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袖子里的故事
主题:孤楼[2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孤楼位于郊区,之所以成为孤楼,是因为它并不是一大片居民小区中的一栋,而是独自矗立在那里,在四周农民自建的平房中,六层高的孤楼显得十分打眼。第一眼看到它,每个人都会感觉怪异,尤其我是在夕阳西下时前往,怪异的感觉更浓。实际上它和其它的楼房并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么一栋孤单的楼房在夕阳下拖个长长的身影,四面一无遮蔽,除了自家楼里的人之外,必须到很远的田间才看得到其它的房子,越发显得寂寥。我就不明白,这楼房周围明明有一的片空地,为什么就不多盖两栋楼房呢?
   古怪归古怪,既然租下了这里的房子,也就只有全盘接受它的怪异了,好在这里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房租便宜。
   孤楼一共两个单元,我租的房子在一单元四楼。虽然是很久没人住,但是里面却很干净,墙壁是新粉刷的,还透出一股墙漆的味道,地板也很新,只有家具有些旧,但是并没有损坏,电视冰箱空调一应俱全,除了打扫一下卫生,我几乎不用对房子进行任何加工便可以直接入住,这让我十分满意,感到自己拣了个大便宜。
   刚刚打扫完毕坐定,房东便打电话过来了:“呵呵,怎么样?还习惯吗?”
   “很好很好!”我不喜欢说谎,好就是好,“这么好的房子你怎么租得这么便宜?”我也不怕直接说出来,反正合同一经签订,他要反悔也不能了。
   “哦?很好是吗?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房东笑哈哈地闲扯了两句就挂了电话。房东跟我签合同时表情非常严肃,眉宇间因为长时间皱眉都形成了川字,看起来是不苟言笑的那一类型,现在在电话里这样不断打哈哈,让我感到十分不习惯,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阴谋似的。
   新房子给我的新奇感很快就过去了,这个夜晚也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夜晚,吃饭、散步、打电话,最后是边看电视边打瞌睡。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从窗口望出去,看不见其他楼房上的点点灯火,只看见遥远的田间偶尔有些灯光,其余的,就是满天繁星,倒也清静。
   12点左右我睡了,我睡觉一向很沉,而且喜欢做梦。这个夜晚的梦是关于老鼠的,我梦见许多老鼠在我的头顶偷吃饼干,这些老鼠比现实中的老鼠聪明多了,它们不光偷吃,而且还小声地讨论着我的私事,其中一只老鼠神秘地向别的老鼠宣布说:新来的邻居是个男人,晚餐吃的是来一桶方便面,而且放了很多辣椒。其他老鼠一致认为这是个重要情况,它们在我的梦里沙沙地记着笔记。这个情况让我感到好笑,我从来没想到我的晚餐居然也能成为情报。我笑着笑着就醒了。
   醒来之后有一两分钟还是很想睡,但是很快睡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真的听到了老鼠的声音,就在我的头顶。虽然老鼠不是什么可怕的动物,但是一只老鼠在自己的头顶运动,总是会令人心里发毛,我蓦然坐了起来,打开灯,回头仔细察看。
   床头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我自己掉的几根头发。
   那种悉悉簌簌的声音依旧响着,声音是从墙壁里传来的,仿佛是什么东西在里面爬动。但是那显然不是老鼠。那种声音虽然是爬动的声音,听起来却规模很大,即使真有什么,也绝对是狗,或者比狗更大的动物。墙壁里面当然不会有那么大的动物在爬动,我将耳朵凑上前,这下不仅仅听到了爬动的声音,还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当然声音很小,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而且我感觉说话的人仿佛正在远去。我注意到就在我床头不远处,有一根直径大约一分米的粗大管道,这管道通往我的楼上和楼下,金属的东西传递声音当然是效果很好的,虽然我不明白卧室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根管道,但是也懒得多想,何况那声音也渐渐消失了,便倒头继续睡觉。
   住了几天,渐渐感觉到一些怪异的地方。所谓怪异,主要是这里的邻居。按说这么一栋远离市中心的鼓楼,楼中的邻居都应当比较亲密才是,然而我注了这么些天,每天倒是能和不少邻居见面,可惜每次我堆满笑脸正想主动打招呼时,却被他们脸上的表情噎了回去。这些鼓楼中的老住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能将自己的面部肌肉控制得那么好,面前明明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晃过,他们却连眼角也不动一下,仿佛我是个透明人似的。要不是我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真会以为自己没进入他们视线。他们始终是严肃、平板、面无表情的,起初我以为这是对我这个新来的人不熟悉所致,后来发现,他们互相之间也从不到招呼,人们擦肩而过,如同两条平行线永不交叉。即使是在人最多的上班下班时间里,我们这栋楼下,也几乎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连他们自己家庭内部,也从来不在外头对话。
   假如没有夜晚,根据白天的印象,我几乎可以判定他们都失去了语言功能。然而,与白天的沉默成鲜明对比的是,每到夜里十点左右,整栋楼便开始喧哗起来。这种喧哗,从楼外是听不出来的,如果你在夜晚经过孤楼,会看见许多黑沉沉的窗口安静地沉默着,安静得甚至会让你以为里面并没有住人。然而对于住在楼中的我来说,夜晚是嘈杂无比的。这栋楼的设计非常之糟糕,通到卧室的那根大铁管充当了良好的声音导体,将其他住户的声音传达到我这里,于是我不可避免地听到了各种小道消息和流言,谁家新买的睡衣实际价格是多少、谁家的水管破了三天都没修、谁家的女儿考试又落后了…….等等等等,诸如此类,当然听得最多的还是关于我这个新邻居的议论。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即使是我自己,也不曾这么全面地了解过自己,这些神通广大的邻居,他们不仅仅了解我每天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我什么时候扔了一只价值多少的笔、什么时候写了几张东西又撕掉、睡衣的颜色和花纹等等诸如此类根本不可能被外人了解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并且在自己的家里大声议论和嘲笑,而所有的议论和嘲笑都无一例外地通过那些管道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让我每个夜晚都面红耳赤,又是羞愧又是气愤。我很怀疑他们是通过窗口偷窥到我的生活,虽然我对面并没有任何高楼或者人家,我还是养成了将窗帘拉上的习惯,这个新养成的习惯很快也进入邻居们议论的话题。在邻居们面前,我毫无隐私可言。这种情况先是让我感到愤怒,继而是深深的恐惧。
   无比深沉的恐惧。
   我开始留意观察我的邻居们——从外表上看,他们都是有正当职业的人士,有些人甚至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表情始终那么严肃,很难将他们和夜晚那些小道消息的传播者们联系在一起。然而根据夜晚的声音来看,参与传播那些消息的,几乎是整栋楼里的住户——楼中一共24户人家,根据我在某个夜晚做的无聊统计,一共有63个不同的人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这个数字表明,至少楼中80%以上的居民参与了讨论。 遗憾的是他们从不在白天说话,这让我无法将声音和人对上号。
   我决定诱导他们开口。
   我首先瞄准了住我楼下的那个小姑娘。说是小姑娘,其实也有25、6岁了,只是她喜欢穿泡袍袖的衣服,将自己打扮得很嫩,我也就顺从她的意思,将她定位成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
   小姑娘的行踪很容易掌握,基本上是早晨7点出门,夜里7点归窝,时间上和我保持一致,这位我接近她创造了很有利的条件。
   “你好,请问现在几点钟了?”我在一个早晨故意“匆忙地”从楼上下来,经过她身边时这样问。
   她毫无反应地继续朝楼下走。
   我索性走快一步,在楼梯下有意无意地拦住她:”请问现在几点钟了?“
   小姑娘的脸抽搐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站在比我高一级的梯子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一言不发。我等了几分钟,她始终不吭声。

这样的纠缠让我体验到一种独特的乐趣,现在我起床非常勤奋,总是早早地冲到楼下她的门口等着,就为了问她现在几点钟;下班时候我也是掐准了时间,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等在楼下,一路尾随她上楼——有两次公司有事耽误了下班,我心急如焚,一咬牙打的回家,总算是没有耽误与她相遇。家里的酱油和盐之类常用的东西已经被我扔了,为的是有借口去敲她的房门借东西——很难形容我这种心态,有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然而每次看到她时我都否定了这种想法——这显然不是爱情,而是一种别的东西,比爱情更加狂热。
  在我瞄准泡袍袖小姑娘的这几天,我的邻居们继续着他们对我的观察和互相观察,并且变本加厉起来。终于有一天,让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我总算知道他们是如何掌握我的生活细节了。
  那天早晨,纠缠完泡袍袖之后,时间还有富余,我想起家里的垃圾还没清理,便返回楼上提了垃圾袋下来。孤楼和其他的楼房不同,在这里找不到垃圾堆,我曾经就此事专门问过泡泡袖,她照例沉默。没有办法,我只得跟踪其他的邻居,想通过他们找到垃圾堆的下落,跟踪了好几天,终于放弃了,得出的结论是,我的邻居们都不出产垃圾。我愤恨地认为他们肯定是将垃圾吃掉了。既然找不到垃圾堆,而我家里每天的垃圾又多如山丘,唯一的办法是,将垃圾袋随手放在楼下的空地上。那块空地一向非常干净,连纸屑都见不到,黑色的垃圾袋放在那里,非常扎眼。刚开始的时候我着实羞愧了好一阵子,但是后来发现,垃圾袋放在那里,总是会在我回来之前被清理掉,这说明我没放错地方,也就坦然大方地继续投放了。
  就在那个早晨,我照例将垃圾袋放在楼下,便上班去了。走了大约5分钟之后,忽然想起有一个重要的文件忘记带了,赶忙朝回走。
  于是被我看到了。
   在靠近小楼的地方,我发现几个邻居聚集在一起,这对我是个新鲜的景象——在这之前,他们都是以独立的个体形象出现的,仿佛从来没有集群的愿望——出于本能,我立即躲到了空地边的草丛里,默默察看他们的动静。
  这些邻居们虽然聚集在一起,但是互相之间仍旧不说话,他们年纪都不小了,是一些退休在家不用上班的老年人。一共4、5个人,围着空地上的什么东西仔细察看,我很好奇那是什么,幸好草丛足够深,我悄悄朝前挪动了几步,也没人发现我。
  当我看清他们正在翻看的东西时,不由吃了一惊。
  那是个黑色的塑料袋,袋口已经被打开,他们正一样一样从里面拿出东西来,而那些东西都是我熟悉的——坏了的cd,一件旧的衣服,昨天的饭菜,两个电池……等等,都是我的东西,他们翻的正是5分钟前我扔掉的垃圾袋。
  我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无意中扔掉了自己的存折,看他们那种认真而热情的工作劲头,我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不由冒出了冷汗,正准备跳出去将塑料袋夺回来,他们却又了进一步的行动。
  将所有的东西都摊放在空地上之后,他们警惕地朝四周扫了一眼,我慌忙低下头,他们的目光从我头顶扫过,没有发现我。确定了四周无人之后,他们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更加迷惑。其中一个人掏出了数码相机,对着这摊东西开始不断地拍照,从各个角度拍,拍了全景拍特写,拍得我心中发毛,他每拍一张,我的心跳都要停顿片刻——不能怪我胆小,如果拍照算不了什么,那么加上其他人的举动,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害怕了——在拍照的同时,另外一个人掏出一个小本,不停地朝本子上记录着什么,而其他两个人则从口袋里掏出了白色的手套和镊子,他们将东西一样一样地夹起来看过,然后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他们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一切,这种场面让我想起电视里经常出现的警察在罪案现场取证的情形。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躲在草丛里大气不敢出,直到他们将所有的东西都装在透明的塑料袋里带走,并且将现场清理了一番,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我也依旧不敢出来。
  我害怕他们发现我发现了他们。
  我感觉事情比较严重,回想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仿佛我被某种力量隔离了,同时被许多双眼睛监视着,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们是谁。这栋楼的确是古怪,想当初我要搬进来时,几个同事便一力劝阻,说这里住不得,但是究竟为什么住不得,却没人能说清楚。
  我开始产生了各种联想,这些联想中包括密室杀人、间谍战、外星人等等等等,但是所有的这些想法都不能解释我的疑问——他们为什么对我的垃圾这么感兴趣?我可以发誓那的确不过只是些垃圾罢了。
  不过,如果事情能够让我想明白,又算得上什么怪事呢?关键时刻我想到了报警,于是我就报警了。警察在电话里耐心地听完我所说到话之后,问了句:“还有呢?”
  我愣了愣:“没了。“
  警察笑了:“你最近在看《梅哈档案》吗?“电视里正播放这个电视剧,我也的确在看,便同意地嗯了一声。
  ”那就是了,“警察说,”没事别瞎想,现在是和平年代了。“说完不等我回话便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半天我才明白过来,警察认为这是我看多了电视的幻想,这令我非常气愤,我没想到人民警察竟然会这么不信任人民。本来还想打个电话过去,可是想想这也的确算不上大事,不过是有人翻翻我的垃圾罢了,只要没掏我的钱袋,警察大概就不会过问。
  看来我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从那以后我改变了策略,泡泡袖看来是个坚硬的堡垒,从正面进攻短期内是无法奏效了。那几个邻居的行为提醒了我,他们可以翻我的垃圾袋,我当然也可以翻他们的。
  我还可以做得更多。
  敌暗我明,不能再采用常规战术了。
  我虽然长了一张阳光的脸,也拥有一颗阳光的心,但是那不表示我没见识过黑暗。如果有人有兴趣去看看我小时候住过的那套房子,会发现房门上有一些隐蔽的小洞,那是上学的时候我为了偷看电视而特地弄出来的,这么多年了都没被人发现,这说明我具有偷窥的潜质。现在我决定充分发挥自己这种才能。
  我决定偷窥。

行动是从早晨开始的,这天我特意请了假,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靠在窗户边,将窗帘拉开一道小缝,从这里朝外看。到了快上班的时候,人们开始陆续走了出来,每出来一个人,我就在小本子上打个记号,等到记号增加到50个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出来了。数字50是个官方统计数据,也是偶然巧合,上次居委会来孤楼统计每户人家职业状况时,我恰好不在家,于是当他们再次来时,我凑巧看到了完整的孤楼职业统计,这让我得以知道,整栋楼里上班上学的人一共50名,其他的就是老人和孩子了。
  既然是偷窥,当然要趁人最少的时候下手,现在楼里剩下不到20人,正是最好的时机。
  根据那份统计报告里的资料,我楼下的泡泡袖是独居,现在她不在家,而且经过几天的纠缠,我对她也比较熟悉,按说偷窥她家是最方便的。但是我偷窥的目的是要弄清楚邻居们古怪的原因,并不是真有偷窥癖,这样偷窥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让我觉得很龌龊,所以我选择了泡泡袖对门的那位,也是独身的男人。
  当我对那个男人的家进行了一番全方位的调查之后,不由深切体会了偷窥之难——这人的家简直是个保险箱,不但门上没一道可以透光的缝隙,连窗户也关得严实,窗帘拉得紧紧的,一点内幕也看不到。
  我只得换个目标。
  没想到整栋楼都是这样,每户人家都将自己包裹得极为严密,一丝缝隙也不曾留下,真是令人叹服。
  我像蚂蚁一般勤奋地穿梭于住户之间,连本来不想下手的泡泡袖家也探察过了,却什么也没得到,而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夜晚仿佛来得格外迅速,人们开始陆续归家,他们看到我站在楼前仰望着孤楼,都露出警惕的神情望着我,泡泡袖的表情也变得奇怪了,或许是因为我今天一整天没纠缠她,让她感到不习惯了吧。看着他们的神情,我越发肯定他们中间藏着巨大的秘密,这秘密和他们的冷漠以及我的垃圾袋有密切关系,我必须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然会很危险。
  一定会很危险,我有这种直觉。
  我更坚定了偷窥的决心。
  面对夜晚的孤楼,我静静地站立了许久,黑暗中许多眼睛从楼上盯着我,虽然我没看到那些眼睛,可是我感觉到了目光的力量。
  我没有躲避,就在这站立的时候,我又发现了孤楼的一个特异之处。
  此时已经是夜里,四周被笼罩在黑色的天幕下,两米外就看不清人的形状了,远处农家屋舍里已经亮起来灯,平常这个时候,我在家里必然已经看不清东西,电灯早就打开了。然而,此时站在楼下,却发现整栋楼没有一盏灯,每一个窗口都是漆黑一团,没有一丝光透出来。孤楼被全然的黑暗所包裹,它黑沉沉孤零零的影子透出几分阴森的感觉,这让我在满腹疑惑之外,平添了几分悚然的感觉。
  我的邻居们都已经回家,在这样的黑夜,他们为什么都不开灯?
  我想象不出不开灯在屋内将怎样看见东西,莫非他们都是伸着手摸索?那种摸索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黑暗中的人们朝前伸着手,慢慢行走着,这情形初想觉得好笑,再想想,就令人发毛了。
  想到那种画面,我再也无法在楼下的黑暗中呆着了,赶紧上了楼。一路上经过邻居的屋子,听不到一点声音,从门口望去,也看不见一点光,路灯早已坏了,往常不以为意,今天却令我害怕起来,忙加快了脚步朝上冲。
  冲到自己家里,赶紧打开所有房间的灯,喘了喘气,忍不住又从窗口朝外望去——死寂,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寂寞,,没有声音也没有光——而嗅觉却热闹起来,从邻居们的窗口飘出了饭菜的味道。
  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倒在床上想事情。刚倒下去,就觉得背上被什么东西硌到了,翻身一看,床上有一小堆水泥块,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我下意识地看看天花板,那里没什么损坏。这让我感到万分迷惑。家里发现水泥块并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搬到这里,每天都会在角落里发现一些这种东西,我认为这是房东粉刷房子时留下的,扫了之后就没放在心上了,可是今天这东西居然出现在我的床上,就让我感到不安了。回想起这些天夜里听到的声音,除了人说话声之外,那种动物爬动的声音始终存在,没准真是老鼠。
  于是我开始满屋子找老鼠洞,当然我没找到,墙壁上不要说老鼠洞,连一个虫洞也没有。
  但是我发现墙壁上有一些浅色的小纸片。
  这些小纸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颜色和墙漆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东一块西一块地帖在墙壁上,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随手揭起一块来看,却发现就在这小纸块的后面,有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洞。洞口黑洞洞地张着,象眼睛般看着我,我有点害怕,又感到好奇,拿着筷子朝里捅了捅,筷子到头了,洞却还不知有多深,从洞里似乎有风吹出来,是冷风。
  我犹豫一下,连接揭开了好几张小纸片,后面都是同样的洞,一时间满墙壁都是黑色的洞口,阴森森地对着我,朝我呼着冷风。
  我害怕了。
  谁知道这洞里有什么?也许是老鼠,也许是虫子,也有可能是蛇,反正不管哪一样都不受我欢迎。我赶紧将洞口上的小纸片重新贴好,但是心里的不安却始终挥之不去。
  这房子真怪,要不是我手头紧,一定第一时间搬出去。
  到了10点钟,各家住户的声音照例热闹起来,所有的小道消息无比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仿佛说话的人就在我身边。有时候蓦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会让我吓一大跳,好在这么些天来,对这栋房子超强的导音能力已经十分了解,倒也并不心惊,反而津津有味地听着那些话。那些谈话的内容,对每个人家庭琐事的揭发,已经详细得类似于一部家庭全景实录,但是我无法从谈话中判断出他们说的是谁,因为他们谈到别人时,全部是用“那个人”来代替。前几天我还知道他们所说的那个“新来的”就是说我,可是最近几天,他们的言谈中不再提及到这个词,显然我也成为了“那个人”中的一员,这就让我很难分辨了,因为同时进入我耳朵里的信息太多,很多人的声音都很相似,我没法捕捉住属于我的那一部分特定信息。
  这种不经意地偷听,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白天没有满足的偷窥欲望,但是这样一来,欲望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强烈了。
  强烈得让我坐立难安。

№0 ☆☆☆大袖遮天2006-02-10 17:38:50留言☆☆☆ 


我一整夜都在辗转反侧,想着明天的计划。
  第二天,我再次请了假。等该上班的人们都上班之后,我才出门。出门之前我揭开墙上的小纸片,朝那些洞里喷了点杀虫剂,但愿有效果。
  我将两袋垃圾摆放在楼下空地上,自己躲在一边。按照惯例,两三分钟后,就有几个人陆续从楼里走出来,重复那天早晨我看到的那一套,对我的垃圾进行了仔细的检查,然后他们又陆续回去了。
  我瞄准了走在最后的一个人。
  当其他人都已经在楼道里消失时,他也正好进入了楼道,我就在这个时候拦住了他。
  “等等!”我说。
  他起初面无表情地准备绕过去,但是发现这样行不通之后,他便站住了。
  “为什么翻我的垃圾?”我问。
  他面无表情。
  “你侵犯了我的隐私权。”我说。
  他面无表情。
  “你贵姓?”我感觉自己语无伦次了。
  他面无表情。
  …….
  我说了很多,他都面无表情,仿佛从来没听到我的话,仿佛眼前根本没我这么个人。说实话我开始钦佩他了,一个人能够做到对别人的举动熟视无睹,也是很难的的,单是要控制面部的肌肉就很不易了,看他牙关紧咬视死如归的模样,我怀疑他上辈子一定是革命烈士。
  我换了种方法。
  “你知道住你楼上那户人家的秘密吗?“福至心灵,我忽然想到了这么说,事后证明,这是一条非常正确的途径。
  他虽然依旧坚持面无表情,但是眼光却明显地闪烁了一下。
  我有把握了。
  “我可以告诉你。“我故意压低声音,将身子朝他倾过去,带着神秘的表情说。
  他快速舔了一下嘴唇,朝四周看了看,也低声道:“对他们家的情况我掌握得还是比较全面的。“我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略微有点沙哑,在每个喧闹的夜晚,我无数次听到过他的声音,现在终于找到了声音的主人。
  “错了,“我压抑着心头的兴奋,神秘而威严地低声道,”你知道他们家有一本最新一期的《读者》么?“
  我并不知道谁家有最新出的《读者》,只不过这本杂志十分普及,不妨这么说说,没想到一说就中,他的神色变得急切起来,更加靠近我,更加低声道:“知道,每一页我都翻过了,没发现什么,你?“他渴望地看着我。
  我将声音压低到连自己也听不见的程度,只剩下咝咝的声音在唇边碰撞:“你没注意到第19页?“
  他开始冒汗了,神色更加惶急:“那一页怎么了?“
  我朝四周看看:“这里不安全,我们到你家里去说。“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面色蓦然大变,警惕之情如波浪高涨,淹没了一切其他的表情,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迅速跑到自己家门便,打开风门钻了进去,我情急之下连忙拉住他,跟他拉扯了几下,他还是跑进门去了。
  我懊丧极了——看来他们很忌讳被人近距离接触,提出到他家去是个错误。
  正要往回走,却发现门前掉了个小本。
  那个小本就是刚才那个人记录我垃圾内容的笔记本,我亲眼看到他将它放到了自己上衣的口袋里——肯定是刚才我们拉扯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的。这个意外的收获让我欣喜若狂,趁他还没发现,我赶紧将小本捡起来,一溜烟跑回家里去了。
  在家里,我盘腿坐在床上,慢慢地翻开那个小本。
  我发现自己拾到了一个宝藏。
  在这里,记录着几十个人生活中的细节,从吃饭的口味到穿衣的品味,以及平时说话的习惯、心理状态、生活中一切必然和偶然的事件等等,都做了详细的记录。我感到困惑的是,他从哪里获得这样多的资料?有许多内容都是非常隐私的,譬如某人夜晚翻了几次身,说了些什么梦话等等。联想到我自己的隐私被窥探程度,我不由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栋楼里的每个房间,也许都安放着许多针孔摄像机,否则你没法解释这么多详细琐屑的数据从何而来。
  一想到这个我就再也坐不住了,将小本朝口袋里一塞,便满屋子寻找起摄像机来。
  其实我也没怎么找。
  几乎是刚一开始寻找,我就想到了墙上的那些小洞,不由“啊”了一声。“啊”之后,我赶紧闭嘴——如果我没猜错,这些小洞里一定隐藏着我要找的摄像机,秘密就是从这里泄露出去的,毫无疑问,我刚才那声“啊”一定已经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发现这一点后我很恼怒,一股脑揭开了所有小洞上的纸片,用电筒朝里照照,什么也看不清。
  虽然看不见什么,但是我已经认定里面肯定是我所想的那种东西。这让我愤怒。我朝其中一个洞里灌了一些水,想将里面的机器毁掉,没想到一大可乐瓶的水灌下去,那洞看上去还是很深,一点水也没返回来,可见这洞很深。我一时来了兴趣,从卫生间接了一根水管过来,开始不断地朝里灌水。
  灌了整整一天,那个洞居然还是没有灌满,到最后我害怕了,将水管撤了回来。
  这是一些邪门的洞,我心里毛毛地想,还是别惹它们,由它们去吧。
  我决定不管经济情况如何都要搬走。
  要搬家也是明天的事了,在明天到来之前,我继续仔细地研究那个小记录本。这个小本很有意思,上面记录的人名,都是一些外号,譬如□□皮、铁板烧等等,里面也有一个泡泡袖,但是不确定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泡泡袖。在小本的最新的一项记录上,是对一个叫“面包脸”的家伙的垃圾分析,根据垃圾的内容来看,我可以确定自己就是他笔下的面包脸。这个外号让我惶恐,慌忙跑到镜子前照了许久,怎么看也没觉得自己的脸长得象面包呀?
  那些记录让我看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我对面邻居下班回来了。我将眼睛凑在猫眼上偷看我的邻居——这个猫眼的视野广阔而清晰,仿佛天然就是为偷窥准备的,以前我从来没想过用它,今天被那个小本启发,我发现这样躲在暗处偷看别人,实在是一种享受。
  我继续享受着。
  邻居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据我这么多天的了解,他还有一个妻子和一个正在吃奶的娃娃(性别不详),不过她们很少出门,要不是有一次那娃娃出门看急诊,我几乎以为邻居是个独身男人了。
  邻居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了——我决定牢牢捕捉他开门的那一瞬间,看清楚他客厅里的摆设,当然这有难度,但无论如何我要试一试。
№1 ☆☆☆ 大袖遮天2006-02-10 17:39:16留言☆☆☆  引用


邻居开门之前回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仿佛知道我在偷看,他用整个宽阔的后背挡住我的视线,我在里面急得拼命换位置,可是还是只看到他的后背。
  接着就是看到很多水。
  一股大水从邻居家里涌出来,将房门朝外一挤,邻居被水冲得下了楼梯,超出了我的视线范围。一些家具什么的也随着水流朝外拥挤。我起先很担心那水会冲到我家里来,没想到这门的封闭效果这么好,一点水的痕迹也没有。倒是从房间里传来一股呼啸之声,让我感到惊讶。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该继续观赏门外的水景,还是回到房间里察看一下那呼啸声的来源。
  不过我没有犹豫多久,因为我很快就听出那呼啸声是水的声音,而且是许多水奔流的那种声音,这种声音出现在我房间里,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毕竟是自己的事情要紧。我一个健步跳进房间,不用过多检查,就发现那些呼啸声的来源 。
  呼啸声来自墙上的小洞,听起来仿佛一个怪兽就要通过那些小洞口钻出来。
  那些小洞本来都是用纸片挡住的,但是其中一个洞上的纸片已经不见了,一股风呜呜地朝洞中吹过去,我一眼就认出那个洞。
  那不正是我灌了一整天水的洞吗?
  这个发现与邻居家突然发起的大水联系起来,我心中打鼓了,赶紧凑到洞口瞧瞧——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一股水气扑鼻而来,而流水的声音越加明显了。
  我想了想,又赶紧冲到门外。一开门,水流迅速朝我家里流了进来,吓得我赶紧出去,反手将门关上。
  门外是一幅灾难性的画面。邻居家的水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他已经被冲到了楼梯下,正坐在那从水里捞着他的东西,许多杂物飘浮在水面上。楼里的人们早已被这声音吸引,他们全部都拥挤到了我们这层楼上,站得密密麻麻的,水将他们的下半身浸得透湿。他们在此时体现出惊人的艰苦耐劳的品格,纷纷努力从水中拾取各种东西,我起先以为他们是在帮助邻居,谁知道他们将东西拾起来之后,便开始拍照、记录、分析,情形完全和对待我的垃圾是一样的。我注意到那个我拿了他记录本的邻居也在场,他显然又重新准备了一个新的纪录本,一支笔半刻不闲,沙沙地不断写着,我很担心他的笔墨水会不够。其他的人或者收集物品,或者在拍照,整个场面十分忙乱,但是没有人说话,每个人表情都很严肃,仿佛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而我的邻居在水中奋力捞捡着,既不阻止别人,也不请求别人帮忙。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的妻子和小孩呢?”我问邻居。
  这个问题让他停顿下来,三步两步跨进房间里,其他的人愣了一下,立即蚂蚁般地跟了进去。
  我也跟了进去。
  找遍整个房间也没找到孩子和女人,但是在他们家的墙壁上,我发现许多洞。那些洞比我家墙壁上的要大得多,大得可以让一个成年人钻进去,黑乎乎地大张着——这样的洞每间房里都有几个,让我感到十分吃惊。其他的人倒一点也不吃惊,他们只是不停地拍照、搜集、记录,当我的邻居回过神来时,他终于吼了出来:“滚出去。”
  于是所有的人都滚了出去,包括我。
  邻居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再也不开门,其他的人在门口继续搜集着各种资料,我站了一小会,便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我开始仔细观察家里的洞。
  我试着用一把小凿子在洞上凿了凿,明显地听到一些空洞的声音,显然洞后面的墙壁是空的。一时性起,我索性用更大的力气凿了起来,换了大一点的工具,没多久,就在我灌水的那个洞口后面,露出了一个可供成人钻过的大洞。这洞黑乎乎的,朝里面通得很远,也不知通向哪里,我朝里面探了探头,什么也看不见。
  在楼房里发现这么样的洞是很奇怪的事情,我拿了支电筒,便钻进了洞中。
  这是一个曲折离奇的洞,爬两步就是一个拐弯。洞内都被水浸湿了,我的衣服也很快湿了,头顶上不时露出一截钢筋来,像暗器般瞄准我的头和背,幸好我有所警觉,没有受伤。
  一路爬去,沿途什么也没有,但是当拐到第四个弯口时,我发现了两个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女人用力揪着头顶的钢筋,怀里的小娃娃象猫一样全身都帖在她怀里——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救得了他们,一定是我先前灌的那些水惹祸了,这两个人明显已经死了,眼睛紧闭着,嘴唇肿胀。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正在踌躇着,前方忽然传来爬动的声音,不久我的邻居出现在洞里。看见我他似乎毫不惊奇,反而带着一种亲昵的表情爬了过来:“来了?有什么新情况?”
  我感到莫名奇妙,下意识地指了指头顶上的两具尸体。他看到那两具尸体,“啊”了一声,象征性地流了一阵眼泪,随即兴奋起来,对我招招手,拉着我在地面上挖起洞来。地面上被水泡得很松软,很快就挖出一个洞,我们两人的手都沾满了泥泞,但是这工作带着一种奇特的魅力,使得我全身心地投入了。
  我们挖好洞后,就将两具尸体掩埋了,邻居更加兴奋,他大声对我道:“三楼的那个女人家里有一件红色的睡衣,上面有一个老鼠洞!”说完他狂笑起来,我也跟着大笑起来——睡衣上有个老鼠洞?这太有趣了,尤其是我们居然知道这么有趣的事情,就更加有趣。
  我们笑了很久,交换了许多心得,他对这栋楼里的其他住户都很了解,关于他们的隐私和一些生活细节都如数家珍,这让我感到很羞愧,幸好我随身带着那个小本,于是我将小本拿出来念给他听,听得他脸上放光。然后我们一起沿着洞朝前爬,一路上在他的指点下,我找到了许多隐秘的支路,那都是其他人挖的洞。我现在知道了,每个人家里都挖了许多这样的洞,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这些洞偷窥其他人的生活——当然同时也被其他人偷窥,这是他们竭力避免,可是总是避免不了的。
  我们沿着洞和各条支路到达不同人家的墙壁里,透过墙壁上银币大小的洞口,观看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无法形容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非常可爱,让人想飞,我觉得自己快要上瘾了。
在爬行的过程中,我们不断遇到其他的人,大家都很热情地打招呼,互相交换着最新的情报,只要不说自己的事,大家就都很愉快。每个人都掌握着一定程度的他人的秘密,而每个人的秘密也同样被他人掌握着。沉默在这里消失了,大家都抢着说话,人们在四通八达的洞穴里来往爬行着,爬到别人家里,而别人也爬到自己家里。
  邻居带着我爬到了好几个人的家里,有些人家已经有别人在那里,于是大家一起搜集资料;有些人家的主人还没出去,正用面粉努力堵塞墙壁上的洞,于是我们又另外凿出一些新的洞口,对主人的行动尽情嘲笑,毫不在意他是否会听见;有很多次,当我们从小洞中偷窥别人时,正好看到屋子的主人钻进墙壁上的洞里,很快就与我们会合,然后我们遵守规则,离开这户人家,寻找下一个目标。
  不久我与邻居走散了,我一个人在洞里爬来爬去,和别人交流着不同的小道消息,感觉非常惬意。我还不太熟悉洞中的路径,有很多次经过同样的地方,那个掩埋尸体的地方我就经过了三次,每次都发现尸体已经被人发现了,正在拍照,但是他们拍完照后又将她们掩埋起来,等待下一个人来发现他们。
  爬了许久,我感到困了,却找不到回去的路,便随便找了一户人家的洞口钻了出去,从他家的大门直接走了出去。
  就是这样,我们白天相遇,互相装作不认识,到了夜晚,便一起在洞中偷窥其他人的秘密。我已经自己凿出了好几条通道,这些通道很快便和其他人的通道连了起来。由于我是做新闻工作的,能够将小道消息已一种好听的方式说出来,他们都喜欢跟我聊,所以我从他们那里也就得到了更多的消息,没多久,我家里就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堆这样的资料——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时刻害怕被洞中的人们所拿走,每天将它们东藏西藏,但是依然会发现资料被人动过,我们就这样互相窥探与防备,乐此不疲,世界上没有任何游戏比这更有趣。
  事实证明我是很有创造头脑的,当我发现信息的宝贵时,我开始要求我的对话者与我低声交流,这样我们的信息就不会被其他人听到了。没多久,这种低声交流的技巧很快被所有人掌握,墙壁里再也没有大声的喧哗,到处都是老鼠般低低的索索声。起初人们还发出一点很小的声音,到后来,变本加厉,仅仅只是从双唇间发出呼气声,不久又升华为读唇语。人们在双唇翕动中无声地交换着其他人的生活细节,整栋孤楼陷入了永恒的沉默。
  到了后来,我们连唇语也不用了,因为这样还是容易被其他人偷看到信息,我们开始用眼神交流,神秘的眼神如电流般在洞穴里川流不息,信息就这样传递到每户人家,真是人人窥我,我窥人人。达到这一境界之后,我们的信息极大地丰富起来,每个人都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尽管每个人都在做着保护隐私的努力,可是毫无用处,眼神泄露了一切。隐私被暴露是很令人烦恼的,幸好手里掌握着其他所有人的隐私,这样一来,事情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可惜这样美好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我们藏在洞穴里的那两具尸体开始发出恶臭,无论我们怎么努力,这股恶臭总是消除不去,它顺着洞穴的出口飘到每一户人家,整栋孤楼都臭了,从孤楼出去的人身上也沾满了这种臭气,这引起了附近居民的警惕,警察来了,他们很快发现了尸体,开始询问我们是怎么回事。
  当然,孤楼的人是什么也不会说的。我们面无表情,紧闭双唇,只是不时交换一个神秘的眼神。
  警察问了许久,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通过对那些洞穴的检查,感到十分震惊,将我们整栋楼的人很客气地请到了同一个地方,一些人和气地问我们一些问题,我们依旧什么也不说,依旧神秘而深沉地传递着眼神。
  于是我们被关起来了,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正常人住到精神病院,这很令人烦恼,好在吃住都不要钱,伙食还不错,更重要的是,秘密被守住了,而这个医院里,有许多新的秘密在等待着我们。
  我们心领神会地交换着眼神,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 完 —
№2 ☆☆☆ 大袖遮天2006-02-10 17:39:43留言☆☆☆  引用


赞!
№3 ☆☆☆可佛2006-03-02 14:02:23留言☆☆☆  引用


不知道怎么了
看大袖的作品,总叫我想起伊藤润二……
№4 ☆☆☆妖鱼儿2006-03-03 10:16:39留言☆☆☆  引用


疯狂的想法……
№5 ☆☆☆S.Q.2006-03-09 13:48:38留言☆☆☆  引用


伊藤润二
简直了,一模一样的风格,鸡皮疙瘩掉满地……
№6 ☆☆☆迷迷安2006-03-09 16:31:13留言☆☆☆  引用


伊藤的某篇中也有相关“偷窥”的,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有借鉴~
№7 ☆☆☆妖鱼儿2006-03-10 09:51:38留言☆☆☆  引用


漫画变文字
风格和伊藤好像啊
№8 ☆☆☆croco2006-03-10 17:19:03留言☆☆☆  引用


疯狂
№9 ☆☆☆凤凰火焰2006-03-11 02:08:40留言☆☆☆  引用


晕...我寒毛都起来了|||||
№10 ☆☆☆乌鸦2006-03-14 15:21:57留言☆☆☆  引用


呵呵~~~很好玩!!!!尤其是眼神交流,真是赞啊!!!
谢谢袖袖!!!
№11 ☆☆☆ppr2006-03-15 08:41:24留言☆☆☆  引用


润二啊润二啊~~~拜到真身了~~再拜再拜~
№12 ☆☆☆痩痩2006-03-17 14:41:27留言☆☆☆  引用


拜~很伊藤啊~~~~~~~~~~~~再拜~~~~~~~~~
№13 ☆☆☆猫的眼睛2006-04-22 16:00:42留言☆☆☆  引用


袖子的文很让人深思啊,我们身边一直有人不断的做着这样偷窥的生活,并乐此不倦,熟不知已病入膏肓.
哎~
没有精神寄托的人就是这样
№14 ☆☆☆小哈2006-05-01 22:28:58留言☆☆☆  引用


厉害啊,结尾很漂亮~
№15 ☆☆☆kok2006-05-05 11:31:06留言☆☆☆  引用


伊藤润二的味道啊??大爱啊 !!1
№16 ☆☆☆TVT2006-05-16 13:36:08留言☆☆☆  引用


真是有趣
№17 ☆☆☆雨天2006-08-24 23:03:39留言☆☆☆  引用


哈哈,终于看完啦
郁闷,开始看这个故事是在一本杂志上,它连载到一半就没有了
现在终于看完了,爽啊爽^_^
№18 ☆☆☆寒衾2006-10-05 11:06:40留言☆☆☆  引用


真好看那真好看,我喜欢
№19 ☆☆☆天那!2006-11-11 16:06:26留言☆☆☆  引用


真鮮呀!
№20 ☆☆☆YY2007-04-25 20:37:58留言☆☆☆  引用

登陆后查看更多回帖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