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虚室生白
主题:《满月如弓》七[2]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好像没什么人看啊……算了,继续努力

      七
那是个傀儡一样呆板没有抑扬的声音,血红色的人影立体地漂浮着,有着惟妙惟肖的箭道师的脸容,完全是一个人偶的模样。
看到那张脸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一种恨意犹如秋草疯狂地在悦意胸中暴长,几乎要撕裂她的胸膛。甚至也不完全是因为亲如姐妹的明月奴的死,也不完全是想起自己长期以来无边无际的噩梦,仅仅是看见他的脸,仅仅是感觉到他的存在,都让她痛恨到了极点。那种恨,几乎不是本能的,而是什么力量强加给她的一样。
凤林公子无声地抓紧自己的剑,在重重鬼哭声中,朝面前的金圈屏障断然劈下,喝道:“破!”
在一片要耀瞎人眼的刺目金芒中,屏障砰然爆裂,覆在金圈表层的无数孤魂野鬼的黑色影子倏地在最后的绝望号哭中消失无踪。
只留下一地的青黑色痕迹。凡是阴魂行经之处,大地都仿佛被烧焦了一般。
凤林公子一眼瞥见满脸恨意的悦意,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嘴。
这时那个血色人偶开始以最初影子形体时的那种速度行动起来,动作异乎寻常的滑溜与诡异。完全不像它僵硬的语调。
人偶把破魂箭扔至半空,那能任意改变实体形状的箭又一次在众人面前变化起来。血色人偶扑追过去,把箭握在手里,这时,箭已经变成了一把生铁的长矛。
人偶以灵巧的动作闪过卫夫人激射而来的灵符,用惊人的力量对准悦意,掷出长矛。
刚从昏迷中苏醒、灵力又完全没能恢复的胡人女子眼睁睁看着沉重的长矛笔直破空而来,无法躲避。夹带而来的飕飕风声已经先铁矛一步贯穿了她的耳朵,使她动弹不得。
凤林公子敏捷地耸身回转,踢落铁矛。正要抓住时,那怪异的东西仿佛有自己的意志和眼睛一般,逃过他的掌心,重新化为铁箭头回到人偶手里。
凤林公子笑了一声,竟然带着满足的味道。
悦意都不明白他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笑出声来。刚才被他打碎的万千阴魂重又聚拢,虽然不敢再次靠近,却始终在他们左右上下游移漂浮,时不时覆在卫夫人或是悦意两人的身体上,甚至用獠牙咬上一口。
鬼哭声惊天动地。在树丛草木间呼啸云集,唤起了最深沉的黑暗和恐怖。
月亮再也不敢出现。只有黯红色的雾,和浓黑色的阴影。
酷肖本人的血色人偶显然是被不知在何处的箭道师所操控着,它收回铁箭头之后,静静地站在那里,血红色的躯体渐渐透出亮红的光彩来,就好像是一盏红漆的灯,被点燃了。
卫夫人惊叫道:“快打倒它!凤林,它会自爆血雾,让我们体内的血都被引发……我们会爆体而亡的!”面色惨淡的卫夫人护住自己的腹部,连连后退,甚至顾不得用金拂尘拂开那些有如附骨之蛆的噬咬者。
凤林公子举起银质酒壶,好整以暇地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完全不顾正在变得越来越透亮的血色人偶。
他长吟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话音还未落地,他就双臂结印,划出六芒星术法,朝人偶头顶罩落。
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酒液往人偶胸前激洒过去。
微微辛辣的酒气袭至时,人偶居然无法躲避。
酒箭穿透人偶,在它红亮的胸口心脏处穿了一个洞。
真实的腥红血液,从那个空洞处汩汩流下,仿佛无尽无绝。
血一直流到了凤林公子、悦意和卫夫人的脚下,还在不断地流淌,漂移的游魂们闻见血味,急切地鼓噪起来,鬼哭声中,无数阴影飞扑而下,奔向地上的血河,狂热地吮吸吞吐着。
人偶剧烈震荡着,手里的破魂箭猛然跃起,自有意识般化作几百支长长铁箭,密雨般朝凤林公子飞射过去。
凤林公子一面维持着六芒星印,一面仗剑打落箭雨。
终于有一两支箭射伤了他。但他却毫不在意。
半晌,六芒星印镇慑下,人偶终于不动,好像失去了引线一般,颓然站立着,
凤林公子就着自己唇边的热血喝干了最后一口酒,好像对脚下所有阴魂的作呕贪欲一无所见似的,高声吟道:“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他开始对着虚空舞起剑来,意态闲适,仿佛在自家庭院,对月赏花。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挥剑时,剑上起了霹雳般的声音,隐隐有雷霆电光,在青色长剑上流离不定。
明明相隔还有一定距离,一招一式,却无不在不远处红色人偶的身上留下了伤口。
终于,千疮百孔的人偶轰然倒地,溅起一地血污。
稍稍宁定的卫夫人抢上前去,用金拂尘卷起一道蓝色神符,拍在人偶脸上。
人偶的脸碎裂剥落,慢慢如泥浆融化。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一直不断吟唱的凤林公子这才收剑,但却没有收回结下的六芒星印。

悦意用赤月弧刀挥散近身的几个阴魂,发辫散乱,赶到卫夫人身边:“它……死了?”
卫夫人冷然道:“它只是个傀儡,只有它完全化成泥浆,破除里面的咒法,它的主人才会现身。”卫夫人不耐地挥开一个凑拢来的阴魂,又一次用金拂尘做了一个屏障金圈。
想起刚才的危险,她突然在寒风中栗栗颤抖。
人偶“血化”一成,阴毒的咒法会使得人偶自爆,喷出的血雾是引血剧毒,会让方圆十里之内所有生物血脉爆断,血尽而死。
蹲下检视人偶的凤林公子直起腰来,定定地看入悦意双眼,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悦意,你想杀了他吗?”

悦意一惊,抬起头来,白玉般的脸庞在红色黯雾里,隐隐笼上了一层血光:“当然!公子杀了他吗?”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赤月弧刀,脸因充满希望而光彩焕发。但不知怎地,却看得卫夫人一阵寒意。
因为这实在不像是原来那个善良柔弱的胡人郡主啊,难道明月奴的死,竟让这个平生最大罪孽不过是猎杀过几只野兔的姑娘,性情有了如此之大的改变?
凤林公子却满意地点头:“不是我,是你。是你要亲手杀了那个箭道师。”
悦意睁大眼睛,虽然觉得惶恐,却又有一丝跃跃欲试:“我?可是我……灵力低微,没有办法与他抗衡啊!”
凤林公子仿佛没有注意到美丽的胡人女子清澈的眸子因突如其来的嗜血而浮上红翳,微笑道:“我不能亲自动手杀他。因为伤他就是伤你,你明白了吗?”
悦意无意识地抚上自己曾经剧痛难忍的胸口,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所以,只能靠你自己。”
然而,看上去似乎成竹在胸的凤林公子却完全没有把心里的计划解释给两人知道的意思。他只是简单地对惶恐不安的胡人女子说:“有我在,放心吧。”
№0 ☆☆☆迦陵频伽2007-01-25 14:01:53留言☆☆☆ 

沙发
№1 ☆☆☆胖白兔2007-02-01 11:42:57留言☆☆☆  引用

很好看的文章
№2 ☆☆☆ddxx2007-02-02 02:27:36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