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欢天喜地 -- 作者:无处不飞花[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又过了一年,可是什么都好象没有改变。只是在年龄的数字上多加了个一而已。反正也没有什么一定要达到的目标,没有什么一心要见的人,施家乐悠闲地在人生的中年漫步。

  有什么风景?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每件事情都不会偏离轨道太远,感觉象小时候玩过家家,最大不过是小女孩收了碗儿盆儿,气鼓鼓跟小男孩地扔下一句“我不跟你玩了”,然后各自归家,第二天就和好如初,亲密如故。

  苏大胡子云:平淡是艳之极也。又有闲章:红到十分便成灰。或曰:百炼精钢化为绕指柔。施家乐摸摸鼻子微笑,谁会相信,年轻时你也是不屈不挠的人儿一枚?

  那天费欢推开店门的时候,施家乐心眼里嗡地响了一声。她瘦削的身影,挺直的肩背,黑衣,随意梳了松松的马尾垂下来。眼袋十分明显,五官分开来看都算不错,但是肤色发暗,脸庞太过尖瘦,又没有妆点,故此七分姿色只剩了五分。
  就是如此这般站在那里,同一株松,枝枝叶叶都收敛,却不容你忽视。

  施家乐悄悄地同自己说:看,以前的你,来找现在的你了。
  可是很遗憾,她想得不太对。

  费欢站在那里失神半晌,恍然间如同掉进一场大梦。但马上就灵醒过来,通通通直走进来。站到施家乐对面,径直开口:“请问是施家乐吧?”
  嘿,行动这般开门见山,说话如此直截了当,看,在社会的压力下,有多少女子修炼成精了。

  施家乐放一点微笑在脸上,不希望人客进了家乐记还时时刻刻紧张戒备。“是,我就是施家乐,可否坐下来说话?或者,来杯茶?”
  对方也有感觉。谁愿意背着盔甲做人?只不过太爱惜羽翼,愿意辛苦受累。

  费欢小心打开手里的纸包,一尊黄杨木雕佛像,可能是因为常常把玩的缘故,拐角处已经圆熟发亮。刻工精美,栩栩如生,可惜不小心碰缺了一只发髻。她轻轻抚摸那缺损处,脸上表情无比心痛。
  施家乐小小吃惊,年轻女子对佛像有兴趣不算稀奇,然而,对一尊欢喜佛如此视若珍宝,实在也有点匪夷所思。

  她沉吟一刻,“我想把它修补好,你能帮我吗?”声音低沉下来,施家乐怀疑她说的不是它,而是他。谁会用那种神伤的语调称呼一件没有生命的雕像?
  施家乐细看了看那缺口,伸手想去摸,费欢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开。

  气氛有些奇突,两个人都僵在那里。
  施家乐没生气,却有点尴尬,难道要悬丝诊脉不成?自己好象没有这等功力。
  还是费欢先说话,讷讷地把雕像送过来,附着一个简单的解释:“对不起,没有第三个人碰过的。”
  原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呵。

  施家乐接过雕像,轻轻捧到一边,小心放下。费欢的眼睛就一直跟着,不肯转开。不自觉放下戒备的她,现在心里想着谁?

“小姐,你这尊雕像我同你用石膏补起来,外面加一层木黄颜料,然后上漆可好,大约就看不出来有什么分别的,就是以后要注意一些了。”
“那大约要多久时间?”
“其他的都不费时间,主要是调颜色,总要两三天罢。”

   她不点头同意,也不摇头反对,就站在那里,眼睛落在雕像上不放。

  施家乐叹了口气,还以为你是英明神武百毒不侵呢,怎么这般痴法?伸手拉她过来,她挣了一下,顶不住施家乐死缠烂打,到底是坐下来。
“舍不得,怕我搞坏了你的宝贝是吧?周六周日有时间吧,过来报到。”
   费欢抬起头,眼睛里有亮光一闪,想说话,又咽下了。

“罢罢罢,今天你还扛着它回家,周六再带过来,放在我这里,当心被狸猫换了太子。”
  听得出施家乐的调侃,费欢要笑,因为脸绷了太久,不好意思就放开来,表情怪怪。

  人去楼空,施家乐徘徊许久,这桩闲事要不要管?管了伊人未必感激,而且有违家乐记作风。可是,可是,施家乐再问自己,如果岔过这个路口,下一次,谁还理会得这倔强姑娘的心?
  那,要怎么表达?会不会太肉麻?太唐突?太一厢情愿?

  自来世间有两种可爱的女子,一个伤心了就嬉笑怒骂,一个伤心了就什么也不说,(对不起,这句话我自打发明了以后就常常用,真对不起观众:)费欢,因为伤心总是难免的,所以最大的期望不过是想你做前一个,千万不要背人在半夜里思量到天明,白日里就三缄其口。
  也可以这样说:家乐,你已经费了那么长的日子才明白,思念种在心田,用沉默浇灌,过再长的时间也不会开出花来,把时间换来的经验告诉她,另一条路不见得更好走,但这一条,肯定是没有前途。

(亲爱的们,请告诉我这时是否应该让施家乐八婆一把:))

  周六一早,费欢捧着佛象似朝圣般敲门。
  施家乐打着哈欠开门:“早。”
  然后退后定晴一看:“费欢,周未大早,可否不用黑色虐待我的眼睛?”
  此人报以略带歉意的笑:“我以为黑色比较不讨人厌一些。”
“我情愿看见你花袄绿裤大红飘带扭进来,好过这般面无人色。”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的建议我会考虑。”
  施家乐笑出来:“噫,有女长舌利如枪。”
  费欢不假思索接了一句:“天涯思君不可忘。”说完自己一惊,用手捂住嘴巴,象是不明白怎么会跳出这句话来,又象是想把这句话再咽回去。
  施家乐闲闲转身:“不错,倚天屠龙记看得算是熟了。”

 费欢小心翼翼地把佛像放在桌子上,然后就在一边坐下,双脚并拢,如同小学生读书。
  施家乐只得摇头太息,果然是记得绿罗裙,怜我狗尾草。
  这朵发髻做起来不难,用雕刻刀在石膏上旋出弧线,一圈儿转过来,周而复转,慢慢地收小弧度,最后落刀越来越轻。费欢跟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做好了捏在手上拿远,施家乐咪起眼睛看了看,然后用胳膊捅了捅费欢:“哎,觉不觉得有点象麦当劳的甜筒?”
  费欢双眉一轩,象是不敢置信听到此等臂喻,可是学着老板咪起眼睛看,果然是象,噗地一声笑出来。随即又觉得有些难为情,这尊费像在她心里地位崇高,未试过这般调笑。
  其实,施家乐还想问她:“你觉得这个是不是更象野原新之助头上爱顶的那坨。。。?”

  但是抬头三尺有神灵,施家乐也不敢太唐突。

  看样子尖了点,需要打磨,扯过一张三号砂纸,施家乐一边劳作一边同费欢闲话。
“这尊宝贝是哪里请来的?”
“成都的一家藏饰小店里,当时一看就喜欢,想也没想就带回来,两个人都喜欢,没办法决定归属,后来,才决定一个月猜拳一次决定放在谁那里。”
“哟,那是谁赢得多哪?”

“嗯,他输了就重比,直到我赢为止啦。”
  费欢脸上有小小欢颜,曾经有人这般宠溺,念念不肯舍弃,才落得今日寂寞沙洲冷罢。

  年少风狂,她可曾后悔?不用问,也知道答案。谁会后悔曾那样甜美梦一场?只是待要寻时又无处寻,碧海青天夜夜心罢了。

  施家乐欲待陪着感伤一番,却发现时间太长,终于已成功地忘记许多人与事。只好想象着世间光阴流转,而我们竟不知魂归何处,大大地叹一声气,惊醒身边这梦中人。

“呃,可以上颜色了吧?”
“去帮我把调色盘拿来。”
  施家乐举着一只小小睫毛刷左调右调,又不时比划一二,看得费欢眼花缭乱,却又帮不上手。
  终于调校得差不多,施家乐满意地把颜色刷上去,就差没快乐地吹起口哨来,只有在工作中,人才能看到生命积极的那一面。

上了颜色,小小发髻被放到阳光好的地方晾晒,费欢不放心,到底又跟过去看。好象又想起什么,突然回头。
“呀,还有个地方也掉了一点颜色,帮我一并补了可好?”
“在哪里?”
“在喜喜左脚的小脚指头上。”

  施家乐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敢情这两个小人还是有名字的,这个叫喜喜,那个,费欢,顺理成章,可不就是欢欢,难怪是一尊欢喜佛,除了郎情妹意,还有这份心思。
费欢也明白说漏嘴了,脸红起来。

  施家乐低头细细寻,男身佛的左脚指头,果然有一点小小暇疵,不细看,哪里找得到。
  叫费欢过来,把小刷子交给伊:“你家喜喜,我就不动这禄山之爪了。”

  费欢接过工具,低头细细修补,看得见脖颈处一缕发尖直伸向脊背里,都说这样的女子长情,纵将一生弃,不肯休。
  佛像倒过来,看得见脚底板上刻得有字,欢欢与喜喜。写得俏皮万分,那个喜下面,仿佛两只眼睛,凝视他喜欢的人。

  欢,心头所爱称之欢呵。

  施家乐忍不住大胆追问一句:“这样子,也舍得分开?”
  要费欢怎么答?不懂得珍惜,不愿意蛰伏,不甘心就这样轻易得到平淡的幸福?
  “每次感情都是线段,不管有多长,总有起点终点。况且,”她的声音低下去,“也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能更爱他了。”

  太放在心上了,所以不肯象明天对他的爱还象今天一样多。可肉身凡胎,总有去到尽的时候呀。
  因而欢爱之后,往往不知何以为继。
  歌者往往激流勇退,也是这样的心态吧。

  无论如何,都只是人生的一种选择,旁人无从置喙,也无可厚非。可是,既然选了,就要好好走下去,一边往前走,一边依依不舍又回头,这算什么呢?

  费欢声音越来越软,最后直是轻声喃语:“那年,肯德基推出两个新年娃娃,一个叫欢欢,一个叫喜喜,很多小姑娘都有,可是我从来不想要,我有自己的欢欢喜喜,独一无二的欢欢喜喜。”

  施家乐拍了拍费欢的头,:“如今也没什么不好。以前是欢欢喜喜,现在可以叫欢天喜地。”
  欢还是欢,喜还是喜,她还一样爱着你。只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隔着茫茫人海相望。

  虽然听起来是凄凉了点,但是两个人大眼小眼瞪一辈子,也总有意难平的时候。

  那谁不是说,人生的悲剧只有两个,一个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另一个是得到。

  我们,总要给自己一个快乐生活下去的理由吧。骗别人,骗自己,只要被骗的那个人肯相信,又有什么不可以?
  不想知道的事情可以当它没发生,不想悔断肝肠,就只有当自己失忆。

  费欢面无表情站在那里,扯了扯嘴角,只是皮笑肉不笑,欲待要落泪,却发现隔了许多时日,已没有那么纯粹的悲伤,只是徒呼荷荷。
“谁没有轻率错过爱,如果当年爱得值得,也就放过自己一马吧。然后,再重新大声地笑出来。”

“我会试着努力,家乐。”


  嗯,我们都要试着努力。

№0 ☆☆☆风信紫林2004-04-22 11:50:29留言☆☆☆ 


偶也有欢欢喜喜哦 ^^
№1 ☆☆☆化化2004-10-08 01:00:46留言☆☆☆  引用


到底意难平

看了一天的家乐记,
掉了好些眼泪,
是真的喜欢,
喜欢有再多一些 ,
№2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6:00:12留言☆☆☆  引用


好想哭。。。大过年的~
№3 ☆☆☆手手2005-02-07 21:48:38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