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林家日子---------作者:无处不飞花[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老大太久没来照顾版面了,挖篇旧文给大家解闷儿
-----------------------------------------------------------------
林家日子


 林家二老早起锻炼回来,拎着一袋青菜,闲散地散步回家的时候,碰到邻居们打招呼,聊几句家常,最后就例牌归结到太平和自明这一对大家看着长大的好孩子身上。
 “太平和自明最近好吗?怎么不常回来了呢?”
  “他们最近在上海买了房子了,说是要努力赚钱接我们过去住呢,呵呵。”
  “呀,你们真是好福气啊,瞧人家这对儿女,啧啧啧。。。。。。”邻居们赞叹着走过去,留下林家二老满脸幸福的笑容。
 “喂,你说太平和自明这时候在做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你放心吧,有自明在,他总能把一切都照应得好好的。”

林太平

 林太平被敲门中从梦中叫醒后,惯例又躺在床上做了会儿算术,现在是七点五十,起床五分钟,洗漱十分钟,拿着牛奶一边走一边喝,三分钟后走到地铁站,十五分钟后可以到达人民广场。。。。。。然后。。。。。。


  “林太平,你还不起床,是不是今天又想迟到?”林自明敲门把林太平叫醒以后,就去做早餐了,可是煎蛋和热牛奶都已经上了餐桌,那扇门里还没有走出人来。
 “今天阴阴的,有点冷,穿这件风衣,不要臭美臭美地穿裙子了,这条牛仔裤其实你穿起来也很好看的。”林自明把衣柜门拉开,一件一件往外扔。
  “自明你半分钟内不要回头,你老姐我要换衣服。”林太平已经习惯了被这个只小十分钟的孪生弟弟安排生活起居,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算了吧林太平,你付钱给我看我还要考虑一下呢。”话一出口,林自明习惯性地下蹲,一只泰迪熊,凶狠狠地从他头上三厘米处掠过,冲进衣橱深处。
  “哼,我要告诉妈,你不仅在物质上克扣我,而且还从精神上虐待我。”林太平把头从毛衣领口里伸出来,还不忘反击。
  “你说,妈会信谁呢?”林自明从不害怕这个半点威胁性也没有的姐姐,从小到大,他都把她吃得死死的。“快点吧,不然又要顶着冷风喝牛奶了。”

  林太平还在往下咽最后一口早餐,林自明已经准备好一切,提着两个人的包,站在玄关处了。
  “把鞋带系好再出门,不然拌倒了又是我的责任。”林自明把一只胳膊借出来给太平拉,顺道淡淡地提醒一句。
  “不就是背着我上下了几天楼梯吗,小气鬼,下次再摔了我就找个护工,哎对了,自明,上次我到你们医院看到那个男护工,皮肤黑黑的,身材真不错——”林太平开始流口水。


 一只手表凑到面前,不出所料,半秒钟后,尖叫声响起:“啊——怎么已经八点四十了,完了完了,今天铁定又迟到,程老大的臭脸人家真的不想再看了啦。”
 两道脚步声咚咚地响彻楼道,跟着的是一句悠悠的提醒:“扶着栏杆,转弯减速,不要撞飞了人。”
  林太平跑得太急,没有回头看到一张俯首下来的脸,表情如此关切与疼惜。

林自明


  林自明今天有两场外科手术,年轻的住院医生总是要承担这种强体力劳动,习惯了也就不觉得什么。
 可是这样,中午就没有时间找太平一起吃饭了。
  给她自己决定的话,中午又是甜点当家,反正怎么吃也胖不起来了,真是没办法。
  林自明的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笑意,太平抱怨到最后,还是会把原因归咎到这个天杀的名字希缰澜辛址崧卸嗪谩?br>   林自明不知道,一个剑眉星目的男生,又难得的清爽干净,衬在这城市常有的灰色天空下,已经够显眼,突然若有所思地微微一笑,引得迎面而过的女生头回了又回。

 按惯例,看着林太平进了地铁口,自明就该转弯去医院了。
  过马路的时候还是绿灯,却有辆车突然左转抢道,惊得林太平呆住不会动了,看着车就要撞过来,有双手伸过来急急一拉,车从她背后擦过,带得风衣飘摇。
  林自明跳到嗓子眼的心落下来,已经攥成拳头的手也放开,发现已满是汗。
  
  太平又在忙忙地感谢人家救命之恩了,看她的头点得象小鸡啄米一样,对方倒觉得这不算什么,只是摆摆手,就打算走开。倒是太平,又紧跟了几步,林自明大约猜得出她是过意不去,非要多谢几次才安心。
  “太平太平太平,已经迟了,快走吧。”林自明在心里默念,果然,人家都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太平回头了。
  林自明把手举起来,指指手表,看着林太平嘴巴大张了一下,然后转头飞奔,马上就消失在地铁口不见了。

 太平,要是我不能天天这样看顾你,你怎么办呢?
  林自明这一刻的表情惆怅得象四月底的春日,花开得声嘶力竭的艳,却明明知道夏天躲不过地要来。

王东延


  王东延那天是受表弟之托,帮他到婚庆公司去敲定婚礼仪式,恰好在那个街口,助了林太平一臂之力。
  那个小女生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有礼貌啊,跟在后面说了几十句谢谢吧。看她细细的卷发随着头部的动作,跳来跳去,跳到她玉白的颈中,王东延的眼光不期然定住在那里。
 然后,她忽然转头就跑了。
 在她跑过的地方,叮当一声落下只小小瓷猫。
  居然没有碎,王东延把它拣起来,凉凉的釉面贴在手心,象一滴水落进来。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浓妆淡抹着装得体的职业女性,在他身边来来往往,留下活泼淡雅热烈种种香氛,却掩不住掌心那一点清凉。
  这样的细滑,或许,就象她那一绺发吧,或者,还有她小猫一样的声音,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王东延只好笑自己这所谓的社会精英,也会受鬼黄梅天的盅惑,突然对着场莫名的邂逅发起了花痴。

  看看手机上表弟发过来的地址,王东延终于找到了这家藏在旧式弄堂里的婚庆公司。门首两尊门神,居然是Q版的新郎新娘,果真是有创意的样子,所以操办一场草坪婚礼,那价格也足以和在凯悦宴开十桌相提并论。
  “您再确认一下,我们在草坪入口的指引牌就选择这张新娘行宫廷礼的好吗?鲜花布置的主花就用粉色长茎玫瑰,烛光和冷烟花,都是配套的色系,就是照片上的这种,您看可不可以?”婚庆公司的经理,一二三地介绍着。
  “嗯,不错是不错,好象有些俗套,能不能再加些独出心裁的创意?”
  “这样啊,等一下”,经理拨了个内线电话:“喂,太平啊,你看5012号婚礼是不是能再加些别致的点缀?”
  电话那端传来细细柔柔的声音,有些沙,隔得近,连王东延也听见了:“嗯,要是觉得场面平庸,给来宾加个气球就好了。”
 “咦,这也太孩子气吧。”王东延想也不想就否决了。
  电话那端的人也听见了,“你误会了,我拿我们的气球出来给你看嘛。”

 林太平拿着一支气球走出来,刚打印上去的婚礼照片还没有干,她鼓起腮一边吹一边走。
 王东延看见细洁光亮的额头,一缕打卷的刘海垂下来,又有几丝被吹得飞起来,脑袋嗡地一下,觉得心头一热,然后砰砰地狂跳起来。
  “你看,我们的气球是这种金属纸充气的,然后上面有一层白色的涂料层,把新郎新娘的照片打印上去,非常切合主题,而且是绑在彩色长竿的,拿在手里会觉得十分自然好看的,咦,是你——”林太平惊喜的表情十分卡通,眼睛是圆的,嘴巴是张大的O型,双手也张成一个圈。
 王东延摊开手,一只淡蓝色的小瓷猫。
 林太平伸手来拿的时候,因要低头,软软的长发垂下来,一绺最长的落到了王东延的指尖,他听到到一股的电流,顺着指头,滋滋地到了脚底 。

唐婉儿
  唐婉儿最喜欢当值的日子就是周一和周三,因为这两天可以看见林自明医生。因为是还没有毕业的实习生,所以要喊他叫林老师。
  他明朗,温和,冷静,就算在最忙乱最累的时候,只要有林老师一个微笑,唐婉儿就什么都不觉得了。
  “唐婉儿,现在我要换衣服了,手术10:30开始,你把手术器械再检查一遍。”林自明交待下来。
  “知道了,林老师。”唐婉儿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把白色的医生服穿得那样俊朗。
 
 “林老师——”跟着林自明后面走出手术室的唐婉儿叫了一声。
  “嗯,刚才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虽然有点疲惫,但是林自明的声音依然安稳清和。
  “嗯,林老师,我今天怕没时间吃中饭,特意带了煲鸡汤过来,我一个人喝不完,请您一起喝好吗?”唐婉儿觉得勇气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支撑着把话讲完。
  “哗,运气会这样好?”林自明看看时钟,也确实赶不上医院的就餐时间了。
 “下午三点半的那个手术,病灶部位比较特殊,可能时间会很长,你喝完汤去值班医生室睡一会吧,不然下午可能顶不住,到时间我会叫你的。”林自明觉得这女学生也真不容易,明明快站不住了,还坚持要从头跟到尾。
  “林老师,我只是跟在一边学习的,还是您去休息吧,我到时候叫您。”
 “傻孩子,我比你大,又承你叫一声老师,放心好了。”
  旁边路过的病人家属,恰好要找林医生,于是林自明交待了这句,就跟着他去病房了。

  “喂,婉儿,你呆站在这里做什么,哟,脸怎么这么烫?发烧了?哈哈,不是林老师传染的吧。”
 “死相,看你下次有约会的时候,我还帮不帮你值班。”
  “嗯,要是林老师当值那天呢,有些人看我没约会,就比我还急吧,哎哟,你不要掐我呀——”
  两个女孩子挤着笑成一团,声音在医院白色的长廊里听起来如此清脆。
  唐婉儿躺在值班医生的长沙发上,闭上眼,白色大褂,长而干净的手,温和的眼睛,轮番在眼前晃来晃去,睡不着。


林自明
  林自明没有想到那个周未他会收到这样一条震憾的消息。
 “自明,明天休息吗?”
  “值班,不过可以早点回来,你要是想睡懒觉就睡吧,反正也不指望你做饭洗衣打扫房间什么的。”
  “嗯,自明,明天我带个人回来给你看看好不好?”林太平抱着靠垫坐在沙发上,一只手绕着头发。
  什么人?林自明一瞬间慌乱而不知所措,太平,太平,你要和什么人齐齐在我现前出现?

  五岁时,无意中听见父母的悄悄话,林自明已经知道自己并不真的和太平是所谓的龙凤胎,而是好心肠的母亲,不忍心看见同病房里一个弱小的生命被两个满脸稚气的少年抛弃,而做下的一场功德。
  他们对他那样好,和太平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可能,他愿意永远保留这个秘密,爱他们,爱严厉的父亲,慈祥的母亲,象任何一个平凡的四口之家般,共享天伦。

 唯一的差错是他爱上了太平,他名义上的孪生姐姐。
  差错的补充部分,是他忘了太平并不知道这件事。她对他,如任何兄弟姐妹般自然亲呢,由于个性的关系,她依靠他,信赖他,甚尔视他如长兄。

  他以为太平会慢慢长大,慢慢醒悟,慢慢发现,林自明不敢说出口的爱 。

王东延


  王东延觉得自己运气真好,等了三十年,终于等到她。
  他觉得开明到接受女性在办公室叱咤风云就是自己的极致,他不能接受生活中有另一个时代女性脆刮独立地同他一二三,四五六。
  林太平心思聪慧,然而依然还留着单纯善良,同她在一起,他觉得自在而从容。
  “是她了。”他在若干个夜晚,看着林太平上楼的背影,悄悄对自己说。


  “看,这是自明从越南特意帮我找到的越式旗袍,找到这个SIZE可费劲了,嘿嘿,是不是很妖媚?”
 “这是浙江的腌乌梅,自明不晓得从哪里买来的,很好吃喔。”
 “这只泰迪熊是自明从网上淘到的,是最新款的呢,看,是不是很可爱?”
  “那个是自明的房间,他要住外面这间,如果坏人来了,一定逃不掉。”

  林太平笑语宴宴,可王东延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氛围奇突,十分不自在,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林自明


  林自明急急结束手里的事情回家,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景象,是林太平笑语嫣然,柔腻的白皮肤,衬着异国风情的深红色长旗袍,光脚穿着拖鞋,有种小妇人般的奇异诱惑。
“自明,你回来了?”林太平欢喜的招呼,把王东延从恍惚中惊醒。

 自明,王东延终于明白。扰乱心绪的根源。
  林太平的生活里的一切细节,都已经牢牢地铬上了自明这两个字。
  林自明看着面前这高大男子,他宽厚的肩膀,带给太平另一个天空。
  那么,太平,太平,我是否就从此失去你?林自明心底不可抑制地呜咽。

  “自明,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你脸色那么不好,太累了吗?”林太平伸手过来摸自明额头,被他轻轻挡开了。
  “太平,你们俩去吃吧,我只是回家拿个东西,医院里还有急事,要马上过去。”

  “咦,自明怎么了呢?”林太平的疑惑,在王东延那里并没有得到明确的解答。
  “自明跟你这对双胞胎,好象长得不太象呢?”王东延的问题是另一个。
  “哎呀,我们俩个是异卵双胞胎,当然不可能长得一模一样啦”,林太平对这个可笑的问题嗤之以鼻。
  “可是你们简直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你看,你是细长眼睛淡眉,鼻子耳朵嘴巴都小巧,可是自明完全不一样。”
  这样一说,林太平也开始注意到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了。“咦,好象是喔,爸妈都是细长眼睛啊,怎么林自明眼睛生得这么大呢,真是过分。”
  王东延拍拍她的背:“好啦好啦,我们去吃饭吧。象不象也都是一家人。”

  “自明,我们去吃饭了,我给你带点心回来,你不要太累喔。”林太平冲着房间里嚷了一句,没有得到回音。
  太平出去以后,林自明的房门被砰地踢上,传来一声压得很低的嘶吼。
  

 林自明医生这辈子第一次在酒吧里醉得不省人事。
  屋顶,柱子,吧台,酒瓶,还有酒保那该死的调酒壶,仿佛都随着轻快的爵士音乐在摇。
 还有面前这张模糊的瓜子脸。
 “林老师,真的是你吗?”清脆的女孩子声音,还带了点惊喜。
  林自明仿佛记得有个纤细的肩膀扛着自己,走出酒吧的门,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台阶,出租车,夜风,霓虹灯一线一线地闪过。
  “林老师,这是你住的小区吗?”唐婉儿要想得到林自明的确认,却发现是徒劳,从医院通讯录上看来的地址,也不知道对不对。


  “你是——唐婉儿,对吧。唐——婉——儿,陪我在这里说说话,可不可——以?”被清凉的夜风一吹,林自明有些醒。
  唐婉儿更象是在梦中,看着那张平时镇定而温和的脸,仿佛天下所有的事没有可以让他动容,如今凄惶地象个孩子。
 她有些哽咽。

 林太平拉着王东延的手,唱着歌儿从出租车上下来。
 “好了,太平,我不上去了,就在这里看着你进门,好不好?”
 “好。那你再打电话给我。”

 林太平转身而去的时候,王东延突然有种把握不住的感觉。
 “太平——”
 应声回头的秀丽面庞,用眼睛问他有什么事。
 “太平,你喜欢我的吧?”
 林太平嘻地一声笑出来,反问他:“你说呢?”
 “我要听你说。”
 “喜欢喜欢喜欢——”

 砰的一声从墙角传来,阴影里,林自明的头撞在石头上。
 “自明——?”
 “自明——!”
  醉了的林自明,终于不能抑止心底那小小黑暗的念头,他把难题说了出来。

后来

  本院最有前途的林自明医生,突然递交了辞职信,沿江而上,去了武汉。
 开船的那天,码头很热闹,可有些人愈热闹,有些人就愈寂寞。

  林太平把林自明的行李打点好,送他上了船,进了舱,然后,接着去上班。

  轮船恰好鸣了三声,在转身而去的林太平,和不肯转身的林自明,还有远远注视的唐婉儿那里,都象在说我爱你。

  日子是这样一种东西,不象故事有始有终,在时间的荒原里,没有起点和终点。
  林家是你的邻家,希望在你的日子里,有更好看一些的故事。
№0 ☆☆☆风信紫林2004-11-19 14:55:56留言☆☆☆ 


不错
№1 ☆☆☆aaa2004-11-21 21:29:50留言☆☆☆  引用


好!
№2 ☆☆☆芭蕉2004-11-24 12:53:21留言☆☆☆  引用


难过
№3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1:30:52留言☆☆☆  引用


(消音),天意弄人也就算了,明明幸福触手可及的,为什么还是错过!
飞花老板脸皮不够厚性子不够强啊。
№4 ☆☆☆2004-12-08 00:12:50留言☆☆☆  引用


不是“飞花老板”,在家乐记要叫“无花老大”
这个幸福虽然看似触手可及,其实玄妙的很,不是说喜欢了,就一定能在一起,同样,不是在一起了就能够幸福的
楼上的mm,这说来说去也只是个故事,和老大的脸皮厚度以及性格强度都没啥关系
№5 ☆☆☆风信紫林2004-12-08 13:16:59留言☆☆☆  引用


世事岂能皆如人意?现实最是残酷
№6 ☆☆☆sigh2005-05-21 02:25:4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