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华——晴空《绝灭之山》人物评传之二[0]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李商隐的《锦瑟》,虽说大家知道是情诗,但是究竟写的是什么,却一直争论不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华”,用这个题目,就是因为“无端”二字,无端是无缘无故、欲恨还休无法离弃,无端是不断不绝、寄酒抽刀不能排遣,无端是亦缘亦孽,身纵他托亦是伤怀。这种暧昧又婉转的感觉用来送给和孟天戈曾有过瓜瓜葛葛的几个女孩子,孟兰韵、云若水、御琴,最是恰当不过。

??孟兰韵:弱柳新兰,风雨何堪

?? 不知怎么的,偶总觉得孟兰韵身上有一种孩童般的顽痴之气。
兰之卷卷首,孟兰韵百无聊赖的在溪边溪水,一见到孟天戈就生出了恶作剧念头。非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谷里的小公主,只怕没那么难缠。“——哼哼,天戈弟弟,谁要你欺负我,我也要把你欺负回来。就算奈何不了你,也要你头痛半天呢!”也只有长不大的孩子才玩的小把戏。但是孟兰韵又是一个已经渐渐成熟了的少女,初通人事,百般娇羞(呵呵,jj此处把孟兰韵的那种敏感娇羞写的~~~),如何禁得起孟天戈处处戏弄,肆意挑逗。她的世界里,黑白泾渭,不是喜欢就是不喜欢,如何能够理解,孟天戈处处看似有意,其实却是无心。

?? 也因为这么一个特别的性格复合,她对孟天戈的爱情是最为至真至纯的,对孟天戈的恨也是最为极端的。她在不了解孟天戈的时候,爱上了她,甚至爱上了她的危险和无情,因为这个正是一个孩子的天性:越是危险越是好奇,越是不在乎我的人,越是不能抛却。她在了解了孟天戈之后,又一定会恨她,因为一个女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心爱的人将自己随便送人!孟兰韵对孟天戈,一言一语之间,爱恨就能逆转;一顰一动之瞬,心境已有反复。虽说很多时候爱恨只在一线,但兰的一线,几乎就是她心情的一次起伏,非关沧海桑田之变,亦无造化弄人之误。所以定评孟兰韵痴迷沉醉,爱的如此坦诚心思无邪,爱的甚至没有了自己,但并不说她执着、敢爱敢恨,因为这并不是建立在成熟前提下的两情相爱,执着二字,本来就是权衡思索之后的结果。不过这也正是兰的特别之处,兰的感情不带一丝杂质,又如此的放肆大胆,经险恶历风霜,收场凄凉,绝非一般纯真少女可比。在她生前,孟天戈当然无法爱上这样的兰,但死后却一定会深深的记住她,怜爱之以至无法自拔,她的娇憨、她的痴情,还有,自己对不起她。
牧清野有一句话,“孟兰韵的爱与恨也是和他一样急切而无望”,真是的评,急切,并且无望。唉,真是只有兰才会上那样简单的圈套。可怜弱柳新兰之质,风雨交加何以堪?

?? 云若水:红粉不知愁,将军意未休

?? 云若水也本是娇生惯养的大家小姐,妙在她和孟兰韵色色各不相犯。她认识孟天戈的时候,孟天戈已经遭逢惨变,身世飘零。若说孟兰韵还有可能对神人一般的孟天戈有一丝崇拜的话,此时已经无法构成云若水爱上孟天戈的理由。但是云若水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孟天戈,即使知道她是女儿身,即使知道她杀了她自己的哥哥,即使知道她心里已经有了个兰,自己也许永远只是替代品。

?? 这也许真是孽缘呢,此时的云若水遇上此时孟天戈。若水虽然也是任性胡闹,但是已略知人情冷暖,成熟稳健了许多。而天南神龙孟天戈恰恰此时众叛亲离,虎落平阳,零落凄凉。只有云若水一个人知道孟天戈的清白、身世、秘密、痛苦、孤独、刚强、不能言说的爱情……这些已经从事实上使云若水觉得自己是孟天戈最需要的人和最亲密的人,一个女人,背负了一个英雄全部的过去和心事,由怜生敬,进而生爱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何况若水已是孟天戈的未婚妻,何况她还是一个有强烈心里暗示倾向的人。

?? 所以偶觉得云若水也许认定了这种命运和缘分(关于天命对中国女□□情观的影响,林雨堂曾经详细论证,写的真好),已有一种壮士断腕决心,她虽然知道感情之路的坎坷,实际上却低估了其中最大的风险:她既不是兰,也没有办法成为自己;终于最后,尽管她还不爱御锦,还是跟着他走了(也许是她希望知道自己在孟天戈那里的位置吧。),走了之后又悲切不能自已。

?? 所以说她红粉不知愁,又说她坚强善良、婉转多愁,并不矛盾,因为尽管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孟天戈的痛苦,但是并没有真正懂得孟天戈那种深沉的愁情,沉淀淀到反倒唯有临江横朔,把酒无言,唯有万般皆割舍。或许唯有很久以后,她和御锦相谐相宿了,才能明白吧。

?? 御琴:钟微灵秀人,无可奈何天

?? 偶看毒龙的时候,琴mm一出场倒是水秀剔透,和雷泽在一起闲闲的,淡淡的,很有点宁静冲虚的味道;但是后来晴空改了一点情节,让御琴第一个发现了孟天戈的诈死,倒先把琴mm写了个妖媚异常,心机叵测(偶真的吓了一跳),不过以后的琴mm的性格也随之改了,连雷泽都觉得她心思深藏,总体来讲还是很协调的。

?? 说御琴钟微灵秀,是觉得御琴是三个女孩子中最成熟的一个,也是最矛盾的一个,而且是自觉了自己的命运的一个。她自己不见得真的竭忠敬上,但却也对其兄所为不以为然,甚至最后关头还两次背叛其兄;她并不爱雷泽,但是玄宫静修也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 她生活在一种暗潮汹涌的背景下,暗藏兄长包举宇内之阴谋,并且早早意识到了这种非常无奈命运,她就选择了谁也不倒向。一个敏感的女孩子,若是藏了一个不能说又不愿承担的秘密,
又不得不周旋于一群各怀鬼胎的人之间,心思就会因为压抑而变得缥缈和危险。

?? 巧也就巧在这里,此时孟天戈出现了,打破了这种令人感到窒息的平衡;而且心机更诡,出招更快,下手更狠。纠缠琴的那些情感,孟天戈以一种外人的身份,自然只有利害二字,快刀斩断,从琴的角度将,无疑是痛也是解脱。所以御琴会喜欢上孟天戈,也并非偶然,琴自然不会和若水、兰那样,首先被孟的行为外在所迷惑,但是孟天戈生死荣辱看的更透,心地感情又冷,恰恰都是琴自己软弱之处,琴在无意之中就倒向了孟天戈。

?? 所以,有时偶也忍不住感叹,小孟和这几位mm,还真是孽缘啊,如果易时易地相处,这几位mm恐怕就不见得爱上她了。偏偏孟又是个一流的人品,要想忘记都不可能,就所谓文章开头所批“亦缘亦孽”,“抽刀寄酒,不能排遣”。

?? 说琴无可奈何,那是她认识孟天戈时,先有孟兰韵,后有云若水,她自己也明白如何可能有她的位置?琴又是一个很理智、很矜持的女孩子,如何能够羁绊得住孟天戈这匹烈马?(笑,偶觉得只有两种人会让小孟没有法子,一种就是兰啊,若水那种苦苦相缠,一种就是雷泽那种匪气,^_^)更值得有无可奈何之叹的是,这一切的无奈,琴自己有是能够知道的。琴最后说“以后也不会有人扶我”,何等的楚楚可怜,偶真想去扶一把啊……(小孟,偶踢踢!)

?? 唉,说得偶都伤心了,就此打住。





№0 ☆☆☆原醉2003-01-14 07:44:04留言☆☆☆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