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老家阁楼
主题:十二因缘杀人事件[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十二因缘杀人事件
  文/老家阁楼
  
  
  01
  
  赵一虽然贵为此区混混,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真的会杀人。手里这把俗称“西瓜刀”的家伙,现在应该称之为“凶器”了。这个词从他脑海闪过后,刀柄突然变得无比烫手,仿佛成了一只会咬人的疯狗,让赵一在一身凉意刷地腾起后,赶紧把它咣当一下扔到地上。刀锋在路灯的辉映下闪着嘲弄的光芒,冷冷地看着他。
  被他杀掉的是一个少女,年龄即使超过二十岁,也绝不会超过二十一岁。当刀尖深深插进她的身体后,他才回过充满愕然和恐惧的眼光第一次和她谋面。女孩甚至没有哼出一声,两手紧紧握着露出在身体外的刀锋,眼睛注视着伤口,头发无力且凌乱地垂下,一会,整个人便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赵一傻傻地站着,他忘了要跑,头脑一片空白,这一秒之前的所有事情都象突然被人抽掉似的。这是一条幽黑的小巷,出去这条巷子就是熙熙攘攘热闹的大马路,虽然是夜深,外面却依然人声鼎沸,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巷口跑过,伴随着一些咒骂声,把赵一的魂一下子拽了回来。他记起来刚刚被一群挥刀的仇家追赶,然后钻进了这条黑巷,快跑到头的时候,突然一扇小门推开,一个身影从侧面扑到他身上,不知怎么回事,手上的刀子就捅进了对方的胸膛,接着手背一热,一股热血喷到手上。
  逃跑,这几乎是本能的念头。赵一左右张望了一下,突然看到巷子另一头有一个矮胖的人影站着,一双眼睛象两个小电筒,直直盯着他。就在赵一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人影突然扭头撒腿就跑了。
  
  02
  
  矮胖的目击者叫钱二,四十一岁,就在巷子与马路中间的“孙记茶餐厅”做厨子,说是厨子,其实就是负责杀鸡杀鸭,也叫“水台”。他认得赵一,这条马路的人基本都认得赵一,一群普通的混混中的一个普通的混混,今天下午厨房休息的时候,他在厅里看报纸,就听到旁边一群混混们在同仇敌忾地表示要杀人放火,其中就有赵一在场,这些情形对于一个茶餐厅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这条后巷是钱二工作场所之一,通常罕有人迹,没想到好不容易撞一回人,就撞到了杀人这事。他今天是有些晦气,晚饭后他和老板孙三说,“老板,我想借点钱,老婆又住院了。”孙三眼皮抬了一下,嘴角咬着牙签,口气非常不屑地说,“钱二,你老婆又要流产吧,你这老梆子也太缺德了,你就不知道要用安全套的吗?这都几回了,你要害死你老婆的。”钱二脸一红,嘴巴再说出话来就变得哆嗦起来,“老老老,老板,这回不是,是是是,是胃溃疡,昨晚痛了一晚上,今今今,今天送医院去了,孩子都没去,去去去上学,在,在医院陪着。”
  看着钱二满脸的苦相,强装出来的裂嘴笑容,一口黑牙掺着黄牙,孙三一阵厌恶,他心想,这老梆子三天两头就会借钱,迟早有一天要把他给炒了。一边想着一边从收银机里抽出五十块钱扔过去,说,“钱二,你上礼拜刚领了工资,这个月才上了五天班,只能借这些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借了钱就不上班了啊。”说完,电话很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孙三赶紧抓起话筒,盯了一眼钱二,把身子扭了过去说话。
  钱二握着五十块钱,嗓子眼仿佛一下被堵上了混凝土。好一会,厨房里传来一声暴喝,“钱二,杀鸡。”于是,钱二把五十块钱塞进裤兜,转身要走。
  “等等,钱二,你还没写借条呢,”孙三在后面叫。
  
  钱二气呼呼地在后巷杀了一晚上的鸡,把光鸡送进厨房冰柜后,他折回来后巷准备收拾一下水盆就回家,然后就成了目击者。
  
  
  03
  
  孙三的电话是李四娘打来的,一个麻将搭子,住在三条街外的一所旧楼。孙三刚刚说了两句,老婆扭着硕大无朋的胖屁股跨进了餐厅,一看到孙三正捧着电话,非常不满地堆紧脸上的肉砣砣喊道:“孙三,又在约麻将搭子?赌不死你,告诉你,老娘收档后过去之前,你最好别输光,给老娘占着位子。”
  孙三赔着笑脸嘿嘿两声,说“今天我非得赢一把了,刚才使劲跳左眼皮,嘿嘿。”
  孙三挂了电话,把收银位子让给老婆。“还在李四娘家吗?”他老婆问。
  “今天约的是麻将馆,不在李四娘家打了。”
  他们经营这个茶餐厅有十几年了,当初丈人打本给小两口做生意,虽说生意一直没红火过,但也从没有亏本,因此孙三也从没有还过钱给丈人,也因此从没有在这个胖老婆身上扬眉吐气过。这是他心底永远的痛,这个隐痛不知不觉就熬了十几年,近两年好象也没有那么痛了。
  “刚才收了张支票,这年头,吃个百来块钱,竟然也用支票,唉,”孙三把钥匙交给老婆的时候,把一张支票递给她,这个胖婆娘满脸狐疑地接过来,眯起眼睛仔细瞅着,嘴里说“不会是假的吧,”孙三说,“应该不会,这上面有银行的大印呢,我看假不了。”
  胖婆娘依然狐疑,孙三已经迫不及待迈着短腿窜了出去。
  
  胖婆娘看着孙三的背影扁扁嘴,一边抓起电话,拨了个号码,一会电话通了,她说:“侄女啊,你什么时候过来。。。”
  
  
  04
  
  李四娘的房子在这旧楼的最顶层,她死鬼丈夫在世的时候,在天台搭了个钱皮棚子,这让她家一下子扩大了一倍,那几年不断有死鬼丈夫乡下亲戚来借住,不过自从他死后,亲戚们基本不来往了,这偌大的房子变得清静而空荡。李四娘总会在和麻将搭子们诉说,说自己在家里,晚上起来喝水上厕所,就象个游魂似的,怎么飘也不会碰撞到什么,有时候真想让什么家俱拌一下,狠狠摔一跤。
  搭子们都笑她,那还不容易,半夜摸上个男人来,在你脚脖子上一拉,摔你个四脚朝天。叫你想合都合不拢了。
  李四娘听到这样的笑话,也跟着哈哈笑,不过说了这笑话后,她手气就会变得差起来。
  
  有一天晚上,她真的被拌倒了,不过不是被手抓了脚脖子,而是直接有两只有力的手从后面抱过来,把她压在地板上,同时一个厚重的男人身子也压在了她身上。
  李四娘本能地想叫一下,却被堵上来的嘴塞住了声音,那声音冲不出嘴去,只好硬生生吞回肚子里。很快,李四娘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有些惊讶,她甩开脸,从强吻中挣脱出来,说,“你怎么又回来了?”男人说,“我刚才忘了钥匙在麻将桌上,回来拿,发现你门没锁,我就进来了,嘿。”
  “干嘛不叫我?”李四娘问。
  “我看你起来了,这不就告诉你了嘛,”孙三问。
  “你放开我。”
  “放了你要去哪?”
  “到床上去,我还要锁上门。”
  
  孙三到了李四娘门口,没有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厅里没人,他微笑一下,把门关上,摸进房间,果然李四娘还在睡觉,这娘们白天基本都在睡觉,晚上麻将台上奋战通宵。孙三看着她白嫩的半截大腿露在被子外,桃红色的睡袍被腿夹着,被子盖到腰间,一只肥大的胸脯若隐若现,微微垂向两边,这半老风韵如同抽湿机,一下子把孙三身体里的水份全抽干了。
  孙三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润了润干涩的嗓子,迫急地宽衣解带,窜上床去,一头埋进李四娘胸前。
  李四娘轻哼了一声,醒过来,无力地推了一下问,“约了几点打?”
  孙三嘴里没有闲下来,嘟嘟地说:“还有一小时呢。”
  “锁门了吗?”
  “没人会来的。”
  
05
  
  李四娘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睡意还残留着一些,胸前被孙三弄得酥麻,突然电话铃哗哗响起来,李四娘挣了一会,才推开孙三,来电话的是她一个老姨,说今晚要和她一起吃饭,顺带给她介绍一个对象,对方不错,中年丧妻,没有小孩,还是个厂长,虽然效益不好,但能拉一手好琴,年青时是文工团的。李四娘这两年被老姨张罗对象搞得基本麻木,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老姨继续介绍,“人老实,长得也不差,虽然黑了点,矮了点,但是壮实,男人不壮实,过了四十就基本没啥用处了,所以老姨介绍的不会错的,老姨是过来人,这位看身体到五十都不会弱,女人一到中年,还不就剩这点幸福了?”
  李四娘扑哧一笑,说:“老姨,姨丈这么瘦,看来你这十几年不太幸福啊。”
  “呸,这孩子,笑起老姨来了,快起来吧,别睡了,要不我们过去?”
  李四娘看看还趴在胸前啜吸的孙三,说:“明天吧,我实在起不来,昨晚又通宵,这样子给人家看到了也不好,我今晚早点睡,明天见,好不好?”
  “这。。。那好吧,明天,说定了。”
  
  她老姨放下电话,抱歉地走出房间,对坐在客厅里,有些拘谨的陈五说,“不好意思,今天我外甥女感冒了,刚刚吃了药,要休息,咱们明天再见面吧,好吗?”
  陈五吐了口气,仿佛如释重负般,表情竟轻松下来,笑着安慰老太太说:“不要紧,休息要紧,休息要紧。”
  老太太过意不去,让人家白跑了一趟,一时也无更好的话来表达,就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塞过去说,“来来,陈先生,吃苹果。”
  陈五赶紧伸过手去,不知接还是推,有些尴尬。一旁的吴六接过苹果,轻轻放回桌上,对老太太说,“大婶,不要紧的,那我们先走了,劳烦你了。”
  “不忙不忙,再喝杯茶吧,”老太太见他们客气,更加的过意不去。
  吴六拍拍陈五,示意他站起来一起告辞,老太太执意留了一会,还是让他们告辞而去。
  
  回去的路上,陈五责怪吴六说,“以后这样的事情别叫我了,你去替我相亲就行了。”
  吴六笑了,说:“行,我好人帮到底,相完亲再帮你把孩子生出来,然后老婆孩子一起交给你,你看怎么样?”
  陈五没有笑,他总是皱着眉头,工厂眼看要拍卖了,轻工局的局长郑七找他谈了几回话,最后一次通知他说,如果三个月内他不能找到卖家,那么就局里收回去拍卖。陈五急啊,一厂人都指望他能找到好的外资,由他出面谈条件,所谓条件也无非是让工人尽量不下岗,其它机器厂房,随便什么价都行。
  陈五走投无路之下,偶然碰到了吴六这个老同学,一起聊了一顿酒,发现吴六这几年南下北上的,混得还不错,名片上是“亚太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刮目相看之后,陈六推心置腹,把目前困境一古脑托了出来,希望老同学能够帮帮忙。
  吴六只听了个大概,就拍胸脯说,不就那点钱嘛,行,这事我包了,厂长还是你干。这几句真个把陈五感激涕零到无以复加,只好一个劲喝酒。
  
  后来得知陈五丧偶事件,吴六接下来并不忙着谈收购这事,却非常热心帮他张罗对象,用吴六的话说:“男人成家立业,这家没成之前,业是无论如何立不起来的,所以,成家要紧,收购的事,不是还有两个多月嘛,到时我钱一划,名字一转就是了,你放心,这事我包了。”
  
  
  06
  
  吴六送完陈五,把车停一边,打了个电话,和对方约好地点,然后驱车到一家夜总会,直接奔厢房而去。
  郑七早已经坐在房里了,吴六进去打了个招呼,“郑局长,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
  郑七挺着大肚子,两边各坐了一个妖娆少女在骚首弄姿,郑七拍拍她们俩说,“你们出去跳跳舞,半小时后回来,把这身旗袍换换,象个鸡似的。”
  看着女孩走出去后,郑七笑着问:“是不是又给陈五那傻冒介绍对象去了?”
  “可不,我不找个事来拖拖他,他每天都跑我办公室催,那张脸拉得老驴似的,晦气。”
  “哈哈,那你可要早点给他搞成对象,冲冲喜嘛。”
  “郑局,唉,我也没办法,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不过他就是脑子愣了点,死活要带上那帮工人,不然我真的不等拍卖,宁愿花多点钱,给他一个面子,老陈是个好人啊。”
  郑七脸一沉,说:“吴六,这事可是你找上我的,这时候你心软,可是要踢我出局?”
  吴六赶紧举杯说:“别,我说错话了,局长大人以后可是我父母官,我是怎么也要拖到三个月后,才顺顺利利从你老手里拍下来,到时机器一卖,厂房立马改建商品房,郑太太就是董事长,我吴六一言九鼎,来,干一个。”
  “哈哈,你吴六脑子灵光,不过我今年五十,还有十年的如来佛可当,你这孙猴子一时半会还翻不出去,所以别给我耍花招。”郑七开怀畅饮起来。
  “那些小妞呢?”吴六抹抹嘴问。
  “我让她们跳舞去了,一会回来,你急什么,再来两杯。”
  “我不是问那两个,我是问一会再来的两个,今晚咱兄弟一皇两凤,人生就这么回事,钱是他妈王八蛋。”
  “哈哈哈。。。王八蛋。”
  “你等着,”吴六放下杯子,走出去对服务生说:“去去,把妈咪叫来”。
  
  这个夜总会的妈咪叫林八姐,八姐起码三十有五,一张粉脸上五彩缤纷,胸前巨大无比,手里捧着厚厚的电话本,另一只手握着两个手机,进来就大呼小叫,左一个老板发财,右一个老板开心。吴六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少废话,去给我找两个最漂亮的妞过来,快快。”
  
  
  07
  
  林八姐晃着胸出去了。郑七掏出电话,给他老婆交待了一下,说今天省里有人来,今晚就在市委招待所睡觉了,你先睡吧。
  他老婆叶十一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修着脚甲,听到郑七说不回来了,面无表情,仿佛背书似地说:“少喝酒,多吃菜,找小姐要带套,明天回家前去把电费交了。”
  
  吴六看郑七挂了电话,就打趣说:“董事长真是贤淑啊。”
  郑七怔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两人相视哈哈大笑,郑七谦虚地说:“一个乡下女人,贤淑也是本份嘛,哈哈哈。”
  
  
  08
  
  林八姐走回化妆间,里面坐了几个女孩,她招呼了一下,然后带着她们回到郑七的厢房里来,一字排开,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挑剔,随便指了两个,其它又由八姐带着鱼贯出去。
  
  回到化妆间,一个女孩怯生生地走到八姐面前,嚅嚅地说:“八姐,今晚我没台,想先回去,明天学校要考试。”
  八姐瞪了她一眼说:“小九,你怎么这么麻烦,当初你说要来上班,我就跟你说清楚了,就算没台,你也等到十二点半,谁知道这些老板们几点会来啊,他们喝酒谈生意,谈到兴起,随时都有可能上来玩,如果都象你一样,走几间房没坐上台就要走,我们的场子怎么开下去?”
  “我——”叫小九的女孩吓得不敢再吱声,退到了一边。
  
  林八姐鼻子哼了一下,还不解气地数落着:“现在的女孩真没职业道德,就知道钱好赚,好玩,不知道赚钱是要代价的,我八姐入行的时候,每天转三个台,哪一天不喝得东倒西歪回家,现在小姐多了,你们不用转台,就喝那么一点,不是被人占便宜,就是哭着闹着说不干?钱有那么好赚的吗?真是不懂事。。。”
  
“好啦好啦,小妹妹不懂事嘛,你老别生气了,”一个年轻稍大,剪着前卫的小平头,嘴唇涂着乌黑唇彩,资格看来比较老的小姐上来,搂住八姐的腰,一边劝着,一边把八姐往里间带过去。八姐抬头看了一眼,笑意堆了上来,含矫带嗔地说:“死婆,又发骚了?就你这死样,难怪越来越坐不上台,一身男人味,哪个男人敢上你?”
  “嘻嘻,那我只好上你八姐罗,”两人搂笑着闪进里间,马上紧紧拥在一起,两片嘴唇饥渴忘情地啜吸起来,四只手也互相不规矩地上下求索。
  
  外面的几个女孩见惯不惯地各自转过身去,对着镜子修修补补着。

09
  
  小九独坐在一角,眼睛里噙着委屈的泪水,没有人注意她,她上班有半个月了,由于个子矮小,胸前平平,更不擅涂脂抹粉,在这群风情万种的小姐堆里显得丑小鸭再丑小鸭。唯一被八姐看中的卖点便是她的年龄,八姐对一些六十以上,心急火燎型的男人,通常会以学生加处女的卖点去帮助小九赚钱。
  
  小九心乱如麻,试图想回忆白天课堂上老师的讲课,如果能想起一些,起码考试还可以应付到,可是,由于白天她总是瞌睡,记忆力严重下降,越是想回忆越是什么也记不起来。她懊恼地扯过桌上的卫生纸,绞在手里撕成条条,看着它们一条条散落在地上。耳边传来里屋两个女人沉重的欢叫声,这,更让她心烦意乱。
  
  突然外面传来人声的尖叫及呼叫声,女孩们惊跳起来,小九也站起来,莫明其妙看着她们。“又是哪一个喝醉了打架吧,”一个女孩说。
  “看看去?”另一个说。
  “有什么好看的,三天两头就有人闹事,”第三个说。
  “不对,”小九突然发言道,“我好象听见说起火了,我们去看看。”
  “对,我也好象听到说起火了,快,去叫八姐,我们出去。”
  这时候,里间的两人一身凌乱跑了出来,八姐大叫:“快走啊,起火了,外面在叫呢。”
  
  于是,所有人匆匆忙忙收拾着化妆品,提起袋子往外面冲出去。
  
  
  10
  
  火势并不大,是从一间厢房里燃起来的,但由于人多,大家一慌乱,整个场子鸡飞狗跳,好一番折腾,后来救火车来了,不过火也被保安灭掉了,撤退出来的人全都站到门口的街道上,大家久久不肯散去,有说有笑地观看着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保安和消防队员。
  
  消防车上跳下来一个人,是司机,他突然走到小九面前,拍了一下小九,惊喜地说:“你不是小九吗?真巧,你路过这里吗?”
  小九被吓了一跳,等她看清这人时,也高兴地回拍了一下他,说:“谭十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开消防车啊,你们搬家后我还一直没见过你呢,怎么样,考上大学了吗?”
  “没呢,没考,要七月份,现在才四月啊。”
  谭十拍拍脑袋说,“对啊,呵呵,我没考过大学,所以不清楚这事,呵呵。”
  “你们真辛苦,这么晚还上班?”小九说完突然想到自己还在上班时间呢。
  “消防队员是这样的了,你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去,可惜我有任务,不然就送你了。”
  “不用了,我今天,今天补习,正要回家,经过这里。”
  “你爹妈都好吧,好久没见过他们了,你弟呢?也不回来看看老哥。”
  “他读书啊,好啦,不谈了,我要回去了,有空来我家玩。”
  “好,拜拜。”
  
  小九逃跑似地小跑开去,她想夜总会出了这事,八姐应该不会找她了,正好趁机早点回去。
  
  谭十目送着小九跑远的身影,扬了扬眉,心想,还是和小九有缘。他们是以前的邻居,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小九家搬了,有两年多了,一直也没再联系,没想到在这里遇上,小九是越来越漂亮了,有时间一定要去她们家拜访。
  
  这时候谭十的电话铃响了进来,他一看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十一姐,这么晚有事吗?”
  “你在值班?”叶十一问。
  “是啊,一家夜总会着火了。”
  “救完了吗?”叶十一的语气充满慈爱,不过谭十听着总觉得有些别扭。
  “快完了,我们来的时候火已经灭了,小事。”
  “那就好,今天我老头子不回家,我现在去老地方等你,你完事了就过来。”
  谭十听着这娇出水来的声音,他怎么也不能把这声音和那头四十五的徐娘联系起来,可是他却不能拒绝这声音,这段时间他已经不再主动拨这个电话了。
  “那。。。好吧。”
  “你要快点哦,我会一直等你。”
  
  
  11
  
  挂完电话,叶十一起来换上衣服,晚上有些凉,她披了件黑色的外衣,女儿已经睡着了,她必须轻轻开门关门。
  
  外面果然有些凉意,起了风,带着新绿的树叶弥漫着潮湿清新的气息,叶十一心想,就算不约会,她也应该在晚上出来散散步,自从郑七当上局长以来,他和她就再没有在晚上散过步了。这曾经是他和她在恋爱时期唯一的节目啊。
  
  她截了部出租车,直往花园酒店驶去。
  
  开好房间,她掏出手机,把房间号用短信发给了谭十,进到房里,她估算着谭十没那么快,便冲了杯茶,太烫,一时还喝不了,她在房间转了转,有些无聊,便想,不如泡个热水澡,也好用热水来酝酿一下情绪。这个想法让她兴奋,于是先开了热水,然后飞快脱去衣服,跳进浴缸里。
  
  谭十收队回到单位,第三班的人来了,他交了班,换了便装,走出门来,骑上摩托车,直接往花园酒店奔去。
  
  
  12
  
  到了酒店,他来到叶十一短信里的楼层,刚要进去,一个清脆脆的女声叫住了他,“先生,请问你是哪间房的?”
  谭十一愣,看到服务台前站起来一个女服务员,便说:“我找人。”
  “请问是哪号房呢?请在服务台登记一下吧,先生。”
  谭十不耐烦地走上前去,掏出工作证,上面有一个国徽,他把国徽那一面在女服务生面前晃了一下说:“我找这里一个客人了解一些情况。”
  女服务生看到国徽晃过,一时没了话说,只好目送着谭十扬长而去,一会她翻着服务台的水牌一看,那间房登记的是一个女人,本市户口,刚刚入住,于是,她若有所思地嘟起嘴巴,一脸不屑。
  
  女孩正在全神翻看水牌的时候,突然后面冒出一个人,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把她吓得尖叫一声。
  “哈哈,吓到你了吧,十二妹。”
  “你这死人,就喜欢吓我,快点交班,我要去姑妈店里帮手,她说今天身体不好,要我去帮忙。”
  “行,你签个字就走吧,这里我来整理好了。”
  “谢谢你,”十二妹笑笑说,然后匆匆去换衣服下班。
  
  
  13
  
  十二妹走出酒店后门,骑上单车正要走,冷不防旁边窜出个男孩来。
  “十二妹,你这么急去哪?”男孩说。
  “你别烦我了,我要去姑妈店里。”
  “我也去,”男孩嘻皮笑脸地说。
  “你去死,别跟着我,我们分手了。”
  “我还没答应呢,我也去帮姑妈好吗?”
  “谁是你姑妈啊,你去帮你的姑妈,我去帮我的姑妈。”
  “你姑妈就是我姑妈啊,等等我,我去取车。”
  “你去死吧,你敢来我姑妈店里,小心我姑妈杀了你,她很凶的,”十二妹吓唬道。
  
  这个吓唬有了一些效果,男孩犹豫了,十二妹赶紧跳上车,急急逃开。
  

  
№0 ☆☆☆老家阁楼2006-03-10 00:38:45留言☆☆☆ 


14
  
  晚上的街道人很少,十二妹骑得飞快,她怕那个死皮赖脸的花心混蛋又追上来,她已经看透他了,竟然还和酒店前台的女孩有一腿,被她撞见他们去看电影,自那次以后,十二妹觉得自己看透了男人,男人都很花心,都靠不住,都是骗子,虽然自己才十九岁,但是已经决定不再信任男人了,尤其是嘴巴甜甜的男人。
  
  在中山街的路口,一个冒冒失失的男人低着头走出来,差点和十二妹撞一起,十二妹及时刹车,身子却眼看要摔下去,陈五赶紧伸手扶住她。两人同时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都相视一笑,各自走去。
  
  陈五回到家,老妈说有个工友来电话找他,说病了,好象很严重,陈五决定连夜去探望一下,于是又走出家来。他坐了两站车,然后还有一站地,他懒得倒车了,便决定走走路,晚上市区空气还不错,走走有益身心。
  
  在快到工友家的时候,他看到前面围了一堆人,从霓虹灯招牌来看,是一家夜总会,陈五想,这些多事之地,准没啥好事发生,要不也不会围了这么多人,他不愿意扎那个堆,便从另一边停车场绕过去。来到停车场边上,有一部车组缓缓开出来,只是一会,他却呆住了,车里坐的人他认识,是吴六和郑七郑局长。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呢?好象还非常的熟悉。陈五百思不得其解。
  
  陈五呆呆地站着,他怎么也不明白,吴六不是一直对他说,他最讨厌郑局长这种官僚吗?还说他最不喜欢和这些官僚打交道吗?这些话都是吴六喝了酒说的掏心窝子话啊。
  陈五目送着汽车远去,车尾上的两个红灯犹如两只血红的眼睛,正充满嘲弄地盯着他。
  
  
  15
  
  陈五一直站着,他头脑一片空白,这时林八姐蹬着高跟鞋登登登地走过,陈五不自觉地注视着这个妖怪似的女人。林八姐一身酒气,走路的步子也迈得非常粗野,她注意到路旁有个土里土气的男人在盯着她,便转头朝陈五狠狠吼了一句:“看什么看?有钱吗?有钱就跟老娘来。”
  
  陈五吓了一跳,赶紧掉头离去。后面是林八姐放肆的大笑声。
  
  
  16
  
  “郑局长,你今天不是和老婆请了假吗?怎么又突然决定回家,刚才哪个小姐得罪你了?”吴六开着车,看着旁边瘫倒在座位上,快要睡着的这个胖男人。
  
  “啊。。。不,”郑七狡黠地笑笑,眯着眼看着吴六说,“你不懂了,我郑七是从来不是夜总会小姐上床的,她们。。。她们。。。不安全,嘿嘿。”
  “那倒是,小心为上嘛,呵呵,”吴六理解地附合,“那现在,我是送你回家吗?”
  
  “不不不,”郑七连连摆手,打了一个饱嗝,喷出一股浓浓的酒臭味来,“我已经约了我的小,,,小,,,小蜜,嘿嘿,我们去酒店。”
  “哦,郑局长高啊,哈哈,那要去先接她吗?”
  “不不不,”郑七又大幅度地摆手,“她已经开了房等我了,哈哈哈。”
  “请局长吩咐,是哪家酒店,马上送到。”
  郑七得意地抑抑头,说:“花园酒店。”
  
  
  17
  
  十二妹赶到“孙记茶餐厅”的时候,孙三的老婆正和一帮三姑六婆围成一桌在吱吱喳喳。一见到十二妹过来,孙三老婆马上拉十二妹到一边说:“十二妹,你可来了,今晚你帮姑妈看着店,收钱就行了。”
  “姑妈,你要去哪?一会回来吗?”
  “去哪?哼,”胖婆娘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身的肥肉颤颤巍巍,“我要去和你姑父拼命。”
  “啊?”十二妹睁大了眼睛,表示不解。
  “你就在这里给我看着店,”孙三老婆说完,转身对那群义愤填膺,摩拳擦掌的三姑六婆们一挥手,非常领袖风范地高呼:“走,我们直杀李四娘那□□家去。”
  
  一行姑婆们浩浩荡荡夺门而去。只留下后面目瞪口呆的十二妹。
  
  
  18
  
  姑妈刚走,十二妹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时,花心的男孩跳了进来,先伸头在店内扫了一遍,见十二妹姑妈不在,嘿嘿两声,大模大样走到十二妹面前,堆起一脸坏笑说:“十二妹,你干嘛躲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
  “放屁。”
  “那也是为你放的,”男孩依然嘻笑。
  “恶心。”
  “十二妹,”男孩突然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看着十二妹,突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来,递到十二妹面前,说:“十二妹,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和前台那个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是帮我哥们调解,她是我哥们女朋友,你看,这个是我送你的。”
  “有去电影院调解的吗?”
  “是这样的,我哥们约不出来她,就在电影院里等,让我带她进去,然后我再找个借口溜出来,可惜,你只看到了我进去,没再等多一会,如果你迟一点走,就会看到我出来了,唉,”男孩一脸的无辜。
  “那——”十二妹语塞,又看了看男孩手上的小盒子,猜想着里面是什么?如果电影里,应该是钻戒,不过,他应该没这么多钱,那是什么呢?
  
  十二妹想用手去接,男孩突然把手一缩,皱起眉头,无限深情地看着十二妹说,“十二妹,我们到后面仓库去说话,我有些话想和你说清楚,然后把礼物亲手送给你,之后你要还是决定不理我,那我发誓再也不缠着你了。”
  
  十二妹看着他,犹豫着,男孩再一次把手里的小盒子轻轻托出。目光渴求地望着她。十二妹心里一软,转着往店后的仓库走去。男孩脸上掠过一丝笑容,紧步跟了上去。
  
  仓库里,十二妹背对着他,说:“你有话快说吧。”
  男孩犹豫了一会,没出声,然后慢慢走前去,突然一把抱住十二妹,两只手刚好按在十二妹胸前,嘴唇压到她脖子上,喘着粗气,使劲吸着。
  十二妹象触电似地整个身子弹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子碰她的身体。
  男孩收紧了手臂,巴掌紧紧握住十二妹的胸部。十二妹涨得满脸通红,又气又急,却怎么也挣不脱来,突然灵机一动,别过头地他手臂上狠狠一咬,男孩痛得松开手,十二妹趁机挣脱出来,拉开门就往外跑,出了仓库。看到旁边有一扇门,想都没想,拉开了就冲出去。
  
  十二妹刚刚冲出门口,一个身影快速跑过来,十二妹不偏不倚整个身子扑到了那个人身上,突然觉得胸口一凉,接着就看到一把刀深深地插在了她的胸口上。。。
  
  
  19
  
  事情就是这样子,你会认为它们只是巧合吗?
  
  
  
№1 ☆☆☆老家阁楼2006-03-10 00:39:23留言☆☆☆  引用


晕……名字全是数字……
№2 ☆☆☆S.Q.2006-03-12 22:43:22留言☆☆☆  引用


陷害??????? 谁那么好功夫啊?
№3 ☆☆☆Yuki2006-05-07 17:09:0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