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虚室生白
主题:新连载《新月如弓》一[2]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新月如弓
序幕
年轻的箭道师一身长衣,暗青色护胸在幽幽夜幕中泛着苍白的光闪,一如他自己青白的脸色。诡异,然而莫名有股令人神驻的力量。
他举起弓,搭上箭。
他的猎物没有发现他的靠近。即使他发现了,也来不及逃避那一道闪电。他刚刚警觉地回过头来,沉重长箭就呼啸而至,遏止了猎物最后的呼声。
猎物无声被长箭击倒。
那箭就有如存在生命一般,撕裂猎物之后,自动飞旋回来,带着猎物的痛苦,回到狩猎箭道师的手中。
一路滴下青色的痕迹,残血斑斑。
躲在暗处窥伺的她惊恐喘息,纤手揪紧了自己的衣领,唯恐被那恶鬼一样的狩猎者察觉。
然而没有用,他踏着稳健然而又无声无息的脚步,目光转向她藏身的方向,朝她走来。他早就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她是第二个。
这是场慢慢享受的狩猎游戏。
有力的手举起大弓,慢悠悠地将那枝正在滴血的长羽箭搭上弓弦,继而,弯弓满弦,对准了她。
她脸色骇得煞白,屏住了呼吸。她抬腿狂奔,然而使尽全身气力,却仍无法移动分毫,甚至无法呼救出声。她就这么看着他瞄准,但并不靠近。远远地,他清脆笑了一声。
她意识到就在他发出轻笑的同时,箭已出弦,立时就要射穿她的身体。可是双脚被定住,咽喉无法出声,此时只有背上的冷汗和越来越猛烈的心跳是活动着的,还有正朝着她而来的箭……不幸,它来得这么快,可又为什么这么慢?
“夺”地一声,她感到有什么被刺穿了,那不是头部,但却只有头部开始剧烈地疼痛。她眼前无数光芒在拉长爆裂,她看不清楚自己的手,不知道那上面有没有血。她开始抱住头,弯腰挣扎,抗拒那种难以承受的疼痛,她想尖叫,想质问,想求救,想哀恳,想用手指报复地撕裂对方……疼痛转化为眼中的一片血色,她的神智越来越远去,模糊。
远远地,她似乎听见他啧了一声,语气有些意外。但他没有迟疑迅即远去的脚步声是她最后听见的声音,她沉入了无边白雾里。

            一
斋明是个大夫,或者说他自以为是个大夫。
但他所诊疗的对象跟一般的病患有所不同,那些被其他医生拒绝的病人,才是他的衣食父母。就是说,治的好的,别往这儿来;无药可救的那类型,正好,您哪,抬进来吧。
有人管他叫巫医。但他自以为是神医。
他整天摆足了华佗扁鹊的款派,大剌剌高坐着,身边堆满医术古册,什么《神农本草经》、《皇帝内经》、《千金方》、《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脉经》、《针灸甲乙经》,种种货色无不齐备。连那种最古早的竹简帛书都有,仔细翻翻,约摸是能翻出一两块甲骨的。寒碜的墙壁上挂满什么“杏林仁术”、“回春妙手”之类的匾。
其实一年到头也没几个病人。
他的侍药童子枸杞正在哼哼:“昨天好好一个痛风症的,您偏要说这病不是您专长,给赶出去了。这下好,这个月我们就喝风吧!正好,门板破缝了,风管饱。”
斋明摇头晃脑地吟读着《本草》,一边拿手捋着自己颏下那子虚乌有的胡须,啜着凉白开水,一副陶然欲醉的样子,突然听见枸杞说话,不由呛到,便大咳嗽。
枸杞放下手里正在碾磨的药草,无奈地过来帮他拍背:“都秋凉了,这还只穿着单衣……”他的眼珠转着转着,就转到了斋明拇指上戴着的那个汉玉扳指上面,而且盯住不动了。
斋明咳喘着抬起头:“行了,再拍下去我的肺就废了。”看见枸杞的目光,连忙捂住扳指:“我说过了,这个不能卖!这个是……”
他还没说完,枸杞就跳到门边,无比殷勤地点头哈腰:“是,是,我们是斋明大夫……慢点慢点,您请进!”
斋明已经在位子上坐好了。很好的姿势,下巴朝天,一卷古旧医书拿得老远眯着眼看。
病家是个昏昏沉沉的汉子,身强体壮的样子,看不出什么毛病,也没捂着哪儿哼哼唧唧,就只双眼无光,一脸茫然。他老婆扶着他,眉头紧皱,还没坐下,先凑上来问:“大夫,看个诊多少钱啊?”
斋明抽动了一下嘴角:“那得看他得的什么病。”他伸手去翻那人眼睑,那人跟着翻白眼,愣愣的。叫他吐舌苔,他的口水便直流下来。吓得斋明连连退后。“他这样几天啦?”
眼泛青光,舌苔赤红。
那人的老婆眼泪直淌:“十二天了!大夫,我们家可真不富裕……乡下的,好不容易进城来,跑遍了全城的大夫,钱就照收,人就没救!”
“等等,先别哭穷,”斋明有点兴趣,扭头对枸杞说,“这个好像算是咱们的病号,登记一下!”
兴奋的枸杞已经把病号本子拿出来了,先蘸了蘸笔,问:“什么名姓?庞二;多大年纪?三十一;婚配……哦,成了亲的;症状……先生,症状是什么?”
斋明把人家的脑袋翻来覆去地翻看了半天,问庞二嫂:“五天前出过什么事?”
庞二嫂拉着极脏一块帕子抹泪:“没啥事儿啊,就清早出去砍柴的,提着斧子。结果半天,没见柴扛回来,我心想呢,秋深了,外面没食,莫不是遇上狼了?可一出去,就见他迎面自己走回来,痴呆呆的,连斧子也不知丢在哪儿了!”
“噢。”斋明想了想,“难道是遇上山鬼狐仙了?你们住在哪儿?”
庞二嫂惊怖,尖着嗓子说:“可不是!那烂桃山上传说是有狐狸!大师,这可怎么好?你老得救救他!”她忘了这是看大夫,对着斋明说:“大师看要不要上柱香、烧点纸钱什么的?兴许真的冲撞了什么邪神呢。”
“难保。”斋明严肃地说。
斋明吩咐枸杞拿来一张黄纸,施法用井水在上面喷了几口,挑到火上烧了,拿烟灰拌水,给庞二喝了。“先等一会儿再看。”
一刻钟后,他先是喃喃自语,接着凑身过去,用手捂着庞二的耳朵,神神秘秘地说了几句只有庞二才听得见的话。
庞二摇了摇头。
庞二嫂看见丈夫居然对问话有反应了,大喜过望。
斋明仿佛累极了,半躺在椅子上,眯着眼说:“扶他回去——回去我包他马上睡着。让他睡上三天三夜,过三天,再来。”
庞二嫂小心翼翼地问:“大师,他睡上三天就好啦?”
斋明忽然怒睁双眼:“谁是大师?我是大夫!三天后再来!我给他针灸!”
庞二嫂吓了一跳,不敢多问,连说谢谢大夫,就扶着丈夫起来。
斋明看她没有要付钱的意思,对枸杞飞眼,下巴微微一抬。
枸杞连忙过去,边帮她搀扶,边说:“大嫂,这病麻烦,先生这几日要花不少心血,为你丈夫祈灵禳灾,这禳解可是要大亏元气的,你看……”他伸出手来。
庞二嫂恍然大悟,“哦,哦,应该的,应该的。”她拿出二十个铜板,塞给枸杞:“小哥帮我照顾大师,哦不,大夫。病好了之后另有谢礼啊。”
说着就出去了。
斋明和枸杞面面相觑:二十个铜板?
枸杞呸地一声,恨恨地说:“好抠门的女人!先生,你刚才使了什么法子,让那傻子一下知道摇头了?”
斋明一边咳嗽,一边得意地笑,扬扬手里一小团棉花:“我拿棉花搔你耳朵,你摇不摇头?”
“嘿,还真是!那为什么他回去就会马上睡着?”
“废话,烂桃山离这多远?你走回去试试,别说他,就是他老婆,回去还不是一头栽倒床上。”
“那又为什么一睡会睡上三天三夜啊?”
“那人傻成那样,不叫他起来,他会起来么?我斋明大夫这么说了,他老婆还不就着他睡!”
“啧啧,师傅,你真奸啊,还叫他复诊,好多赚点银子。”
“那是。病人这么少,哪能只赚一次钱。少说也叫他再来三趟。”斋明哼着曲儿,试着把二十个铜板从枸杞手心里抢过去。
“三趟之后要是再不好呢?岂不是砸了招牌。”枸杞有些担心。手心握得更紧了。斋明掰他的手指掰得出汗。直喘。
“我怎么会医不好他!”他骄傲,“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就去烂桃山。”
№0 ☆☆☆迦陵频伽2006-11-30 16:20:50留言☆☆☆ 

活活,沙发非我莫属
№1 ☆☆☆lh2006-12-01 02:10:30留言☆☆☆  引用

呵呵,迦迦又开新坑啦?可喜可贺。。。但是旧坑怎么办?
№2 ☆☆☆浮光掠影2006-12-06 18:53:20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