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永夜寂色
主题:February /天宫雁[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February

于是她说,二月的天分太少,做事前来不及想,做后来不及改正,所以总发生很多后悔的事。

先是Jazz,再是punk,她永远停留在非主流音乐。装腔作势的教训一顿,她就也毫不示弱的反击:“什么叫做非主流?”然后继续弹琴,我就只好屈于她的淫威:“好啦好啦,你不要玩过火,跑去唱快板就好了。”嗯,她才不会。她是个两极化并且冥顽不灵的人,也就是说,如果是她喜欢,脱衣舞也照跳不误;如果不,好莱坞也免谈。但菲安的好恶多数都是跟随着ken的,所以只要ken不去唱山东快板,我们的团就还有救。

但这也不安全,因为关于ken的好恶,多数也是菲安自己推测出来的,而且不许别人对她的推测表示怀疑。例如:
“妳怎么知道他一定喜欢Jazz?”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把吃了一半的冰激凌摔在桌子上,勺子蹦出老远。
“好好好,我又没说他不喜欢。可是,妳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是就是!妳烦不烦?!”再次一摔,勺子掉在地上,飞出视线。
就这样,我们定了风格,每个星期五放学后在DB酒吧里唱爵士。从Tony Bennet到Diana Krall。那时候我和岚卫最怕的就是她哪天心血来潮突然猜测ken喜欢听古典歌剧,那我们就得变卖吉他和鼓诚惶诚恐的尾随着大小姐练美声。好险那天没有来到,菲安就改变主意,一口咬定ken爱上了punk。从此她没日没夜的写词,经常星期六一大早就披头散发顶着黑眼圈好像贞子一样踢开我家的门,站在床前,把写好的一大堆词谱丢在我身上:“练!”

练就练。我跟菲安从小是邻居,由于我几次三番被她欺负而认识。小时候玩具极少,小女孩走到一起,拿着的布娃娃十个有八个是一样的。菲安就因为这原因总是欺负我,只要是她喜欢的,那就得完完全全是她的。这种可怕的独占欲随着年龄递增。不过作为朋友,菲安百分之二百是最佳人选。她会在雨里飚二十分钟的车,只为了跑遍所有的店给我买和坏掉的那把一模一样的吉他。呃,当然,如果她也喜欢这把吉他,那我肯定就要受到菲安式的惩罚——买下一季所有ken的海报送她,并要保持感恩和激动的心情。

“菲安的‘喜欢’和‘爱’是带有毁灭性的。”岚卫说。他曾和我密谋偷偷在菲安身上挂块牌子,上面写“此女可类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生人勿近”,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主动投怀送抱的纯情少男被菲安一个接着一个的伤害。这么说并不是危言耸听,确实有案底可查的。案例之一发生在1999年最后一天,在酒吧做完了爵士秀和狂欢的人群一起等待读秒的时候菲安被人搭讪了。对方啰里啰唆说了一大堆,主要意思就是想要留张电话号码。菲安眨眨眼睛:“你喜欢喝红茶么?”对方愣神中,她继续发问,“裸睡么?有赖床的习惯么?生日是4月4号么?养过猫么?唱歌走音么?智商超过200么?看你的样子就不像,所以麻烦闪开,你挡住光线了。”她拿着杯子绕开,走到我们身边来。对方本来是想大闹一场的,结果看到岚卫的个头就只好悻悻作罢。

当然,菲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乖,并不是没人来惹她就没事的。案例之二发生在高考结束,炎热的夏天,我们三个人跑到东市看一个画展。她刚到异地就头晕胃痛,水土不服,在床上躺了两天,稍微好转跟我们赶到画展的时候已经结束了。每个人都在收拾行囊准备离开,她跑到ken的专位,专心致志抬头看墙上的海报傻呵呵的微笑。结果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正在看的那张海报被卸展的人撕坏了,从ken的肩膀撕到耳朵,半边脸都消失了。菲安当即抓狂,左冲右撞杀出一条血路来跑到最前面去,从工作人员手里抢下海报,一脸愤怒:“你为什么撕坏他?你为什么要撕坏他?”菲安捧着那半张脸跑出去,消失了三天。

所以,我有足够证据推断,如果ken跑去自杀,那我们肯定也得被拉去陪葬。可应该不会有这个机会了,ken在第2937页就被人杀死了,子弹穿胸。自始至终,他只是一个二维空间内的文字堆积出来的形象而已,只要世界上没了书籍,他就无影无踪的蒸发掉了。菲安只不过一直逼迫自己否认这个事实。她拿起一个walkman,放一盘goo goo dolls的专辑,反复听里面的《Two Days In February》。

I hung your picture on the wall and that’s all it is
I break my fingers to make a call and that’s all it is
I know you’re living way out west and I don’t think that I confessed everything I feel……

找到菲安是三天后的下午,她在一个电影院里打电话叫我和岚卫过去,正在上演ken的剧场版。拉着她走出来是晚上八点,几个人饥肠辘辘的跑去吃东西。快餐店同桌的几个人好死不死就在谈论ken,我和岚卫汗毛直竖,几乎能感觉到菲安的耳朵从那一秒钟就立了起来。更糟糕的是对方几个小女生在诽谤ken一行人,菲安全身被电流通过,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的她作出一个非常迷人的笑容对人家说:“呵呵呵呵,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好不好?”对方眨眨眼,点头说好,结果几分钟后又跑题回来,这次菲安的笑容更加迷人:“呵呵呵呵,麻烦你,不要再讲这个话题好不好?不然我要生气喽。”说完还把水杯底啪的一声磕在桌子上。又过几分钟,怒火燃烧到极点,菲安站起来,拿起我的盘子,把里面整个一块奶油蛋糕扣在人家脸上:“我说,不要再说了,听不懂啊?!”

You say you got no faith in things that you can’t see
Well I’m sorry I ain’t there with you but you ain’t here with me
And I’m down in all my fears
But I ain’t crying no tears over you……

岚卫总跟我苦笑,他也就是长的结实了一点,但内心绝对是善良无辜,童叟无欺的。可经过这种训练,每次菲安捅出娄子,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把来者都吓跑。我挠挠头,对菲安也很没办法。那个寒冷的二月,她顶着暴雨飚车帮我买吉他,拿回来的时候是半夜,全身湿透:“是这个么?”我感动的不得了,第二天把自己最喜欢的一本小说送她当礼物。ken是主角。

Cause everything’s wrong
Well it’s all right
Everything’s wrong
Well it’s all right……

菲安长大后会成为非常好的音乐人,因为她对这种感性的东西接受的非常好,可是祸从此来。她拉着我一板一眼的说:“小麦,这是‘感觉’的问题。当妳遇到那个‘感觉正确’的人,妳的细胞从上到下都会发出‘没错没错’的声音。”我猜那不是任何人的错,于是说:“那么,妳的细胞都还正常么?”她一瞪眼睛,甩头就走。我一边道歉一边在后面追。如果没有两张新海报,月底前就别指望她和我讲话。

You said that this is crazy you’re a half a world away
Well I’m sitting and I’m thinking but I didn’t know what to say
So I said something I can’t touch, I always want way too much
Anyway……

我想菲安有时候是后悔自己的细胞做出这种决定的,因为她没有人一起过情人节,对搭讪的男生看不上眼,难过的时候又没有人陪。ken的续集一次一次的出,可是没有一个故事的女主角叫菲安。这两个人明明白白生活在两个世界。于是菲安说:“将来科技发达,一定有一种药水可以把人融化成小字,放在书里。”我故作惊讶:“哦,是嘛!可是在人类进化到那个程度之前,妳就应该已经忘记ken了。”就从这句话开始,我不确定菲安是否开始跟我赌气,她悬挂满ken的海报:“我倒是要看看, 我还可以记得多久。”可是菲安,感情是无法用时间界定的,没有多少,只有深浅。

Cause everything’s wrong
Well it’s all right
Everything’s wrong
Well it’s all right……

于是菲安被锻炼的非常阿Q,因为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个无论何时都帮不上忙的人,所以她开始越来越多的安慰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只是每次她越这样说就越难过。二月的年度公演,她感冒到快死掉,在台上撑着唱了两首歌,声音沙哑难听,下来之后伤心极了。就在那时她被一个人搭讪,对方拍拍她的肩膀,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就走掉了。事后,菲安极度懊悔,捶胸顿足,说那个人一定是ken派来安慰她的天使,所以她实在应该问他的名字才对。可是结果由于眼泪太多,连长相也没记住。我说:“菲安,妳到底是在懊悔哪件事?”ken从来就不曾存在,天使已经错过,不是所有人都会原地踏步等妳作决定。菲安咬着嘴唇,瞪我一眼,眼泪摇摇欲坠,最后还是蒸发在她的眨眼中了。

那次跑出快餐店,菲安才第一次哭了。她站在繁华的街道角落,抬头看一家店的招牌。平常的店面里传出goo goo dolls的《Two Days In February》。菲安痛恨自己的眼泪,她说那让她看起来像个情绪控制指数偏低的疯子。我实在看不过去,只好说那没什么,这就跟普通的单恋没有差别,舞台下所有那些暗恋着别人的人一定有着一样的心情。

I hung your picture on the wall but that’s all it is
I break my fingers to make a call and that’s all it is
I know you’re living way out west
Don’t get me wrong I’m not impressed with you no more……

菲安糊里糊涂的继续着所谓的“恋爱”,在日记里写:“ken,我会好起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忘记你。可是在那之前,我爱你。”诚实指数很令人质疑,不过好歹在三月前作了决定。闲来无事,菲安就坐在人潮汹涌的百货大楼咖啡角,听一张goo goo dolls的《Two Days In February》,一边写可以在星期六一大早把我从床上拉起来的谱子,一边跟着cd默唱最后一句:“Don’t get me wrong, I’m not impressed with you no more……”

2003.3.3
№0 ☆☆☆莉莉丝2004-06-16 13:21:13留言☆☆☆ 

>>她悬挂满ken的海报:“我倒是要看看, 我还可以记得多久。”
看到这句,很想很想哭
№1 ☆☆☆lininrabbit2004-06-17 02:34:03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