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袖子里的故事
主题:《绝色》 by 大袖遮天[7]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两年以前,我还没有自己的楼房,父母倾尽了他们一生的所有为我开了一家美容院。
   第一次走进属于自己的美容院时,我兴奋得呼吸都快要停顿了。尽管这是一家很小的店,装修也并不豪华,但是一切正在开始,这个城市,或者说这个世界,在我们这个时代,美容产业如旭日东升,美丽成为一种迫切的需要,在其他医院实习的时候,我亲眼见到那些吝啬无比的男人或者女人们,仅仅为了减少脸上的一条皱纹而的大把大把地抛掷金钱。
   我确定那些人也会用大把大把的金钱来砸向我,他们需要美丽,而我需要金钱,双方互相满足。
   我就在发财的美梦中开始了美容院的生意。
   情况并不像预想到的那么好,半个月过去了,光顾美容院的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尽管我有着给人作换脸手术的技术和案例,但是这几个客人所要求的只是点痣,她们甚至连纹眉、祛斑这样的小手术也不肯让我做,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的美容院太小,看起来不值得信任。
   为了改善局面,我在报纸上做了几期广告——但是这并没有多大帮助,因为这样的广告太多了。从美容院门前冷落的情况来看,这样的局面将持续下去。
   正当我感到万分郁闷之时,一名特殊的客人上门了。
   那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差不多快一点了,整条街上的店铺都已经打烊了,我和几个小护士在美容院内百无聊赖地打牌,大家都有些困了,可是谁也不想去睡,因为睡觉比醒着更加寂寞。我记得当时我抓到了一对大王,正暗自庆幸自己拿到了一手好牌时,美容院的玻璃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的装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谁也顾不上打牌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一条羊绒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眼睛上戴着一副墨镜,这样他的整个面孔都被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在冬天凌晨一点戴墨镜,这件事让我们几个交换了一个眼神。
   “您好,欢迎光临本院。”前台接待已经下班了,一个护士主动迎了上去。
   那人绕过护士,径直走到我的跟前:“你是老板?”
    我点点头。
   “我想和你单独谈谈。”他说。
   “先取下眼镜。”我警惕地说。最近这条街好几家店铺被抢,我不想冒险。
   “我不能让别人见到我的脸,”他说,“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跟我谈过之后,这家美容院将成为全城最火爆的美容机构。”
   我犹豫着,有好几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可怕的沉默在我们之间凝固了,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护士们的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露出了惶恐的表情。
   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我还没有思考出一个结果,他已经先不耐烦了。他的右手原本一直插在大衣口袋里,现在抽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把枪。
   “跟我到楼上去。“他用枪指着我,同时命令其他人互相用绳索绑好。那些小护士们吓得像一群雨中的小鸡崽,很快便找到了结实的绳子,互相五花大绑,谁也无法动弹。我看得生气——平时叫她们做正经事怎么没这么高的效率?
   “你这枪是假的吧?“我怀疑地问,依稀看见枪管下端在滴水,这让我怀疑这是一把水枪——用假枪抢劫成功的纪录也不是没有。
   “上楼。“他简短地命令着,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们上了楼。
   在楼上我的办公室里,他将门关好,将□□朝地上一扔,发出一声轻轻的闷响:“是水枪。“说完他大笑起来。
   “你就是为了要我和你单独谈谈?“我拾起那把枪朝墙壁扳动扳机,一股水射了出来,墙壁上落下了一线水痕。
   他点了点头,迅速摘下眼镜,并且将围巾除去。
   “啊!“我发出了一声惊叹。
  现在可以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严实地遮住自己的面孔了。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完美“存在,我必须说,眼前这张脸,就是完美的标本。我从来没想到一个男人能长成这样,他的五官无论是分开来单独看,还是组合起来成套欣赏,无论从任何角度,都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就像一个绝顶的雕刻家的作品,增一刀或者少一刀,都会损害他的完美。作为一个美容医生,我对于人的容貌有着职业的敏感,我可以肯定,这张脸可以让任何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之疯狂,无论这张脸的主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定是绝色。
  我呆呆地盯着他看了好几分钟,他一直忍耐地迎接我的目光,等我反复欣赏了好几遍之后,他才问道:“感觉怎么样?”
  “太完美了。”我赞叹道,“天生的?”
  “人工的。”他说。
  我心里涌起一股嫉妒之情:“谁做的?”
  “这你不用管,”他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有把握让你的美容院成为全城最好的美容机构了?”
  我点点头。
  的确,如果以他的脸作为招牌,可以吸引大量的顾客,这是天然的活广告。
  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他嗤之以鼻:“你想错了。”
  我不明白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不是要以我为广告,”他将那张惊心动魄的面孔靠近我,刀锋般的鼻子将我的视线分割成两半,“而是以我为模板。“
  “啊!“我再次发出惊叹。
  他凑的更近一些,发出老鼠咀嚼般细碎的声音,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我不断点头。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第二天,李华,也就是昨天夜里拿水枪威胁我的那个男人,笔直地站在我的美容院门口,黑色的身体和绝世的容颜,看起来十分醒目,吸引了无数男女的围观。他们惊叹于李华的容貌之后,很自然地将他与我的美容院联系起来了,而李华也对他们作了必要的引导,就这样,顾客如同流水般涌了进来。他们认为李华的脸是我的作品,于是对我的技术产生了无限信任,纷纷要求我为他们进行整容。
  按照李华的吩咐,我在他们面前排列出许多张照片,包括许多电影明星的照片,让他们选择一张面孔作为整容的标准。他们选择了许久,始终不满意。
  然后,不约而同的,他们将目光投向了李华。
  我的手心冒汗了——我不相信李华说的情况这么快就发生了——然而它的确发生了,所有的人都看着李华,沸腾的场面一时安静下来。
  我屏住了呼吸。
  许久,一个女人迟疑着说:“我想整成他那个样子。“
  她此言一出,其他人仿佛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提出同样的要求。
  我暗地里呼出一口长气。
  昨夜,李华提出要以他的脸为标准来为客人整容时,我感到很怀疑,因为他再漂亮也只有一张脸,不可能满足多位顾客的要求——没有人会愿意长得和别人一模一样。 
  “你等着瞧。“李华十分自信。
  我半信半疑。
  然而,今天众人的表现彻底打消了我的疑虑。
  他们真的不在乎和别人长得一样?
    从我的利益角度来说,我因该接受他们的要求,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全部都要整得和他一样?“
  这话让他们怔了怔,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们安静下来了。
  我又开始冒汗,如果他们改变主意,李华的计划就泡汤了……等等,我忽然明白过来——就算李华的计划泡汤,至少这些客人都是我的了,所以他们选择什么样的容貌作为模板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选择我作为他们的整容医生。一想到这点,我整个人都放松了,甚至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起他们来。我劝他们不要弄成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模样,这样太没个性了。我说了很多,李华听到我说的话,一直在笑。
  我的劝告毫无效果。
  他们沉默了一小会之后,便开始劝其他人改用另外的面孔作模板,但是每个人在劝别人放弃的同时,自己却都坚持使用李华的面孔作为整容的标准——这种争论注定
接下来的日子,我忙得天昏地暗,每天的日程从凌晨安排到第二天凌晨,为那些男人女人们整容,每个人进来时是不同的容貌,出去时却都是一个样子——许多个李华在我手下产生了。我严重缺乏睡眠,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我受不了了。我开始建议那些热情的顾客们去别家美容院,但是他们认定只有我才能创造出李华那样的绝世容颜,始终不改初衷。
  “你去别的美容院吧,我可不想累死。”我对李华说。
  李华摇了摇头:“我查过全城的美容院资料,只有你才具有换脸的技术——这么完美的模板,只有最高明的医生才能创造出来,别的医生我信不过。“
  我叹了一口气,毫无办法,只有继续下去。
  越来越多的李华产生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为那些富有个性和生命力的容颜而惋惜,到后来我彻底麻木了,做这些脸给我的感觉,和削苹果差不多——削完一个,放到一边,再削下一个。
  渐渐的,我发现窗口的风景失去了往日的吸引力,行走在我窗前的人们全部都是同样的绝世容颜,都是黄金分割的美丽,我甚至分辨不出他们谁是谁,这让我感到困惑——他们互相之间如何分辨呢?这个城市充斥着同样一张熟悉的面孔,但是他们对我却越来越陌生了。
  “大家都长得一样,这样好吗?“我常常这样问我的顾客。
  他们无一例外的回答:”大家都这么漂亮,我绝不能输给他们。“
  甚至有人带着他们还在发育期间的孩子来整容,说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只能哀叹。
  终于有一天,我空闲下来。
  再没有人光顾我的美容院了,而我也积累了足够多的金钱,不需要再靠这门手艺赚钱。我长出了一口气,和李华一起靠在门口的台阶上晒太阳,看着面前走过的同样容貌的人们,我们闲聊着。
  “你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我问他。
  “没什么,只是好奇,“他笑着说,”也可以说是一种实验,结果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人们这么执着地想要成为第一。“
  我冷笑一声:“全城的人都是第一,第一还有什么价值吗?“
  “你说得对,“他喝了一口啤酒道,”不过如果他们不整容,他们就是第二——第二和第一的差距,不用我说你也能明白。“
  我当然能明白。
  现在全城的人都是那样绝世的美貌,甚至连乞丐也俊美如王子公主,全城唯一一个维持自己平凡的本来面目的,只有我自己了。我就是全城唯一的“第二“,而身为第二的滋味,我早已尝到。举个例来说,因为我的容貌在一大群”李华“中非常突出 ,很吸引了一群女孩子的注意,她们表示了对我的欣赏之后,又不无遗憾地和我分手了。
  “我不能忍受自己的男友是全城最不漂亮的人。“她们全都这么委婉地说,换言之,她们不能忍受我是全城最丑的人,尽管在李华出现之前我以英俊驰名,可是跟李华比起来,距离还是很大。
  这就是说,她们因为我的独特而被吸引,进而要求我更加完美,也就是失去我的独特性——这真是一个悖论。
  “我走了。“李华说着就真的走了,既然全城的人都已经变成了他的容貌,他走到哪里都不重要了。有一瞬间我想叫他回来,但是当他融入人海,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在一堆同样的容貌中,我无法分辨出谁是李华。
  以后也不会再有客人上门了吧?我寂寞地想,全城的人都如此完美,还有谁需要整容吗?
  “医生。“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请给我整容。“
  我慢慢地转过头去,屏住了呼吸。
  仿佛一轮明月在眼前升起,我被眼前女人的容貌吸引住了——即使李华也没有这么漂亮,而且我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天生的美丽。
  “你还需要整容吗?“我疑惑地问,”你这么美丽。“
  她不好意思地低头:“是的,我想整成和他们一样。“她指着门外那些绝世容颜的”李华“们。
  我吃了一惊;“小姐,你不知道自己比他们漂亮多了吗?“
  ”知道,“她点点头,叹了一口气,”可是大家都是这个样子,我一个人长得不同,十分别扭,“她好奇地看着我,”你自己一个人长成另外的模样,不觉得难受吗?“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没有多说什么,我给全城最漂亮的人进行了整容,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给人整容,她那令人惊叹的容颜在刀下消失了,又一个标准的李华产生了。
  所有的人都十分满意。
  只有我自己十分郁闷,因为我曾亲手毁灭一种绝顶的美丽。
  我终于离开了那座城,在那里,我认不出别人,我害怕终有一天,我也会认不出自己。
  (完)

№0 ☆☆☆斑纹的狐狸2005-12-06 15:51:26留言☆☆☆ 


沙发
№1 ☆☆☆阴月格格2005-12-06 17:03:45留言☆☆☆  引用


好冷.......- -
№2 ☆☆☆乌鸦2005-12-07 16:26:29留言☆☆☆  引用


  宁愿丑一点吧
№3 ☆☆☆孤芳2006-07-15 10:47:35留言☆☆☆  引用


不知道为什么
好想笑
哈哈哈哈哈哈
№4 ☆☆☆雨天2006-08-25 13:10:48留言☆☆☆  引用


....不喜欢 假的东西 不过如果是天生有缺憾的 整了 平常点 还能接受
№5 ☆☆☆愤怒的青菜虫2008-06-15 16:49:41留言☆☆☆  引用


有一种读大刘的科幻文的感觉!赞!
№6 ☆☆☆钟文2013-03-20 18:13:11留言☆☆☆  引用


点赞
№7 ☆☆☆青梨子2013-08-29 11:11:27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