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蓝莲花《雨记》读感[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则则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蓝莲花——的作品,嘻嘻,特此免费帮忙做宣传,嗯,倒贴也愿意的!

《雨记》是个小中篇,短小精悍,却有血有肉,该有的一点也不少,同样是令人震撼。读到书中构思最诡谲的地方时,不禁惊呼出声,甚至把父母吓坏了……

这本小说,很有点意识流的味道,因为组织作品的,不是时间顺序,而是人物的思潮,主要是兄弟两个之中的弟弟——纪云的,不因为别的,只是他活得更长而已。因为行文是跟着思绪流走的,所以插叙、倒叙、补叙,不一而足,但却一点也没有零乱之感,只觉得萦绕于心中的谜团,如抽丝剥茧般,一点一点的被揭露出来,而且是那样可怕的秘密和过往啊……

英国的惊悚小说《丽贝卡》(又译《蝴蝶梦》),以第一人称记述,“我”是男主角再婚的妻子,而真正的女主角却永远是那个自书开始就已死去的,从来不曾出现却活在每个人的记忆力,并通过仍然活着的人继续操纵事态发展的前妻——丽贝卡。《雨记》有点异曲同工,主角其实并不是纪云,而是他的大哥纪虹。然而纪虹除了死去那刻,几乎没有正面在小说中出场过,他也是一个生活在自己弟弟和妻子记忆中的人。纪云的心,泰半被“死去”的大哥占领,文中大幅记载的,也是他与大哥的幸福过往,那些美好的童年生活,无忧无虑的日子,金色的年华,开着色彩斑斓的鲜花的山谷;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就是与大哥一起度过的那些时光。虽然,他的心也有一小半分给他的妻子关欣,然而,手足之情以及因此引发的强烈的复仇愿望,永远重于那份情爱。当然,那些回忆中,也有日后的尔虞我诈、腥风血雨。兄弟两个的交流,慢慢的少了,这也是变化的开始,从这时起,两个人之间失去了以往的默契,导致最后悲剧的发生。所幸的是,骨肉之情已经融入他们的骨血之中,即使丧失了性命,也是不会消失的。

老大似乎总是注定了要背负沉重的命运,家庭或家族的重担,所以,家里的第一个孩子总是早熟的、深沉的、忧郁的。虹的早熟,在于他很早就知道了现实表面背后所隐藏的事实真相,它们是如此的残酷,所以他一直保护着年幼的弟弟不让他知道,然而他自己,却在一刻间长大了。虹的深沉,在于他即使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最心爱的人(我坚信他是爱着自己的“妻子”别袖的),也几乎永远不形于色,永远的自持冷静,虽然,面具也有取下来的一晚,然而他马上又退缩到那副可怕而冷漠的外壳后面了。他的忧郁,在于他没办法向自己所深爱的人吐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尤其是对她的爱;也在于他心头的复仇重担,那压在他心头上十几年的巨石。他的身上,积压了太多的不幸,而他本身的存在,亦是一个最大的不幸,“要杀死仇人,先杀死的却是自己”,他还没有完成复仇大业,自己其实已经“阵亡”了。虹的这一生,就是为了复仇而活,虽然,他也曾想追寻自己的幸福,他也打算了要在尘埃落定之后,带着心爱的人,和弟弟、弟媳一起隐居,然而这终究只是一个梦。所以,他才会在临死的时候,露出那样的笑容(那是笑容吗?)吧。他的死,好比一株生长旺盛的向日葵,本来可以有幸见到许多年都没有见到的太阳,却被人突然狠狠的砍了一刀,拦腰折断,希望就此永远的被葬送;而砍的人,还是栽种了它,并辛勤的浇灌过它的人。蓝莲花MM似乎很喜欢这样毁灭完美事物的说(详见她的另外两本小说《千帐灯》与《湄澜池》),在华丽的毁灭中滋生的辉煌?

颜别袖是个内心充满矛盾的女子,爱情总是不幸的和她擦肩而过。她曾经差点爱上自己的第一任丈夫,皓天帮帮主顾点烟,然而却因为他的暴行,使得他在娶她的同时,也永远失去了她的心。她应该是爱她的第二任丈夫纪虹的(其实也并非是正式的丈夫,这一点很讽刺,大家看了书就明白了),她曾经亲口承认过,虽然那是她的谋划的需要;虽然她最后借刀杀人,杀死了自己的最爱,她以为那就还了恩情,却不料同时心也碎了。这好比一个二难选择题:你最亲的亲人和你最爱的爱人同时落水,而你只能救一个,你会选择谁?答案很惊人,救了亲人,但同时跳下水与爱人一起淹溺,这便是别袖的选择。有的时候,一个愿望过于强烈,以至于当它真正实现的时候,心情反倒波澜不惊了,似乎在过程中,已经把激情消耗殆尽。恨意也是这样,一旦复了仇,本以为内心会充满狂喜,其实却是一片空白,那么多年,心中只为“恨”那一种情感所填充,乃至当恨消失的时候,心也成了空壳。不过,别袖的情况要复杂得多,她的心中,爱与恨,恩与仇应该是等重的,当最后被中和的时候,也是她永远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之时。

纪云与妻子关欣的感情,算是这部感情大戏中的一点温馨的小插曲,唯一不含血腥的清净之所,却仍免不了的辛酸。记得文学视界的MM曾说,那句“以后我背你”,曾令她感动莫名。短短一句承诺,虽非甜言蜜语,打动人心的效果却比什么都强。这样的五个字,包含了何种的情感在里面啊!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在平日买卖杂货时的碰面中,如涓滴细流般慢慢积累起来的,很朴实的那种,有过日子的感觉,如果不是最后他将要因为她的嫁人而失去她,这份恋慕会永远藏在纪云的心头吧。嗯,云终于出手了!

与虹相比,云是那么的单纯,少不经事。云的感情是最纯的,他胸中充满了对大哥的敬佩与热爱,也充满着对妻子的关心与体贴。虽然在大哥死后,他心中的那道伤痕,似乎从来就没有痊愈过,然而他仍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他被善意的表象包围着,没有看到背后的黑暗,不知道父亲的冤屈、母亲的受辱、大哥的痛苦。他只单一沉浸在丧兄的悲痛中,无时无刻不在缅怀他那亲切的兄长。然而,这少年美好的心灵,最后也被现实击得粉碎,因为他亲手毁坏了他最珍视的东西,尽管那是为人误导。书的结尾部分并没有再花更多的笔墨来描述他得知真相之后的心情,以及那以后他的生活,然而,可以想见,设若没有被悲痛击垮,也肯定只能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了,除非他对妻子的感情能战胜悔恨的心理。所以说,蓝莲花是善于毁灭的,那种由于事物被毁坏而在内心深处引发的痛,简直无所不在,把你包围得无法喘息,从而极大的激荡着心灵。

书中的一点小小的硬伤,纯粹为了挑毛病而挑毛病,嘻嘻,别见怪啊,蓝MM:其一,纪虹与顾点烟矛盾的直接□□,是纪云未经允许擅自脱离皓天帮。云为什么要离开?是帮中太腐烂、帮众做了数不胜数的坏事?还是他只是想引退,却无路可退,因为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个帮派,所以才出此下策?文中没有交代。其二,虹与点烟没有更深层的矛盾,虽然,在第一次提到顾点烟的时候,就隐隐暗示了因为虹的才能太出众,有一山不容二虎之势,祸端早已在酝酿之中。但是,虹并没有要夺权的意思,他暗杀点烟,也只不过因为点烟让他追杀自己的弟弟,他在无路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只有出此下策。他要想复家族之仇,取得帮主的地位是可以助他一臂之力,却并不是必走的一步。即使是必走的一步,照他如此心计深沉的人物,一定会有更好的谋划,一步一步夺取帮主之职,而不会因为弟弟的出逃就猝然行事,这一点也不太合理。其三,当年的血案,也有一些纰漏,一个强大的有着良好声誉并在各地开有分行的镖局,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挑得干干净净;他们母亲的复仇也显牵强,如果没有任何的本事就去的话,无异以卵击石,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所以,这项行为显得过于幼稚,虽然它是在为后面又一场悲剧作铺垫。最后,皓天帮与十二金甲门两帮的血拼,似乎显得有些没道理,如果虹真是深谋远虑的,他会先慢慢打垮对方,再趁其最薄弱、最无反抗力的时候一举歼灭。可是,书中的描写,却是十二金甲门在那几年日益壮大,不再在有能力的时候收拾掉它,以后就没机会了,似乎虹在那几年中,并没有怎么能够压制住对方啊。如果不是对决,而是十二金甲门的残众聚集最后的残余势力,做垂死的挣扎,那么场面既不失壮观与血腥,逻辑上也合理一些。当然啦,这些都是眼高手低,评书容易写书难,我也只是鸡蛋里挑骨头,硬要找几根刺而已,对不住得很啊!

写到这里,终于可以收笔了。虽然实际上我写得很差,但想向大家推荐好作品的心却是一片赤诚。效果是否达到,就看诸位MM的反应了:)
№0 ☆☆☆则文2002-03-28 00:13:15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海桐2002-03-28 00:27:14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 ☆☆☆树苗2002-03-29 22:05:2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3 ☆☆☆则文2002-04-03 23:28:27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