女!,有多远滚多远。”
“是是。”无聊男子忙不迭地爬起身,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10 ☆☆☆宁作我2003-11-30 23:46:56留言☆☆☆  引用

想给JJ献朵花或者献个心,可惜这里没有现成的,待我换个地方献心去。呵呵。
№11 ☆☆☆秋欣2003-12-01 22:32:10留言☆☆☆  引用

宁JJ,你知道每天都失望心脏会受不了的,脑子也会不灵光的。不要让我等到花都谢了!!:)
№12 ☆☆☆丽猫2003-12-05 21:20:33留言☆☆☆  引用

CatMM,无论鲜花还是爱心,这份心意我都领受了。谢谢。
丽猫MM,抱歉让你承受了很多天的失望。不过我最近都很忙很忙很忙,平时也许无法更新,只有休息天有可能来添把土。不过我会尽量努力的。:)
请看下面这一段:平江南转回身,望向兰瑛:“姑娘,你还好吧?”
他向前一步,兰瑛不自觉地退后一步,警觉地注视着他。
平江南看见她眼中的戒惧之色,退开一步,笑笑:“我没有恶意。”
他等了片刻,才看见兰瑛微微点了点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平江南虽然并不指望感激涕零,但是一句谢也没有,一个微笑一个和善的表情也无,到底让他有些不是味道。
他讪讪退回到座位上,眼睛忍不住盯着向外走去的窈窕背影。
“怎么,一面之缘,就这样依依不舍啦。”路铭戏谑的笑声传来,拉回了他的视线。
平江南脸一红,“没有。我只是想,姑娘家一个人孤身在外,确实是不安全。”
路铭嘿嘿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害什么臊呢。这样吧,我们今天的聚会就到此为止。你既然不放心,就跟上去看看。反正你坐在这里也是心不在焉。”
平江南虽然发窘,但确实不愿意错失这样一个机会,被他取笑几句也顾不得了。否则人海茫茫,今日一别,要再去哪里找她呢。
/////////////////
兰瑛心神不宁,不知该何去何从。她已经留书给家里,说要出去游历一番。家里人一定以为她暗中恋慕的师傅成亲了,她心里不好受,所以出外去散心了。这原本也是她的初衷。
本来霍询成亲,确实让她暗暗不痛快了好几天。但是和她现在的心情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她握住包袱的手一阵发抖,她赶紧把包袱紧紧拽向怀里,环顾四周,担心有人发现她的异状。
这时,她发现刚才帮她赶走那个小混混的年轻人正走在她后面,显然是在跟着她。
不及细想,她霍地转过身来,瞪着他,质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平江南张口结舌,突然答不上来。他显然跟得太近,以致被目标发现,甚至不及闪避。多年来,他累积了不少跟踪嫌犯的经验,从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低级错误。当然啦,他跟在她后面,只是因为一种他自己也描述不出来的好奇和受吸引,并不是把她当成嫌犯,所以也没有刻意地小心翼翼、保持距离。
兰瑛也瞬时觉得自己太过冲动。这京城的大道,谁都可以通行,并不见得谁在跟着谁。她只是因为自己神经紧张,所以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看到一张稍稍熟悉的面孔,就发作起来。
“对不起。”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认错人了。”
平江南看着她,不由自主地问道:“你以为是谁?”
兰瑛发觉眼前的这双眼睛太亮太锐利,仿佛可以把人看穿似的,也仿佛一切谎言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都将显露无遗。她不自在地别开眼,“我以为是刚才那个男人。”
平江南小心翼翼地道:“如果,确实是呢?”
兰瑛抬眼看了他一下,声音中带了些笑意:“我是指那个骚扰我的男子。”
平江南舒了口气,也笑开了:“那我不是。”见她点点头,又想走开,于是忙不迭地找话说:“你刚才气势汹汹地,吓了我一跳。”
兰瑛揉揉眉心:“我以为他不死心,又来纠缠不清。”这并不是真话。但她总要为自己地反应过度找一个理由。
“这就合理了。我想我应该没有得罪你,不应该受到那样的对待。”平江南做了个鬼脸。
兰瑛自嘲道:“确实不应该。你当然不会是那个跟踪我的无聊男子。”
平江南忍不住道:“如果说―――如果说我确实是在跟踪你呢?”
兰瑛停下步子,讶异地看向他:“跟踪我?为什么?”她察觉自己声音里的紧崩,悄悄咽了口口水,让自己的喉头放松下来。
平江南并未察觉异样,微笑着道:“就说我觉得你独自回家太危险了,所以觉得有必要送你回家。”
“送我回家?”兰瑛皱起眉头,喃喃地道:“不必这么麻烦。”
“并不麻烦。”平江南热心地介绍自己:“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是京督巡护使麾下的巡捕。维护地方及道路上的安全通畅和行人的平安,正是我的份内之事。我的名字是平江南。幸会!”唯一让他不那么理直气壮的是:他不确定今天若不是这样一个美貌的女子遇到麻烦,而这个美貌的女子又那么牢牢地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他还会不会这样坚持要护送她。
“巡捕?”兰瑛倒抽一口冷气,相信自己此刻一定是瞪大了眼睛;也许眼底脸上,透露的都是惊恐的表情。
№13 ☆☆☆宁作我2003-12-07 23:31:02留言☆☆☆  引用

平江南见她脸色一变,忙道:“怎么啦?你不舒服么?”伸手要去掺扶她。
兰瑛微微侧身,避开他的手。
平江南伸出的手转而向上,摸了摸鼻子。他一向不是孟浪的人,但不知怎么的,这位姑娘让他晕头转向,一心只想亲近。
“没有。”兰瑛低下头掩饰脸上的表情。“我,我还不想回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左右无事。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吧。”平江南笑意可鞠。
兰瑛几乎要怀疑这过分的殷勤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难道她脸上贴着做了坏事的标签?不然无缘无故的,他跟着自己做什么?又或者她惊惶的表情过于明显,触动了他的警觉心,以致非要跟上来查个明白。
拒绝差官的美意,似乎显得心虚刻意,有逃避的嫌疑。兰瑛咬了咬下唇,叹了口气:“你爱跟便跟吧。”
平江南心中雀跃,笑意漾得更开。“这路面上不太平,单身女子在外走动,真该要格外当心才是。最好是有人陪同,免得又受到无聊宵小的骚扰。”
“这不正是阁下的失职吗?”兰瑛故意挑他的疵,“听说这地方上的平安正是你的职责所在。”
平江南挑挑眉:“能够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自然是吾辈孜孜以求的境界。不过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要想天下大同,我们还需更努力。”
“努力就从护送孤身女子回家开始?”
平江南听出她话语中调侃的意味,并不着恼,反觉得彼此的谈话不再一本正经,多了些亲近戏谑,于是哈哈一笑:“那句话怎么说来者?是了,‘勿以善小而不为’。”
兰瑛原本以为和他走在一起会很紧张无措。但是他个性开朗,言语风趣,两人谈谈说说,竟也一同走过了好几条街面。
“是了,还没问你,要去哪里。”
这个问题兰瑛并没有答案。清晨离开湘王府时,直想走得越远越好,离开这一切是非。现下被他陪同着,却在京城里绕圈子,也足以让她啼笑皆非的了。
平江南见她秀眉微蹙,感觉到刚才友好谐和的氛围正渐渐淡去,一片愁绪如雾,慢慢涌过来,将她包围住,也截断她与他之间微弱的牵连。
№14 ☆☆☆宁作我2003-12-08 23:18:21留言☆☆☆  引用

平江南忙道:“你不愿说也没关系。”
兰瑛幽幽望了他一眼:“你不是要送我回家?”
平江南咳了一声:“恕我直言,你似乎不象是要回家的样子。”
兰瑛抬抬眉:“何以见得呢?”
“从我们离开‘太白居’,你带着我右转右转再右转。再右转的话,我们又该回‘太白居’了。”
兰瑛“嗤”地一笑:“是吗?我没在意。”她摊摊手,“事实上是,我无处可去。差爷你要不要把我当作流民关起来。”
平江南摸着下巴打量她,最后摇了摇头:“不像。”
“不像?怎么不像呢?莫非说我口音不像?嗯,我们在外流浪之人,学人说话是很快的。”
平江南呵呵笑道:“口音固然不像,最不像的是你的鞋。”
兰瑛低下头去看自己的鞋子。
“流民终日行走,鞋子磨损得最快。我在街上见得多了。餐风露宿,居无定所,脸上是沧桑疲惫的表情,可不是你这个样子。”
兰瑛撇撇嘴:“好吧。我确实学不来这种表情。”她冲他做个鬼脸。
平江南宠溺地摇摇头:“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一个顽皮地丫头。不是流民,就该有个住的地方,为什么不想回去呢?”
兰瑛眼珠滴溜溜一转:“当然是要回去的。不过俗话说,‘倦鸟归巢’,此刻青天白日的天未黑、人没累,还没到回去的时候。”
平江南疑惑地瞄了瞄她紧紧抱在怀里的蓝布包袱,不信道:“不会是你怕我知道你的住处,所以拖着不肯回去罢。”
“怕?我怕什么?”兰瑛不服气。
“自然是怕我知道了你的住处,以后免不了会经常来找你。你爹爹哥哥们知道了,少不得要唠唠叨叨,怪你在外面结识不相干的男子。要是你丈夫知道了,也许会火冒三丈―――”
兰瑛咯咯笑了起来:“你想得太多了罢。”
“呃,我当然也不想碰到一个暴跳如雷的丈夫。”
“难道我的样子象是一个已经成婚的妇人?”兰瑛白他一眼,“我既未盘头,也未梳髻,还是个好好得姑娘家。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平江南受了她的白眼,反而微笑:“没有暴跳如雷的丈夫?那就好。我最怕碰到这样的麻烦。”
兰瑛斜睨着他:“你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莫不是碰到过很多这样拈酸吃醋、威胁要让你饱以老拳的丈夫?你究竟送过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回家?”
平江南忙摇手:“指天立誓,从来没有。”
兰瑛笑道:“有也没什么关系呀?你冲着我发誓做什么?”
平江南摸摸鼻子,咳了好几声:“唔,说得也是。”
“你的喉咙怎么了?好像不舒服的样子。”兰瑛关切地望着他。
“没什么没什么。”他赶紧转换话题:“既然你不急着回去,也没有准备要到哪里去,不如随我去巡街吧。”
兰瑛眼睛一亮:“巡街?有意思吗?”
“就是走走看看。要是碰到什么偷儿扒手,就少不了要大声呼喝,也许要奔跑追赶,甚至要撕身扭打,那就有意思多了。”
兰瑛竭力克制心中的兴奋感,说道:“听起来还不错。好吧,我跟你去。”
“你穿这身衣服可不成。我不是便服巡街。要是旁人看见你一个姑娘家和我这个差官在街上溜达,还以为你干了什么坏事犯在我的手上。”
兰瑛心中一凛,干笑一声:“可不是嘛。确实不方便。”
“不过,”平江南话锋一转,“我还有一套皂衣皂服可以借给你穿。”
“你随时带了两套官服?”兰瑛狐疑地看了看他空空如也的双手。
“不算什么官服,不过是寻常绛色的皂隶服色。因为脏了,所以送到一家洗衣铺浆洗。就在前面两条街远的陈记。”
“两件同时脏了?”兰瑛觉得不可思议。
平江南脸微微发红:“本来是用来替换的。不过你知道象我这样的单身男子,不大记得这种琐事。”
“所以是到了万不得已,没的替换了,才拿去清洗?”
咳咳。平江南觉得喉咙似乎真的出了什么毛病。“话说回来,这样就正好多一套可以让你替换。冥冥中自有天意。咳,咳。”
兰瑛似笑非笑:“是呀,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她吐吐舌头,不敢想象他这样的单身汉平时都是怎样在过日子。
平江南发现她生性一定是一个开朗爽快的女子。不管她正为了什么事闷闷不乐,但是在他一番言语之下,她稍稍又回复些许她开朗乐观的本色,不再那样愁眉不展。他欣慰地想,能博佳人一笑,他泄漏一些他本人的糗事,又有何妨。

№15 ☆☆☆宁作我2003-12-22 22:11:52留言☆☆☆  引用

平江南早早换好了衣服,在陈记洗衣坊门口等待。片刻之后,兰瑛换了和他相同的绛红色皂隶服色出来,修眉朗目,俨然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兰瑛从未穿过这样的衣服,自觉有趣,不断地东摸摸西看看。衣服穿在她身上显然是太长太大。好在袖口箍紧如灯笼状;腰间用黑色宽宽地腰带束起,越显得纤细不盈一握;只是裤腿实在太过肥大,兰瑛向上摺了几摺,总觉得这裤管不一会儿还得落下。
平江南不掩眼中地赞许之色。见她苦恼地双腿摆动,笑着上前道:“我来帮你罢。”在她身前单膝着地,小心地替她把裤腿翻卷起来,让它堪堪圈在鞋口边上。
兰瑛向下注视着他的头顶心,不知怎地,他屈膝的姿势,温柔的动作,让她没来由地心中一动。兰瑛莫名地害羞起来,突然备觉敏感,仿佛他身上的热力在不断漫过来,威胁着要灼伤她。兰瑛咬住下唇,荒谬地想拔腿逃走。
这实在是荒唐!她竭力说服自己,让自己站在原地,才没有做出什么突兀丢脸地举动。“我实在无须怕他。”她想到。相识以来,他并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她又一向不是忸怩的女孩子,单独和男子在一起,也从不觉得惴惴不安。何以今天突然会有这样陌生异常的感受?
№16 ☆☆☆宁作我2003-12-25 19:17:43留言☆☆☆  引用

好看!JJ加油!其实JJ已经很勤快了!开坑都有填,而且女主角都是家世很好的那种,不是那种“灰姑娘”型的,我最喜欢JJ的这种了!!
№17 ☆☆☆小Q2004-01-02 16:25:48留言☆☆☆  引用

呵呵,被小Q提醒,才发现果然偶的女主角都是千金小姐。嗯,因为爱惜她们的说,不舍得让她们吃苦。P:
其实偶也写过一个主角家世并不好,流落风尘地说。当然啦,最后给她一段好的姻缘补偿她。
№18 ☆☆☆宁作我2004-01-03 14:05:45留言☆☆☆  引用

不知这位男主角有何与众不同,我很喜欢兰瑛,私下觉得状元配不上她,还好JJ没有流于俗套的将故事中的每对都配成双
№20 ☆☆☆小Q2004-01-08 16:23:22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