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金风熙熙
主题:如意蛋[55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它蜷在一双手中,在清风里眯起困倦的眼。

那双手将它捧得小心翼翼,它在掌心里窝得很受用。手的主人也是它的主人。它听见主人十分谄媚地笑,更加谄媚地向它的前方说:“宋兄,衡文兄,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




碧华灵君是个爱养灵兽的神仙。

尤其是毛茸茸的灵兽。

碧华灵君觉得自己并不是个娘娘腔的神仙,但是,每每看到灵兽,碧华灵君都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手指拂过毛皮的瞬间,觉得心中异常愉悦。

碧华灵君的府中有无数只珍兽,白的黑的黄的红的灰的三花的云片的,什么毛色什么品种的都有。碧华灵君每天徘徊在府中,看着院子里毛茸茸的一片,都十分满足。

把守南天门的白老虎,北岳帝君的麒麟,玉帝座下的玉猊,太上老君的九头狮子,还有无数仙君的宠兽和坐骑,都曾是碧华灵君府中的珍兽。

某一天,东华帝君到碧华灵君的府上喝茶,赏玩珍兽,碧华灵君新得了两只幼虎,在石桌下互相厮咬,滚来滚去,十分可爱。东华帝君忍不住赞叹道:“碧华兄府上有如此多的珍兽,天庭上当数你这个神仙做得最不寂寞。”

小老虎滚到碧华灵君的脚边,扑他的衣襟玩耍,碧华灵君举着酒杯,却叹了一声,竟叹得有些寂寥。

“东华兄,你不晓得,我养了许多年的珍兽,天上凡间的珍兽不敢说都养了个遍,但大概的都见过。因此近日不知怎的,在此道上的心竟有些淡了。也没什么稀罕的奇兽好让我提些兴致。”

东华帝君道:“说到奇兽,我倒知道一样,瀛海之东的玉砚池中新化出一颗蛋,不晓得你有没有兴趣。”

玉砚池是天庭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三条天河水在此处交叉再分流,旋成了一个雾气腾腾的深潭。它汇集三条天河的灵气,瀛海的雾气,遥遥正对灵霄殿的仙气,再加上傍依仙山的紫气,时常的会生出些奇怪的仙物来。

碧华灵君果然兴致顿生,寂寥的双眼立刻有了神采:“蛋?什么蛋?玉砚池中只生过水草苔藓,怎的会生出蛋来?”

东华帝君道:“这个蛋大有来历,数年前玉帝与王母来池边赏玩风景,失手将一枚玉石鸡蛋跌进了池中。只当掷入池中好玩了,没想到那池水灵性很足,雕鸡蛋的玉又是一块上好的灵玉,日积月累地竟然将玉石蛋泡成了一枚活蛋,前几天在池中熠熠发光,裹着一团灵气浮在池面上。玉帝命人将它带到了天宫内,现在从老君到李天王,众位仙友都想养它,看它孵出来后会是个什么,我想到你一向喜欢珍兽,特意来告诉你一声儿。”

碧华灵君立刻面露感激,双目炯炯:“天庭之中,果然属东华兄你最够意思!不过……”忽然想到一事,欢喜之色却敛了敛,“既然是一枚蛋,孵出来不外乎鱼龙禽鸟,我一向好走兽多些,对这些倒平常。它前身是枚玉石鸡蛋,现在幻化成活蛋,十有八九也是枚鸡蛋,左孵右孵,孵出一只鸡来,养着不大好看。”

碧华灵君养珍兽,一向很挑剔,不珍稀的不养,不名贵的不养,长得不入他眼的也不养。

东华帝君捻了捻三绺长须,意味深长地一笑:“非也非也。”手指在石桌上轻轻一敲,向前凑了凑,低声道:“我也是方才无意中听得玉帝与王母的私房话,才晓得,原来这枚蛋是一枚如意蛋。”

如意蛋?碧华灵君自恃知遍天下异兽,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脸上露出七八分疑惑,虚心向东华帝君讨教。

东华帝君高深地又一笑,再向前凑了凑,声音压得越发低了:“当年雕那枚玉石鸡蛋的灵玉是天界极其珍贵的如意玉,凡持此玉者,必定心想事成。再经过玉砚池水的滋养浸泡,化出的这枚如意蛋,只要持之以恒的一点点地孵它,想孵出什么就能孵出什么来。”

碧华灵君伸长脖子,咽了咽口水。

想孵出什么就能孵出什么,这简直是开天辟地以来最珍贵的一枚蛋,无怪乎要叫如意蛋了。

碧华灵君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象,若这枚蛋让他来孵,顶着破碎的蛋壳爬出的珍兽,湿漉漉漆黑的眼,绒绒的柔软的毛,小小的尚且站不稳的四爪……

东华帝君慢悠悠地道:“难怪连最不爱养兽的老君都争着要这枚蛋孵,可是独一无二惟独你有的珍兽啊!”

碧华灵君敛衣而起:“东华兄,现在可否就陪我到玉帝那里走一趟?”


№0 ☆☆☆大风刮过2007-11-01 19:52:33留言☆☆☆ 




玉帝在蟠桃园近侧的太清宫里,据随侍的仙使说正在内室照顾那枚灵蛋。
东华帝君摸了摸须子,皱起双眉:“难道玉帝想亲自孵化这枚蛋。怪道众仙请命,玉帝都未曾答允。”
仙使一道玉帝允入,碧华灵君立刻大步流星向内室去。
东华帝君在他身后道:“碧华兄,且慢些儿,不过一枚灵蛋,就算是玉帝亲自孵或别的仙友孵,珍兽出壳后你照样能在天庭时常见到,不必太执着。”
话刚落音,碧华灵君已经一头撞进内室。
内室中暖云缭绕,像是为了如意蛋特意布置过。室中央安放着一个硕大的仙台,却是个摇篮模样,其中铺着厚厚的锦绣云被。碧华灵君一眼就看到了云被中躺着的那颗蛋。
淡淡青色的光滑蛋壳,带着些玉石的晶莹,蛋身浑圆,一头略尖,一头略圆,依然是鸡蛋的模样,蛋身约一寸长。碧华灵君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这个大小,和龙蛋差不多,不大可能孵出一只鸡了,就算孵出禽鸟,应该不是大鹏,就是凤凰。
东华帝君在他身后进入室内,恭恭敬敬道参见玉帝。
碧华灵君方才赶忙也揖了一揖,道参见玉帝。
玉帝一直站在摇篮边,用慈爱的目光盯着那枚蛋,此时挥了挥手,道了声免礼平身,继续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如意蛋,伸出手温柔地在蛋身上来回抚摸。
碧华灵君肃起神色,恭恭敬敬地说:“玉帝,小仙此番来,是……是恳请玉帝,将这枚灵蛋赐给小仙孵化。”
玉帝抚摸蛋身的手顿了顿,侧过身来,碧华灵君顿时觉得有两道带着寒意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玉帝面无表情地道:“哦,从太上老君到托塔天王,天庭的众位仙卿们来向朕讨孵这枚蛋几乎已经来了个遍了,终于连你也来了。你们的消息倒都挺灵便。东华,可是你告诉他的?你自个儿没讨成不甘心,却又拉了一个过来。”
东华帝君赔笑道:“玉帝,小仙只是……”
碧华灵君连忙道:“玉帝,东华帝君只是无意中随口说出,小仙好奇,方才一直追问。一听之下,就不顾莽撞,径直过来了。望玉帝恕罪。”
玉帝将手从蛋身上收回,轻轻理了理裹着蛋的云被上的褶皱,“罢了,你爱珍兽的毛病朕一向知道,早猜到你对此蛋的执念恐怕比其他的仙卿强些。你如此莽撞情有可原。只是这枚灵蛋……”
碧华灵君神色一紧,玉帝垂下目光,手又抚上蛋身,爱怜地缓缓摸了两下:“朕打算亲自孵它。众卿莫要再打它的主意了。”
东华帝君悄悄侧身,同情地看着碧华灵君,露出同病相怜的神色,叹了口气。
碧华灵君的手在袖中一紧,神色陡然肃了肃,道:“玉帝,亲自孵化,恐怕……有些不妥当。”
玉帝的皱起眉头,神色蓦然寒了几分:“有何不妥处?”
碧华灵君恭恭敬敬地道:“小仙斗胆请问玉帝,这枚灵蛋要怎么个孵法?”
玉帝缓缓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孵法,只是需贴身抱孵,从始自终不得离身。”
碧华灵君窃喜,依然恭恭敬敬道:“小仙斗胆,再请问玉帝,从孵化到珍兽出壳要多少时日?”
玉帝道:“约要数月。”
碧华灵君大喜,仍旧恭恭敬敬道:“正是如此,小仙方才说不妥。天庭事务繁冗,玉帝日理万机,贴身抱孵此蛋,恐怕有些累赘。”抬头诚恳望了一眼玉帝,又急忙恭敬地低头,“再者,玉帝每日在灵霄殿上训诫众仙,三界之内与西方如来处还常有使者来来往往,玉帝若怀抱灵蛋,恐怕会略损圣仪……”话尾处,毕恭毕敬地又深深一揖,“小仙直言劝谏,望玉帝深思。”
玉帝面色莫测,似有所思,手犹豫地在蛋身上抚摸,半晌后慢慢停了手,缓缓道:“你倒巧言善辩,竟被你说中了些朕的顾虑。”收回手又扫了一眼碧华灵君,“你为了这枚蛋,竟大着胆子将这些话也说出来了。但就算朕不亲自孵化,天庭中仙者众众都欲孵此蛋,赐与其他仙者孵,你又能想出什么理由来?”
碧华灵君恭敬道:“小仙方才一番话,固然有图谋此蛋的意思,大半还是真心为玉帝着想。玉帝不能亲自孵,天庭中的众仙,再没有比小仙更合适的。”放下恭恭敬敬的手抬头一笑,“玉帝想,天庭的众位仙友,有谁比我碧华灵君更会养珍兽?”
玉帝目光变幻,片刻忽然一笑:“算你碧华会说。好罢,此枚灵蛋,就赐给你孵。”
碧华灵君欢天喜地地揣着裹在锦被中的如意蛋,乘风回到府内。
小心翼翼将如意蛋安置在床上,焚香沐浴。
昴日星君归位,广寒当明时,碧华灵君宽开内袍,小心翼翼地从锦被中抱出如意蛋。将如意蛋送到胸腹前,蛋壳带着玉石的触感,十分温润。
碧华灵君想起临归来前玉帝的叮嘱:“一定要用法术定在胸腹处,贴身抱孵,不能磕碰,不能离身,切记切记。”
碧华灵君敛起神智,念动仙诀,如意蛋在淡淡的金光包裹下牢牢地定在了腹上。隔着蛋壳,似乎能感觉到里面小小的珍兽正在慢慢成形,扭动。
孵出个什么样的珍兽好?
湿漉漉漆黑的眼,绒绒的柔软的毛,小小的四爪……
碧华灵君系好衣袍,摸了摸衣衫下的蛋身,飘飘然地笑了。
“东华仙卿,你猜碧华灵君能孵出什么异兽来?”
“不晓得,不过玉帝请放心,碧华灵君定然能孵出一头名贵的珍兽出来。”
“此是自然。唉!你我如此诓他,虽然有失仁厚,却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枚蛋在寒潭由阴寒之气滋养幻化,只有男仙的纯阳之气方能孵出。天庭中除了碧华灵君,实在想不出还有那位仙卿愿意成天抱着一枚蛋满天庭乱转。唉,此事委实非他不能……”

№1 ☆☆☆ 大风刮过2007-11-01 19:53:13留言☆☆☆  引用




如意蛋贴身之后,碧华灵君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翼翼。平时他闲坐时,随手便会拎起一只豢养的珍兽放在膝盖上顺一顺毛,因此,在府中,只要碧华灵君坐下,他的白的黑的黄的红的灰的三花的云片的形形色色珍兽们都会三三五五地蹭过来,卧到碧华灵君脚下,方便他随时拎起来顺毛。
今天,碧华灵君将如意蛋贴身孵上后,摇着扇子踱出房门,在亭子里坐下,小仙童替他斟上茶水,碧华灵君端起来刚喝了一口,院子里的灵兽们都纷纷聚了过来,刚养的那两只小老虎跑得最快,冲在了最前头。小老虎们年幼又胆大,冲到碧华灵君膝盖边,在地上磨了磨爪子,便蓄势躬起脊背,准备直接一扑扑进他怀里去。
其中一只小老虎个头大点,将另一只挤到一边,蹭地一蹿,坐着的碧华灵君却蓦地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小老虎扑了个空,直接蹿过了石凳,一头撞在栏杆上,顿时重重摔至地面,委屈地嗷嗷叫起来。
碧华灵君站在一丈开外的地方摸了摸腹部:“还好还好。”唤了声小仙童,指了指地上眼泪汪汪望着他的小老虎,“池生,把它抱起来哄一哄,看看可有什么地方撞伤了,替它治治。再喂喂食,放它回院子里玩罢。”
小仙童应了声是,从地上抱起小老虎,摸了摸它的脑袋,小老虎前爪搭在池生胳膊上,望着碧华灵君,呜呜地叫。
池生看了看自家灵君的肚子,很乖觉地猜到灵君已经将传说中的如意蛋孵上了,拍了拍怀中小老虎的脑袋,向地上的其他灵兽们道:“近日灵君有玉帝的仙命在身,没有闲暇,从今后我替你们喂食,莫要打扰灵君。”
灵兽们其实都能幻化成人形,更都懂人言,听了这句话,再看看将手爱怜地按在肚子上的碧华灵君,就大概猜到了七七八八,都摇头晃脑地散了。
撞了头的小老虎窝在池生的怀中,双眼紧盯着碧华灵君腹部凸起的衣衫,它能察出衣衫下有极其不寻常的灵气,比自己的强得多,又委委屈屈地呜呜叫了几声,将鼻子埋进池生的衣衫中。
碧华灵君养灵兽其实还有个很要命的毛病,就是喜新厌旧,永远是最新弄到的那只最宝贝。被他养久的灵兽都知道他这个毛病,睁只眼闭只眼的都无所谓,小老虎刚刚被养,还不晓得,一瞬间的冷落让它有些失落,闷闷地趴在院子中,吃食也只嚼两口,另一只小老虎在它身边跳来跳去地扑它,它还是垂头丧气的。
碧华灵君一整天行走坐卧都小心翼翼,惟恐将如意蛋磕到撞到压到,连坐椅子的动作都比以往缓慢了半拍。如意蛋被法术贴在他身上,已是在自行吸收他的仙气慢慢成长,碧华灵君怕这些仙气不够充沛,自己又用了一道术法,将注入如意蛋的仙气加了好几倍。
碧华灵君摸着如意蛋,心中时常很挣扎,他到现在还没有想好,自己究竟要孵出一头什么灵兽。老虎狮子养得太多,猫猫狗狗太小家子气,狐狸雪貂也很常见,而且仙格不够高,龙和麒麟绒毛不多。
碧华灵君在心中将所有四只爪的灵兽顺了个遍,发现没有一个能完全满意,反倒想的自己头疼。此时压在心中,不能释怀,因此碧华灵君时常叹一两口凉气。
第二天,碧华灵君去灵霄殿应卯,一干仙友都盯着他的肚子,目光灼灼。在玉阶下入列时,给他的空让得大了些。太上老君特意绕过来,望着碧华灵君鼓起的衣衫道:“碧华啊,从今后可要小心点。别磕了碰了的。真不行就和玉帝告个假,回家安心养罢。”
碧华灵君隔着衣衫在如意蛋上摸了一把道:“没什么,留神些就好。多谢多谢。对了,老君你说,我从这个蛋里,孵出个什么好?”
太上老君又端详一下凸起的那块衣衫,摸着胡子道:“此事还是要讲缘分,强求不能,你宽心养着,不要多想。不过看看这形状,上尖下圆,据说在凡间,腹尖者生男,腹圆者生女。依老夫看,是个公的。”
碧华灵君自是晓得老君在趣他,想必这老儿没讨到如意蛋来养心中泛酸,便不以为忤地哈哈一笑,道:“按老君的说法,凡间的鸡蛋都只孵公鸡没母鸡了。老君成仙许久,忘了鸡蛋都是一头尖一头圆,赶明儿我下凡间时,顺路给你捎回来二斤!”
正说着,玉帝上了殿,众仙整衣躬身下拜,玉帝道了平身,一眼向碧华灵君看过来:“碧华仙卿,你身孵灵蛋,可还适应?”
碧华灵君立刻道:“禀玉帝,小仙不觉得有何累赘,只需谨慎些就好。”
玉帝颔首道:“那便好,但是你孵着灵蛋总要格外当心些,这段时日天庭内估计无甚大事,你不来殿上也罢,安心养着罢。”
碧华灵君听着玉帝的话里也像在泛着酸气,他此刻全盘心思都挂在灵蛋和不知道该孵出什么灵兽好的事情上,对打趣的言语都十分宽宏大量,横竖如意蛋在自家身上孵着,各位仙友眼红也没办法了。玉帝准允他不上殿,正乐得从命,躬身答了声领命。
领到这道仙命后,没有仙务缠身,碧华灵君蓦然就闲了。闲了之后,不知怎么的,碧华灵君也想开了,孵出什么就是什么罢,如意蛋中的灵兽,一定不会差了,只要有湿漉漉漆黑的眼,绒绒的柔软的毛,小小的四爪,孵出什么来无所谓。
可能是仙气滋养得分外足的关系,如意蛋又比以前大了些,碧华灵君在府中寂寞,便东游西荡地到各个仙友府上去串个小门儿,絮絮叨叨来来去去,不外乎就是他身上挂的这枚蛋,几个月这么逛下来,天庭各位神仙耳朵里都听出了老茧。这一天,碧华灵君又荡到了东华帝君府上,东华帝君一边听他念叨,一边点头,颈子点得发疼,趁个空儿建议他去探望探望犯了天条被贬在孤岛上过活的宋珧仙和衡文清君。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碧华灵君乘着一股清风,荡到了孤零零的小岛上,拍了拍岛上惟一一扇大门。
开门的是宋珧,开门后的第一眼,蹭地落在碧华灵君的肚子上,脸色陡然变了,需知道宋珧仙是从凡人飞升的神仙,对于碧华灵君此时的模样并不陌生。
碧华灵君悠悠然地向他招呼:“宋珧兄,许久不见,近日特意来望你一望。”呲牙一笑,在宋珧肩头拍了拍,“你和衡文清君,在岛上过得滋润么?”
宋珧仙望着他的肚子,神色凝重:“滋润。碧华兄你……一些时日不见……怎么就怀上了。”
碧华灵君干咳一声:“是个蛋。”小心翼翼隔着衣衫摸了摸蛋身,“是玉砚池中化出的如意蛋,费了半晌工夫才从玉帝那里讨过来孵。”说话间大摇大摆进了门,轻车熟路地走到一间敞厅内,摸起桌上的茶便喝。
正喝着,衡文清君从侧门中出来,一眼瞧见碧华的模样,也怔了一怔,随即笑道:“碧华兄,许久不见,你竟灵君不做,去做灵姑,连胎都有了。”
碧华灵君讪笑两声:“哪里哪里,我这些日子,成天被众位仙友取笑,连你都不厚道。”放下茶杯再摸了摸贴在肚子上的如意蛋,又将如意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道:“不知道能孵出个什么来。”
宋珧道:“此蛋如此化成,孵出的灵兽一定不寻常。”底下一句‘只盼别孵出只四不像’很厚道地咽了。
碧华灵君听见这句话很满意,笑得像春花。
衡文清君也只再向那枚蛋瞧了瞧,没说什么。
碧华灵君蹭得酒足饭饱,方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宋珧和衡文清君将他送出门外,宋珧望向碧华灵君乘风而去的背影道:“可怜碧华也被玉帝坑了,我总觉着那蛋要生出些事情来。”衡文清君道:“方才我仔细瞧了瞧,蛋的灵气甚强,恐怕会孵出个了不得的东西。”
会孵出什么,还是要出壳了才晓得。
№2 ☆☆☆ 大风刮过2007-11-01 19:53:57留言☆☆☆  引用

我这是沙发么?沙发么?夹层我也认了!
№3 ☆☆☆2007-11-01 20:01:26留言☆☆☆  引用



第五章
    碧华灵君孵着如意蛋,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碧华灵君觉得腹部这枚如意蛋的灵气一天比一天强起来,有时候甚至能觉出蛋壳内隐隐有抓挠声。
    看来,如意蛋中的灵兽终于要出壳了。
    碧华灵君生怕哪天正在云头上飘荡的时候蛋中的灵兽出壳,措手不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在府中呆着。特意在府中布置了一间净室,室中搭了一个硕大的云台,台中铺着柔软的云絮。
    碧华灵君又怕灵兽出壳,单用灵气护养不够,让府中的小童去寿星处借了头刚生了崽的母瑞鹿过来。万事齐备后,某一天,碧华灵君正在府中寂寞地踱步,腹部的如意蛋忽然灵光大盛,异动起来。
    灵光华彩灿烂,惊动了仙童们与园中的灵兽,前些时日吃过亏的小老虎伏在地上,警觉地盯着碧华灵君光芒四射的肚子,呜呜地在嗓子眼里低吼。
    碧华灵君急忙念动仙诀抚护住蛋身,退到静室内盘腿打坐,仙童们也猜到是蛋将要破壳,都蹩进静室内,伸头伸脑地打探。
    只见在锦团上端坐的碧华灵君腹部的光芒越来越盛,光华如缤纷的云锦,绚烂非常,十分耀目。碧华灵君的衣袍自动散开,蛋壳在绚丽光华的包裹下渐渐脱离碧华灵君的腹部,升至半空。
    碧华灵君急忙拢上衣襟,从锦团上站起来,小仙童们咬着手指看,只见碧华灵君抬起双手,将如意蛋渐渐引到双手之间,再渐渐引向云台,如意蛋半悬在云絮上,在空中又抖了一抖,似乎听得蛋内有一阵细碎的抓挠声,喀喇一声,蛋壳裂了一条细缝,蛋身圆的一头有一小块碎片跌落,开出一个小小的洞口,从洞口处似乎探出一个小小的爪钩尖儿。
    爪钩?
    碧华灵君忽然皱起眉,道:“不对。”
    即将出壳的灵兽似乎被这声不对吓了一跳,爪钩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仙童们都很惊异,池生道:“灵君,哪里不对了?”
    碧华灵君半是自言自语一般地喃喃道:“难道是玉帝诓我?本君明明孵此蛋的时候一直想要只四爪的珍兽……”但方才看那个探出的爪钩尖儿的模样,似乎不是碧华灵君想要的绒绒的四爪长得出来的。
    如意蛋在光华中又晃了两晃,忽然一瞬间光芒尽敛,啪嗒一声掉在云絮上。
    碧华灵君大惊,急忙扑过去,捧起如意蛋。蛋身光滑圆润,连刚才掉下来的那块蛋壳也粘了回去,裂出的细纹也不见了,又变成一枚完完整整的蛋。
    小仙童们傻呆呆地问:“灵君,方才不是要孵出来了么,它怎么又变成一颗大鸡蛋了?”
    碧华灵君心中在暗自忐忑,他说了声不对,如意蛋就回了原样,难道如意蛋在孵化的时候有什么讲究,“不对”“不成”“不好”之类的词儿是忌讳,一讲就孵不出了?
    心中虽然忐忑,碧华灵君在面子上还是显得很惮定,道:“可能是时辰不对,孵化的时候灵力上出了差错。再看看罢。”
    捧起如意蛋来回仔细地看。如意蛋和当初被抱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碧华灵君又去焚香沐浴了一通,想将如意蛋贴回肚子上继续孵,却无论怎么用仙术,如意蛋都不能再缚在肚子上。
    碧华灵君这才有些着忙,急忙遣童子去请太上老君太白金星东华帝君等一干仙友来帮忙,几位仙君听说碧华灵君将如意蛋孵出了事情,也甚吃惊,一路云烟赶了过来。几位上仙将如意蛋轮流看了一遍,注灵力,念仙诀,各种方法都使了一遭,如意蛋油盐不进,纹丝不动。
    几位上仙都束手无策了。
    东华帝君最后道:“别是这颗蛋嫌此间静室四面石墙,没有窗户,太过憋闷,将它抱到院子中吹吹风试试?”
    碧华灵君居然就听了,抱着如意蛋一步三叹地到了院中,在石凳上坐了,将如意蛋抱在怀中缓缓抚摸。
    太白金星道:“碧华,你也是的,平时将这颗蛋宝贝的什么似的,孵出来的灵兽一定被你顶在头上养,灵兽将要出壳的要紧关头你喊不对做甚么。”
    碧华灵君叹道:“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养了这些年的灵兽,就好那种四个爪的毛茸茸的走兽,一心想孵出一只那样的,方才要出壳时我看那个爪钩尖儿的模样,倒像很稀罕的猛兽或龙禽的爪钩,因此吃了一惊。”
    几位上仙都皱了眉头,望了望碧华灵君满园的灵兽,果然是四个爪的毛茸茸的走兽最多,东华帝君数月前看的那两只小老虎又蹭到了几位仙君的脚下,东华帝君顺手摸了摸其中一只的头,小老虎立刻扑倒在地上,滚了两滚,用头蹭蹭东华帝君的衣襟。东华帝君忍不住将小老虎抱起来,笑道:“难怪你爱这样的,果然很讨人爱。”话锋一转道,“但如意蛋虽是那么一说,孵出什么来都不一定,万一孵出来的不是你好的那口,你想怎样?”
    碧华灵君抱着如意蛋苦笑道:“现下哪有工夫想这一岔,等它顺顺利利地出壳,再说其他的罢。”
    几位上仙轮流将碧华灵君安慰了一番,却都确实束手无策。东华帝君只得出主意道:“今日时辰不早,不如你看着这枚蛋再过几个时辰看看。到明天还不行,就去禀报玉帝早寻对策罢。”
    碧华灵君道:“也只得这样了。”
    几位仙友告辞回去。碧华灵君独自抱着如意蛋又端坐了片刻,再输了点灵气,如意蛋依旧纹丝不动。看来只好明日去禀报玉帝再寻办法了。碧华灵君喝了两盅茶水,就搂着如意蛋回房去安歇。
    碧华灵君在被窝里抚摸着如意蛋的蛋身叹气,浅浅入眠。被窝里的如意蛋却忽然动了动。
    它一动,碧华灵君立刻醒了,一骨碌爬将起来,惊而且喜地瞬移到床下,屏息附身看云被上的如意蛋。
    如意蛋又轻轻地晃动了两下,发出一阵浅浅的光芒。与前次四射耀目的绚烂光华不同,此时如意蛋上的光芒极薄,极淡,几乎要瞧不见,光芒像流水一般绕着如意蛋粼粼流动,曾掉下来的那块碎片喀喇又掉了下来,蛋身原本裂开的那条缝又重新裂开。接着,整个如意蛋忽然开始剧烈地摇晃、滚动……
    最终,喀喇喇一阵脆响,蛋壳瞬间碎裂落下。浅浅的光芒笼着一个在破碎的蛋壳中扭动的绒团。
    绒绒的软软的毛,小小的尚且不能站立的四爪在蛋壳中爪刨,碧华灵君在一瞬间,圆满了。
    碧华灵君小心翼翼地将它从碎蛋壳中抱住来,它在碧华灵君的掌心里睁开黑漆漆的湿润的双眼,将身子动了动,像是有意无意地蹭了蹭碧华的掌心,打了个懒洋洋地呵欠。
    
    第二天,有仙使在灵霄殿上禀报玉帝,碧华灵君终于将如意蛋孵化,灵兽出壳。
    玉帝大喜:“碧华仙卿果然不负朕望!孵出了什么珍稀的灵兽?”
    仙使道:“禀报玉帝,是头灵虎。”

第六章
    灵霄殿上的众仙们听见“灵虎”这两个字的时候,神色都变了变。连御座上的玉帝,脸色都沉了一沉。
    须知道,在天庭里,一头灵虎就好比凡间的一只普通的小鸡,根本不值得一提。众仙面面相觑,都不相信碧华灵君居然只从如意蛋里孵出了一头灵虎。
    太白星君咳了一声道:“虽然是只灵虎,但是居然能从一枚蛋中孵出老虎来,亦属不宜。说不定这只灵虎有什么特别之处。兴许毛色特别些,灵气强一些……”
    于是,从灵霄殿上退出后,几位上仙商议,去碧华灵君府上看个究竟。
    太上老君、太白星君、东华帝君、命格星君、德化天王等几位上仙结伴,飘飘荡荡到了碧华灵君府,池生与云清两个小童引众仙进了府内,云清鼓着脸道:“众位仙君来得正好,我们灵君跟魔疯了似的,只管搂着那只幼虎不松手,什么也不做,求几位仙君劝劝吧。”池生比云清老成些,立刻喝止:“几位仙君面前莫要乱说话,灵君他兴许过两天就缓过来了,毕竟是如意蛋中孵出的灵虎,灵君自然看重些。”云清低下头小声嘀咕:“我就没看出有什么特别来。说到灵气,还不如元路和元休强。”
    元路和元休,就是东华帝君曾见过的那一对小老虎的名字。
    云清嘀嘀咕咕地引着几位上仙进了内室,东华帝君笑道:“碧华果然宝贝这只老虎,抱到自己卧房里养。”
    打帘子进房,就看见碧华灵君抱着黄乎乎的一团,起身迎过来,东华帝君道:“听说灵兽出壳,就凑过来瞧瞧,你搂的这只就是?”
    碧华灵君立刻眉花眼笑:“不错不错。”小心翼翼地将那黄乎乎的一团托起来,送到几位上仙面前,“瞧瞧,讨人爱罢。”几位上仙仔细留神地看过去,虎崽在碧华灵君手中半眯着眼睛打瞌睡,黄纹的毛皮,从头到爪都和寻常的虎崽没什么分别,灵气也只是稀松平常。但碧华灵君瞧着它,却目光慈爱,活像在瞧一件无双的宝贝。
    东华帝君晓得这只虎崽做蛋的的时候听见不好就不肯出壳的往事,眼看几位仙僚面露调笑将要开口,连忙先呵呵笑了两声:“不错,不错,果然是惹人爱得很。”伸手摸了摸小老虎的头。
    几位上仙立刻跟着附和道:“惹人爱!惹人爱!哈哈~~”德化天王拍了拍碧华灵君的肩膀:“老弟你费工夫孵出它来,可辛苦了。长大了定然是一头猛虎!你打算养大后将它怎样?”
    小老虎在碧华灵君的手中动了动,碧华灵君立刻爱怜地轻轻抚了抚它的脊背,小老虎用前爪挠了挠碧华灵君的手指,蠕动了一下换个姿势继续打瞌睡。
    碧华灵君道:“此事自然要玉帝做主。我就想养着再说。”
    众仙看碧华灵君双眼发直,只管盯在小老虎身上,确实像不大对头的样子,又不方便多说什么,寒暄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碧华灵君将虎崽放在被子上,亲自送到府门前。
    德化天王素来直爽,忍不住向碧华灵君道:“碧华老弟,听我句劝,虽是你亲自从如意蛋中孵出的灵兽,到底不过是个玩意儿,养着玩玩就好,别费那么大工夫。”看着碧华灵君蓬头垢面的模样,叹了口气。
    碧华灵君直着眼道:“德化兄说的道理我自然晓得。不过……”直勾勾的双眼望着万丈虚空,“也不知道是我亲自将它孵出来的还是怎的,我越看它就越顺眼,怎么看怎么合我胃口。这种事情,你们不懂。”
    德化天王眼看劝不得,只好长吁短叹地告辞,走到半路,又忍不住道:“碧华这个模样,确实魔疯的厉害。”
    东华帝君笑道:“敢情德化兄之前没见过碧华养灵兽,他一向如此,刚养的玩意儿头几天宝贝得不行,等过两天新鲜劲过去就疲怠了。这次确实比以往厉害,不知道能不能多撑两天。”

№4 ☆☆☆ 大风刮过2007-11-01 20:03:42留言☆☆☆  引用



第七章

碧华灵君回了房去,捧起小老虎左看右看,依然怎么看怎么心爱。小老虎一直都懒懒的,只管赖着打瞌睡。云清拿了些鹿奶,送到小老虎鼻子边,小老虎看也不看,将头偏到一边。
碧华灵君立刻道:“它不爱喝这个。云清你去取些清水,换样玉石的容器端过来。”
云清只得遵命去了,用翡翠的深盘端了点清水,碧华灵君亲自接过,送到小老虎鼻子底下,小老虎方才懒懒地在盘子中舔了两下,依旧缩回褥子上打瞌睡。
云清忍不住道:“灵君,看它恹恹无力的模样,别是先天失调罢。”
碧华灵君肃起颜色道:“咄!乱说甚么!它先天呆在蛋里,怎么失调。昨天刚孵出来,你今天让它在地上跑?出去帮池生喂食!”
云清挨了训,摸着鼻子忿忿地退出卧房,到了廊下,元路和元休正在台阶边滚成一团,云清顺手拎起元路,摸了摸它的毛皮:“明明你都比那只什么蛋里孵出来的强得多,灵君干什么费老大的工夫养它。”
元路黑漆漆的眼睛闪了闪,舔舔云清的脸。
一天两天,碧华灵君对如意蛋虎崽爱不释手,走着坐着都在怀里抱着。小老虎很挑,它孵出来就牙齿齐全,但是除了清水,什么都不吃。除了碧华灵君外,几个小童里面,它只认池生,偶尔让他摸摸毛皮。碧华灵君时常拿把玉梳替它梳毛,它蹲在碧华灵君膝盖上半闭着眼,十分受用。
养了近一个月后,小老虎精神了一些,爱自己溜达到房外去,在走廊上蹲蹲,兴致勃勃地远远看院子里的其他灵兽们。碧华灵君于此事很开心。碧华灵君斟酌再三,给小老虎起了个名字叫源珟,觉得十分风雅,池生道:“灵君,这个名字固然风雅,但左听右听都不大像个老虎的名字……”
云清插嘴道:“它从如意蛋里孵出来的,还不如就叫如意。上口。”
碧华灵君似笑非笑道:“那本君给你改个名字叫发财如何?更上口。”
云清缩了缩脖子,不敢多嘴了。

这一日,碧华灵君正在凉亭里替源珟梳毛,玉帝那里忽然有道紧急的仙旨过来,传碧华灵君速去。碧华灵君交代几个仙童将源珟抱回屋子里,便匆匆赶去灵霄殿。但当时池生不在,云清一向不大喜欢源珟,假装将此事忘记了,进屋去偷睡懒觉。源珟在凉亭的椅子上趴了片刻,跳到地面上,慢吞吞出了凉亭。
元路和元休正在凉亭附近玩闹,同样是虎崽,碧华灵君宠爱源珟,冷落了元路和元休,元路心中一直不高兴。它和元休都已长成半大的小老虎,将源珟一估量,觉得身形与灵气都不如自己,环顾左右没有小仙童在,便拦住源珟的去路,抬抬起前爪,将源珟重重扑翻在地,喉咙里低低吼了一声,龇了龇獠牙。
被四爪朝天压在地上的小老虎却无所谓地打了个呵欠,忽然眯起眼,懒洋洋地瞧向元路的双眼。一瞬间,元路的双眼竟像被吸住的一般,整个身子仿佛都要被吸进那双不见底的黑目中,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全身的毛顿时炸开来,雷劈一样跳到一旁。
源珟从地上缓缓地翻身爬起来,抖了抖毛。
元路躬起脊背,向后倒退了几步,浑身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
元休蹲在一旁,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源珟一步步向元路走来,元路一步步后退,最终战抖着趴在地上,低低地咆哮一声。
源珟逼近到眼前,将头凑到元路头边……
轻轻舔了舔元路的耳廓。
元路嗷地一声跳开去,眨眼竟变成了人形,是个十四五岁浓眉大眼的少年,因为修为尚浅,尾部和耳朵还是虎形,一团狼狈地单手撑地坐在地上,另一只手捂住左耳,满脸通红地怒吼:“你、你~~~”
声响惊动了小仙童们,云清与其他两个小仙童匆匆冲出屋外,看见灵君的心肝宝贝小老虎正一团天真地趴在人形模样的元路的胸口,讨好地蹭了蹭他的下巴,舔了一舔。
元路立刻怒吼一声,拎起小老虎的颈毛,将它甩到一旁。源珟重重摔在地上,打了个滚,委委屈屈地呜了一声。
云清大步流星地奔过去,呵斥道:“做什么!”
源珟贴着地面趴着,又呜呜地哀叫了一声,将头放在两个前爪间。
云清虽然不喜欢它,看见这个模样也忍不住心软了,伸手将源珟抱起来,向元路喝道:“趁着灵君不在以大欺小,太不像话了!赶快变回去!”
元路的脸涨得紫红:“明明、明明是它……”
云清道:“它什么!我亲眼看见,你还想赖它!是不是欺负它还不能变成人形说不出话?!从明天开始去守药圃三天!”
元路握紧拳头,将牙咬得格格作响,元休咬住它的衣襟,扯了扯。元路的周身光芒一闪,眨眼又变成了虎形,愤愤地低下头走了。
云清抬手摸了摸怀中小老虎的绒毛:“还疼不疼?灵君就快回来了。”


小老虎老老实实地被云清抱着,一动不动。云清带他穿过院子抄近道去厢房,路过一丛芭蕉时,源珟忽然动了动,侧头向芭蕉旁看,云清顺着它转头的方向瞧过去,看见芭蕉边一头银狼眯着眼睛优雅地卧着。云清道:“哦,你看它么,它是葛月,灵君刚把它抱回来的时候乐得要命,说它是百年难遇的奇品。就跟现在宝贝你差不多。”
源珟仍然盯着葛月看,云清又摸了摸它耳后的绒毛:“其实这一个园子里,没有不珍贵的。不知道你过了之后,灵君又弄回个什么。”怀中小老虎的喉咙里忽然咕的一声。
碧华灵君办了仙差回府,拔腿先回卧房,源珟卧在棉被上打瞌睡,碧华灵君伸出手指逗它,源珟抬起一只前爪懒懒地拨了一下,又倒头继续睡。碧华灵君笑眯眯地道:“好乖。”
从这天起,碧华灵君发觉,源珟开始时不时往屋外跑,和园子里的其他灵兽们亲近。碧华灵君觉得这是件好事,源珟一天比一天大,老虎就是要多跑一跑多动一动。于是任由它去亲近。
池生云清这些负责照顾灵兽的小仙童们便成天看见如意蛋小老虎在灵兽堆里打滚,舔舔漂亮的公母狐狸们,蹭蹭慵懒的公母雪豹们,扑向白毛的灰毛的紫毛的灵貂,碧华灵君豢养的那些乖顺的猫精也被它搂着滚了个遍。连元休都和它嗅嗅蹭蹭玩闹了不少回,惟有元路见到它就炸起毛绕路。自从园子里那一回之后,源珟除了池生,也赏脸让云清碰碰。整个府中的灵兽,源珟最爱去找葛月。
碧华灵君这些时日的心绪颇有些复杂,源珟爱往灵兽堆里扎了之后,就不怎么肯像刚孵出来那段日子一样,被他挟在怀中顺毛,若不是还很眷恋碧华灵君的被窝,源珟在葛月身边蹲的时间,要比在碧华灵君能摸他毛的时候还要多。
碧华灵君忽然有一种儿子养大了留不住的感觉,有些小感慨。
葛月一向不与园中的灵兽们扎堆,都是独来独往。但源珟对它就像一只刚出壳的鸡崽认准了一只自认是娘的母鸡一样,十分执著。葛月走一步它就跟一步,葛月一向漠然,只当没瞧见有这么个东西跟着自己,它也只是静静地跟着,不胡乱舔舔扑扑,只是陪葛月寂寞地走走蹲蹲。终于有那么一天,葛月回头,瞧了瞧它身后的虎崽。
十来天后,云清路过灵君府后院的青石旁,眼角忽然瞄到一幅景象,大吃一惊。葛月幻出人形在地上半坐半卧,散着长长的银白发丝,源珟两只前爪按在葛月胸前,舔了舔葛月的颈侧,葛月清俊的脸上却有一丝纵容的笑意。
葛、葛月居然肯变成人形还在笑?云清半张开嘴。但是……这一幕图景为什么瞧着有些怪怪的,似乎有哪里不对……
云清摸摸鼻子回到前院,正好看见碧华灵君负手站在亭子边,就上前将方才瞧见的一五一十说了。碧华灵君听了后神色也很复杂,皱了皱眉头,似乎在沉思,半晌叹了口气。
第二日,太上老君来碧华灵君府上商议事情,谈罢出门,老君随口道:“碧华,你孵出的那只灵虎怎样了?”
碧华灵君向院子里一指:“那里的那只就是。”
老君看过去,只见一丛芍药前蹲着一只黄毛小虎,正低着头看它面前的一只兔子。
此兔生在太阴宫潋滟苑中,每个毛稍里都带着月宫的仙华,碧华灵君当时用了老大工夫才将它弄到手。但这只兔子十分胆小,只敢缩在角落里发抖,碧华灵君的灵兽实在太多,常在眼前晃的都记不太齐全,这只兔子没过百十来年就被他忘了,今天源珟与它对面蹲着,碧华灵君方才想起还养过这么只白毛兔子。
白兔红彤彤的眼睛中充满了畏惧,像蓄满泪水一般水汪汪的,耳朵紧紧贴着,缩着脖子卧成一团,不住颤抖。
对面的小老虎却正在用充满了和善与怜爱的目光望着它,爱怜地舔了舔兔子的耳朵和头顶,后退一步,以示友善。
太上老君笑道:“碧华,你这只老虎忒有趣,跟看上了这只兔子似的。”
碧华灵君道:“它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爱在灵兽堆里打滚,今天这只明天那只,可能是年纪小,想找个伴玩罢。”
太上老君皱着眉向廊下看了看,开口道:“碧华,常言道物随主人形,何况它是如意蛋中孵出的,见什么学什么的能耐兴许越发高些。”望着碧华灵君,神色担忧道,“老夫怕,它别是学了你那爱珍兽的毛病儿罢。”
碧华灵君一愣。
送走老君后,碧华灵君留神着源珟在院子里的举动,看它舔过两三只狐狸,蹭过四五只雪豹,逗弄过七八只灵貂,又到花丛边与葛月对头卧下,终于觉得这个情形确实不对。
第二日,从灵霄殿出来后,碧华灵君向太上老君叹道:“老君,你昨日说过了那话之后,我仔细瞧了瞧,它确实与园中的灵兽亲热得有些过头。”
太上老君道:“其实随你也没什么不好的,但一头灵虎,若和你一样见了毛茸茸的珍兽就欢喜,当真有些麻烦。”捋须一叹,“但它有这个特性也好,你不如想想要把它养成什么脾气性情,然后让有那个脾性的人替你养两日,一准就养得如你意了。”

№5 ☆☆☆ 大风刮过2007-11-01 20:04:39留言☆☆☆  引用




太上老君的一席话让碧华灵君觉得像在藤蔓丛生的荒野里蓦然发现了一条平坦的小路一样,心中豁然通畅。但碧华灵君还是十分谨慎:“它跟着谁像谁只不过是你我的猜测,不知道是否属实,还是找可能通晓内情的问一下好些。”
可能通晓内情的,就是玉帝。
当日,碧华灵君回到府中,见源珟正和一只黄毛的狐狸卧在一起,这只狐狸叫做傥荻,是麻姑送的,灵性很强,会变幻毛色,在凡间,它的毛晴天是红黄的,阴天是灰扑扑的,晚上有月亮时是银白的,没月亮时还能变成纯黑的。等到了天庭,吸收仙气,毛色变幻的越发繁多了。每靠近一位神仙,就能变出和那位神仙的仙气颜色相同的毛色来。靠近昴日星君,它的毛是红黄的;靠近太阴星君,它的毛是银白的;靠近紫微星君,它的毛变成紫的;靠近玉帝,变成金黄的;其实在碧华灵君府上,它的毛色本应是碧绿的,但是一只长着绿毛的狐狸实在有碍观瞻,碧华灵君强迫它不能换上这个颜色,狐狸很寂寞,它觉得自己都不介意变成绿的,碧华灵君十分介意,这件事情很不合情理。于是只能成天在灵兽堆里钻来钻去,随着别的灵兽的毛色换着消遣。
此时,狐狸正把头枕在源珟的身子上,互相偎依着打瞌睡。狐狸身上的毛换成了和源珟的毛皮一样的黄色,还掺着黑色的道道,如果不是那只尖嘴,乍一看去,还真像只老虎。
碧华灵君走到近前,傥荻抬抬头爬起来,蹭地变成了人形,身上穿着虎皮花纹的长衫,笑嘻嘻地向碧华灵君道:“灵君。”
碧华灵君瞧了瞧他那身虎皮打扮,略略颔首,又看向慢吞吞爬起身的源珟:“它又缠上你了?”
傥荻笑道:“不是,是我逗它的。我这几日都在假山那里和龟兄聊天,见它跟着葛月来来去去,就变成葛月的样儿逗它。”
碧华灵君依稀记起,这几天云清似乎曾来向他报告过,说傥荻在假山上住的玄龟那里缩成了一个团儿,毛色的颜色跟龟壳似的,像一只长了毛的龟,一动不动好几天。云清以为它病了,急惶惶来报告,后来才发现它是在学玄龟入定。
这样说来,跟着谁像谁,这个特性和傥荻的毛病其实差不多。碧华灵君再看看傥荻身上的那身虎皮衣裳,有些忧心。
傥荻的眼光在碧华灵君脸上打了个圈儿,浑身立刻灵光一闪,换了身碧绿的衣裳,绿毛的狐狸虽然难看,傥荻穿着碧绿的衣衫却真的挺合衬,瞧起来越发的俊俏风流了。
源珟不爬向碧华灵君,却蹲到傥荻脚边,傥荻弯腰将它抱起来,源珟舔了舔他的下巴和耳垂。傥荻有些痒,侧着脸笑:“你乖你乖,灵君来找你了,乖乖过去吧。”有摸了摸它后脑的绒毛,将它递给碧华灵君:“我先告退了。”灵光再一闪,又变回狐狸,毛色却成了身边的栏杆一样的朱红色,迈着小步走了。
源珟蜷进碧华灵君怀里,碧华灵君挟着它走进厢房,将它放在床上,顺着它的毛问:“外面的那些狐狸豹子雪貂们,你都喜欢么。”
源珟从胸腔中咕了一声。
碧华灵君再拿出一块平布,一块毛皮,同时铺在床上,源珟立刻毫不犹豫地滚上毛皮。
恰好小仙童来报,说鹤云仙使奉玉帝旨意来找灵君,碧华灵君立刻出了厢房,鹤云正被小仙童引着向前厅去,碧华灵君迎上去,二话不说,向鹤云道:“劳烦鹤云兄和我到厢房一趟。”
鹤云一愣,道:“灵君,小仙奉玉帝旨意,请灵君过去一趟。”碧华灵君道:“只要片刻,有劳有劳。”
鹤云只得笑道:“灵君吩咐,鹤云自当照办。”
其实鹤云的原身本是一只仙鹤,一两千年之前也曾是碧华灵君府中的一只珍禽。那时候碧华灵君还养养禽鸟。
碧华灵君转头吩咐池生道:“去将葛月叫过来……”忽然又改口,“葛月就罢了,将傥荻、元路、元休一道喊过来罢。”
因为碧华灵君传唤,又有仙使在场,傥荻、元路、元休都幻成人形进了厢房。傥荻一见鹤云,立刻将一身朱红的衣裳变成了白色镶黑边的。
碧华灵君向鹤云道:“能否有劳你变回原身,暂时在这里站片刻。”
鹤云又怔了怔,道:“灵君不用如此客气,鹤云本是灵君一手栽培,虽然侥幸担当仙职,灵君仍将我当成以前的鹤云就好。”
碧华灵君道:“你已担当仙职,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还是遵守的好。”
鹤云低下眼脸,道了声:“是。”合眼念了个仙诀,化成了一只仙鹤。
鹤云的相貌清秀异常,原身果然是只美貌的仙鹤,羽翅洁白,纤细优雅。碧华灵君向傥荻道:“你先也变回原身,和鹤云使站一起。”
傥荻笑嘻嘻答了声是,嗖地变回狐形,毛色银白,耳尖尾巴稍和四个爪上带了黑色,可惜长相与仙鹤实在差了太远,体形不像。
碧华灵君将源珟放到鹤云和傥荻面前,源珟看了看鹤云,蹿向傥荻。
碧华灵君让傥荻退下,换上元路。元路与源珟不合,碍着灵君的命令,悻悻地蹲着。源珟立刻向元路走去。
碧华灵君再将元路换成元休,源珟走到元休身边,还蹭了下元休。
碧华灵君略叹出一口气道:“好了,就这样罢。”傥荻、元路和元休告退出去,鹤云也幻回仙身,站在碧华灵君身边。
碧华灵君道:“先去玉帝座前罢。”
到了玉帝座前,说完一件仙务,碧华灵君道:“小仙还有一事,想斗胆请教玉帝。”
玉帝问:“何事?”
碧华灵君道:“小仙自孵化如意蛋后,将灵虎驯化养育不敢倦怠,但……近日小仙察到灵虎的一些习性,大为不解,想请问玉帝,如意蛋孵出灵物的脾性可是会随着抚养者的脾性么?”
玉帝皱了眉头,似在沉思,片刻道:“朕似乎觉得有这么一说,但天庭有如意蛋是极稀有之事。朕也不能肯定。”
碧华灵君揣着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回了府中,经过察看再试炼,源珟对珍兽的兴趣确实很大,而且好像也只爱毛茸茸四个爪的珍兽。碧华灵君无奈地想,只有托给其他仙友养养看了。

№6 ☆☆☆ 大风刮过2007-11-01 20:05:38留言☆☆☆  引用

强烈要求新开张多送几章!!!!
№7 ☆☆☆绝不坑人2007-11-01 20:07:57留言☆☆☆  引用

№8 ☆☆☆v12007-11-01 21:15:55留言☆☆☆  引用

强烈要求大奉送`
№9 ☆☆☆阿菠萝2007-11-01 22:07:49留言☆☆☆  引用

终于有更新啦。。。
昨天晚上才两个帖,今天人就这么多了
好开心,找到大部队啦。。。
№10 ☆☆☆lydoll2007-11-01 22:18:36留言☆☆☆  引用

有点不一样呢!在复习一遍
№11 ☆☆☆猫宰鱼2007-11-01 22:26:34留言☆☆☆  引用

按抓~~
恭喜大人在粉JJ安家落户
№12 ☆☆☆shower2007-11-01 22:41:54留言☆☆☆  引用

刚发现开专栏了呢,以后是不是这边先更新啊
№13 ☆☆☆2007-11-01 23:36:10留言☆☆☆  引用

源珟和傥荻有些相像。。一个学人皮相。。一个学人性情。。
№14 ☆☆☆armber2007-11-02 08:43:19留言☆☆☆  引用

还是木有新的……
№15 ☆☆☆jin2007-11-02 09:36:10留言☆☆☆  引用

虾米时候更新乜?????
№16 ☆☆☆最爱干巴大叔受2007-11-02 09:44:23留言☆☆☆  引用

恭喜!!!~~~~狠踩一脚等更新~~~~
№17 ☆☆☆小于2007-11-02 09:59:13留言☆☆☆  引用

催文的本能督促我过来了~
恭喜大风开专栏~
№18 ☆☆☆某K2007-11-02 10:06:28留言☆☆☆  引用

喜欢这只腹黑禽兽啊,星星眼*0*,就不知道和碧华谁攻谁受?或且攻且受?
№19 ☆☆☆小山2007-11-02 12:41:38留言☆☆☆  引用

大风尊勤快~!
留个爪~
№20 ☆☆☆错乱的爱2007-11-02 19:14:02留言☆☆☆  引用

登入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