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家乐记
主题:家乐记之另一杯茶 --- 作者:无处不飞花[3]
收藏该帖
已收藏

??生意算是做得不错,可是施家乐越来越懒得应付生张熟魏,在工作间的时间越呆越长,服务生这下子手脚都慌忙了。越急越会出错,人客没得到满意服务还是要老板出来圆场,说是不做不做最后比老老实实地做还要累。

  施家乐叹口气,谁叫她爱场面,一定要清清爽爽的年轻人做服务生,眼睛澄澈,连魑魅魍魉都未见惯,家乐记环境再优雅,音乐再缠绵,怎么还都是一盘生意。
这下子一定要找个手脚泼辣的。
  贴出聘人启事,不断地有附近学校的学生过来见工,老老实实手脚并拢坐在那里,笑容天真,,皮肤似蜜糖,可是几个刁钻问题问下来,鼻尖上就是细细汗珠,施家乐摇头,过了手把手教新人的年纪了,只想坐享其成。

  三天下来,觉得更加疲累。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做事情,一怒之下,搬只木凳子大厅里一坐,准备找个不顺眼的人客大吵一架出出这口鸟气。

  进来一个又一个,喜欢这里的,满脸堆笑,:“哟,这家店真可爱。”不喜欢这里的,门厅打个转就走,根本不多罗嗦,施家乐根本没有机会动口动手。

 ??玻璃橱窗前有个人影,看情形是趴在招聘启事上细细看,迟缓地往门这边挪了几步,又停下了。还未见人,施家乐已经叹息,犹犹豫豫,不成气候。
  人进来了,却极之出乎意料地顺眼,短发,眉峰秀挺,眼睛黑白分明,脸略有些方,带一点倦容,长相不算甚美,贴身棉布衬衫,袖子卷到肘边,长裤,短靴,干净利落,却不见时下年轻女子咄咄逼人的气势。施家乐一见,顿时忘却刚才对人家的评价,一团怒火抛却天外,笑咪咪地等着那女子开口。
  “这里招人吧?”
  “你有意思应聘?”
  “嗯,想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
?? “简单,早上十点至下午五点,负责接待进店堂的客人,回答询问,处理申诉,其他具体事务另有专人负责。”
  “啊,可是人际关系至复杂不过,有什么适用原则吗?”
  “你觉得什么样的原则比较适用?”
  “有理有节即可,最好能做到皆大欢喜。”
  施家乐点头称是,最底线是守住自身,能兼顾他人更好。就是不知道她是否能应付胡纠蛮缠。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实在过分,召保安就是了。”

  那就是她了。施家乐长长伸了个懒腰,觉得一颗心已飞回自己那九重天。

  有了石非安,一切轻松许多。初几日还要指点几招散手,后来就只是累了的时候抱杯茶下来走走,看看小石三两下搞定顾客,实在是难得人才。如何要巴巴地来做店员。诚然,家乐记氛围一流,可是终归是家开来消磨时间的小店,老板自己是金盆洗手,懒出江湖,愿意泡在这里过十年八载,可是看不出小石这般玲珑剔透的人才,为什么肯来打这一份牛工。

  心定下来,也就有好东西出来,做得了以后,摆在店堂里自我欣赏一番,常招得人客啧啧称奇,咦,这只木凳为何长得如此似两只手,凳面上还有掌纹,自然是有小男生为爱冲昏头脑,非要让心爱的姑娘日日靠在他怀抱中。那掌纹也是照着他小人家的手一笔笔描下来再放大的。
 ??隔壁那折好的小被子,被面上方方正正印着一张宝宝照片(胡糊,还记不记得原来公司办公桌上被偶们烫出一个刺眼的熨斗印记?),大约刚满百日,小脸还是红通通的,胎毛未褪,可是看在父母的眼里,居然是天下最可爱的至宝。躲在这样的襁褓里长大,必定有力气抵挡风雨。

 小石常常陪在一边看得眼睛发直,象是不知道有些人会这样子受宠。常常也精神恍惚起来,工作间隙常常自言自语,施家乐听过几次,肠子几乎笑得要打结。
 “神啊,请你扔下金币来打破我的头吧。”
 “丘比特小弟弟啊,如果你不反对,可否速速赐我一箭,最好是穿心而过?”
  又诸如下雨天,门前天色昏暗街道泥泞,两个人站在门前各自哀号,不同的是施家乐渴盼有出租车速速出现,小石则祈求有黑色奔驰开到面前刷地停下,而后会有英俊王子带她去那温暖所在。
 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是调侃一番而已,排解一下那颗寂寞的心。

 慢着,小石这厮是有男伴的,某几日收工,明明看见有人牵着伊手,渐行渐远。那男子背影墩实憨厚,捉住她手一直不肯放,而且好的是在门前等,自己晓得拿本书消磨时间,从不进来打扰她工作。还待怎地。这等贪心不足女子,当心天打雷劈。

 有天店内无人,施家乐闲闲提起来,小石没回答,许是没听见,许是不想回答。既是如此,施家乐也不再问,总要让人有个喘气的空间吧。小石从来不道她家长俚短,年纪虽轻,修行倒好,倒是显得自己孟浪了。

  八月底一日,自晨起店内就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施家乐诧异,什么时候礼品店生意好得似便利店了?翻翻黄历,原来本日是七夕,天上牛郎织女相会,地下痴男怨女过节。直到晚上才清净下来。小石抖抖发酸的手,和施家乐对望一眼,齐齐甩出一句:“切,饱暖思□□。”言毕大笑。
 “小石,你如何不偕眷过节?趁趁热闹也好。”
  小石下巴抖了一下,别转过头去,依然没说话。
  店内突然静下来,不识时务的音乐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今日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互诉离后衷情。
 先是梁兄喜气洋洋的声音:“梁山伯与祝英台,前世烟缘配拢来。”
 接着是小九妹低回婉转:“见他欢笑我心碎,他怎知爹爹已将我终身配。”一把声音似熨斗,直贴到心尖。

  小石没有转过头来,肩动了一下。
 施家乐这下子好象明白了,可是最近脑袋真是比较笨,还要再追一句:“他家爹爹已将他终身配?”
  静一下,小石已恢复正常语调,:“不,他早已自行寻到意中人。”
 “那么,这个。。那个。。你。。他。。”
 “是我一厢情愿。”
 不,明明不是这样。连施家乐这样的傻子都看得出来背影里的甜蜜,如何会是单恋。可是石非安不愿再就此问题纠缠,草草收拾归家。

  留下老板一个人做牛做马,自怨自艾。

  半夜里,电话响起。施家乐清清嗓子,接起来:“你好,哪一位?”
  电话那端明明有人,可是不说话。
 这早晚谁还如此打电话?总不见得是十几年前就分离的老情人罢,若是,那也好。??如此良宵,总算也没有虚度。
  可惜肯定不是,施家乐那年已换过所有联系方式,准备将与之共渡的那段时日抹杀。
  那就只有是小石了,看起来愈坚强,愈难抵挡夜深徘徨。
 “小石,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想问问家乐你。”
 “说吧。”
  可是好象很难启口,其实当局人千回百转,不过是日日世上都会上演的故事。
 “小石,听我一句话,不管怎么开始,只得一个结束。”

  电话那端轻轻抽泣,施家乐回以沉默。这时候任何语言都苍白,得不到他的那个怀抱,整个世界也不在眼中。
  更加可悲的是还不能给自己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日后,无法名正言顺地怀念这一段情。

 “对了,小石,忘了问你,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 谈到工作,小石略微心情好一些,“广告公司的客户服务。”
 “呵,那些牛神蛇鬼更难应付吧。”
 “是,家乐记好似天堂。”
 “小石,有句话劝你,不知听不听?”
??“我明白,我只是同时应付不来工作和感情两件事,只好先顾紧要的那一头。”如此聪明剔透,偏生这件事情厣住了。
 “唉,要走的时候先通知我一声,也好有个防备。”
 “不如你高薪要职留住我?”
  施家乐晕倒,这敢情好,才抹掉眼泪,转身就开始调戏老板。
 “不如你斥资收购家乐记?有合适的价码,我也不一定拒绝。”
  那不见得是天价,可是未必以货币计算。

  可是七夕过了也就过了,小石好似不管不顾,过得一日算一日。眉梢起风,眼角带笑。呵,这是恋爱了呢。
  然而爱非其所,最后不知怎么回到路的起点,情何以堪。
  施家乐冷眼旁观,实在不想小石耽搁下去。

 周五,小石来得稍晚。施家乐做了个小小手脚,然后等在一边看好戏。
 小石来了,照例忙完昨天的事,坐下来,泡一杯立顿茶,舒一口气。
茶入口,小石轻轻皱了皱眉头,看看杯子,没说什么,又大大喝了一口,把水杯放到一边,自行其事去了。
  施家乐躲在旁边窃笑,似小老鼠偷到油吃。
  这一天,小石依然照常消耗两个茶包。
  如此这般,过了一周,施家乐忍不住了,准备揭露事实。
  在小石冲当天第二杯茶的时候,施家乐走到饮水机前,细细地看了小石一眼。
??“啥事体,这样子看人。”
??“小石姑娘,今天喝的是什么茶啊?”
  小石啼笑皆非,莫不是老板更年期提前发作,“立顿黄牌红茶,我晓得,你要批评我口味恶俗了是吧,小的还喝不来您那些个吓煞人香什么的。茶包喝了快三年了。”
??“你很喜欢?”
??“嗯,口味不偏不斜,有得喝喝就好,做人哪能介讲究呢。”
??“茶包我换过了,里面装的是黄山毛峰辗碎的茶末,红茶绿茶都喝不出来,还好意思说喜欢?”
  小石吃惊,静默。
??“连真正的口味都搞不清楚,你怎么敢肯定自己爱喝的就是这一杯呢?”
  以小石如此聪明,会明白施家乐说的是茶,指的是人。

  是,怎么认定了他就是在等的那个人呢?
  象是醍醐镇顶,小石呆在沙发里,不得出声。
  施家乐转过脸去,却恐惧地发现是自己鼻子发酸,继而泪如泉涌,擦了还有,擦了还有。
  这样微弱的理由,骗谁呢?到底想骗谁呢?
 人怎么可以同茶相提并论,千金宝易求,难得有情郎。

 可是小石好象相信了。或许不需要施家乐多费心,她只是要一根稻草,可以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也可以救人出生天的那根稻草。
 小石请了三天假,施家乐又陷入工作泥潭,倘若这小妮子真的重归社会,日子还真不知道怎么捱。
 第二天,那个男子就开始在门前徘徊,几次想进来问,又忍住了。施家乐从窗子里看一眼,满脸的焦急,不象是装出来的呢。
 第三天,半下午的时候,小伙计就来报告:“家乐姐,小石姐的男朋友好似要在门前扎寨。”
 施家乐伸头一看,果然,该人不知从何处借来一张椅子,坐将起来,看样子有守株待兔的打算。
  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小石没有来上班呢?
  也许小石不喜欢施家乐多事。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可是这瓦上霜在门前,好似一道风景,来往人客均要看上一眼。个别好奇的,还打听上几句,真正吃不消。

  施家乐开门探出头去:“喂,你在等石非安吗?”
  那男子回过头来,眼睛一亮:“你是施家乐吧,小石常提起你。劳烦你照顾她了。”
  简直是答非所问,施家乐开门见山:“她这几日没来上班,有事明天请早。”
 他黯然地垂下头去,想问什么,又顿住了。一个人背影慢慢地走开去。

  翌日,施家乐早上上班,发现有人更早。
 “这位兄台,你不用上班吗?”
  他抬起头来,咦,满脸茸茸胡渣。
 “进店来等吧。小石隔一会才到。”
 小石没到的时候,场面着实沉闷。施家乐不知说什么好,气也是气这个人的,可是每件事情的必定有发生的理由。自忖未必比得过小石聪明,不过是运气好,没遇到这样无可奈何的事情罢了。

 门一开,两个人的眼睛象胶着般,再也不肯分开。三天不见,都落了形。居然小石身上穿的还是三天前那一套衣服,爱整洁的她,已经记不得这件事了。眼睛里满是爱怜,悲伤,渴求。
 可是奇怪的是,谁都没有再往前半步。隔着遥远的银河,两两相望,就是他们的宿命了。
 若不能朝夕厮守,谁要那春风一度。

 施家乐恨不得闭起眼睛,关上耳朵。愿花不要凋,叶不要落,沧海不要变成桑田,那心爱人儿呵,永远不要离开。
 这时候,她明白了小石的心情,既然都知道是痴人说梦了,索性说得更匪夷所思一些,自娱兼娱人,不是更好。


 石非安离开家乐记的那天,阳光十分之好。象是秋天里的春天,施家乐送的临别礼物是一盒黄牌红茶。
 这次,茶包没有换过,换的是标牌。施家乐愿意小石喝每一杯茶的时候,都看得到家乐记的馈赠。第一包收到的是祝福,第三包看到的是鼓励,第十二包看到的,也许就是善意的调笑。
 逐张撕下来换掉,忙活了几日,茶包标牌实在小,施家乐现在眼睛发疼,只希望小石能好好品味这盒茶,他日就是提前老花,也算值得。

 石非安出了门就再没有回头,家乐记再好,不是她心安理得的归处。前途再渺渺,总要双手打拼过,最后按功行赏论过计罚,都是应该。

 不管命运最后斟到面前是哪一杯,家乐记的这一杯,石非安会得深深珍藏。

№0 ☆☆☆风信紫林2004-04-22 12:09:01留言☆☆☆ 


我爱喝奶茶,又懒得自己冲泡,所以小时都是喝立顿的速溶奶茶,后来不知为何,到处都找不到有卖,就换了别的牌子的奶茶,也偶尔自己动手冲。
前几日,又看到了立顿奶茶,大喜,回家一试,却完全不是记忆中那种香醇的味道了。。很多东西其实只美好在回忆里。
№1 ☆☆☆Jackie.L2004-04-22 16:05:17留言☆☆☆  引用


绿茶红茶都分不出来……
不能理解……
№2 ☆☆☆化化2004-10-08 02:02:05留言☆☆☆  引用


是不是自己的那杯茶,可是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不去面对这一杯呢,
№3 ☆☆☆惆怅旧欢如梦2004-12-02 12:56:39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