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字遊字在
主题:其实我想写长篇的,可写着写着就短了、、无语中、、、、、 [0]
收藏该贴
已收藏
只看楼主
    .那一年,尚澜还不过十七岁,她依旧会从那条即偏僻又有泥土的路放学而回家,而那时的她也依旧笑的开怀、笑的温和、对待人亲切、温柔。       然后后来,不知为什么,认识尚澜的同学、朋友、老师、以及她的家人,都发现尚澜开始变了,她变得表面柔和,眼神冷漠,语气对任何人都保持了一定的疏离。开始沉默,开始一个人独自来回,但她回家时还是走那条泥土路,有时下雨,还会弄得满鞋泥巴,裤脚也脏了一片。
      夜里,这天尚澜做了一个梦,她梦到那天她放学,她还和往常一样走原来那条路。只是这次,她遇到一个少年,穿着米色圆领毛衣,黑色的牛仔裤,头发微长,长得很干净,眉目分明,嘴角微挑,他说:“喂!你是凡林高中的学生吗?”声音低沉,语气略有些狂傲。
     她点头,望着他,并没有说话。
     他说:“那便好,以后在这里等我。”
      少年走近她,扫了眼她胸前的牌子,“尚澜,高二〔4〕班”念完后,他转过身走开。
     尚澜感觉有点可笑,但也没有在意。
       明天她还是从那里经过,不是因为那个少年,只是这条路是必经泥土路的唯一的路。这次她又看到那个少年,但也只是向他点点头,因为这只是必须的礼貌。此次以后,她依旧走这条路。也依旧看到那个少年。有时一瞥,有时点头,有时说上一两句话,也有时少年会和她一起走她喜欢的泥土路,在下雨时少年会背着她,她拿着伞,在这时少年没注意到她微红的脸颊。等走完了,才发现,少年的球鞋已经沾满污迹,有些污泥水灌进鞋里,裤子有一半湿透。而少年却不在意,他揉了揉尚澜的头发,声音温柔:“下次,等我。”
       这次她知道了,他叫,尹言。
       三个月后,还是在那条他们第一次相遇的路,他的声音如第一次他们相遇的一样,狂傲“等我十年。”
       而她只回答,“好”语气温和,没有问原因。
        高考结束后,尚澜离开了青源镇,考进了市里,而在她离开的那天,她又走了一遍那条路。然后带着不舍与期待离开。大学四年,每次放假回去,在假日里,她仿佛着魔一般,每天都会走那条路,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坚持,不放弃、不舍弃,然后,等待着。
          大学毕业后,她找了个工作,工资还不错,忙忙碌碌,一直到她25岁那天,她下班回家,路上遇见一个同学,他看着她,不确定的问:“尚澜。”
          她抬头,眼神略有点迷离,方林。
          而那以后,每日下班她并定遇到他,而久了,她也看出来,他喜欢她,
          尚澜不舍很漂亮,只是秀丽,头发齐耳,也有人追过她,可久了,别人也就放弃了,原因,沉默,没一个朋友。
           后来B市,同学聚会,在景都大酒店的KTV包厢里,喝酒,唱歌,跳舞。
          尚澜坐在单人沙发上,右手握着酒杯,目光略有所思的看着杯里摇曳的红酒,一个人沉默不语,耳边震耳欲聋的声音对她没丝毫影响,也没人去打搅她。
           直到声音全停下来,她才清醒过来,抬头,入眼的是,方林有些局促的站在她面前,但眼眸中的感情让人无法忽视,他说:“尚澜,我爱你。”而不舍我喜欢你,这时她听到有人说:“他喜欢你七年了,快答应吧。”之后别人都起声“答应吧”“答应吧”……
           周围传来的声音,一字一句不容她拒绝。
        她望着方林,叹了一口气“我等了一个人,等了八年,他说,让我等她十年,而我说,好。”
        方林这时身体有些摇晃,他望入她的眼,“我可以等”,坚定而真心。包厢里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尚澜站起身,语气有些不忍:“对不起,无论等不等到他,我依旧会等。”就像以前,无论是小学,中学,高中,这十几年,她从来没有改变过不走那条泥土路,因为这些已经习惯。
        侧过身,她没去看他的表情,也没去看包厢里的任何一个人,就如八年前,他说:“等我十年。”而她说:“好。”然后转身,那时只因为她爱上了他。而此时,因为她想断决这人的希望。
          从这以后,她再也没有遇到过方林,而她也依旧每天下班,走一段很长的路回家。
          两年后,她请了半个月的假,她又回到那个地方,半月后,她还是没有看到他,在走的那一天,她来到第一次遇到他的地方,站在他经常站在的地方,蹲下来,低声哭泣。
            回到B市后,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活,没半点改变。
             又过了两年,她接到家人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回到青源镇,当她在去走那条路时,竟然发生了变化,路不在是泥土路,已经变成平滑的水泥路,路上来来往往走着不同的人,开过不同的车,以往的那些全变了,这一次,几乎让她心灰意冷,可她还是固执着,等下去。
             父母已经摧她结婚,可她丝毫不退让,她想,她还有耐心,她不想放弃。
              待了数日,她又回到市里,只是在走入小区时,她望见一个人,等她走近,她注意到,米色圆领毛衣,黑色牛仔裤,头发微长,长的很干净,眉目分明,嘴角微挑,面貌虽没怎么改变,但比以前成熟而稳重。
             他看到她,他说:“无家可归,可否收留我。”语气之中竟含着威胁。
              尚澜看到他有点惊讶,但还是点点头,面露笑容,好,声音如当年他说:“等我十年”,而她说“好”一般。


№0 ☆☆☆依然等待 2011-09-28 22:46:12留言☆☆☆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