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满庭芳 --- 作者:无处不飞花[1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到了十二月,外头树叶子落得光朴朴的,抬头看不见一点绿色。施家乐眼睛涩得紧,就去逛花市。回来的时候左拥右抱,一张面孔遮在几从枯枝后面,看不清方向,下了车一路嚷着“借光”就冲进门。
  刚好有熟客在,笑咪咪地帮忙接过,:“唔,这盆腊梅不错,花骨朵挂得多,哟,老板也开始养蒜头啦。”
   什么蒜头,正宗崇明水仙头。
  “我家太太也养,年年长得有近一米高,开花只得可怜的几朵,人见人夸好一盆大蒜。”
   那是太阳晒多啦,花跟人不一样,放在向荫的那一面试试看。

  送走了客人,把腊梅藏在角落,过得几日,家乐记里就是清清幽香,多好。水仙用素青花的盆子养起来,加几颗菩萨石,放在案头清供。然后坐在沙发上,细细欣赏,暗自得意。

  有人推门进来,是隔壁的老先生和老太太,面熟,两个人常常在傍晚手挽手出来散步,这个时间,施家乐抬头看了看,二老应该在小公园晒太阳,怎么会到家乐记来。
  二老随喜了一番,施家乐也不跟,店堂就这么大,如果有需要,一个眼色就好,跟在人家后面,反而大家不舒服。
  走到水仙跟前,老先生站住了。
 “这是你养的?好兴致”
 “刚买来的,随便摆摆。”
 “你这么养不对的。”
  六月债,还得快。“愿闻其详。”
 “这水仙头要剖,不然花芽儿就全糟蹋了。养份全给叶子吸收去,那就真是养大蒜了。”
  汗颜,施家乐额头沁出一层雾,三脚猫都够不上,这下子贻笑大方了。
   古人云:知耻而后勇,她厚着脸皮,请老先生留下来帮忙。

  帮来帮去,二老成了家乐记常客,出来遛弯的时候,家乐记已成为常备景点。老板因祸得福,常喝到老先生自己窖的花茶。春天茉莉花茶,夏秋白菊,施家乐最喜欢是一味木香茶,五月天,木香刚刚打朵儿,连嫩叶采下来,阴干,窖茶,茶叶用的是差一点的安吉白茶,味道不重,但是水面上会浮出淡淡白毫。木香绿叶白花,香远益清,而且花瓣泡过以后舒展开来,在舌头上打转,十分柔腻。施家乐喝得着迷。(此处为构想,诸君万勿轻试,如果实在想试,也要找条狗啊猫啊的先喂它一口,如五分钟后,未出现口吐鲜血面目抽搐之景象,方可放心饮用:))

  偶尔施家乐也受邀去二老家中参观,老先生家露台十分大,用玻璃封起,木架子上一盆盆的花摆得齐整。或花或果,满庭清芳。路过走廊,咦,吊下来这似宫灯的是什么花?
 “呵呵,那是吊灯花,上次看家具杂志上有一盏灯,细细竿,灯头垂下来,不用的时候可以推到另一边,据说是名家设计,老头子说他送一只给我,原来是哄我开心的。”
  施家乐看了看,那花十分趣怪,鲜红花朵倒挂,花蕊伸出来,果然神似。再看老太太一脸言若有憾,心实喜之的样子,艳羡不已。怎么自己就没碰到过这样识情识趣的另一半。

  水仙花已经萌芽了,老先生常来照看,教施家乐换水,加营养液,适时搬出去见阳光,个别剖出来的伤口一直不愈,要用棉絮湿了水搭住。绿蓬蓬的一从,叫人心里喜欢。
 “家乐啊,你好象不太喜欢跟人打交道,年纪也不大,怎么莳弄起这些花花草草来那么精心,也不出去玩?”
  施家乐笑笑,:“脱不开身的,老先生。”
 “事在人为嘛。”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到这个时候,老先生也就不说什么了。

  周六没什么事,施家乐在店里翻检礼品目录,看看有什么不讨人客欢喜的,换掉,有什么太讨人客欢喜的,也要换掉,不然就送俗了。
  笃笃笃,有人敲门。老先生一个人走进来,手里捧着一盆木头桩子。施家乐迎上去,接下来,倒了杯茶给他。然后在旁边坐下来。
 “这是什么呀?”
  “这是金缕梅,花开出来很好看的。花瓣一缕一缕,细细长长,似飘在空中。”
 “咦,燃脂头陀。”
 “什么燃指头陀?”
  “我看过的书里,一个叫赖药儿的医生,患了早衰症,需要七种奇异的药物,最后一种就是名叫燃脂头陀的花,就是跟老先生你讲的一样,花瓣细长飘浮,点点金光在空中闪动。”
 “那最后医好了没有呢?”
 “没有,他用这味药救了别人。”

  “下次说个高兴的故事给我听,这盆金缕梅送给你,好好地养。”

  老先生隔三差五地带一盆花来,施家乐来者不拒,学到不少东西。家乐记里绿色愈来愈多,生机勃勃。
  这一次带来的是株不起眼的小草,施家乐相了相,认不出是啥东西,只好求教。
 “师父啊,这次是什么?”
 “这个是石蒜哪。”
  施家乐花虽不认得,书袋背得不少。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曼珠莎华了。名字美得叫人晕浪,今日一见,嘿嘿,那个。。相见不如怀念。
  小家伙你懂什么,它开了花美得紧。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这个倒是晓得,等爱的人。我们都是曼珠莎华。
 “这盆石蒜,好生将养着。”
  “师父,石蒜这名字多难听,如果一定要进家乐记,要改叫曼珠莎华。”
 “噫,巧言令色鲜矣仁。”
  “说起巧言令色,您今天的脸色好象不太好,注意身体,天气也冷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师父,你小小年纪如何出此不祥之语。”
  老先生不说话,拍拍施家乐的头,回家了。

  下一株花还在门厅,施家乐的脸已经苦得象茄子了。
 “师父,这盆茶花啥人来养啦?”
 “当然是你。”
  啊,不是施家乐挑肥捡瘦,茶花娇贵难养,是出了名的。水多不了行,少了不行,阳光照猛不了不行,不照也不行。养料缺了哪一种,都给你颜色看,必要的时候,还要自已沤制肥水,噗,简直是要吐血的干活。还容易招莫名古怪的虫子,哪怕已经含苞待放了,一夜过来,就可能满地残花。
  “家乐,这是盆杨贵妃,系出名门,你难道将来不想搞个曼陀山庄?”
  几天不见,连曼陀山庄都知道了。段誉种的那几株花,满月,眼儿媚,美人抓破脸,还着实叫人心庠。
  “留下留下吧,师父,我这可是看你的面子,有什么问题你还要出马。”

  星期四一大早,老先生就在门口大呼小叫。
 “施家乐,快来看我这盆宝贝。”
施家乐含着面包冲出来,眼前一亮。这一盆果然不同凡响,枝繁叶茂,已经是满头花苞,形似茉莉,可是要大方凝重地多,花苞中间还顶着一粒奇怪的绿色果子。
 “师父,这株是何方仙草。”
 “这个是大朵西番莲,很少见到的。”
  大朵西番莲,在施家乐的脑子里,似曾相识,而且留下的不是什么好印象。
 “师父,这盆花好是好,我不想要。”
 “为什么?”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老先生翻了翻白眼,无可奈何地坐下来。
  “传说森林里有只夜莺,在晚上歌颂爱情,林边有个男孩子伤心徘徊,夜莺问他怎么啦,他说想在情人节的晚上送心爱的女孩子一枝红玫瑰,可是他只找得到白玫瑰。夜莺为了实现他的心愿,用玫瑰花刺刺穿了自己的胸膛,染红了玫瑰。可是情人节的晚上,那个女孩子跟着别人去参加舞会,那朵红玫瑰被失望的男孩子扔在了路边的角落里,夜莺在天堂里失望地再也不肯歌唱。”
  老先生啪哒啪哒嘴,叹口气。
 “听起来是很感人啊,跟我这盆西番莲有什么关系呢?”
 “那个女孩子的舞裙上,绣的是美丽的大朵西番莲。”
 “家乐,你就不肯讲个快乐的故事给老头子听吗?”
 “师父,我就看这个记得牢。”
  “家乐,你心太细了,什么小事情都不肯放过,不看开一点,将来我担心你呢。”

   这盆西番莲最终还是没留在家乐记,老先生搬回家了。施家乐看着他慢慢的背影,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因此对其他的花加倍照料。
  小伙计发话了:“老板,这样下去好开花店了,你已经许久没有新品推出了,天天净顾着养花。”
 “咄,有什么人手做出来的东西能胜过天工?”
 “那下次你拿天工来应付催命的顾客吧。”
  施家乐刚想拿出老板威严来,一辆车在门前停下了。几个工人搬着花盆往家乐记来。

 “这盆不要碰坏了,这里往左拐。。。”
 “呃,师父,你这是做什么?”
  “家乐呀,这几盆花都不错的,你养养看。这次老头子有故事讲给你听。”
  稀奇,听听看。
  “这盆是鸳鸯茉莉,花开并蒂,最奇怪的是如果是一对情侣养的话,看花开就能知道是不是能长相厮守了,如果两朵花颜色一样,那肯定是白头到老了,如果一朵白一朵紫呢,怕是恩爱不到头。”
  咦,真有此事?“师父,骗人的,品种不一样罢了。”
 “骗你是小狗,种籽都是一样的,分不出来。”
  施家乐很有兴趣。可是,难题来了。
 “师父,我这是礼品店,要做生意,那么多花摆不下了。”
 “家乐,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老头子再不送花给你了。”
 “师父,你说话算话,不许用奇花异草再引诱我。”
 老先生说话算话,其后就只是背着手独自进来看看,告诉施家乐哪盆花要松土了,哪盆又该浇水了。老太太很少出来,施家乐问候过几次,他笑而不答。后来,连他也来得少了,几日不露面。

  水仙花苞一天天胀起来,终于元旦的前一天,施家乐一开门,哗,一案繁华。
  施家乐转身去找师父,原来一日日等待花开,终于如愿所偿的感觉是是如此震憾。
  老先生不在家,老太太也不在家。门缝里夹着一封信。


  “家乐小友,我已要住院治疗,估计重出江湖的可能性不大了。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会不会骂我老背晦了,拿这么烦的事情来劳动你。
   你如果不能答应,就不要往下看了。如果看了,就一定要履行。”

  施家乐合上信,长叹了一口气。看,还是不看。她有预感,这件事情她未必做得来。可是老先生会失望。

  “我能不能向你订购一件礼品,麻烦你帮我送到收礼人的手里?礼品不麻烦你动手了,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店里的花,一共是十二盆,水仙是一月开,迎春是二月开,四月是鸳鸯茉莉,五月金缕梅,七月玉簪,八月栀子,九月茶花,这些想必都难不倒你了。对了,看看茉莉开的花是什么颜色,记得告诉我一声。

  教了你这许久,总得考较一下你的功力。那盆花烛一定要让它在3月8号开,早开几天无妨,一定不能晚了。千万拜托你,家乐小友,在这天,帮我把它送给淑敏,我们是这天成亲的,可惜不能陪她共庆金婚。

  那个石蒜,啊,听你的,那个曼珠莎华,指定10月3号送到她手里,她六十二岁生日。菊花你给我好好养,不容易育出来的。是绿蕊菊,有个名目叫高山流水,淑敏会得明白。估计开花应该是十一月了。最后两盆圣诞红,十二月帮我送到。不过,我这个是白的。我知道你猜得出来,不是不图喜庆,我多希望能共老妻白头。

  信封里这包花籽,是凤仙花,淑敏常常跟我说小时候采凤仙花染指甲的故事,一辈子都没有这份闲情,希望现在补,能来得及。这花要到四月才好播种,你要记得。

 我和老妻都很喜欢你,我说想认个干女儿,老妻说你心热面冷,一定会不自在,也就算了。
  家乐小友,衷心希望你得到终身受用的幸福。”

  老先生没能捱过这一年的新春,施家乐奉命在二月的某一天,端着一盆开得水泄不通的迎春,去送给他指定的人。
  敲了门,不敢直接端进去,怕勾起老太太伤心。
  开门的人倒是神色如常,只是更清瘦了些。
 “家乐啊,进来吧。”

  施家乐跟着走进去,房间里多了张老先生的照片,其他没有什么改变。阳台上,老太太拿着剪刀在修枝。
  施家乐站在后面,讷讷地说不出话来。眼睛落在地上,咦,地上那株看起来好面熟,是花烛吧。
 “这棵是。。?”
  “这棵是花烛啊,明年我们俩就金婚了,也跟着他大半辈子了,我也想种一盆花,在结婚纪念日那天送给他呀。”
  “秃”的一声,一颗大大泪珠落在花烛上。

  那盆迎春被搬进来,放在桌子上。施家乐垂头,不敢出声。她还不够年纪,看不透悲欢离合,还痴心想着花好月圆。
  倒是老太太口气淡淡,拉住施家乐的手,让她坐下。
  “老头子这是难为你了,可是,小家乐,你只看到他对我一片心,没看到他对你一片心。”
  “他说你心思细腻,远过常人,性格懦弱,也远逊常人。又爱走极端,虽然看起来随和,可是如果不是你自己想通,谁也不能左右你。家乐,我说的对不对?“

“他希望你能看到每一盆花里的爱,相信人世间还有能把握的幸福。”

 施家乐伏在老太太膝上,不敢抬头:“可是象两位这样爱过再别离,怎么渡余生?”

  “人生只是线段,生是起点,死是终点,如果不敢尝尽人间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为什么还要努力活着,小家乐,再勇敢一点。”


 施家乐洗把脸,轻轻带上房门。露台上阳光正暖,音乐嘈嘈切切,肩并肩两只椅子,一如从前。不过老先生坐的那张上,现在放着金色的迎春。老太太已轻轻阖上眼睛,嘴角似有笑意。

  呵,有情人速速入梦来。

№0 ☆☆☆风信紫林2004-04-22 12:10:43留言☆☆☆ 


要是有人这样对我,真是死了也甘愿。
№1 ☆☆☆Jackie.L2004-04-23 11:21:02留言☆☆☆  引用


做记号,这篇是看过的
№2 ☆☆☆水大2004-04-24 17:33:50留言☆☆☆  引用


终于把泪看出来了~~
№3 ☆☆☆amor2004-04-25 11:22:33留言☆☆☆  引用


微有泪意.
№4 ☆☆☆水月2004-04-28 00:36:31留言☆☆☆  引用


家乐记呵
想象飞花必然是个妙人儿,才写的出这般可爱滴文
№5 ☆☆☆蛛蛛2004-04-28 14:31:29留言☆☆☆  引用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是的——终于把泪看出来了,哽咽不能成语!
№6 ☆☆☆清韵2004-05-15 11:09:25留言☆☆☆  引用


娓娓道来,平平淡淡,看似不经意,实是字字含真意,句句有真情。
№7 ☆☆☆清韵2004-05-15 11:12:37留言☆☆☆  引用


如果不敢尝尽人间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为什么还要努力活着
喜欢这句话。我们一生中不是送别人就是别人送自己。来这世间的时候寂寞不要紧,我们并没有为别人做过什么,得到欢迎是福气,得不到也就罢了。可是离去时若也凄凉那是自己做人做得不好,怨不得旁人。所以多爱别人一些。爱人的时候是幸福的。
№8 ☆☆☆碧思2004-05-18 16:48:47留言☆☆☆  引用


  很好的两夫妇。偶一直就在奇怪,为什么大家说起逝去的亲人,总是哭。偶怎么觉得父亲带给偶的不只是不舍,还有快乐、感悟、:)愤恨。他,活着呀。我,也继续活着呀。
№9 ☆☆☆rowvy2004-05-21 11:37:03留言☆☆☆  引用


真想像家乐一样开一家小小的手工作坊,遇到形形色色的故事……
№10 ☆☆☆海栀子2004-06-03 09:38:24留言☆☆☆  引用


楼上我给你打工吧
№11 ☆☆☆化化2004-10-08 02:17:45留言☆☆☆  引用


不要这样啊,看一篇,掉一次泪,
№12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2:31:58留言☆☆☆  引用


金婚是50年?老太才62岁?不知对不对
№13 ☆☆☆假期结束2007-04-07 16:23:39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