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宁逍遥游之对手 --- 作者:天水丫头[4]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同事不应该做成朋友,但应该有个对手,只一个,足矣。”

说这话的,是家宁刚入行时的顶头上司郝爽,二十七八岁的一名女子,精明干练,灵气逼人。

家宁还记得那时她刚刚转正不久,有一次加班至夜半,所有人都心浮气躁,家宁也累也烦,却还是扯出笑脸来,柔声细气四处安抚。尘埃刚刚落定,所有人就都把收尾的工作交给家宁,理所当然地四散而去。偌大的办公区一下子空下来,静得有些怕人。

郝爽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时,正看到家宁在挨个座位检查电脑是否关好,从办公区最深处走过来,一边随手关掉顶灯。家宁彼时还爱穿长裙,灯光在身后一排排熄灭,惟独她奔着亮处扑扑闪闪,如趋火的蛾儿。

“施家宁,请你吃宵夜。”郝爽突然开口。

家宁怔住,看过去,郝爽脸上似乎也有些茫然,仿佛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郝爽带家宁到一家新疆馆子,轻车熟路,伙计见了她也招呼得热情,一看就知是常客。只是家宁感觉有点奇怪,她一直以为郝爽是出入高档餐厅的人。

郝爽自顾自点了一份炒片儿一瓶啤酒,便将菜单推给家宁,也不作声。

彼时家宁初出茅庐,对郝爽还有些敬畏,今晚看她主动接近还有些欣喜,谁料她如此狷介。家宁不由有些上火,索性拉下脸来,点了吃喝。待到上菜,便闷头苦吃,也不说话。

郝爽反而笑了。“看看,这才是施家宁,何苦委曲求全?”

家宁愕然。

“刚入行不妨低姿态,但不要一味低下去,以至没了自己。干这一行要学的技术活儿不多,也不算难,难的是在这基础上做出特色来,让你的东西无可替代。光靠闷头学习点头称是,不行!你都没个性了,你的文字能有个性?想要个好人缘,没错,但别指望跟同事做成朋友,对手么,倒是不妨,不过,一个足矣。足够你常受刺激,常进取。施家宁你是个好人,但不是个老好人。”

这是郝爽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跟家宁单独聊天,如果这也算得上是聊天的话。

但对彼时的家宁来说,这确是金玉良言。

从此家宁开始在会议上就选题内容提出意见建议,措辞从稚嫩到犀利,声音也从怯怯到坚定。私下里,她也不再是编辑部最好“使唤”的一个,能帮人的时候仍旧毫不迟疑,但该说“不”的时候也不犹豫。

渐渐露了峥嵘。总编开始注意这个女子,不温不火,但有股子韧劲儿。文如其人,不以尖锐取胜,但棉里藏针,耐读。遂暗地里上了心,有意无意也会指派些选题给她,家宁也都算不辱使命。只是有几次得到赞赏心下欢喜,想看看郝爽的反应,却只看到一片淡然,便也没了笑容,埋头继续工作。

同事间却多了是非。这世界原本如此,没人相信简单的真相。如施家宁这般的女子,若成功了,无非是三分才气加三分样貌,余下的,不是金钱便是手段,总之,必有见不得人的龌龊。家宁不是没听到过的,总有人打着“朋友”的旗号来说长道短,名为关心实为搬弄。家宁也是从这时才真正开始懂得郝爽那夜说过的话。从此,她的心思只用在一个人身上,对方的处事态度,对方的采写方式,对方的工作业绩……心无旁鹜,再多流言蜚语也就近不了身。

那年冬天很冷,内蒙古遭受雪灾,捐钱捐物活动搞得铺天盖地。各家报社更纷纷出动人马前往现场报道。家宁也递了申请,上面却迟迟不予回复。总编初步确定的人选没有家宁,原因很简单,她是女性。出发前两天,家宁不声不响准备了全副装备,带到报社,直接进了总编办公室。她交给总编一份详尽的报道方案与采访提纲,另外附有体检表和一份说明,其中提到她在北方多年的生活经历,尤其是她通晓当地风俗,并粗通蒙语。

家宁始终不知道总编最终是被哪一点理由打动,反正,她和另外一名摄影记者得到了这次机会。

临行前,郝爽向他们布置任务,最后跟家宁说的话是:别太冲动,安全第一。家宁有些失望,本以为郝爽能多说些什么的。因为数年前南方那场史无前例的洪灾来临时,郝爽是这个城市中第一个从抗洪最前线发回报道的记者,那一系列出色的报道,令她本人和整张报纸,一役成名。

直到在茫茫雪原上,家宁亲历车祸,并眼见着一位同行因抢拍照片而忽视司机的警告,在车辆失控时没来锝及做好保护措施,不但毁了机器,人也受了伤,不得不提前打道回府。她才明白,郝爽并无藏私。

好在除了那次车祸之外,整个采访都很顺利。抵达目的地之后,家宁又辗转联系上了昔日同学的某某亲戚,从而常常借机脱离采访团单独行动,拿到不少一手资料,发回独家报道。更有趣的是,她是此行惟一的女记者,除了常规报道之外,她发回一些专访和笔记,那些女性视角的文字成了媒体竞争中的独门暗器。

若干年后,家宁知道这一次采访任务远远不算艰巨,更谈不上危险。但对她个人而言,却毫无疑问是个关键。回到报社不久,她便被正式调入专题组,而她也真正迷上记者这一职业。真正投入工作,乐在其中。而作为她直接领导的郝爽,也是自那以后看她的稿件时,眼中多了几分激赏。

转眼就是两年。很多人都说家宁变了,她却不觉得,只知道她很少穿裙子了,并且永远背大大的书包,永远随身携带两支以上的笔。也有人说家宁是报社第二个郝爽,她绝不承认。施家宁就是施家宁,施家宁永远笑脸迎人,一派温和,才不像郝爽那么,冷、傲。

哦,还有,家宁身边永远有个高远,从大学里见他第一面,家宁就知道,他就是自己要的那个人。在高远面前,家宁永远像个孩子,既乖巧,又调皮。这么多年下来,每次见面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走到哪儿也都是手牵着手,不放开。高远曾经说她:“我发现你一个人的时候做什么事儿也都有条不紊,可只要我在身边,你恨不得走平地都会摔跤。”家宁只是抱着他笑,不肯告诉他,只要他在,就把自己全然交付出去了,连自己是圆是扁都不在乎了,哪儿还看得见眼前是平地还是陡坡呢?

当然,家宁越来越忙,总是奔波,不同的街道甚至不同的城市,跟高远见面的机会渐渐少了,两个人倒也总是相互安慰:老夫老妻了,不在这一时!期间也谈过婚事,第一次是家宁推了,觉得自己还小,第二次则是高远犹豫,他说恐怕还得再攒点儿钱,家宁虽不以为然,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正,就是他了。从甜蜜到安定,家宁还是只觉得幸福。

而郝爽……家宁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她曾无意中听到郝爽哭泣。她知道那绝对是为了爱情。

当时正在讲电话的郝爽一点儿也没有平时的冷洌,甚至,有丝卑微。她说:“真的没有机会了?”在一段沉默之后,家宁听到一声拼命压抑的呜咽,如同受伤的小动物般,无助。

那天家宁正要去谈一个选题,到门口时正听到这一节,足足愣了三分钟。而当她终于敲门入内,看到郝爽除了眼眶微红之外神情则毫无异样时,险些以为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但从那时开始,家宁对郝爽不由多了几分怜惜。

本以为生活就会如此延续下去,郝爽继续升职,每次留下的空职都由家宁接替。家宁没问过郝爽,是否还记得那个夜晚,是否还记得说过的那些话。她知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找对了对手。

可是,郝爽走了。

很平常的一天,没有刮风下雨也没有晴空万里,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多云天气,空气里没有一丝异样。只是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总编突然召集属下开会,会上宣布,郝爽一周后离职,空缺职位经她个人提议,由施家宁暂时代理。

余下的都是场面话了,惋惜,乃至挽留,听上去都像浮在半空的云彩,悠悠荡荡。家宁听得出来,恐怕也只有总编是真觉得可惜,毕竟是走了一员干将。

她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要去哪儿?”

郝爽愣了一下,同事也都愣了,办公室随之爆发出一阵笑声。家宁才发现,整件事情唯独她蒙在鼓里。郝爽的回答一贯地简明扼要:“结婚,生孩子。”

这一次家宁是真的呆住了。

后来,高远出国的事,家宁第一个告诉的人,是郝爽。自从她辞职后,两人成了朋友。

斯时家宁也已经辞职,放弃优职高薪,去一家新晋报社做普通记者。应聘时,简历里只字未提过去的业绩和职位。她对郝爽说:没了对手,也就没了兴致。再说,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也有时间多陪陪高远,差不多也就结婚算了。

高远还是一个人走了。只有家宁自己知道,从那以后,即使她一个人,走平地的时候也会摔跤了。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

高远走的那晚,家宁去郝爽家坐着,不说话,也不哭。突然问道:“那一晚,你为何请我宵夜?”

郝爽并不意外,答道:“你迎着光,却好似找不到方向。”

“你说,要有个对手,一个足矣。”家宁声若蚊蚋。

郝爽蓦然一震,“家宁,或许,我误了你?”

许久,家宁抬眼看着郝爽,轻声但坚定地回答:“不。我想,我找对了对手。”

……

一年后。

家宁仍是普通记者,却是报社最优秀的一个,她不肯升职,言明只想专心跑新闻。

郝爽则明显发福,她已经做了母亲,天下大事统统不理,专职相夫教子。

家宁常去她家吃饭,问她什么时候学得一身好厨艺,她却答:一直就会。

家宁哀叹:这教我如何追得?!
№0 ☆☆☆风信紫林2004-04-28 08:33:20留言☆☆☆ 


发现有家宁的都没看过
№1 ☆☆☆无忧2004-04-28 17:11:39留言☆☆☆  引用


喜欢
顶~
№2 ☆☆☆柳柳2004-09-26 23:07:47留言☆☆☆  引用


看家欢和家宁的文,总有一种血淋淋的感觉……
都市的女人就如同生活在战场一样啊……
№3 ☆☆☆化化2004-10-08 02:42:03留言☆☆☆  引用


日子有功,皆如梦,何曾共。
真真感叹.....
№4 ☆☆☆环笙2006-02-10 01:26:2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