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老家阁楼
主题:【都市幽灵】里面一定有宝藏[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都市幽灵】里面一定有宝藏
  文/老家阁楼
  
  
  01
  
  
  漆黑的夜晚,我踩着松软的落叶,迎着些许凉意的微风,穿过了一片浓密的树林,然后,我眼前出现了一座古老的城堡。
  
  这是一座曾经辉煌的城堡,因为它看起来很雄伟,有高大的铁花门,森严的围墙,推开铁花门就看到两旁耸立的中世纪雕像,是典型的大理石古罗马裸体雕像,由于年代太久,白色的大理石变得有些沉灰,水迹的斑驳也很明显,但这并不妨碍它们那永远不变的带着无形压迫感的贵族气质。
  
  走前一些就是一个喷水池了,那是一座仿布鲁塞尔小男孩的喷泉,除了小男孩的“小鸡鸡”里不再喷出水来以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想必也是出自大师之手笔。水池子早已干涸,池里面堆满了腐烂的树叶,奇怪的是竟然一点腐败的气味也闻不到,我不禁抽了一下鼻子,验证一下是否被树林里的凉风弄到感冒了。
  
  绕过喷泉池再走几步就到了城堡的台阶前,高大沉重的桦木门冰冰冷冷木无表情地俯视着我,我也毫不留情地瞪着它,就这样我们对视了好一会,我就发现了这个门的把手是纯金的。
  
  我开始有些激动,这么大一块金子是我从前没有见到过的,于是我不顾仪态地使劲摩莎着纯金把手。其实我根本就不用顾什么仪态,因为这方圆几十里内根本就不会有人的,在发现这个城堡之前的许许多多个夜晚我就在这片树林里不停转悠,我转悠也不是瞎转乱转,我是有计划地从外围开始作圆圈式转悠,一圈比一圈小,逐步收窄,就象我一开始就知道树林中央一定会有这么一座城堡似的。
  
  果然我还是在树林子中央找到了这座曾经辉煌的城堡。我从来不知道我要找的却让我在最后找到了。
  
  在摩莎金子的时间里我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开始了冷静而理智的分析。这片大林子连蛇都没遇见过一条,可见目前至很长一段时间我将是唯一知道这个城堡的人,也可以说我就是它的主人了。从目前所看到的景象分析,这里没遭过大火,也没有被抢掠过的痕迹,城堡保存完好。那么,我几乎可以断定,这座连把手都是纯金的城堡,里面一定有数不清的宝藏。
  
  到底我的断定准不准确呢?其实我一推门就会知道的,可是我已经不再那么激动了,我决定明天晚上再来推这扇门。因为我知道天马上就要亮了,该死的闹钟很快就会以鸡鸣的方式吵醒我。
  
  
  02
  
  
  看到这里你们也许会笑我,原来宝藏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不过我依然要很严肃地告诉你们,就算是梦,也是我付出了辛苦心血换来的,要知道我在发现城堡之前的夜晚在那片树林子里一个人孤零零地转了多少个圈啊!当时我的目的也就是想找到一把古代侠士遗失的宝剑或是头盔什么的,现在我意外地发现了宝藏,你们凭什么就眼红我,讥笑加讽刺地挖苦我说“这不过是个梦而已”。有种你也给我做梦找座城堡试试?
  
  好了好了,今天我心情好,不想斗嘴,而且我就要发大财了,也想把暴燥的穷人脾气改为大富翁们的从容优雅。
  
  其实我也可以很逻辑化地和你们分析事情的本质。比方说,你是一个白天的大富翁,我是一个夜晚的大富翁,我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呢?你在白天有一种富足的满足,我在夜晚也一样有。你担心你的金子会失去,我也会担心另外一个人会找到城堡。反过来,你有时会在晚上做恶梦,我也会在白天偶尔过恶梦般的日子。当然,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理想,那就是你想把白天的富足带到梦里去,我也一样想把梦里的财富带到白天来,可是,这事偏偏都由不得我们自己,这是我和你的唯一遗憾。
  
  咦?我一整天在对谁说话呢?好了,天又黑了,让我们回到城堡去吧,今天我要进去里面看看我的宝藏都有些什么?
  
  
  03
  
  
  推这扇沉重的桦木门一定会很费力,因为它周围都结满了蜘蛛网,表示很久没人去推动过它了。可是,我很意外地毫不费劲就推开了它,让我在一刹那间怀疑门并不是我推开的,而是在我的手一碰到它时,门自己自动打开了,只不过我在同一时间刚好有推门的念头罢了。
  
  里面的陈设让我目瞪口呆。你们能想象一个中世纪城堡所能有的豪华和奢侈吗?如果你能想象到的话,那就把你所想象到的豪华和奢侈上面加点蜘蛛网和灰尘就对了。
  
  反正我是用笔形容不出我所看到的豪华和奢侈来,这可能和我的文学素养有关,我一直认为我只有天赋而没有基础,那样是不可能成为一个知名作家的,因为我常常脑海里想象到了,笔下却表达不出来,意念到而手不到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我在还没有象今天一样找到宝藏之前,我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个一直存在的事实的。
  
  漫步在灰尘和蜘蛛网掩盖下的金碧辉煌中间,我有说不出来的舒畅,我尽可能不去碰到那些镶满了钻石和珠宝的纯金酒杯或纯银盘子。对于桌子上柜子里的名贵古董我也不去触碰,反正这一切都是我的了。
  
  由于我一贯热衷艺术,于是我又对墙壁上挂满的油画发生兴趣并饶有兴致地欣赏起来。看完第一遍我发现一个秘密,所有油画都是人物肖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画得非常逼真。为了证实有多么逼真,我决定再欣赏一遍。
  
  第二遍从第一幅画开始,我就发现画中人都很友好地对我微笑,当我也回以微笑的时候,他(她)们就对我说:哈罗!我也说“哈罗”。
  
  由于他们的礼貌,我也只好一个一个去和画中人说“哈罗”,我不能失礼于人,虽然这件事让我开始有点心烦意乱了。
  
  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和每一个人说“哈罗”感到厌烦的呢?就在我找到城堡的时候吗?
  
  说“哈罗”这件事耗掉了我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04
  
  
  闹钟没有象往常一样学鸡鸣,于是我便迟到了。我责怪妻子没有叫我起床,她说她在做早餐,谁知道闹钟天天叫今天突然就不叫了。我叹了口气说,就连闹钟也不能保证天天能叫了啊。妻子听了奇怪地看着我说,你想干嘛?是不是想保险一点找个二奶?要想了就直说,别在这儿拐弯抹角给我来这套!
  
  对了各位,我忘了介绍一个我了,其实也没什么好介绍的,我这人特平凡□□通。平凡到一工作就想搞对象,普通到一搞对象就想结婚。甚至平凡普通到找个老婆都象别人的一样多疑和唠叼。
  
  闹钟没电池了,我只能这样对经理说,不就迟了十分钟吗?这对一个长期兢兢业业吃苦耐劳老实诚恳生肖属牛真的就带有老黄牛特质的老员工来说,实在不算什么过错。很快经理就被我说的另一件事情吸引住了,我跟他讲了昨晚在城堡的见到的一切,当然我只讲昨晚,前因后果我都有意忽略了,因为如果让经理知道我发现城堡这事是一个长期的、有系统的事情,难保他不会信以为真,然后他可能会要求和我同床以便可能地分到一杯羹。虽然我不怕他来分羹,因为基本上这个很难,但是他要和我同床这事可不太好办,我妻子是否同意还是一个问题,再说传出去谁会相信我们只是为了一起去一趟城堡呢?这个误会就会很大很大的。
  
  说回经理听完我的叙述之后,推推眼镜架子沉思了一会对我说,如果画中人真的和你说“哈罗”的话,那么,你要小心了,那是一座鬼屋。长期没人居住还保持这么好,本身就很奇怪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这时候才感觉到后怕起来。原来宝藏并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我怎么就没想到是鬼屋呢?其实我从小就挺胆
小的,说到鬼,只是说说这个字就已经能够把我吓个半死了,现在还走进整个鬼屋,还不得把我吓个全死啊。
  
  不过我又想回来了,为什么我这么胆小的人竟然可以长期在荒无人烟的树林里转悠而不害怕?为什么我在进了城堡那么久也一点都没害怕过?为什么画中人对我说话这么奇怪的事情我竟然也不感到害怕?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渴望得到宝藏而忘记了害怕吗?这么说我不是成了要钱不要命的人了?
  
  经理看我发呆,就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老弟,不过是做梦而已,你害怕什么啊。
  
  又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是啊,不就做梦吗?谁做梦不是稀奇古怪的,不稀奇古怪那还叫梦吗?连做梦都害怕的人真是个傻瓜。
  
  看来是我多虑了,我无比感激地对今天一早就惊醒我两次的经理点了点头,轻松开始了工作。
  
  经理刚要转身离去,我突然叫住了他,莫明其妙地就吐出一句问话,经理,你说城堡的金子一般藏在哪儿?
  
  经理仿佛被钉子钉住了一般望了我半天喃喃地说,应该是地窖吧。
  

 05
  
  
  我步履轻快地穿过熟悉的树林,推开铁门,走过高大雕像,绕过喷泉池子,走进城堡,我先挨个看了一遍油画,如果他们一和我说“哈罗”我就立马回头跑出这个城堡,跑出这片森林,再也不回来了。
  
  结果,他们真的就象是一幅幅的油画,一动不动。我放心了,便一心一意开始寻找地窖的入口。每一扇门我都推开,每一个角落我都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不知找了多久就终于找到了。
  
  那是一扇小而低矮的门,推开之后是一条小楼梯直通地下室。里面黑黑的看不太清楚,但我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的,地上只有灰尘和散落的一些杂物,我慢慢走下了楼梯,觉得有点失望,地窖里竟然没有珠宝,什也没有。
  
  我想折身出去,这地方没什么好呆的,临走前我懊恼地对着地下一个破陶瓷杯子飞起一脚,只听咣当一声,杯子撞到对面墙上,这时紧接着是吱呀一声,灰蒙蒙的墙上竟然开了一道口子。
  
  我纳闷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扇门,我再环视了一下,原来这周围竟然有三扇门,也就是说,这周围还有三个房间,地窖并非我刚才看到的这么小,应该是很大的。那么,房间里很有可能就摆放着珠宝。
  
  我心里又燃起了希望。我推开了第一个门,里面只有一张床,没有珠宝,我突然发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这一吓让我差点跳了起来,我大声喊喂喂喂,那人没反应,于是我壮着胆子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具早已干涸的木乃伊,空洞的眼睛还不失一丝安详,这人可能是在睡梦中就死了,也许是个善终了。
  
  我又推开第二个门,还是没珠宝只有一张床,只不过床上的人是坐着的,背对着我,我又吓了一跳,又喂喂喂,没反应,我再壮胆前去看一看,果然还是僵尸一具。
  
  第三个房间我比较有经验了,推开前我先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个里面有一张床和一具僵尸,僵尸可能是站着或蹲着,坐和躺已经被前两位用过了,高傲的僵尸先生可能不屑于抄袭别人的姿势。
  我再睁开眼睛时便推门进了去,不出所料,床还是床,珠宝依旧没有。这时我突然惊觉这个房间并没有僵尸先生,空空荡荡。我有点纳闷,决定还是先喂喂喂一下,然后就壮着胆走了进去。
  
  我每一步都很轻,周围也很静,我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强劲心跳和沉重的呼吸,我已经走进了房间了,左边右边扫视一遍,真的没有发现僵尸先生,这是一个空房间,我长长吐了一口气,转身就出房间去。
  
  我刚一转身,肩膀上就有一双手重重地搭了上来,并狠狠地摇晃,同时一时尖锐的声音响起“哎——”
  
  我双脚一软,撕心裂肺般大叫一声便觉眼前一黑。
  
  
  06
  
  
  其实我是死了,死于过度惊吓,心胆肝脏迸裂。
  
  后来我在飘飘浮浮间又回到了家里,看到了我的身体躺在床上,妻子在一旁哭哭啼啼地对穿制服的大盖帽诉说着:“我们家闹钟昨儿就没电池了,那死鬼也忘了买电池,因为他昨天怪了我,今天早上我特意留了个心眼,时间一到就来叫他起床,明明看他睡得好好的,还打呼噜,刚一摇他的肩膀,他就触电似地大叫,然后脚一伸就没气了。。。”
  
  我忧伤地听完我的死因,黯然转身离去,我不知道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死了也有几个小时了,还没有看见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来带我走,莫非我成了一只游魂野鬼?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收在不断收紧,我宁愿下地狱,起码我知道我的归宿。
  
  
  6/4/2003
№0 ☆☆☆老家阁楼2006-03-11 11:38:43留言☆☆☆ 


重发了吧……
№1 ☆☆☆S.Q.2006-03-14 16:07:48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