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永夜寂色
主题:I love you this much[1]
收藏该帖
已收藏

I love you this much

我爱你,这么多,就这么多,想要更多,你就得也爱我。

大概持续了将近一年左右,她不停的写信,脑中完全没有“浪费”这个概念。不停的买最新最漂亮的韩制信纸,最细最香的日制原子笔。从上课写到下课,期中写到期末。收信人的名字是Wane,以这个称谓开头的信件,每篇都得用起码三张信纸。我实在看不下去时也会讽刺讽刺,酸酸涩涩的。她一直保持微笑,不晓得听进去了没有。小童这个人有点迟钝,而且心肠极好,我平时气不顺总爱拿她开涮损几句,事后只要对她笑笑,她就立刻不计前嫌。

Wane同学是大一年的学长,跟童童的相识有点过分罗曼蒂克。国二活动课时在操场上蒙了眼睛玩摸象,她没走几步就一把抱住正在上体育课站在队首的大个子,摘下围巾刚想大声欢呼自己时来运转,当即引发尴尬的沉默中的炸弹,全操场被笑声震得发抖。童童脸色发青,飞身跑走,跟我说以后她要效仿阿拉伯女人,穿得只剩两只眼睛来上学。嗯,她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童童最怕热,流一点汗就忍不了,也根本不可能黑纱缠身。不管怎么说,她总算是完成了一次浪漫的邂逅,并开始了正大光明的迈入思春期。

可单凭这样就说她爱上了那长相都尚未调查清楚的人未免太草率,童童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在纸上写下条条款款,说明自己思春的原因:“1、我当时抱到的不是他的同学,不是他的老师,不是我的同学和老师,是他。2、只有他傻呵呵和站在原地被我抱住。3、我已经16岁了,我还没谈过恋爱。4、我连单恋也未曾有过……10、我已经16岁了,我郑重的宣布,我必须要暗恋他。”童童抬起她那张写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表情的脸,握拳决定暗恋。决心书确实是写好了,但还欠缺计划书。童童从小作文就没打过及格,让她动笔写文案确实有点委屈,但她换上了“大义凛然”的表情,仍然在通往美丽爱情妄想的路上勇往直前着。

一不小心,真的是一不小心,文案就写成了流水账。她把小脑袋凑过来:“蕊青,帮我改一下吧,拜托拜托。”
“不可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情书自己写!老师没教过你啊?”
“啊,不然,写一篇请吃一顿羊肉串。”
“……你以为是在作生意啊?还论斤论两的。”
“蕊青,你最近变得很漂亮哦。”
“……童小姐,你谄媚得很假……”

童童家很有钱,父亲的生意如日中天,上学放学都有宝马接送。她也早习惯了说不通就掏钱的做法,只是,就算任何交易可以以物易物,也总还有不想做生意的主顾。问题是我被强塞下去两顿羊肉串,想摇头也不行。改过之后,意外变成暗恋日记,她点头称是,拿了个信封套进去。以后也就照葫芦画瓢,吃了什么,作了什么都写进信里去。每天放学,我和童童走到公车站才分手。她把信丢进途中邮电局的邮筒里,第二天在眼看着信差把信送回来到那个人的班里,并为自己的伎俩兴奋不已。我耸肩:恩,暗恋原来是一件很贵的事。

“可是小童,就凭这样就说你爱上他还是有点太戏剧化了。”
“我爸说了,这就跟炒股票一样有本钱风险,现在还是投资阶段。”

童童才不会做无本无利的生意,她规定自己一天只能写一封信,而且把自己所有的热情画成图表,三百个小格,每天一格。全画满的一天,她就不再投资,守着老本要么再冒险建设,要么重新开发。在那之前,童童继续浪费着信纸、邮票和原子笔。

其实她很有自己的道理,她说这种投资是有小本利的。比如说,她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的垃圾桶,可以听她说长道短。信里没留回邮地址,童童却清楚地看他每天收信后才离开。她只是想要说给一个人听,源源不断地说给那个确实可以听到的人,并且不用担心会得到拒绝。到底是垃圾桶,还是暗恋对象呢?童童歪着脑袋想:“一分钱一分货,暗恋还是很划算的。”

话是这么说,到了验货当天童童仍然是紧张得不得了。12月31号学校还未放假,童学忙着出出进进布置新年会场。她盛装打扮,零下十二度还直接套牛仔裤穿,跑到对方班级门口哆哆嗦嗦的等待。那个人从热气腾腾的屋子里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碗饺子,一脸错愕。童童声音发抖,勉强微笑。我站在走廊尽头偷窥两个僵硬的人,直到门内门外归于平静。童童走过来,不哭不笑,脸上的表情复杂。她的股票赔掉了。

爱情这种生意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顺意经营,因为它是依照对象变换赔率的。童童赔大了,她那三百小格的热情成了冰块,碎了一地。

冰镇过后,童童学乖了不少。自那之后学会财经管理,现钱不够,绝对不会冒险下注。成年后,她懂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玩相亲。照样给自己画格子记帐单,不过严厉得多:“买了两条领带给他,如果下个星期三之前还不请我吃法国料理,就把他生日礼物的钱省掉……”她疲累于掌控市场,决定要放牛吃草。当年浪费掉的那些原子笔、信纸和邮票就压了记忆的箱底,只是偶尔换算一下,她浪费的始终是感情。

二十四岁的夏天,她还在握拳高喊老旧的口号:“我已经二十四岁了,我郑重地宣布,我要谈恋爱,我要男朋友。”作出抓狂的姿势的她其实有小小无奈。因为过了这么多年,她才潸然悔悟,原来她不适合做商人。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好几页文案仔细分析,深入思考,她终于发觉自己的个性其实很软。不管别人对她多坏,只要对方露出可怜相,她就立刻菩萨心肠。有时候想想做女人会有那么一点点亏,尤其是童童这种性格。我跟她大叫:“不对!不对!妇人之仁,妇人之仁!”她就露出很难为的表情,善良的商人总是赔钱。

童童进入危险年龄区,我重新教她从商谈判技巧。

“所以,你要想尽办法暗示,你是在作银货两迄的生意,不是义务捐赠,跳楼喋血大甩卖。”
“蕊青,你觉得我暗示的还不够么?每次约会我都特意绕道从婚纱楼散步。”
“……童童,你要搞清楚,结婚不是赚,是赔,而且还赔死你!……”
“那不然呢?”
“……”

不然?就等着倒闭喽。

“举起你的小拇指,掐准一个指节,你爱他,这么多,就这么多,想要更多,他就也得爱你。”

童童似懂非懂,摆弄着她的手指,掐算盈亏。可惜涨幅降值总是藕断丝连,拿捏不下。于是行情仍然飞上流下,险象环生。交易仍然在进行,童童去看心理医生得到了启发,所有的生意场都当成战场来处理,结果剧情由爱情文艺转到社会伦理,又到搞笑武打。偶尔一回头,她还在人群中冲锋陷阵。

胜利几率,百分之五十,下好请离手。

2003.2.14
№0 ☆☆☆天宫雁2004-06-13 13:30:43留言☆☆☆ 

呵呵~
好好玩哦~
但是
我挺羡慕她的~
№1 ☆☆☆敷衍2004-08-10 09:31:55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