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不了居
主题:每个人都会忘记[7]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年轻时,我曾那么爱一个人

-----------------------------

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忘记,某年某月的某天夜晚,我和他安静地躺着,旅馆的被子雪白柔软,我用右手握着他的左手,那时候的温暖,在记忆中定格,成为不能忘却的怀念。

他不曾说过爱我,我不曾说过爱他。我们年轻而倔强,像两只箭猪,互相刺伤,鲜血淋漓的同时,觉得疼痛而温暖。

-----------------------------

现在的我短发,穿黑色衣服,牛仔裤,戴黑框眼镜,我知道自己有疲倦的眼神,嘴角总是下垂,从不微笑。小暖说我很像T,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对于女人我只欣赏,没欲望。

小暖和我喝酒,小摊子的炭烤生蚝味道很好,加辣椒、蒜蓉,烤完一个,老板用夹子夹起来,在水里浸一浸,“兹”一声,烟雾腾起来。

我总是叫青岛2000,金威太苦,曾经有人对我说,深圳的水质不好,所以麦汁浓度要高些,酒会比较苦。如果你喝不惯当地的啤酒,那么就喝青岛吧。

小暖拿出烟,是软白沙,我说,鹤舞白沙,我心飞翔。

之前我抽茶花的,没换包装前的茶花,似是故人来。为了这句话,我一直抽,直到它换了新包装,即使内心如一,但已不是旧日容颜,所以,我抛弃了它。

小暖替我点了火,然后我开了啤酒,对着瓶口,喝得十分粗犷,那个平头的男人好脾气地笑,说,万千,别喝太猛,小心呛到。

他是好人,从不管我抽烟喝酒,是太过尊重,还是保持距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无论是谁,都不是他。

-----------------------------

他曾经对我说,小千,一个好女孩不能抽烟喝酒,你点烟的样子像小流氓,我干脆叫你小流算了。

那时我笨手笨脚点一支520,台湾来的凉烟,烟蒂处一颗镂空红心,非常煽情。我点着烟,吸一口,对他喷出青色烟雾,意料中看到他又气又急。骂我,你真是无药可救。

他转身走开,背影还是很好看,蓝色衬衫,风吹得他衬衫鼓起来,像背上有翅膀,很快就要飞走的样子,我对着他背影寂寞地吐出烟圈。

我很轻地说,什么叫无药可救呢?就是病得要死,马上死掉,但却没有药可以治疗。嗯,难道我要死了么?

其实我应该冲上去,抱着他,然后对他说,只要你说一句,我立刻戒烟戒酒,做个你喜欢的女孩子。但是那时候我没有,我只是坐在台阶上,看着他,渐渐走出我的视线。

他走得很慢,但不曾停顿,不曾回头。我在冰蓝的烟雾中张着眼睛,直到眼睛干涩、疼痛。然后掉下泪来。

-----------------------------

喝酒的时候,小暖说,万千,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看着黯紫色的天空,抬着头,然后说,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平头的,穿着白T恤的小暖微笑,他说,你是个寂寞的人。

他用牙齿咬着啤酒瓶的盖子,他说,只是,寂寞是可以被原谅的罪。所以,万千,无论你做了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

小暖,寂寞是可以被原谅,但,原谅与否,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

什么时候爱上喝酒?我不知道,也许是高三那年,太辛苦,有天晚上我拉他翘了晚自习。他是好学生,但禁不住我死缠活缠,他去小卖部买了半件啤酒,我们把酒搬到教学楼顶层。

那里可以看到天空,一整片绵延开的无边无际黯淡得近乎深紫的天空,我躺在粗糙的水泥地上,看着夏夜的星空。

左手边是他,右手边是冰冻的啤酒。似乎一切烦恼,都可以被遗忘。

他在我身边静静哼着歌“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

有些人喝酒,醉了,会睡着,会遗忘,所以忘忧。

小暖说,人总是要往前看,学会忘记。我说,记忆是身体的一部分,忘记了,就不完整。

-----------------------------

高考完,我戒了烟,作为奖励,他买了礼品装的怡口莲给我,朗姆酒心,甜得发腻。

但我突然爱上了这种夹心太妃糖,等成绩公布的那些天,我和他偷偷买了火车票,硬座,去上海玩。在路上我总是要他买糖果,拆了包装,一把把放口袋,无聊时剥一颗吃。

在黄埔江边,他给我照相,我一边用糖果塞满嘴,一边伸出手,做出个V字。他按完快门,冲我说,小千,你这姿势太土了。

我问他,啥姿势不土?他笑了笑,然后温柔抚开我汗湿的头发,他说,再土的姿势,由你做出,都是化腐朽为神奇。

我抱着他,放肆大笑,如同孩子一般。

去杭州的时候错过末班火车,胡乱找了个旅馆,前台小妹抬起头,淡淡地说,只有一间房了。

我和他对视,红了脸。

很久很久以后,我还记得,他睡着的样子,很天真。

我的右手握着他的左手,那温暖感觉,几乎叫我落下泪来。

-----------------------------

小暖说,一个人,让你快乐过,已经足够。

我萧瑟地喝酒,说,快乐过后的平淡,岂不叫人更加痛苦,难以忍受。

-----------------------------

考上大学,各分东西,我们在时间中失散,找不回原来的样子。

即使通信,即使电话,也能觉得那种默契渐渐消失。我又开始抽烟,买了许多不同牌子。有人自告奋勇,去各个小卖部搜刮各式香烟。

那个人有清秀的脸,眉毛很黑。

我慢慢翻着那些香烟,问,你难道不觉得女孩抽烟很流氓?

那个人说,只要你喜欢就可以。

后来,我打电话给他,电话里寂静一片,只有他轻轻的呼吸,我说,似乎又迷上抽烟,烟雾吐出来的感觉很好,像是把什么东西带走一样。

他说,那是很糟糕的习惯。

我说,如果我喜欢呢?

他没有回答。

-----------------------------

小暖说,后来呢?

我转过头,说,后来,我和他和平分手了,但也没跟别人恋爱。再后来就毕业了,来这里工作,遇上了你。

两个后来,似乎概括了我的前半辈子。

-----------------------------

不知道分手是谁先说出来,冬天,南方城市下了一场新雪。薄薄的雪,出奇的冷。

我握着他的手,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笑着说,要不要吃点什么?

选了火锅,鸳鸯锅底,一边是红汤沸腾喜气洋洋,一边不动声色波澜不兴。他点了很多菜,满满一个桌子。

我说,别点那么多,吃不完。

他抬头,微笑说,没事。然后,他转过了头,我看不清表情。

吃了很多,直到我们都动不了,他最后一次抚开我头发,说,小千,你还是戒烟吧,会上瘾的东西,对身体不好。

那时候我夹肥羊卷,烫得蜷缩起来的肥羊卷,在筷子中滑落,我终于忍不住,抱着他,哭得不能遏制自己。

-----------------------------

我似乎已经想不起来他的样子,我这样对小暖说。

小暖说,可能有一天,你也会遗忘我的样子。

我说,也许吧。但我不会忘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有个平头男人,和我在排挡里吃炭烤生蚝,他给我点烟,陪我喝酒,听完一个糟糕的、老土的爱情故事。

然后我,低下头,静静地,再点一支烟。

END
№0 ☆☆☆蛛蛛2006-04-13 14:33:39留言☆☆☆ 

微笑看完
只觉如烟辛辣过肺而出却也淡然
读这篇文字的过程,的确好似吸烟
№1 ☆☆☆水珠儿2006-04-13 16:30:16留言☆☆☆  引用

№2 ☆☆☆蛛*****2006-04-14 15:57:39留言☆☆☆  引用

据说现在流行中南海,老少男女皆宜哦.
高中的时候抽过薄荷烟,至今没再沾过,这辈子做淑女无望,好歹要拼个良家妇女当当.
№3 ☆☆☆笨542006-04-15 12:22:34留言☆☆☆  引用

颤抖地指着54~~~~~~~
偶~~~~一向觉得自己是良家妇女啊········
№4 ☆☆☆蛛蛛2006-04-15 14:43:02留言☆☆☆  引用

切,人家说良家妇女是不许抽烟的,那是豪放女小太妹的行为,汗.
№5 ☆☆☆笨542006-04-15 20:47:38留言☆☆☆  引用

据说现在流行中南海,老少男女皆宜哦.
高中的时候抽过薄荷烟,至今没再沾过,这辈子做淑女无望,好歹要拼个良家妇女当当.

☆☆☆笨54于2006-04-15 12:22:34留言☆☆☆
味道臭了点。。。
而且抽多会想呕。。。
№6 ☆☆☆书笙2006-05-03 03:48:36留言☆☆☆  引用

还是觉得抽烟可以镇静神经,
№7 ☆☆☆惆怅旧欢如梦2006-05-14 15:17:26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