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今年夏天的祝愿 --- 作者:无处不飞花[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有人下车。四处打望了一下,径直冲家乐记走过来。

   店老板正在发呆,想着大好春光,到哪里能找到个合意的人一起听《春江花月夜》才好。
  海上明月共潮生,江月何年初照人。

   春风沉醉的晚上,随夜色飘来阵阵清草香,潮水哗啦哗啦地拍打着江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间或有城市的暄嚣从远处掠过。
   不管是男是女,哪怕是只毛猴也不要紧,找个伴一起感叹一下青春乱落如红雨,也这般难么?
  对面仿佛有人问候了一声,施家乐恍若未闻。
   过了三分钟,店老板突然还魂,抬起头一看,好家伙,沙发上的客人已经自己泡了茶,坐在那里看杂志了。
   看见施家乐醒过来,他笑笑,带点宽容,好象有点司空见惯的味道。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正好趁机休息,您这茶真不错。”
   咦,听声音象是北方人,施家乐喜欢男生讲话舌头直来直去,千万不要有什么啦啊呢跟在后面做点缀。

  再问一句:“您是需要什么礼物吗?”
   说起这个就提醒了他,从包里拿出一卷图纸来。打开来指点给施家乐看。

   “您看,我想到您这儿订一只签筒,图我都给您画好了,您照着做就成。还有十支签,代表一到十的数字,这个,您就看着办。”
  如此胸有成竹的客人,倒是少见。订做的物品,更加少见。

   施家乐目光炯炯,上下打量一番,好端端的一个男人家,干净清楚,来订一只签筒,做什么用?要说行酒令,难不成抽到十的那位,就一口气喝十杯酒?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奸犯科,也用不着这个。
   罢罢罢,闷声大发财,省得费心也好,有时间多发发痴,据说有助于养生。

  “您看,我下午来取行不?”
   施家乐愣住,这位怎么刚入洞房就想抱孙子,怎么也得给个三五天时间吧。材料还不知道用什么呢。
  “那,最迟明天。”
  “最早也得明天下午五点钟。”
   客人算了一下,仿佛有些为难,换上一副笑脸,跟施家乐商量:“您看四点半成不?我六点钟的飞机回北京,还得往机场赶哪。”

   施家乐大惑,那巴巴地来家乐记买什么呢,难道贵处就找不着这个?
   客人的脸仿佛有一点发红,但是看不清爽:“我一大老爷儿们,买这种无聊玩意儿,要是万一让熟人碰到,那脸往哪里搁啊。”
  施家乐很不乐意了,你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吗?

 “哟,那我试试看,材料不一定备得齐,说不定后天,也说不定要个十天半的。”
   这下客人脸红了一半,急的。“哎,我说你们女孩儿,怎么都这样呢,真不知道你们都想些什么呢。”
  你们?好你个白眼儿狼,反咬一口啊这是。一咬还一大片。
   跑到人家店里,不夸人家东西好看,老板和气,茶香,室美,说人家卖的是无聊玩意儿,还不许人家生气。

  “就是这样对女孩子说话,一辈子都没有人喜欢你。”
   这厮连脖子都红了:“你说什么呢,我要不是为了她,我至于跑那么远来吗?”
  说着说着就激动了,施家乐赶紧递杯水给他。

   这位仁兄估计是胆汁型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咕噜咕噜几口水喝下去,就恢复常态了,也不急着走,坐在沙发上跟施家乐谈起心来。
  “我说家乐啊,你是叫家乐吧,你说这女孩子到底都想要什么呢?房子?车子?金银首饰?那些个都顶饭吃?能顶衣穿?能从心里疼她?”
   施家乐小心地看着他,不着痕迹地往后蹭了十厘米,离他远些,仿佛他突然激动,掐将上来。

  是,那些都穿不得吃不得,可是别人看得。
   我们在这世上活着,哪能不虚荣呢?谁又敢说自己真正是为自己而活?
   施家乐这样躲起来,敢说是为自己而活么?不是,只不过性格懦弱,万事看不穿,索性闭起眼什么都不看。
  看样子,这位人客也是吾道中人,不过人家有勇气些。

   鼓鼓勇气,施家乐把那个吐在嗓子眼的问题拿出来:“那,您订这个签筒,有什么用呢?”
  “唉,她一个女孩子,烟抽得比我还凶,谁说她还不乐意,这冷风一吹,就咳咳咳地,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
  “好歹想出个主意,她不是喜欢那些个打卜问卦的玩意儿吗?我给她做个漂亮的签筒,引着她每天出门之前,问问神灵今天能抽几根烟,再给准备个小烟盒,神灵说啦能抽两根儿,就放两根儿,能抽五根,就放五根儿。”
  “你看,按概率论来算,平均下来,她一天也就顶多五根儿烟到底啦。”

   施家乐听得目瞪口呆,这位仁兄心眼那是绝对够用,那女孩子,看来是逃不掉了。

  “明天来拿,顺道带张照片来看。”
  “她一直不说喜欢我,还没送过我照片呢。”
  不急,早晚的事,她翻不出您的五指山了。

  客人一走,施家乐急急出门去寻材料。

   邻近有个竹器店,跟人家老板混得熟,寻一些下脚料回来,敲敲打打,做个笔筒,扎个风筝,就是常常被篾片刺破手。一滴血流出来,鲜红如珠,居然十分艳丽,施家乐常常自恋地看半天,直到它凝成一团腥紫为止。
   世间有些恋爱也如此,虽然并非合情合理,可自有种畸形的美,叫人不忍心离弃。非要等它真相毕露,才晓得退避三舍,只是那时节,伤也伤了,痛也痛了。

 寻了半棵瘦瘦的罗汉竹,叫人帮忙锯开,施家乐自拿回店里打磨去。这竹子肚圆中空,而且质地细密,敲起来声音笃笃的甚是好听。
 竹青留下来,取其自然之意最好,只把内里细细擦净,准备上一层清漆。

  这签,可用什么做好呢?
   施家乐不喜欢细细长长的竹签,看着有点单薄,福寿不久的样子。索性做成椭圆型的,厚厚实实。
   扔在签筒里,摇了摇,声响清脆,果然好听。只是有点象掷色子,全然不是敬重神灵的体统。

   忙到凌晨,在竹青上细细刻出一圈缠枝水草纹来,又在筒底,沿着圈足细细刻上一圈字。
   自己看看,觉得满意,放松下来,觉得肩疼得快裂开,速速睡觉去也。

   第二天,客人半下午跑过来,看样子是准备监工。施家乐献宝一样捧出来,大大感动了他一番。
   他热情邀请施家乐:“家乐家乐,你一定要到北京来玩,我要让她看看你。”
  好家伙,整个家乐记要不要都搬将过去讨好你那心上人?

  过几日,施家乐接到电话。
  “家乐啊,借你妙手,上次的礼物果然奏效,她现在对我态度大变。真是谢谢你啦。”
   不谢不谢,关键是阁下有这份心,她要是聪明姑娘,自然看得到。

  “不过啊,还有件事要麻烦你,我发现她爱听越剧,那咿咿呀呀的东西,我看也看不懂,我想你一定也爱听,能不能简单帮我介绍一些,最好能加个有见地的短评,我也好学习一下。”
  哼,又是这样的口气,求人家,又瞧不上人家。
   真想一口回绝,想着他其实除了口不择言外,其实还算是个好人。心一软,又答应了。

   坐下来写一本越剧导看,若干本名戏,列出何人饰何角最为出色,何处唱腔可拍大腿喝彩,何处细节出彩,要拍案击节相和,另有几句经典唱词,就算不会唱,也要背得。
   如十八相送祝英台借鹅相讥处,一定须鼓掌附和,并大声说:“梁兄啊,你真是个呆头鹅。”
   不过估计以彼人之性格,多半会自行篡改,变成以掌击桌,台词一并变为:“这唱戏的智商都不正常吧。“
  不过,那也不是施家乐的责任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

  写完了传真过去,那边厢正心急火燎地等着呢。
   接下来半个月,悄无声息,施家乐心内不平,就是肉包子打狗,狗还呜嗯两声呢,你好歹也给个信啊,不然,这故事还怎么往下写啊?
  只好自行揣测,基本上,这就是新人送进房,媒人扔过墙的说了。

  又过了几日,施家乐也就忘了,开始忙着点别的鸳鸯谱了。
   偏偏这天人多,天气又闷,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云还是不急不慢地堆着,丝毫没有痛痛快快下雨的意思。
  施家乐倚在门前,愤愤学着金毛狮王骂了声:贼老天。

   两个人并肩走过来,一男一女,那女孩子似乎也不太习惯这黄梅天,一边走,一边用纸巾擦汗,擦完的纸巾顺手放在那男子衬衫的大口袋里,那男子似乎习以为常。
  施家乐咧开嘴,什么时候给大家都配一个这样的流动垃圾箱。
  定晴一看,哟,熟人。

   才认出来,对面也有了动静,那男子隔着三米就开始招呼:“家乐,家乐,是我啊。”
   施家乐看他有美相伴,给他个台阶,没反问一句“您是哪位啊?”不过心下实在愤愤,你怎么保证我就认得出你,一点都不怕塌台?怎么有这么运气好的人哪。

   那女孩子倒是很讨人喜欢,凤眼长眉,唇红齿白,一张脸珠圆玉润,头发直直黑黑地垂在后肩。伸出手来,施家乐拉一拉,滑爽丰满,非常真实。
   那男子在旁权充介绍人:“啊哈,家乐,这是我的女朋友小颖哪,这是家乐,施家乐。”

   然后转过来跟施家乐解释:“你上次给我写的东西,让她发现了,然后天天念叼着要来见见你,你们女孩儿,天天就是这些事情。。。。”
   施家乐与小颖齐齐施以白眼,硬生生把他后半截不中听的话咽回去。

   “上次小百花来演出,他非要请我去看,结果一场演出,他溜出去十七八次,可让我逮住了,是去看你给他写的那个导看呢。”
  施家乐笑得腰弯,您倒是背熟了啊,哪有带着佛脚去看戏的?
  “他后来坦白了,他背了,可是一会儿就忘光光。这个人哪,少根筋的。”
  言虽有憾,心实喜之。

   施家乐看看,觉得他们俩真是天造地设。刚想开口,忽然一粒雨点滴在脸上,赶紧带上客人先回房子里去。
   雨滴滴答答落下来,敲在玻璃上,碎成几片,然后再溅到地上,笃地一声,施家乐突然想起那个签筒来。
  “咦,你现在烟抽得凶吗?”
   说起这个,男生得意地笑了:“她呀,现在总算知道我的苦心了,抽得少多了。”

   女孩子伸手在他大腿上掐一下,他脸苦了一下,没敢惨叫出声。
  “其实家乐呢,我是觉得他一个直来直去的性子,绕这么个大圈子,小心翼翼的,挺难为他的,况且又真是为我好,索性给他个面子,他就老得意成这样儿了。”
  啊,那有没有,有没有,

  “还有,家乐,我看到底下的字了,当时感动得眼眶儿都红了。”
  “其实当时吧,我就没对他有什么印象,觉着他没情趣,不抢眼,看到你写的对联,觉得有时候真的是要换个角度来看的,现在,我觉着就他最合适我。”
  “跟他在一起,有那种脚踏实地生活的感觉。”

   呵呵,杭州月老祠的对联果然有神效,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家乐,是特地来谢你的呢。可是不知道送什么才能表达谢意。”
  不用不用,有这等故事听,比什么谢礼都好。

  “家乐,冒味问一句,你那注定事有情人呢?”
  这一句问得施家乐半响找不出话来回答。

   大家好象都善解人意,从来不问:“啊,家乐,你有什么故事啊?”
   故事有很多,无心错过的,有心无力的,功亏一篑的,昙花一现的,你倒是想听哪一个呢?
  呵,哪还敢有这么多,有一个就足以葬送终生了。

  想了半天,她认真地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沙发上光当晕倒两个人,施家乐看看无法,只好陪着一起倒下。
№0 ☆☆☆风信紫林2004-04-22 13:14:14留言☆☆☆ 


做记号,这篇好像是没看过的
№1 ☆☆☆水大2004-04-24 17:35:01留言☆☆☆  引用


这个快乐!:)
№2 ☆☆☆amor2004-04-25 11:29:26留言☆☆☆  引用


得此文章看,当浮一大白.
№3 ☆☆☆水月2004-04-28 00:42:06留言☆☆☆  引用


最喜欢这篇文章了。
那个求签抽烟真是绝妙的主意啊!!
№4 ☆☆☆化化2004-10-08 02:06:27留言☆☆☆  引用


端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5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2:51:13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