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原创评论
主题:仰天大笑出门去——评《再生缘》[2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
未遵守贴图规定,此图已删除!



本来不想看那么多的书了,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俺就看了一遍《再生缘》。
说起来,我从很小的时候,先学的就是文言文,结果看起来类似文言文的东西,倒是满亲切轻松的。

看了这篇《再生缘》,第一感觉就是《初刻拍案惊奇》。不过笔者学得还不像的,那些突然出现的白话文评论,让俺仿佛在高速行驶中突然的挺了下来,胸口一阵发闷。本来应该是一首诗来表达的部分,突然变了完全没有韵味的白话,郁闷!郁闷!郁闷!!

OK!

开始拍砖。

曾经有那么一个大坑,俺茫然无知的时候,正顺着不时冒出小坎坎的大路向着那个大坑飞速前进。路上颠的俺胸口发闷,然后就掉了进去。

这个坑里有那么一个女人,她风华绝代,她出身显赫,她有知识、有品位、有思想,并没有受到相当的压抑。而一场导致天地异变的漩涡正在向她悄无声息的袭来。

传统的小人得志类型的国舅,正在向这位美丽的女士,伸出他的魔掌。可惜呢,王子本身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虽然比箭中取胜,获得了迎娶公主的权力,但是看起来这个婚姻远不如私定终身来的刺激。

在这篇小说虽然是续写,但原著我是没看过的。因为就是看了,斑竹也不给分。所以,我就当成这是作者自己写的小说。

小说中,将人们的思维都固定在一个很僵化的环境中。人活着,就是为了“名、利”二字。既无隐士,也无善者。而维护“名、利”的,就是教条主义。傻乎乎的老将军兵败被俘,然后不容威严被挑战的国丈推波助澜,于是忠臣被害,女猪也陷入了被迫要嫁给仇人的危机中。

猛一看,女猪倒是完全礼教的乖乖女。一开始,就为了名节,当然,对那个刘某人人品的厌恶也是很重要的原因。而女猪是很聪明的,她一开始就将那些小礼数,置之不理,只追求最高的道德标准。然后驳斥的采取了实用型理论的父母无话可说。命令婢女代替自己去结婚后,小姐就踏上了寻求善的最高境界“扬善除恶”的道路。

不知女猪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是否充满了雄心壮志。当然,我倒是期望女猪有那么点雄心,不然我的题目 仰天大笑出门去 不就说错了吗?

正是那:??本是深闺天仙身,岂容奸佞收禁脔。
??????????打开金锁走玉凤,仰天大笑出门去。

有了奋斗的目标,我私下更想解释为有了奋斗的借口。毕竟,这是欺君之罪,但是就是君主也得用礼教维护自己的统治,那么抓住礼教的更高的“扬善除恶”的借口,那么皇帝实际上也会对女猪无计可施的。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虽然不知道女猪是否学习过详细的法律知识,但是钻法律空子的水准却是无师自通。从这点上就将女猪的政治天分刻画的淋漓尽致。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通向权力的道路上,女猪将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救一人不如救万人。”将女猪窘困的财政问题掩盖的滴水不漏。谁说礼教不好,在自己的道路上,有用的就是好,没用的就是不好。

殿试后,女猪幸运的遇上了一个很有人情味的皇帝。至于皇帝本人,从书中看得出来,这位皇帝虽然没有事必躬亲的勤恳,倒是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领悟。明显正在坐大的国丈一党已经让皇帝不怎么放心了,但是皇帝还没有合适的人选,一面迷恋新手下的美貌,但是在新手下表现出了足够的能力与对国丈的敌意后。皇帝乐得有人替自己下手。

然后,残酷的斗争在两股势力间展开。国丈自以为位搞权重,但是他就怎么也不明白,皇帝支持消失后,他的地位就像沙滩上的城堡,倒塌只是时间问题。

皇帝一面享受着美人在旁的乐趣,一面看着下面的两派势力的斗争。这些人越是斗争,自己的地位就越稳固。美人的手段和睿智一度的让皇帝想将其收为禁脔,但是女猪在朝政上的出色表现,让皇帝觉得一个有力的臣下更合适自己的利益。于是他忍住了强烈欲望,放了女猪一马。

皇帝的眼光很敏锐,女猪荡平了前国丈一党,救了王子一家。本来以为女猪会功成身退。但是见惯了权力威严的女猪已经对王子有了极大的不满。王子倒是完全按照普通的权力者的做法做了,但是看来,王子的能力也就如此而已。既然那么多普通的权力者走这条路都垮掉了,这条路明显是走不通的。而独霸朝纲更是有国丈的前车之鉴,皇帝本身就有改革的愿望,所以做皇帝想做的事情还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王子明显是向着前国丈的道路上滑下去,这让女猪必然也必须的站在其对立面。王子是遵从礼教的某些有利自己的教条去考虑问题。而女猪则是为了实现皇帝的愿望与自己的利益而借用礼教的教条。对于教条解释权的高低不同,本身就将两个人的高下表现出来,更何况女猪身边的是优秀的皇帝。虽然为了自己的自由,女猪不愿意被皇帝控制。但是,王子这种小毛头早已经不在女猪的眼角里,也是一个事实。

而妄想将当朝宰相压在身下娇喘微微的王子,也已经彻底的成为了癞□□的角色。

所以,当女猪将探看了癞□□王子的病情后。在彻底的对其厌恶后。我想女猪只是出于礼貌与尊严,仍然面无表情。实际上,我想,她本身是想仰天大笑出门的吧。

一朝飞升侍王君,挥洒自如体帝心。
可怜竖子不识趣,以为礼教是天恩。

看书要诛心。这部书中权力的核心不是国丈,不是宰相,而是那个看似好色而无为的皇帝。如果臣下铁板一块,皇帝的位置里马岌岌可危。所以,借刀杀人,拉一派打一派。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一件工具没用的时候,也就是他该消失的时候。女猪对这些洞若观火,所以选择了顺应皇帝的意愿又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皇帝倒也不是个平常角色,尽管面对如花似玉的女猪。但是在没有经过女猪彻底屈服的情况下,皇帝也仅将自己的行动限于吃点软豆腐的范畴。其他的部分,还是放手让女猪去干,因为他很清楚,除了自己这个靠山,女猪没有其他的势力可以依靠。

书里面对人们是如何利用礼教冠冕堂皇的借口,来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描述,虽然不怎么精美,倒也真实。就如癞□□王子,实际上并不爱女猪,他想的只是将当朝宰相变成自己的花瓶,来装点自己的身份。却偏偏弄出种种借口,实在是可怜可笑。他也不想想,就是要傍大款,女猪直接傍皇帝就行了,何必理你这个傻小子。

不过他也不算极傻,很清楚地看到了皇帝对女猪的意思。当然他仍然很傻,就从他对皇帝与女猪关系的想法来看,如果用礼教来衡量的话,他的想法足以构成诛九族的大罪。他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命是皇帝救的,他的荣誉与权力是皇帝给的。幸则与之,怒则夺之。他只是一个可怜虫罢了。

而且,与皇帝争女人,嫌命长?更别说,他要争夺的是皇帝的心腹爱将。连皇帝都要放弃色心以礼相待的聪明女人。

女猪早就看到了癞□□王子覆灭的命运,更不会乘坐那条破船。而癞□□王子又这么逼迫过甚,看来覆灭的命运不可逆转。

整个结局我倒是不怎么在意,如果作者是真的自己想出这些的,那么我倒是很赞赏一番的。不过随着女猪的权力与势力不断增强,皇帝对她的容忍程度也会渐渐降低。而最终,也只剩下了成为皇帝的必须消灭的势力,或者和皇帝更进一步,成为皇帝的禁脔两条道路了。

看作者的意思,成为皇帝的禁脔是不行的。还有成仙一条路。如果女猪真的成仙了。那将是新的起点,就如她毅然的从家里,然后从癞□□王子那里,高高扬起头,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新故事吧。

№0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13:42:01留言☆☆☆ 

帖子正在审核中……
№1 ☆☆☆东厂厂卫总领刀公公2004-06-02 14:18:24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 ☆☆☆compu2004-06-02 14:43:5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3 ☆☆☆何铁手2004-06-02 14:45:5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4 ☆☆☆水十九2004-06-02 14:46:12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5 ☆☆☆冰辰2004-06-02 15:04:5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6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15:18:52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7 ☆☆☆水十九2004-06-02 15:26:2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8 ☆☆☆水十九2004-06-02 15:26:44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9 ☆☆☆冰辰2004-06-02 17:05:36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0 ☆☆☆路过n号2004-06-02 18:11:5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1 ☆☆☆司徒未妨2004-06-02 20:29:1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2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20:39:32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3 ☆☆☆司徒未妨2004-06-02 20:53:15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4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20:59:1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5 ☆☆☆司徒未妨2004-06-02 21:12:39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6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21:16:21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7 ☆☆☆司徒未妨2004-06-02 21:17:53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8 ☆☆☆司徒未妨2004-06-02 21:18:50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19 ☆☆☆龙空之 绯红之月2004-06-02 21:30:33留言☆☆☆  引用

帖子正在审核中……
№20 ☆☆☆司徒未妨2004-06-02 21:34:59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3000字,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