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从前的爱情是这样子的----------无花老大的新作[1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山□□上桂花初,王谢风流荡晋书。
献之这样给我描述他记忆里的山□□:“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
说完,他看我一眼,我看他一眼,然后各自深深叹口气。
我不知道他在叹什么,我只叹我自己这生也不可能和他并马奔驰山□□了。

献之那时候很年轻,却已名动天下。有个非常会写字的爸爸和六个很会写字的哥哥,想脱颖而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他做搅耍缓蠡龈R幌Χ痢?br> 新安公主看上了他的字,又看上了他的人,非要娶他做驸马,虽然他和郗家姐姐伉俪情深,可也没办法,世族上面还有王族,官大一级压死人。
于是他又成了孤家寡人,净身沐浴,等着被打上皇家的烙印,变成公主的私家藏品。
“其实猪比我幸福多了,不过就是挨一刀。”献之有一次喝多了家酿的米酒,这样跟我说。
“郗家姐姐一定很伤心。”我同情她。虽然她曾经是我最大的假想敌,但现在,献之在我身边,哪怕心里记挂的是她,哪怕再过几天连身体也属于另一个她,但现在,他陪着我在谈天。
   
我是谢家的女儿,父亲不管事,我从小亲近叔叔,他叫谢安,给我起的名字是道韫。王谢世交,我们晋人原没有那么多劳什子礼法,时局又动荡,加上父亲又宠我,所以我可以偷偷溜到王家花园里,和献之在一起。
他只当我是谈得来的妹子,自小我那些精灵古怪的事迹就在世族里流传,最出名的是那个咏雪的,他自然也听过,所以待我和旁人有些不同。有点宠溺有点欣赏,还有几分坦白。

情窦初开,我渐渐爱上献之。可是长辈公事太忙,忙着料理王族叛乱,又要平定外敌入侵,还要考虑收复中原,没时间管儿女的婚配之事,我自己也没着急,等大到不中留的时候再说吧。
谁知道他突然娶了郗家姐姐,而且还相得甚欢,结婚以后夫唱妇随地来谢家找我去清谈,哼,谁稀罕你,惊才绝艳的谢道韫,还嫁不到更好的人不成?
可是慢慢地我发现,旁人再好,也抵不过献之在我心中的份量。他斯文俊雅可又英姿勃勃,那股子倜傥风流,看遍了世家子弟可没人能比得到。
你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吃药的吃药,抹粉的抹粉,皇帝是白痴,朝中几大巨头象乌眼鸡似地争权夺利,一帮名流们都放浪形骸。只有献之是好人。

可我还没来得长大,他就娶了别人。从此我闭门读书,直到有一天,他满嘴酒气,一瘸一拐地在后花园里用石头砸我的窗户,把我砸了下来。
“我休了道茂”,他第一句话这样跟我说。
不要觉得我心头狂喜就是品德不好,幸灾乐祸,我又没充狐媚子去要求他休妻再娶,老天爷要往我身上砸馅饼,躲不开难道也是罪过?
他再开口,就把馅饼变成了陨石:“新安公主看中了我。”
然后他满头冷汗地昏倒在我家花园里,我一看,他整只脚都烧糊了。
“献之——”刚学着我爹身边那些莺燕们尖叫了一声,随即我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叫什么,难道希望全家族的人都知道我谢道韫私会男人不成?
叫来贴身小婢,拼命地拖,才算把他拖回我的闺房。


喝了两碗解酒汤以后,也不知道他是从昏迷中还是从沉睡中,醒了。
“道韫,我用火烧烂了自己的脚,这样是不是就不用去做驸马?”他问我。满脸胡渣,满脸期望。
我没好气:“你应该烧烂的是这张小白脸。”
天底下哪有这样傻的人,以为随便拐个腿就可以逃避现实,真有勇气,应该据理力争,和郗氏姐姐同生共死才对,最近东海郡就出了这样一件事,有个叫梁山伯的庶族男子爱上了祝家的士族小姐,因为家人不同意他们成婚,索性双双化蝶而去,比起这两位来,我还真替献之脸红。
可是在我们这样的人家里,谁的身体又只属于自己呢?
献之也只是不想他的父母兄姐都因此而招至什么祸患吧。前例有的是,可又不想束手待缚,这样的无奈,唉。

吹吹打打地,献之娶了新安公主,也不错,她还不算刁蛮,看得出,也是真喜欢献之的。
我渐渐地对爱情死了心,这种年代,有场自由恋爱不容易,就算献之没爱上我,我也曾经享受过爱别人的快乐。不象那帮表姐妹们都是盲婚盲嫁,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和自家那个是一样的。
其实也好,没比较也就没区别,过得都挺安生,倒不象我整天黯然销魂。
这时候,叔叔跳出来问我:“把你许给王家可好?”
我有些头疼,虽然说按身份地位,王家确实最合适,可是要天天见到献之,我怕管不住自己,死灰复燃。未嫁时暗恋没什么,有了自家夫君,再看着别人的流口水,这可要丢谢家人的。
于是我说:“叔父,换户人家吧。还有桓大将军家呢。”
叔父愤愤:“你是中原诗礼世家的女儿,怎么嫁给那样人家?“再说,”他换一副面孔,“我和逸少一块喝酒的时候都说好了,做儿女亲家的。”
行,看他平时那么疼我,王家就王家吧,反过来想,也没那么坏,至少保证夫家有个谈得来的朋友。

于是,又吹吹打打地,我嫁了王凝之,献之的二哥。
也很奇怪的,老大老二都还没成婚,底下弟弟倒都娶了两回了。
听说叔叔为我择婿的时候,倒是在这两兄弟之间挑了又挑,开始是老大徽之比较占上风,后来听说他作事没头没尾,怕他始终乱弃,因此反而老二胜出。
“他禀性忠厚,文才也好,肯定和道韫相与得来。”叔叔拍着胸膛向父亲保证。我坐在花轿里,光用耳朵听都能感觉到他是真的为我好。
但事实往往相反,哪怕他是谢安,在男女这件事情上,也会走眼。
虽然淑女不可以说粗话,但我还是觉得王凝之真是垃圾。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我心里始终装着献之,我觉得怎么看他都不顺眼,忠厚是傻出来的,字写得好是因为那是他们家的传统手艺,不学不成,最可恨的是他信道教,还天天关在房间里炼药,从早呛人到晚,乐此不疲。
我懒得搭理他,只在公婆前面走动。他们倒是神仙眷侣,一对风流人物。
回了娘家,忍不住抱怨:“不意天壤之中,竟有王郎。”
叔父觉得亏欠我,只讷讷不出声。我倒觉得不好意思,收了嘴。关他什么事,只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没能嫁到意中人。
自然不能不提到献之,他现在沉闷了许多。锋芒悉数收起。有一次和朋友谈诗文,说着说着就心不在焉,支唔作答,被批得人仰马翻也没反应,恰好我从帐后经过,听得满心伤怀。
献之献之,想从前你文思精绝,不肯示弱,怎么落到今天这一步。
这件事后来也被多嘴的婢女们传出去,说谢道韫搬张凳子往帘后一坐,长舌如枪,硬是帮小叔子扳回了这一阵,未了赞叹句才女结婚了还是才女。
其实不过是见不得他萎靡不振,怒其不争。怎么说献之也是我爱过的男人。

日子就是这样,过过过,也就是几十年。
新安公主对献之过了一两年就色衰恩减了,男女之间其实就是这回事,不好好相处就没感情,叫一个公主上赶着热脸子贴他的冷屁股,贴不了多久也就没耐心了。生了个女儿后,公主索性搬回自家去住,献之也没挽留。借口无子,又讨了妾,半真半假地打情骂俏,接她回来的时候说什么“桃叶复桃叶,我自迎接汝。”那里也就叫了桃叶渡。
我老了,没有年少时那股子咬牙切齿的力气,不然,还不得咬碎银牙。
娶了桃叶,也没生出儿子。还是只得那个女儿,取名叫神爱,当她如珍似宝,什么都教。从窗子的棂格里,常常可以看见后花园里那一棵老柳树下,石桌上满地眉似的落叶,他手执一杯,指指点点,那女孩子黄衫青丝,绕着献之转,恍惚间,情景十分眼熟。
从前,我与献之也在同样的位置坐过,他喝酒,我读书,不知道他还记得不,我这一辈子都会记得。
神爱八岁的时候,献之去世了。医生说他从前灸足落下了后遗症,又乱服药,精神又不好,身体已经被淘空。
死的时候,我在他跟前。
“献之,我替你看护神爱,你好好去吧。”因为大家都在,我不能哭,着实也没什么好哭的,这男人活着或者死去,其实没什么区别,他一直都住在我心里。
还象十六岁那年一样,他看着我:“没有什么事情放不下的。”
想了想,再补充一句:“只是对道茂的事情,我耿耿于怀。”
大家都愕然,我一点也不吃惊,他揣了一辈子的心事,早一刻也不能说,晚了就谁也听不得了。
我捏捏他的手,表示明白。着实是说不出什么话来,要一个女人在给自己爱人送终的时候,还听着他惦念别人,纵是才女也说不出什么来。
献之想再说什么,看我一眼,目光渐渐暗淡。去了。
我想献之,慢慢地也是明白了我的感情的,只是他这辈子已经毁得体无完肤了,不晓得还有什么可以剩给我的,索性都泼洒了。

女儿教大了。我把全部的力气都用在她身上,慧名远播,结果晋安帝派人上门求亲,自然一求就准,
献之这一生,真有意思。做了皇帝的女婿还不够,又做了皇帝的丈人。

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东晋年间一段极平淡的爱情故事。等到当事人都故去,可能就什么痕迹也消散了,自然,赫赫的王谢世家,功绩无数,谁会平白来在史书上写一笔淡如水的暗恋。倘若有人在只字片言间追索出什么马迹,也不可能知道十六岁那年,献之用手沾着酒,在后院的石桌上写下两行字。
山□□上桂花初,王谢风流荡晋书。
№0 ☆☆☆风信紫林2004-12-20 04:01:48留言☆☆☆ 


无花老大,你终于有心写东东了!!!!
我还以为家乐记要关门了呢!!!!
№1 ☆☆☆明前绿2004-12-20 13:37:15留言☆☆☆  引用


哎呀
终于看到新的了
№2 ☆☆☆阿岱2004-12-21 19:09:31留言☆☆☆  引用


其实恒家也不错,桓冲的笛子吹得出神入化的,必也是风流人物。
№3 ☆☆☆蒋猫2004-12-22 12:42:32留言☆☆☆  引用


怀有期待时世界都是粉色的~~~~~~~~
№4 ☆☆☆饼饼2004-12-23 17:44:04留言☆☆☆  引用


唉,总是让人惆怅……
№5 ☆☆☆we2004-12-24 10:40:14留言☆☆☆  引用


风流这东西要被雨打风吹去后才令人扼腕,况且要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才赞叹得出来,若是自己亲身经历怎一个愁字了得,诗书传家沉重得很啊,不如做布衣。
№6 ☆☆☆碧思2004-12-24 20:42:03留言☆☆☆  引用


端的是写的极好,看罢却惟有叹惋。
№7 ☆☆☆某巷2004-12-25 00:55:31留言☆☆☆  引用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无非也就是一声叹息而已。
有的时候想起来真是想说造化弄人,谢安什么人物,竟然会在徽之和凝之之间选择后者,真真不可思议。谢安似乎对献之的评价是最好的,爱屋及乌也该看上和献之走的近的徽之么。
№8 ☆☆☆风盈袖2004-12-29 23:31:20留言☆☆☆  引用


那样的两句诗,也能延引出一段美丽的感情。真真的厉害!
№9 ☆☆☆芭蕉2004-12-30 08:29:51留言☆☆☆  引用


有意思,可以当短篇贴在单行本后面,
当是给读者的小礼物
№10 ☆☆☆染月2005-01-23 16:59:11留言☆☆☆  引用


好厉害,看得我不敢写了
№11 ☆☆☆san2005-02-07 17:06:40留言☆☆☆  引用


谢道温深受叔父谢安的薰陶,在不久之后的会稽城破时,就表现出临危不乱的豪雄气势,赢得一致称赞。
    王凝之在谢安的保荐下,曾出任过江州刺史、左将军,一直作到主管一郡军政大权的会稽内史。
    一年,海盗起家的匪首孙恩率众攻打会稽,书呆子气十足而又相信道教的王凝之居然不加设防,相信道祖必能庇佑一郡生灵,每天闭门默祷,第二天对诸将佐说:“我已请得道祖允诺,派遣天兵天将相助,城池可保无虞,贼兵一定会自取灭亡。”这样,由于毫无防备,贼兵长驱直入,王凝之及诸子都被贼兵杀害,谢道韫举措镇定,命令婢仆执刀仗剑,组成一支小小的突击队伍,乘乱突围出城,她横刀在手,乘肩舆而出,来到大街,贼兵如潮水般涌来,终于成为贼兵的俘虏,谢道韫抱着小外孙被送到孙恩的面前,孙恩看到这个刚刚三岁的小孩儿,以为是王氏子孙,即命令左右将他杀死。谢道韫厉声说:“事在王门,何关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孙恩早听说谢道韫的才名,及见她义正辞严,毫不为眼前的态势而有畏惧之意,不免大为心折,于是改容相待,不但不杀她的小外孙,而且命属下为善加保护,送她安返故居。从此谢道韫寡居会稽。
    会稽文风鼎盛,莘莘学子时常前来向谢道温请教。此时她已逾知命之年,曾在堂上设一素色帘帏,端坐其中,款款而谈,虽然未曾设帐授徒,但实质上从事着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受益的学子不计其数,都以师道尊称她。
№12 ☆☆☆白素2005-02-09 15:17:26留言☆☆☆  引用


其实恒家也不错,桓冲的笛子吹得出神入化的,必也是风流人物。
  
☆☆☆蒋猫于2004-12-22 12:42:32留言☆☆☆
桓家可是耽美家族,其父,其子都有龙阳之好。
№13 ☆☆☆0082005-02-12 02:49:58留言☆☆☆  引用


而且桓家因为桓玄谋夺帝位,被灭族,死绝了。
№14 ☆☆☆0082005-02-12 02:51:23留言☆☆☆  引用


幽古人一默
№15 ☆☆☆敏贞2005-02-22 20:45:24留言☆☆☆  引用


遥想当年谢王两家诗酒风流
№16 ☆☆☆1000の言葉2005-03-12 21:29:24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