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语迟休问
主题:金陵女子 二[10]
收藏该贴
已收藏
正如翡翠所说,在何家的日子过得极快,过完重阳节,迎春回了一趟家,

将用手绢包得整整齐齐的五块钱交到母亲葛二嫂手里,葛二嫂拉着手女儿

的手不住地问,“好像瘦了,累不累?有没有人欺负你?”祖母则免不了

告诫,“出门不比在家,凡事多留点儿心,要懂得看人眼色。”

晚饭桌上有鸡蛋,在葛家只有年节的时候在看得到,素来都是留给祖母和

小弟的,没有迎春的份儿,今天却一家人都往她碗里挟,而迎春却早没了

当初的馋涎欲滴,心有所感,嘴里更辨不出什么滋味。好在弟妹七嘴八舌

地问,迎春只略略怔忡了一会儿,回过神,开始给他们讲一些在何家听到

的新奇事。

到了晚上,母女同榻,更有说不完的话,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迎春就得

回去,母女两个都哭,葛老太不耐烦地道:“有什么好哭的,要是想家,

就常回来看看,要不,就叫你娘去看你。”

迎春回到何家不到十点,离开中饭的时间还早,冯妈便说她,“你不用那

么着急地往回赶,看看弄得满身的土,一脸的汗,这是何苦来。”迎春

道:“原是请一天假,再耽误就不好了。”

冯妈笑道:“你这人心也忒实,你看看哪个回家不是呆个两三天,就你是

个听话的好孩子。”

迎春笑道:“那你还不夸夸我这个好孩子。”

冯妈正待说话,却见珠儿进来四处翻动,便问:“你找什么?”

珠儿道:“那套吃蟹的家什,银的,上次还用来着。”她指的是一套吃蟹

的银具,包括蟹锤、蟹钩、蟹剪、蟹钳、蟹架,共有八件之多。

冯妈道:“你忘了,上次三太太拿走就没还,年纪轻轻的,怎么记性还不

如我。”

珠儿这才想起,哼道:“借完了也不想着拿回来,人家要用的时候怎么

办。”

冯妈道:“是四太太要用么?”

重阳前后,正是蟹肥时节,早有人送了十几篓阳澄湖的大闸蟹到何府来,

母蟹肉肥膏满,公蟹肉厚壳硬,都是“金爪、青背、铁锈肚”的正宗的大

闸蟹,煮熟分外鲜美,一场蟹宴过后,还余下几篓就给各房分了,四太太

素来不喜海味,却独爱吃蟹壳里的紫膏。

珠儿道:“是啊,眠云来借,我叫她自个儿管三太太要去。”说着就扭身

出去。

冯妈对着迎春笑道:“眠云哪里肯张这个嘴,就是四太太也不肯的。”

没隔多久,一天傍晚,三太太房里的晓莺来说,“上次的蟹挺肥的,三太

太叫我再拿一篓回去,你们再给做个蟹粉菜。”她穿了一件银杏色闪光印

花缎的短袄,豆绿春绸的散脚裤,风姿楚楚地靠在门边,倒不像只有十五

岁的样子。抬手挥了挥粉红绸手绢,小声嘟囔,“这烟真呛人。”

这几日何家来了亲戚,是三太太的堂兄一家,而五太太又有了身孕,饮食

都要特别准备,厨房里忙得头昏脑胀,珠儿早来就气不顺,哪经得晓莺再

来聒噪,当下斜了她一眼,冷冷道,“说好一家一篓,早就分完了,怎么

这会子还来要。”

晓莺被她堵了一句,无话可话,又问:“那新鲜的嫩笋总有吧,就做个虾

子炒笋片吧,那边客人还等着呢。”

珠儿头也不抬,“五太太要吃鱼面,你没看到我正忙着呢。你等我做好了

再说吧。”

这鱼面要拿活青鱼烫熟,拆骨留肉,和在面粉里揉透了,切成面条,再下

在好汤里混煮,极费事的一道菜,晓莺哪里等得了,不由得有气,“你别

拿五太太压我。”

珠儿笑道:“谁拿五太太压你,你配么?”

晓莺脸胀得通红,“算我说错话,你是拿五太太压三太太。”

珠儿笑道:“那又怎么样?五太太有身孕,当然她的事最大,你便是学给

三太太听我也不怕。”

晓莺气得手足发抖,戟指着道:“好好,珠儿,你好本事。”

本来厨房里各人手里都忙,也没留心她们说什么,但两人越吵声越大,冯

妈忙奔过来迭声问:“怎么了,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

晓莺哭道:“也不知哪得罪这位姑奶奶了,我只说三太太要吃嫩笋,就招

出她这么多有的没的。”

“嫩笋啊,才用完了,这有一罐新腌的笋脯,挺不错的。”

晓莺一把接过罐子,蹬蹬几步跑了,珠儿追在她身后大声喊,“喂,那套

吃蟹的家什放着也没用,早点儿给送回来。”

冯妈扯了她一把,“行了行了,好端端地得罪她做什么?”

晓莺呸一口,“我就讨厌她那副狗仗人势的样子。”

冯妈笑道:“我看你是讨厌她打扮得比你花哨。”

珠儿也笑,“像个妖精似的,四少爷还小着呢,难不成是想勾引老爷。”

冯妈吓了一跳,“这话你可别胡说,对了,你真不怕她告诉三太太?”

珠儿逞一时口舌之利,心里这时倒有点后怕,嘴上却说,“路归路,桥归

桥,她管不着我,要是她不顾身份跑到这儿找我晦气,我也认了,大不了

――”

冯妈接口笑道:“大不了撵出去,配个小子。”

珠儿啐道:“你个老没正经的。”

冯妈道:“我这难道不是正经的好话么,你看看我,跟了个死酒鬼,到现

在还得给人当老妈子。”接着冯妈就开始埋怨着她的死鬼丈夫,珠儿也不

知听了多少遍了,到现在早练出充耳不闻的功夫。

待续


№0 ☆☆☆休相问2004-03-14 19:15:09留言☆☆☆ 

第一~~~~~~
汗,不过看得不过瘾呢,还想看~
№1 ☆☆☆清子2004-03-15 13:20:53留言☆☆☆  引用

呵呵,终于等到了,什么时候有 三?
№2 ☆☆☆eagre2004-03-15 15:18:59留言☆☆☆  引用

在读红楼梦。。。。而没人能写过老曹的。。。。
个人还是非常期待《红罗褥》。
№3 ☆☆☆风波恶2004-03-16 09:33:02留言☆☆☆  引用

休相问jj, I really like your novel, which is like the fresh air in the countryside.
To 风波恶, maybe this novel has similarity as HongLouMeng. But it happens in the different background and has no hint of "Su4 Ming4". You can read more than that from HongLouMeng, even though HongLouMeng is a peak.
№4 ☆☆☆wind2004-03-23 12:36:55留言☆☆☆  引用

判词终归只是判词,古典章回小说套路发展了一下而已。
红楼梦是关于“宿命”的吗?余不敢苟同。
再者,短短两章,WIND老兄就铁定这篇不是关于宿命了吗?
№5 ☆☆☆风波恶2004-03-26 07:06:54留言☆☆☆  引用

Well, we can wait to see how 休jj deals with further chapthers.
But we also can not draw the conclusion that we are reading
红楼梦 from these two chapters, right?
№6 ☆☆☆wind2004-03-26 08:37:37留言☆☆☆  引用

看小说,有人讲究情节套路,有人单喜欢文字清丽,还有我这样的,看个人情冷暖。个人有个人那杯茶而已。所谓SIMILARITY,我也没觉得借个厨具就成了红楼梦了。只是奶奶太太姨太太,看上去有发展成那种文章的可能。作者类似的文章写了太多,这样走下去,势必难求突破。
红罗襦之所以好,就在五四那个大背景,让人惴惴的,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虽然说写“封建大家庭”没什么不好,但纠缠在叔伯兄嫂,家庭关系,儿女情长等上,文气自然就弱了。
WIND兄由背景不同和“宿命”的缺失为两条依据,认为此文跟《红》没有可比性。 前一条不值驳斥,这后一条,驳斥是为了教育和抬杠。说到底,是否背景相同了,宿命也有了,此文就是红楼梦了呐?这个逆反命题既然不成立,那原命题自然不成立啦。
№7 ☆☆☆风波恶2004-03-27 07:25:36留言☆☆☆  引用

又一红楼故事。
№8 ☆☆☆安安2004-04-06 18:21:35留言☆☆☆  引用

5555555555555555555
好少……看不过瘾。
对这个螃蟹有点疑问,据说阳澄湖的蟹有四大特征: 青背、白肚、金爪、黄毛,所以前几年似乎有人漂白普通螃蟹的肚皮来冒充阳澄湖的。
这里提到的“早有人送了十几篓阳澄湖的大闸蟹到何府来,母蟹肉肥膏满,公蟹肉厚壳硬,都是“金爪、青背、铁锈肚”的正宗的大
闸蟹……”铁锈肚螃蟹恐怕不是阳澄湖的?
啊……说到这个,开始流口水了……螃蟹啊螃蟹,我爱螃蟹~~
№9 ☆☆☆侧侧2005-09-24 17:20:36留言☆☆☆  引用

都说隔代亲,但是过去的时候,奶奶待孙女不如母亲待女儿……似乎是个普遍现象
№10 ☆☆☆= =2015-03-24 06:40:14留言☆☆☆  引用

回复此贴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5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