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我看《盛世生平》1-13章——(白砂糖请进)[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TO 白砂糖:
这一个月“闭关”复习,几乎没上网逛,等出关一看才发现《盛世》都快连载完了,看来我的书评已经过了保鲜期,呵呵,先不管后来人物的性格的发展了,就从我看过的几章下手谈谈一家之言,其他的等过一阵再来多嘴吧。

因为很喜欢《盛世》,不,应该说超级喜欢,所以把前几天的帖子又拿来发了,希望和大家一起谈谈这部作品。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卓悠尘

她是不适合这个世代的,从本质上,她应该是独来独往的,是时势而非自己的意愿使她成为逐鹿的领袖而非独行侠或隐士之类。卓悠尘的宿命,让人想起clamp的风格,但不似clamp的决绝和激烈,而是一种更深沉的绝望,她已经不会反抗性的去问为什么,而只是默默接受宿命。在我看来,她和荣文一样都是乱世中的不协之音,只能说造物弄人吧。

很奇怪的,她让我想起《东方不败》(徐克的电影)中的东方不败。虽然少了分霸气,多了分儒雅,少了丝妖媚,多了丝潇洒,但同样的身负重责,同样的决断和不羁,只是东方不败会为情爱纠缠,而卓悠尘不会。她太骄傲,也太爱自己,所以,东方不败愿以皇图霸业换取与心爱之人一夜相欢的痴情炽恋在卓悠尘这里就变成了“有情何似无情”的淡漠。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冷羁风

他的狂内敛并不形于外,他的狂只是在于他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切的权力。而这个本来是乱世中最有可能问鼎中原的人物,这个冷血的枭雄的最大的失策也许就是爱上了卓悠尘,不,其实我很怀疑那是不是爱,它更像是人们的一种梦想——以为可以抓住风的梦想,因为风是从来也不会为谁停留,不会为谁牵绊的,所以如果你能抓住它,那么也会成为权力的一种象征吧。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高原王,就象冷傲的杀手或平凡真诚的小人物,都远比一个盛世的帝王更令我心向往之。但他是一个乱世不可缺少的动力,书中有其一番话,可算是暴君的独白,也是对冷羁风形象最好的注解:

“作为一个帝王,我从不需要为任何人的生命负责,更不去想自己的双手是否沾满鲜血,残暴或许是帝王们的专利,再英明的君主也是从杀戮中创造出盛世生平。我也同样。妄想阻碍我的步伐,他们就应该为这愚蠢的选择付出应有的代价!”

很讽刺的,正是这样,在人类历史上总是恶而非善成为人类进步的力量,相信恶胜过相信善的人也会活得更长更好。


“多情总被无情恼”——荣文

相比以上两个来说,他是那么卑微的角色,以致出场次数并不多,且早早死掉,但,不自量力想保护远远强大于他的卓悠尘的荣文与卓同样是性情中人而且要比残酷的高原王更得情之一味(原谅我用了“残酷”,其实那是一个帝王的必修课,如果没有这一点,他也就不是高原王了),或许也恰恰因为如此,他必定早死,而绝无成就霸业的可能。他,是不可能在乱世中存活下来的良心与真诚。

记得在初看《流星花园》时,花泽有一次对牧野说“我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人啊”,当时真的很感动,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曾经会有这样的心情吧,卓悠尘之于荣文,也是如此,尽管残酷的是,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无望的爱情往往最令人心痛,但也恰恰最能打动心中那根最纤细的心弦。所以当他的勇气和决心令人动容时,我情不自禁要假设:如果他不是那样的爱卓悠尘,如果卓悠尘能有一丝丝注意身边默默守护她的他,如果没有如果,他其实也只能在卓悠尘的传奇中扮演一个过客,正如我们常常在自己深爱的人的生命中所成为的角色……


如果用颜色来形容三个人的话

卓悠尘:蓝色——自由
她是书中最自由的也是最不自由的,自由是她的天性,而不自由是她的宿命……

冷羁风:红色——力量
也许说野心或权力更恰当一些,当这个人物还没有出现,只是从他人的描述中读到时,就令我想到了这个词,他才是盛世的代表!每一个盛世之前的乱世都是这样的人物驰骋的天地:以万民为棋子,以天下为赌注!

荣文:白色——执着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看看《盛世》里面几段荣文出场的文字,你就会了然这两个字的意义。

《盛世生平》还没有连载完,对这样一部充满的传奇与回味的作品,我拭目以待!

PS:点评每个人的诗词都是我读到这个人物时的一些感想,至于是否恰当,就见仁见智了。

附:
盛世中几个关于荣文的细节(确实写得很好,担心大家没注意,所以就附在后面了,呵呵。荣文是至今为止《盛世》中最让我有荡气回肠感觉的,我想,自己喜欢配角的习惯是改不了了!):

荣文走到卓悠尘身边站定,他什么也没有说。却用目光直视着高原王,那坦荡的目光,直直地望进高原王的眼底。仿佛自己眼中微不足道的忠诚可以淹没那种霸道的帝王之气一般,然而对方却轻蔑地看着他。不以为然的将头转开。

在昏迷前一刻最清晰的记忆就是荣文的微笑,他扑了上来,将自己压在身下,他的眼睛始终在微笑着,发着光。似乎他一生都从未这么坚决而且满足过。

一切都是注定的。注定爱上她,注定得不到她。但他却愿意像这样平平静静地死在她面前?虽然她没有为他掉一滴泪。但是那目光的注视,已让他这一世的生命无怨无悔。他用豁出性命的热情爱着她,就只为了让她认真地看自己一眼。他并不在乎她为他报仇,这是他自己的选择,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后悔过。只希望从今以后悠尘能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不要再被任何人,任何仇恨、责任束缚住。

“终究是我们害了你……这微笑……这微笑……”荣文不住地轻喃,鲜血从口中一次次地涌出。吴言大声地呼叫,可是他再也听不见,一切都好遥远,连悠尘的微笑也是一样。在阳光中,那微笑一点点的破碎,碎得如此斑斓,碎得如此零乱。碎得如此心痛……

№0 ☆☆☆挪威森林2001-08-09 14:20:47留言☆☆☆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