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然字令(挖来旧文哦,扇子们快来看)[4]
收藏该帖
已收藏


    李偶然走在大街上,想象着自己是一片云,可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来挤去,硬是把她扯成了一缕一缕的棉絮。
  这样也好,反正也不用奢望再投影到谁的波心。
   不知不觉,走过街道拐角,进了一条长长小巷,法国梧桐叶子落下来,被雨一打,似手掌搬贴在地上。明天早上,它会变成焚烧场里一堆灰烬。
   没有什么好伤心的,一切都有命定的去处。

   路边有家小店,象是茶馆,门半开半闭,奶黄灯光在暮雨里看起来愈加温暖,李偶然决定进去喝一杯。
   店里只有两张方桌,其中一张被一个女子占据,铺开满桌的纸,美工刀,陶土.
   李偶然在另一张桌前坐下来,想找服务生,四处看了看,发现这是个奇怪的茶馆,桌子这样少,柜子却那样多.

 远远的墙角有沙发,背对着外面,里面有个人影站起来:"家乐,你在忙活什么呢?"
   那桌边被唤作家乐的女子,伸个懒腰,答复他:“我在盖大房子。”
   里面的人站起来,看着满桌子的陶土,大笑:“现在办家家也都需要专业人士了。”
  那女子白他一眼:“我这是工作。懂么,工作。”

   转过头来,看见李偶然奇怪的眼神,马上换成一副笑脸,眼角皱纹明显,可不觉沧桑。
  李偶然觉得她的笑容象孩子。
   她这样解释:“我们这里是家礼品店喔,昨天有人来订一套大房子给他心上人,虽然他很穷,现在只能委屈她陪着住在小小一间房里,但他保证将来会有一个美丽家园,这个,“她举举手中已具雏形的房子:“是他给她的誓言。”

   为什么有些誓言这般美妙,而另一些却伤人至骨?
   沙发里的人索性走出来,仔细看:“哟,这样说起来,您是在艺术创作喽?”
   那女子叹口气,摊开双手:“天下间哪有要看着楼书和房型图创作的艺术家?吾生有涯知无涯矣。”

   李偶然看见小房子里火柴盒大小床铺,门口一只拖鞋象豆粒,窗玻璃似方糖般,小灯泡亮了,暖意直透到心底。
   曾经那样想共一个人平凡幸福到老,却没有实现的机会。

   施家乐看着客人拼命忍住要哭的脸,衷心希望世界上幸福的女子可以多一个,再多一个。
   可惜能做的事只是扬起手:“阿坏,我手腾不开,你帮忙倒一杯茶给这位小姐。”
   小伙计端着茶过来,小声嘟哝:“每次有美女来,就故意把我名字叫错,真过份。”表情十分搞笑。
   李偶然居然被逗笑了,看见店老板拍掌:“哎呀笑了笑了,笑了好看。”

   施家乐希望看到她们永远笑靥如花,可惜大半时候,这愿望都难实现。
   做了半天泥工,手臂都是酸的,借机转过身,伸个大大懒腰,碰落一块陶土,敲在镂空的钢制椅子脚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咦,这声音倒是好听,施家乐侧过头,象是想到什么。

   她突然转过身,问客人:“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诗句?”
   李偶然愣一下,回答的有点下意识:“天若有情天亦老”
   店老板手足并用地比划了半天,宣布放弃:“对不起,太长了,算了,你还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词语?”
  李偶然答不上来,只好笑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偶然。”

  我是天空中的一片云,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偶然,突然,枉然,徒然,悄然,凄然。
   个个听起来都这样叫人心惊肉跳,生命里那些掌握不住的东西啊,忽然发生了,当时惘然了,最后黯然了。

  “来,进来了就是有缘,送你件礼物。”
   李偶然看到的是串风铃一样的东西,铃铛是软陶刻出来的一个个词,突然,忽然,施施然。风一吹,叮叮当当,敲在当中一颗白铁心上。

   施家乐也不知道这些软陶什么时候会敲碎掉,但总会有这么一天吧。
  等到那时节,希望幸福就会再来。
№0 ☆☆☆风信紫林2004-08-31 10:48:03留言☆☆☆ 


家乐真是个妙人^^
№1 ☆☆☆Jackie.L2004-08-31 23:41:12留言☆☆☆  引用


   施家乐也不知道这些软陶什么时候会敲碎掉,但总会有这么一天吧。
  等到那时节,希望幸福就会再来。

不破不立
№2 ☆☆☆化化2004-10-08 02:35:31留言☆☆☆  引用


看得要哭
№3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2:00:37留言☆☆☆  引用


    不知道有多旧呵  在西祠看过无花大的每篇也没看过这篇,我想转载到21dove好不好,我会在公告里说明的
№4 ☆☆☆hemomo2007-09-25 22:57:02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