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不了居
主题:醉笑陪君三万场[6]
收藏该贴
已收藏
那日在河边,薛绯折了一枝杨柳在手中把玩,我坐在河堤上,一任春日新泥染污我鹅黄罗裳。薛绯他穿杏色长袍,手上松松地系着根艳红的丝绦,那是我花了三天的时间,用银红、绯红、殷红三色丝带结成的带子。
我抬头看着他,阳光碎金般撒在春日温柔的天空下,我想,薛绯会给我带什么样的礼物呢?
自从薛绯出去闯荡江湖后,每次他回来,都会有各种新奇的小玩意。上次是唐门的暴雨梨花钉,那钉子藏在黑褐色的圆筒里,我本来想拆了玩,结果被剑酒骂了一顿,他说这是唐门的镇门之宝,被我折腾的话,就会成为废铁一堆。当时我嘟着嘴,反而是薛绯安慰我说,坏了没事,反正东西拿回来就是逗我开心。
我无聊地踢着水,看水一点点洇湿我藕粉色的绣鞋,鞋面上的映日荷花,过了水,越发的鲜活。
然而薛绯拿出一柄刀,小小的,像是一弯新月。
当那弯新月从镶银嵌玉的刀鞘中抽出的时候,我看到了最美丽的月光。
他说,清明,这把刀唤“离伤”,因为它的刀光,比离人的眼泪还要凄凉,而它造成的伤口,比情人分别还要铭心刻骨。
我抚摸着这把刀,感觉它在我掌心中颤抖,冰冷得如同冬天第一场雪。然后我笑得天真无邪,我说,薛绯,我闻到血腥味了哦,他将那柔金似得杨柳弯成月,他的指尖雪白,抚着那细嫩叶子,轻轻一掐,就迸出嫩绿的汁液。
后来我知道,“离伤”是宋离别最心爱的武器,他说刀在人在,刀亡人亡。我不知他是否已经化成尸骨,但我看着那片凄凉的刀光时,总会想起那个惨绿少年,有着青涩的容颜,英俊而高傲。
宋离别曾经说过,他的刀,要献给江湖中最美的女子。那时候薛绯微笑着咬着根薄荷,他的眼神发亮,他说,清明,你就是江湖中最美的女子。
我想宋别离至死都无法想象,就是他一句话断送了可能有的江湖岁月。策马扬鞭的放肆疯狂,红烛罗帐的软玉温香,都在轻飘飘的刀光中完结。随着满天刀光而起的桃花红雨,成就了他一生中最后也是最萧瑟的江湖夜雨。

№0 ☆☆☆蛛蛛2005-12-12 21:46:36留言☆☆☆ 

抢个先~
蛛蛛挖的坑啊~一个接一个的,发了洪水恐怕都填不平~
№1 ☆☆☆依惜2005-12-13 17:06:34留言☆☆☆  引用

汗.这就写完了?
№2 ☆☆☆缥缈录2005-12-15 22:29:57留言☆☆☆  引用

坑王
№3 ☆☆☆涂鸦2005-12-25 15:16:59留言☆☆☆  引用

华丽与空洞并存,秀丽与妖艳平行
№4 ☆☆☆Asuka·T陶子2006-01-14 15:32:24留言☆☆☆  引用

呃~没写完~懒得写~~~~~~~~~
№5 ☆☆☆蛛蛛2006-01-16 11:11:36留言☆☆☆  引用

拍桌——蛛蛛!!!!
填 了 吧………………T口T
№6 ☆☆☆水珠儿2006-04-03 23:59:43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