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袖子里的故事
主题:<<异相>> by 大袖遮天[1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我的妻子,最近突然开始学画素描,据说还很有天分,画了不到三个月,她的人物画已经开了一次画展,赚了不大不小一笔钱财。
   于是她作画的兴趣更浓。
   而我这个做丈夫的,终于从一家之主,沦落为她的专职模特,随时候召。
   3月13日,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她用甜蜜的笑容和一顿丰盛的晚餐,半软半硬地强迫我在两小时内不许动弹。
   因为她的笑容实在很甜,我心一动,便答应了。
   在我不动的那两个小时里,她认真仔细地为我画了一张画像。30多年的人生当中,我照过无数照片,但是却是第一次被人画像,因此我的兴趣其实也不亚于妻子。
   画完之后,她得意洋洋地将作品呈送给我看,期待地看着我,脸上的每一寸土地都在渴望我的夸奖。
   我微微一笑,一边酝酿赞美的台词,一边拿过那幅画来。只看了一眼,我便愣住:“娘子,你拿错了,这不是刚才画的那张。”
   她愕然,连忙将头伸过来看,也只扫了一眼,便嗔怪地看着我:“就是这一张啊,你不要淘气。”
   我哈哈一笑:“娘子,为夫比他英俊千百倍,又怎么会是这种德行?”
   她的脸色在骤然间变得天昏地暗,我暗叫不妙,正想竭力挽回,却已经晚了,她刷地一下从我手里将画夺回:“哼!”然后一转身,到卧室找泰迪熊倾诉她的苦恼去了。
   我挠挠头,不由摇头叹息,又觉得有点好笑。其实她的画确实画得很好,虽然我是外行,也能够看出其中的功底。然而她的那幅画,根本画的不是我,叫我想夸赞也难。唉,女人,明明是自己错了,却还要责怪别人。我决定避其锋芒,暂不去卧室安慰她。
   正在此时,想起敲门声。开门一看,是我多年老友小东。
   一进门,他便用大嗓门哈哈大笑:“亮子,丫头叫我来看看她给你画的画像。”丫头是我妻子。
   我也跟着大笑——原来这丫头不甘心,居然躲在卧室里给小东打了个电话,要他来评论那幅画,真是小孩脾气。
   丫头从卧室里走出来,眼皮红红的,满脸不悦,看见小东,也只略微扯出一个笑容,便立即将画递给他看:“你看看这画的是谁?”
   这仍旧是刚才那幅画,我在肚里大笑,表面上却做出很严肃的表情。
   画像上这厮,高鼻深目,神色温和,长得确实很不错,但也确实和我一点相同之处也没有。我朝镜子中偷偷看了看,本人长眉凤眼,鼻直口方,与画像上的人完全是不同类型,丫头走样也未免走得太离谱。我倒想看看小东如何度过这道难关。
   小东看了看画像,连声赞叹:“画得好,亮子,和你一模一样啊!”我几乎喷饭——他竟然能如此睁眼说瞎话?丫头自然是乐得眉开眼笑,胜利地看着我。我嘿嘿笑了几声,趁她高兴地去沏茶,将小东拉到一边:“你昧着良心说瞎话啊。”
   小东看了看我,眼神很严肃:“亮子,不是我说你,丫头的画画得这么好,你怎么一点也不鼓励她?”
   我也严肃起来:“小东,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这幅画哪点和我象?”
   那幅画正握在小东手上,他将画在我面前平展开:“哪点和你象?你看,哪点不象?”
   我有点不高兴了,背着丫头他仍旧这么说,到底什么意思?
   “哪里都不象!”我说,同时点燃一支烟。当年小东追丫头也是下了一番苦功,但仍旧败于我手,没想到这么多年,他仍旧是痴心不改,可以为了他颠倒是非。
   小东也生气了:“你怎么是这种人?”
   “我怎么了?”我冷冷道,既然他不讲道理,我也就不客气起来,“我的家务事,要你来管干什么?”
   小东楞了楞,额角青筋暴起,脸色涨得通红,似乎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转身摔门出去。
   丫头在听见摔门声,连忙跑出来,不明所以:“怎么了?小东怎么走了?”
   “让他走!”我朝她挥挥手。丫头很聪明,看我真生气了,便不做声,溜进卧室去了。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抽着烟,忽然觉得很无趣。
  那幅画被小东扔在茶几上,画上的人微微含笑,看着我。百无聊赖之中,我将画拿在手里。
  这分明不是我,小东却居然一口咬定和我相似,真是岂有此理。
  恩?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小东夸赞这幅画,固然含有讨好丫头的意思,但是丫头自己呢?她的画的确是参加过画展,以她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这幅画和我本人完全没有共同之处。
  那么她为何如此生气?
  还有,以她倍受称赞的画技,纵使不能将我画得十分神似,也不至于会走形到这种程度,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画上的人,英俊非凡,具有一种高贵的气度,从容淡定地看着我——这样一张面孔,丫头也不可能凭空想象出来。
   那么,这件事只有一种解释:丫头将画换掉了。她是故意地。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东为什么要帮她这么做?
   画上的人是谁?
   我忽然有了无数的疑问,也就产生了无穷的猜测。这些猜测,令我的心情越来越糟糕。
   难道,丫头竟然背叛了我?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自己心里便先自一寒,努力想要将它压下去。然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这念头不断扩大,渐渐成形。
   我连连猛吸了几口烟,又感觉有些不对。
   即使丫头要背叛我,她为何要采用这样拙劣的手法?我摇摇头,不明白,实在不明白。
   胸中郁闷难当,我随手将那幅画折成一小块,往口袋里一揣,出门去了。丫头听见我开门的声音,跑出来问:“你到哪里去?”
   “走走。”我头也不回。

走到楼下,沿着人行道慢慢散步,不断回忆丫头平日的点点滴滴,一点可疑的地方也没有。
   是不是我多心了?
   但是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想了又想,始终不明白,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那幅画,在路灯底下仔细看。
   看了又看,始终不是我。
   正在烦闷之时,邻居王叔叔看见了我。我还未来得及将画收起来,他已经很自然地将画拿了过去。
   “这是你们家丫头画的吧?画得真好。”王叔叔笑眯眯地说。
  我满腹心事,只勉强笑了笑:“是吗?”
  王叔叔没有察觉我的心情,自顾自说下去:“亮子,画得跟你一模一样啊,真不错!”
  他说什么?
  “你说什么?”我急切地问。画得和我一模一样?是不是我听错了?
  王叔叔被我的神情吓了一跳:“我说错什么了?亮子,怎么了?”
  我暗暗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语气平静一点:“王叔叔,你说这张画像和我一模一样?”
  “是啊。”王叔叔望着我的眼神已经开始有点怀疑,“怎么拉?是不是两口子拌嘴了?”
  我摆摆手,将画收好,继续往前走。我的本意,是想拉着王叔叔问个明白,怎奈我的心情实在是太乱了,一时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先行离开。
  连王叔叔也说这画像和我一模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走到无人处,我又将画像掏出来看,左看又看,都是另外一个人。
  是我的眼睛有问题,还是他们的眼睛有问题?
  我忽然有些害怕了。
  几个孩子匆匆从我身边跑过,我随手拉住其中一个。那孩子紧张地看着我,正要挣扎,我已经将画像举到他们面前:“小朋友,看看,这幅画画的是谁?”
  “是你!”孩子们纷纷说,同时非常害怕地看着我。我一松手,他们就立刻飞跑起来,风中送来他们含着恐惧的语音“疯子,这是个疯子。”
  疯子?难道我真是个疯子?
  这么多人都说这幅画画的就是我,只有我自己不这么认为。我慢慢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啊,如果我是个疯子,这一切就都可以得到解释了。
  我忽然觉得有点恶心,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心里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其他的什么,只觉得难受,非常难受。
  我又拉着几个人问了问,答案仍旧是一样——这就是我自己的画像。
  难道我竟然不认识自己?
  我茫然地望了望四周,小区周边设施齐全,超市和游乐场所都很不错,人来人往,多好的世界,正常的世界。
  而我……却是个疯子?
  
  回到家时,已经是夜里两点多钟。丫头给我开了门,她的眼睛有点肿,看来哭过。但是她没有问我到哪里去了,她什么也没问,装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装做高兴的样子,小心地看我的脸色。
  我忽然心中一酸,拉着她的手,柔声道:“丫头,对不起,是我不好。”
  她没有说话,却掉下了一串又一串眼泪。
  我掏出那幅画,故作轻松道:“画得很象,我的丫头是个画家啊。”
  丫头哭得更厉害了,抽噎着将头靠在我肩上。
  我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哄得她睡着了,我一个人来到浴室,手里拿着那幅画,对着镜子,看着我自己。
  镜子里的我,面色有些苍白,但仍旧是我平时熟悉的那张脸。
  我不是画像上那个高鼻深目、仪态高贵的男子。
  但是在别人的眼里,那就是我。
  难道这么多年来,我都不认识自己?或者说,他们都不认识我?
  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又想到一个问题,令我刹那间不寒而栗——是不是所有人的脸,其实都不是我平常看起来的样子?是不是所有的人,其实都有另外一副面孔,只是我从没发现?
  我不由打了个寒噤,如果是那样,那是种什么情形?
  我双手捧头,俯在梳洗台上许久,不敢抬起头来。我害怕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害怕面对这个突然变得深不可测的世界。
  等我抬起头,发现镜子里多了个人。
  是丫头,她不知在我身后站了多久,泪流满面。发现我望着她,她走过来抱着我:“亮子,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有看她,因为我不能确定,自己看到的这张脸,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第二天,在我的要求下,丫头给几位邻居画了像。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她一直画到夜里7点多才回来,依旧是什么也没问,递给我十张画像。
  我将那些碳笔画像一张张展开——十张画像,全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一张熟悉的,我甚至无从猜测这些脸是属于谁的。
  我咬紧牙齿努力控制自己,但是没用,我还是不可遏止地发抖了。
  丫头扑上来抱住我,她一直在注意地看我。她的眼神十分忧伤,又一次被泪水充满了:“你怎么了?”
  “你画的是谁?”在她温暖的怀里,我抖得不那么厉害了。
  她一个一个报出画像中人的名字,每抱一个,就如同一枚铁弹爆炸在我脑海——全部是我熟悉的人,是多年的邻居,相处了差不多将近十年的老熟人,我却完全不认识他们的容貌。
  “他们说你画得象吗?”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她。
  “象。”一个字将我击得粉碎。我呆住了。
  如果他们实际上是这种样子,那么我平日所见的那些面孔,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看见的和别人看见的不一样?
  丫头被我的神情吓坏了,拼命摇晃我,叫我的名字。
  “丫头,”我轻声说,“我想出去走走。”
  不理她的阻拦,我走了出去。
  
  我去了另外一个画家的工作室。
  也许只有丫头的画像和我平时所认识的面孔不一样,也许问题出在丫头身上。我想。
  那个画家,是这座城市最出名的画家。我认识他,也是出于偶然。
  他给我画了幅像。
  画像上的人,高鼻深目,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嘲讽,望着我。
  “怎么样?”他问我。
  “很好,”我说,“和我一模一样。”
  离开他的画室,苦涩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吹得我眼睛生痛。
  穿过城市汹涌的人潮,我有做梦的感觉。我知道这些人,他们有另外一副面孔,和我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我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所有其他的人看错了。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人,单独的一个人。
  我不想被人当成疯子。
  因此我对丫头说:“丫头,你画得很象。”
  我如往常一样生活在熟识的人们中间,不去想他们陌生的容颜。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我放弃思考。
  (完)


№0 ☆☆☆阴月格格2005-12-06 16:51:01留言☆☆☆ 


沙发
№1 ☆☆☆阴月格格2005-12-06 16:58:48留言☆☆☆  引用


什么意思?
№2 ☆☆☆huia2006-01-30 21:21:04留言☆☆☆  引用


世界谎言?这种构思每每会让人不寒而栗,想写这样的故事很久了,终于放弃.
№3 ☆☆☆琥珀右手2006-02-10 10:20:05留言☆☆☆  引用


寒...让我想起李心洁的见鬼....
№4 ☆☆☆好好学习2006-04-24 15:37:51留言☆☆☆  引用


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可以正常生存了
№5 ☆☆☆雨天2006-08-25 11:49:38留言☆☆☆  引用


画画和看镜子有相似的地方……
看镜子有三怕:
1 怕镜子里没有自己
2 怕镜子里不止自己
3 怕镜子里不是自己
№6 ☆☆☆怕啊怕~2007-03-18 23:38:31留言☆☆☆  引用


楼上总结得精辟,让我有点不敢照镜子
№7 ☆☆☆风盈袖2008-01-17 21:32:13留言☆☆☆  引用


...面具?..寒..
№8 ☆☆☆愤怒的青菜虫2008-06-13 20:44:37留言☆☆☆  引用


他看见的是人另一幅嘴脸,有创意,喜欢!
№9 ☆☆☆1232009-08-20 11:21:26留言☆☆☆  引用


勿忘我
№10 ☆☆☆小猫咪2012-07-05 23:44:26留言☆☆☆  引用


闃挎按鐢佃垂
№11 ☆☆☆灏忕尗鍜2012-07-05 23:46:20留言☆☆☆  引用


赞一个
№12 ☆☆☆7952014-07-01 15:05:36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