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狸宝声色
主题:【凤凰弦】释我业障[4]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凤凰弦】释我业障
2009年6月29日,某在坑妈的空间里看到了一据称是短篇的故事,于是某把一个暑假都轮进了坑妈的大坑里。直到开学的那一天,某这只纯良小白兔才意识到“坑妈”这次本身就代表了仨字儿——不靠谱。
2010年2月3日,有童鞋在吧里说坑妈把坑挖到晋江了而且坑里的土和原来的不太一样啊是不是番外BALABALA——
据说那一天某的内心咆哮出了黑马白马神兽草泥马神马汗血宝马和一头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
2011年4月19日,是某这短暂一生中十分难忘的一天。某先把自己的眼珠子从眼眶里挖了出来摁在了本本的屏幕上,然后再捧着一对血淋淋的眼球仰天长叹买糕的自己竟然能在2012之前看坑妈把介坑填完,最后某又把眼球——(够了你喂)
2011年5月2日凌晨,某敲下了这篇书评(误),然后拿起蘸了盐水的倒刺鞭对着坑妈一顿猛抽,宝珠狐狸展琳小奥苏苏辛伽A君小木在旁边给某鼓劲:“叫丫坑妈没心没肺挖坑不填还虐待主角虐待坑众给她死——”
坑妈一边躲着某的鞭子一边抽泣:“是我不好是我坑妈让那么多无辜的小兔子暴尸天坑……”
当然,以上场景某这只纯良小白兔只能幻想一下过过瘾-=       灰走~

送给清慈

——〖——介素一大摞废话之后的正文分割线啊天上几朵浮云飘啊浮云飘——〗——

“你欠我的什么时候还,宝珠?”

听到这话她愣了愣,然后微微皱了下眉,动作小到让人几乎察觉不到。我却看得分明,这样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和三万年前如出一辙,我望着她的眼睛,心里没有来一阵烦躁。

还没等到她的回答,那只老妖就已经护着她逃开了八部天龙的攻击。她不断躲避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跟千年前那个跋扈张扬的女子不一样,和万年前西天梵境里那朵悲天悯人的清莲更是没半点相像,现在这个女子身上看不出丝毫过去的影子。被划分去了清莲慧根,又被收了罗汉金身,她现在不过是个存着梵天珠的空壳而已。

我眼看着妖狐受了天雷,又看着她在天龙面前不管不顾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带着一副慌乱又恐惧的表情。我想那一刹那我是愤怒的,愤怒且无奈,因为她忘记了我也有过像这样疼痛的时候,忘记了我在这样的疼痛中时她望进我眼里的淡漠眼神。于是在天雷即将打到她身上时我对自己说莫要出手,这是她该得的。可明明对自己说得坚决淡然,手却在她安静闭上眼迎死的一瞬抚上了怀里的琴。

然后我垂眼。

再然后……我听到了她的声音,带着点犹豫与惊讶:“清慈?”

这名字让我微微一愣,因为想起了一些事,而这些事让我不由得轻念一句:“清慈清慈,清戒律,渡慈航……”

我抬起头看她,带着丝笑:“好久不见了,宝珠,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种方式。”

她一脸的茫然,呆看着我,可随即视线就移开了,茫然也被惊慌所代替,因为我身边这只伤痕累累的妖。我的手再次抚上了凤凰弦,在她朝他扑过来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回原地。

“别过去,除非你不想活。”是那只麒麟的声音。其实他和我很是相像,但从某种程度上讲,他比我更可怜。

在天雷又一次降落的时候我拨动了琴弦,然后问她还记不记得我弹的这首曲子。她点头,我便笑,在生命不断从她身体里消失的时候,我不动声色再问:“那么你杀了我之后的事,你好记得么?”

她一怔,然后被麒麟猛地扯住,直到跌在地上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呼吸过。

今天是行龙过境的日子,可她却不知道,这让我有些不解那只老妖为什么没告诉她。不过再仔细想想,这老狐狸做的其实也倒合理——告诉她有什么用,一个魂魄不全的人怎么会理解这些事?

我看着她冷冷道:“这样的她,活着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她还有什么魂,还有什么魄。”

妖狐瞬间就变了脸色。

天火降时我护住了他们,却也没让他们好过,直到她猛地吐出口血,我收了手,看着妖狐和麒麟护着她躲避天火。情势稍微缓和一点的时候我听见那只老妖问我:“你的慈悲心呢,清慈。”

于是我眼前映起西天的梵境,梵境中我第一次弹奏凤凰弦,在天庭的沸然里我抬头寻找着佛前那袭安静却又张扬的红衣,却不期然看到一双微皱的眉,眉下眼里那一片淡淡的漠然。

然后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心已失,哪儿再来的慈悲。”

其实他哪有资格说我,直到现在还护着那块龙骨而搞得自己这么狼狈,我想不通,他就真的那么害怕麒麟逃脱束缚?视线再次扫过龙骨,我忽然感到心里一沉,于是出声问:“那块龙骨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是你所舍不得放弃的。”

或许不是怕麒麟脱了束缚,而是怕麒麟解脱之后,跟随麒麟真正力量解脱出来的东西。

或许是……她的魂。

八部天火已经烧到了她的脚下,我听到麒麟怒不可遏的声音,他说我和那妖狐要把她害死了。而他似乎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瞳孔里满是凌厉翻卷着的的暴戾。看见他空洞的眼底似乎让她慌了神,她惊恐着嗓音试图阻止他,却被完全无视。

直到后来被那声龙吟惊醒,麒麟再次护着她逃开。而我看着那只妖狐为了她被龙牙刺中,心里不知怎的升腾起一股复杂的情绪来。

不累么,这两个人。

一个守了两千载,一个等了五百年。

到最后,也只不过见到一具没有任何记忆的空壳。


——*——*——*——*——*——*——*——*——*——*——*——*——*——*——*——*——



老狐狸让我带她走,这让我一时有点惊讶。可元神已损的我,又能带她到哪里去。

如果不是天火将至,这妖精想必怎样也不会让我见到她。妖么,不过是在贪恋着那些已经消失了的,虚幻的过往。于是我忍不住劝他还不如放弃,再重复一次我的过错已不会再有任何意义。

可他不,用一种坚决的语气将我的话驳回。

麒麟被八部天龙弹开的时候,我看到她哭了。

却是空落着眼神,安安静静地落着泪,目光定在那把被妖狐遗落的龙骨上。片刻后走过去将它拿在手里,而它在被她抓进手里的同时猛的泛出道凌厉的红光来。于是那只老妖脸色变得狰狞,我想他也同我一样看到了,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的身影和百年前那个任性的女孩子重叠了起来。

可那些人说她已经神元耗尽。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我看着眼前这一切——狐妖,麒麟,宝珠,还有龙骨。

然后头脑里一片亮光闪过。或许,或许不是魂魄消亡,而是被人将魂魄与记忆一起封印了呢?

我感到自己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于是我腾空而起,朝她伸出手,只想着要安全的将她带走。

却被她一把甩开。我看到她眼里翻滚着冰冷的杀气,意识到不好时她已经把龙骨对准了天龙的眼,不带一丝犹豫狠狠朝它刺去。我没能拦得住她,只惊讶着看她把龙骨刺进去了,不是龙眼,而是那只老妖的身体。

我想他是疯了,疯到想用自己全部的道行去对抗八部天龙。

老妖会怎么样我自然不会在乎,但是她看着他的眼神却让我感到不舒服。

最终却是一笑。宝珠,万年前我为你堕入轮回,受尽天罚之苦,却始终没能看到你对我笑。那既然已经做过一回遭天谴的事了,再做一回又有何妨呢?我放不下这贪恋,就只能用这种愚蠢至极的方法在你记忆里留下哪怕一丝的我的影子,或许这样你眼里就不会全都是那只老妖精了。

凤凰本慈悲,怜我众生,度其苦厄。可我看不到众生,在我再次弹奏凤凰弦的时候,我只能看到一抹骄傲却又明丽至极的笑容,虽然不是为我。于是我想既然没了慈悲心,那么拼得魂飞魄散又如何?

“……现今报应将至,而你,只怕是我最大的报应。”

“他为你等待五百年,你可知有人为你等候了三万年。你置他于何地,梵天珠,你置他于何地……”

借着最后一点力气,我把话说完,那些在我心里万年的话,亦是我心里万年的无妄业障。业火卷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她惊慌的眼神,这一次,是为了我。

隔着火焰我看见她似乎想过来把火扑灭,她焦急挣扎却又被桎梏的样子终于让我感到心里舒服了些。然后耳边听到了些什么,在我的眼睛开始模糊的时候……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空灵而遥远,带着些微微的讶然:“你是只凤凰?”

我没有回答,因为那女子唇边微微的笑,带着丝张扬骄傲,明媚得让人挪不开眼。

度苍生,脱业障。谁说神佛永世无心无伤。
空自悲,流年长。最终不过命里幻梦一场。
守万年,是谁狂。舍不下割不断不能相忘。
只负了,慈悲肠。只盼悲欢能晓,释我业障。
释我业障。

——〖——介素好不容易写完之后的结束分割线啊地上几只菊花蚕啊菊花蚕——〗——

没来得及发上,因为还差一个结尾就赶去学校了,结果被催的,发出来的日子和我开始写它的日子差了将近一个月-=
俺杯具……
另外声明,介篇纯属兔子某自己YY,根剧透无关跟主线故事无关。但请大家看完之后一定要跟某一起拿蘸了盐水的倒刺鞭猛抽坑妈,某支持有爱的各位去鞭打她本人!某在……精神层面上予以乃们强大的支持~!
№0 ☆☆☆披着狼外婆的小白兔2011-05-22 02:17:16留言☆☆☆ 


写的不错!清慈的爱恨纠缠啊!
№1 ☆☆☆小诗诗2011-09-23 03:27:38留言☆☆☆  引用


写的不错!清慈的爱恨纠缠啊!
№2 ☆☆☆小诗诗2011-09-23 03:27:38留言☆☆☆  引用


哈哈顶一个 沙大老是不更太空虚了
09年才入坑你太幸运了有木有 我从07年开始看,啊……如今老纸都一把年纪了。。。
№4 ☆☆☆···2011-11-24 18:26:19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