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双星辉夜,裂石惊天——晴空《绝灭之山》人物评传之一[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本来想分开评论孟天戈和雷泽的,谁知竟不能相舍。一样的刚烈、一样的骄傲、一样的心机,连孟天戈都说,他们实在太像了,“就像镜子里的两个人”,只好两个人一起了。
关于孟天戈的烈性和奇崛,尤其是和孟兰韵的那场恋情,说得已经很多了,我这里就不再多说了。孟天戈一出场的时候,本以为晴空就给了“肝胆如铁,一剑光寒十三州”的定评,谁料竟几次让她再世为人,在不同的身份之间,心意一灰再灰、一死再死。也许孟天戈原本风流叱咤、颠倒风云,可惜我们第一次接近她的心灵,却已是心肠已冷,飞扬不再,沉浸在对孟兰韵的思念和悔恨中不能自拔,倒有点思幽近鬼。孟天戈本不为自己活着,她或许已经堪破孟氏宗主、武林盟主的虚名,但是却终究没法超脱这个身份,因为那时她除了虚名之外,并无它有;所以兰的痴缠对她来说,非是视而不见,而是这么多年她何尝倚仗过别人,何尝交付过自己的真心,就算兰的心意她真的明白,她也无法全心交付。其实我有时觉得,也许是兰还不够强,所以孟天戈从小至大,最相信的还是力量,虽然她对于温情和真心也非常的需要,但是无意中还是无法挣破世俗和兰走到一起,在兰活着的时候,她无法真正的牵挂她,思念她,放不开她,这一切都只有兰死了之后,才可能用悔恨和思念折磨自己来给自己一个支点。和若水也是如此,非到失去,不能相思;非有悔恨,不能摆脱。本来孟天戈大可诈死之后,远走江湖,可惜她还是使计留了下来。一来是因为孟天戈本来就是一个翻天覆地的人,爱情也许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但永远不会是全部;而来她已有一种再世为人的解脱,她以云九霄、丁珂平、梦法师……一系列的身份活下去,在幽暗的夜里独自舔拭自己的伤口;每到她自己意识到又变成孟天戈的时候,那种悲剧的情绪就会主宰她的决定,往往带来悲剧的结局。这也许是巧合?就像若水说“天戈”的时候、雷泽喃喃“天戈”的时候,马上就大事不好。她深恨若水的背叛(实际上若水也并未背叛她),其实她从未爱过若水,虽然可以保护她、依恋她,可以为她死,但却无法真的从心里把她当作一个知己;这样若水又如何说是背叛呢。其实,一代之才俊,很多胸襟韬略,如林清远、江听潮,也并非不够痴情,尤其是后者,意境高远、豪迈非常简直人气极旺,可惜都欠了一点凶猛之气。所以我觉得孟天戈从骨子里是有点无情的。这种无情只有生命力比她更为强悍的雷泽的出现,她的爱情才能发芽。可是她是梦法师的时候,爱上了雷泽,在醒来成为“孟天戈”的时候,背叛了雷泽。虽然她是为雷泽生死着想,所以选择了背叛;但是这其实是个有点自私的决定,以她的聪明,她对雷泽和自己的了解,不会不知道,雷泽宁愿承担死,也不愿意面对她的背叛;可惜小孟还是选择宁愿一辈子后悔。
不过不能不说小孟实在是个精彩绝伦的人物。那种谈笑非凡的气度、流云瑰奇的心机、洞彻事理的聪敏、倔强刚毅的个性、深沉内敛的忧郁……唉,偶就不列举形容词了,实在是迷死人。可惜越是聪明的人,越有自己不能逾越的魔障。
若是光有孟天戈,却无雷泽,《绝灭之山》定要减色不少。小孟和小雷本来就是一时之瑜亮,双星辉夜,同升共殒。雷泽本是丁珂平在北天关认识的,当时偶只觉得这厮粗中有细,豪迈非常,是个人物,后来晴空jj把它发扬广大,简直光彩照人啊。
雷泽本是忠鲁之人,后来竟然性情大变(都是小孟的功劳啊)。雷泽其实也是个挺无情的人,一开始他和御琴有婚约,他的态度居然也是寥寥。他和御锦曾经有兄弟般的感情,最后还是为皇帝拆散。不过本来这是价值观的选择,加不得诟病。他和梦法师第一次联手,将计就计,晴空信手写来悬念叠出。追求小孟,也是不遗余力,可歌可爱。
偶看到很多FANS觉得雷泽后来之狠毒,颇有人性之疑,所以配不上孟天戈了,我倒觉得恰恰相反,正是雷泽和孟天戈的相互辉映之所在。以雷泽刚猛深沉和孟天戈坚毅决绝,二人之战是在所难免。匹夫之怒,或可呼天抢地、拔刀相向,自可了断;但是英雄之怒,却非是血流漂箸、山河变色不能化解。雷泽本来已将心交付给孟天戈,以他的聪明本不会料不到孟天戈心存离去之意,但是他实在生命太强悍,连孟天戈这种肝胆如铁,也觉得会被他那种刻骨的痴情和用心击溃;他又实在太冷静,知道孟天戈的真实身份之后,居然没有多大的错愕,还能用计擒住她(本来对付聪明人就最好用最土的法子);他也实在是太自信,对小孟求婚都说得出,“我说可能就可能”。私以为只有北方的少数民族的烈汉才有这等胸襟和胆识,虽百折而不挎;孟天戈固然也是英雄盖世,傲气冲天,但是在情关之上,未免自己给自己下套子,非到失去不能信任,非到后悔不能相思,对孟兰韵如此,对云若水也是如此。雷泽竟被孟天戈背叛,怒气本已达九霄,谁知孟天戈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他爱也失去、恨也虚空、愤懑之心,可想而知,如何能够像孟天戈所希望的那样,战龙离野,退守冲虚;偏生又是个心性高明透彻的人,冷静异常,反倒堪破权术之术,不论君王诡异之心还是属下誓死忠诚之意,皆尽玩弄于股掌,所以最先生出的,反倒是彻骨的荒谬感。他要破除这种荒谬感(或者说因性格而必然产生的宿命性的悲剧感),却非有和孟天戈一战方可对自己有个交待,他或许却无时无刻不想和孟天戈决一死战而亡或者亡她。所以雷泽纵然不知道孟天戈还活着,此时却要灭御锦、破北天关,孟天戈生前所在乎的、或者曾经束缚她的,都是他雷泽所要毁灭的。如果简单说是因爱生恨,未免有点将雷泽看轻了。我想,孟天戈也希望死在雷泽手上吧,雷泽自然也明白孟天戈愿意与他一战而亡或者相反。连江听潮都说“雷泽真是强悍,简直——奇怪,他居然想办法恢复了武功。这是个打不垮的人,不佩服都不行。如果我要死,只怕宁可死在他手上,倒也光彩得很。”
但是雷泽遭此大变,肝胆本色固然不改,性情之中沉郁凶狠之处,却占了上风。所以本是雷孟二人高手相博,应如弈棋,谈笑之间风云纪会,虽是战争不免伤亡,但是大将才略至此,早已通达上天悲悯之心,处处留与余地;反倒变成惨烈异常,甚至坑杀俘虏、肢残人质。或是值得嗟伤之处吧。
偶其实倒是很想瞧瞧,雷泽知道小孟并没有死时的表情。他知道她死的时候,发现自己不过一场荒唐大梦;发现她没死,这岂非更加荒唐,多年的积怨杀戮,竟也是空虚,令人不胜唏嘘啊。(晴空若是仁慈一点,就让他知道之后立刻死了吧,否则真找不到再比这个更让雷泽心灰意冷之事了。)
PS:关于小孟和小雷,偶此评至是冰山一角,^_^,以后有空偶再议。关于书嘛,偶这里是人物评传,书以后偶有时间再来关税。:)
№0 ☆☆☆原醉2003-01-14 07:45:45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翠岫2003-01-14 13:56:32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