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情吃 --- 作者:无处不飞花[6]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快到冬至了,阳光离人间越来越远。
  已经正午了,施家乐还躲在卧室里参睡禅,噫,自由自在地讨生活真好,虽然要应付张三李四,但是早上这千金春宵却可以自已把握。
 松蓬蓬的被窝,光线蒙蒙亮,施家乐伸了个懒腰,慢慢地吟出一句:“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穿衣起床,乍梦还醒这一刻,最叫人意气消沉。
  洗了脸,慢慢地往家乐记走。本日周未,诸人不用劳作,故此路上两旁人家,锅碗瓢盆做响,一阵阵葱姜爆香气传来,施家乐一路沐浴人间烟火。
  饱食终日,游手好闲,新中年的施家乐深深向往这样的日子。

 远远望见店里有个人低头快步走出来,在门口三步徘徊,然后居然就地蹲下了。施家乐走到跟前看,该人衣着普通但尚属得体,五官端正,目光明澈,做出此等举动来实属意外。
  “这位兄台,地上有金子捡?”
  兄台显然是个老实人,居然红了脸,并且结巴起来:“没。。没。。我没做什  么。”
  “那你蹲在我家店门口做什么?”
  “我。。我。。来买东西,没。。没买到。”
  这敢情好,看样子要建议市内各大著名购物中心门口辟出一块空地,以备没买到东西的顾客蹲场之用。
  施家乐索性也蹲下来,跟他面对面:“你想要买什么?”
  这下子他连脖子也红了,“我。。。我。。买东西。”
  施家乐逼近一步,深呼吸,勉强开口:“我知道你要买东西,请问你要买什么样的东西?”
  “我。。我。。。我。。。”
  “咚”地一声,该人突然站起来,重重撞到施家乐的脑袋,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他伸了伸手,似乎想表示一下歉意,又缩回去。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此刻发生,这人转了个身,突然绝尘而去。

  施家乐掐了掐脸,疼。再摸摸脑袋,晕。转身进店。
  小伙计走过来:“家乐姐,刚才有个人真奇怪,在店里兜了十来个圈子,也不说要什么,我刚开口招呼,他就跑了。
  “明儿找工人来,在门槛上装个绊马索。门外挖个陷马坑,坑里放上石灰。”
  “。。。。。。。”
 过了十分钟,施家乐也就忘了这切齿仇恨了。安安生生做活计。

  约莫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余晖从一扇窗里斜射进来,分外和煦的冬阳落在桌面上,映出半室微尘飞舞,有种从容不迫的美。施家乐愣愣地看着,想留住。
  门外有个黑影晃过来,遮住了光线。
  施家乐没起身,等这名路人甲走过。
  黑影停伫了十分钟,未见动静。咦,做什么呢?
  施家乐坐不住了,探头出门一看,好家伙,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正是撞人那厮,手里拿着一只包包,站在那里。
  施家乐刚要喝问,那人已经开口了,慢慢地:“对。。对不起,刚才撞到你。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
  听得出是真心实意的话,施家乐摸了摸头,也就作罢。“进来吧。”
  原来他不是结巴,脑袋也清醒。而且看样子心地善良,是个会得负责任的人。

 “我猜一下,你是来买礼物送给心上人的吧,可是她还不是你的女朋友,对吗?”
  施家乐看着这家伙的眼睛里先是诧异,然后是敬佩,再转为全然的信任。觉得非常满足。
  这还不容易猜,附近只得这一家礼品店,肯定不是来买油盐酱醋的,孝敬父母也用不着家乐记这些机巧之物,此君看起来端庄大方,断非鸡鸣狗盗之徒,如此失态,只能是为了心上人。如果已是好事成双,自然知道买什么合适,用不着这般无头苍蝇乱转。
  嘿嘿,这等傻小子的心,施家乐一眼看穿。
  可惜人家暗恋的不是她,看穿不看穿的无关痛痒。

  “她是什么样的姑娘啊,跟我说说好吗?”
  说起心上人,他就两眼放光。是他从小的邻居,学习一直比他好,可是从来不骄傲。搬家以后两人失去联系,直到一次偶然的聚会,才又遇见。她出落得五官秀丽,身材苗条,而且依然那么和蔼可亲,于是他轰然掉入情网,就此不能自拨。
  “哟,你跟她表白过吗?”
  “我。。我。。。”,重新开始结巴。
  “算了,可惜我这里没有色胆,不然倒是卖一只给你。”
  “她对我很好啊,看见我就笑。”
   施家乐没好气,“你是不是看见人家就跑?”
  “啊,你怎么又知道?”
 这下子真是哭笑不得,你以为自己是阿甘兄哪,这样子跑是跑不出美娇娘的。
  咦,哪里来的一阵阵卤翅香气,勾动施家乐腹内馋虫,端起茶杯,猛喝一口,借机咽下口水,总不能在接待顾客的时候失态吧。
  可是这香气实在来得不同寻常,嗅起来是酱香混着药香,外加不知名异香,施家乐神不守舍起来。
  客人似乎发现了,讷讷地提起手里的包,“这个,是我本来带来跟你道歉用的。。”
  施家乐大喜过望,一把夺过,呜,六只卤鸭翅,不知为什么这般诱人。

  过得三分钟,店内格局大变,施家乐同小伙计齐齐坐在沙发上,人手一只翅膀,嘴巴里呜噜呜噜有声,左眼看着袋子里余下的鸭翅,右眼防范对方,客人被冷落在一旁,似是已习以为常。
  “你贵姓。。。唔。。真好吃。。。哪里买的。。。手里的不吃光不许拿。。。”
  “我自己做的,味道还不错吧。”
  “啊?你是名厨吗。。。别抢。。。那个大的给我。。。”
  “我是做工程监理的,不过对这方面有兴趣,常常做就是了。”
  施家乐吃得满眼泪花,五体投地,险些儿就跟着徐康康家去了。

  有这般绝技在手,还愁什么?

  在施家乐的指使下,徐康康请他的心上人吃了一顿下午茶,可怜的他拿起话筒就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居然是利用短信完成了这一创举。
 “晶晶,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回信很快就来了“有,有什么事吗?”
 “下午到我家来玩好吗?我爸妈很久没见过你,常想你呢。”呸,明明是自己想,与令尊令堂何干。育儿有什么好?生他,养他,还得被他利用。
  “好吧,你家现在住在哪里?”
 徐康康详细报上地址,被施家乐铁砂掌夺过,硬生生改成:“明天下午三点半,我来接你。”
  就看见徐康康那张脸顿时雪白,手也开始发抖。
“你要是明天再敢见到人家就跑,我会送块嫩豆腐到你家的。”
  呃~~显然,此人从未动过买块豆腐撞杀的念头。

 那天下午的情况,。虽然刘康康言语表达能力不强,但是他带来了根据同样食谱做出的东西已胜过一切雄辩。

 含情肉末:芹菜过水,切碎,用纱布挤出汁来,肥七精三的腿肉,拍成肉糜,以芹菜汁渍两个小时。以少许油爆炸,至两面焦黄,异香扑鼻止。分成小块,以生菜叶裹而食之。
 其实主要是肉糜肥美,加之生菜脆嫩,一凉一热,一清一腻,自然吃口十分好,那什么芹菜,都是施家乐想出来的鬼花招,含芹,含情,妙在只是含情啊:)

 比翼双飞:施家乐再三嘱咐只可上两只鸭翅,官面堂皇的理由是,两只方算是双飞,且要让晶晶吃得余兴未尽,这样才能留待进一步发展,其实,是想多留一些下来,以快自己朵颐。试想,以白瓷圆盘,趁以玫瑰花瓣,两只金黄色的鸭翅,发出阵阵幽香,呼呼呼,神仙做得过。

 一杯茶也是大有文章,以莲蕊泡茶,取连心之意,怕苦,又加了冰糖,嗯,听起来不错,可能不会太。。那个好喝。但是施家乐自有一番说词,医书言,莲蕊清热去火,明目壮胆,正宜配起大块吃肉。
 这次下午茶喝过,徐康康胆子大了不少,菜做得这般好,肯定是心灵手巧之人,只不过缺少一点自信而已。施家乐大大放心。

  可是才过了三四天,就看见徐康康苦着脸又进来了。
  “哟,这是怎么啦?”
  “嗯,晶晶她。。。不肯带我一起去玩”
  “啊?她不喜欢你了?”
  “不是,她怕人家笑,以前。。。怪我。。老是跑,人家都认得我。”
  施家乐笑得打跌,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笑归笑,还得想办法解决。
  “你会做点心吗?”
  “当然,我会做芝士蛋糕,菜园饼,夹心小面包。。。”
  施家乐听得眉头紧皱,NND,这样大好人才,怎么不是自己裙下臣。
  “附耳过来。”

  于是,第二天的下午,家乐记里如同过节。阵阵甜香,施家乐同小伙计换了松身裤子,半掩店门,捧着一盘小饼干,一个个往嘴巴里送。
  松脆且不说,面粉里加了蛋清,徐康康落力搅过,分外有劲道,啊呜咬下去,哗地一下在嘴巴里散开来,奶香气从鼻子里直溢出来。饼干上另加了鲜奶油,巧妙地印成一个心形,可惜落在施家乐手上,看都不看就直吞下去。

  此饼名唤藏心饼,拨开面上的心形奶油,会得看见一个晶字。呵,徐康康的一颗心,藏在这里。姑娘你是不是能明白呢?
  做这么几只,费了施家乐九牛二虎之力去订模具,好在能用许多次,徐康康多希望能一辈子给自己心爱的人做点心吃,自然不在话下。
  这一盒饼送过去,果然是大大见效,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奶油心下面的奥妙,听说徐康康当天晚上去接人的时候,受到白马王子才有的礼遇,更得晶晶香吻若干,几天以后,施家乐再见他的时候,这厮依然笑得象个花痴。

 唉,下一次吃什么呢?施家乐借他人之口,饱自己之腹,不做事的时候就想着下次让徐康康进贡些什么。
 “徐康康啊,这次我们来做个卿卿酥如何?”
“亲亲酥,好啊好啊,会不会太肉麻了?”
  施家乐白一眼,知道他又想错了。“亲卿爱卿,是故卿卿,我不卿卿,谁复卿卿。”
  “亲亲亲亲。。。”
  “动手!”
  徐康康只好劳心劳力,受制于人。
  海苔一袋,打碎,精面粉加蛋清,同搅,盐若干,用清油炒干,加入,烘至脆酥。
  出炉的时候,施家乐不怕烫,伸出前爪火中取栗。甫一入口,暗暗叹息,咸淡适中,带一点海苔的鲜,又有盐香作怪。
   噫,颜色发绿呢,这才对,青青酥,卿卿酥,可不是要泛绿。

  徐康康啊,你真的就认定是她了?凭这一手功夫,足可走三十年桃花运。
  徐康康倒是很老实:“是因为她从小就贪嘴,我才对厨艺感兴趣的。“
  罢罢罢,各有前因,莫羡他人。

  徐康康再来的时候,后面远远地站着一个人。
  “施家乐,明天晶晶到我家吃饭。”
  呵,美媳妇见公婆了。好事近矣。
  “你帮我想想做什么菜?”
  “家常菜即可,你喜欢什么就是什么。”
  “咦?”
  “要那么多花头做什么,能把平平淡淡的日子过出味道来,才是正事。”

  幼时施家乐最喜欢在放学回家进门之前,仰头看着楼上那一小扇窗户,昏黄灯光,有个高大的人影晃动,兹啦一声,菜下锅了。厨房里,永远代表最基本的那份温暖。有人关心有人爱,菜根亦是人间美味。

  据汇报当日菜谱是塌棵菜烧牛肉,清炒扁豆,一只白磨菇鸡汤。
  施家乐这厢愁眉苦脸,食不下咽,盖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养刁了的这张嘴,真是难伺候的紧。

  这日外面回来,意外地,要娶媳妇的傻小子也在。
  “家乐,她生我的气了。”
  “那一定是你不对。”
  “我我我。。。我没做什么。”
  “一,女朋友永远是对的,二,如果女朋友错了,请参看第一条。”
  “我想送件礼物赔个不是,帮我挑一件喽。”
  “你那手艺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家乐,你帮我想做什么好呢?”
 施家乐气结,一辈子那么长,谁会跟在你后面,永远帮你出主意。你若爱她,自然会动脑。
  “家乐,再帮我一次嘛,好不好?”
  “会做凉糕吗?”
  会会会,糯米水粉,加馅心,蒸熟冷却即得。该人擅长调制玫瑰芝麻馅,松子果仁馅,火腿冬瓜馅。。。(这个我瞎想的,估计吃了会拉肚子:))
  施家乐听得口水掉下来:“各色做二十只。另要十只没馅心的。记得,要做得浑圆才好。”
  啊,为什么?
  这是原谅糕,不作成圆的怎么好叫圆凉?

 凉糕做好,施家乐先扣留一半。把那十只没馅心的摆在食盒最前面,叮嘱徐康康:“记住,等她吃了问你为什么没馅心,一定要回答她是实心实意地请你原谅,再问为什么是十只,要回答是十分抱歉。”

  傻小子娶媳妇之前,特地来了一趟家乐记。除携来食物若干之外,更诚心向施家乐请教经营家庭之道。
  施家乐暗叹一口气,牛牵到北京还是牛,要是懂得经营家庭之道,怎么会甘心独身一世?不过看在食物份上,略为传授一二,也就是了。
  “会烧汤吧?”
  “那当然会。”
  “觉得最好喝是哪一味汤?”
  徐康康想了半天,正色说道:“其实我觉得把做菜剩下的料放在一个锅子里炖,火候足了,互相融为一体,味道最好不过了。”
  施家乐惊诧,这小子原来是大智若愚。
  “成了,两个人一生相守,最重要是互相体谅,互相关怀,日子有功,火候足了,自然就是幸福家庭。”

  徐康康走了,施家乐倚在门上送他。生活想起来复杂,过起来简单。举案齐眉,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床锦被,一锅浓汤,有什么日子不好过?

№0 ☆☆☆风信紫林2004-04-22 12:15:15留言☆☆☆ 


半夜看此文——自虐!!! @_@
№1 ☆☆☆化化2004-10-08 01:14:32留言☆☆☆  引用


可是没这福气吃,想自己做做,更是难事,

№2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5:31:49留言☆☆☆  引用


这篇真是看得口水直流啊,上哪里找这么好的男生啊
№3 ☆☆☆jolie2005-02-13 03:21:25留言☆☆☆  引用


最希望峰回路转,此君一翻心思原是为了家乐。
№4 ☆☆☆支离破碎2005-02-14 14:38:00留言☆☆☆  引用


路过```
顶一个``
飘走``
№5 ☆☆☆安淇拉aa2005-12-09 08:08:58留言☆☆☆  引用


半夜看此文——自虐!!! @_@

☆☆☆化化于2004-10-08 01:14:32留言☆☆☆ 
№6 ☆☆☆taideng2006-11-23 23:10:4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