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永夜寂色
主题:[SD同人]泡面公主-(8)答录机[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8)答录机


  “请问,铃木友佳子小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无可奉告。”
  “请、请等一下……”
  “无可奉告!”


  平成六年,在铃木友佳的人生中,好像不存在的一年——因为没发生什么重要的事,对这一年的记忆也就空白一片。她在三月顺利的毕业。从四月起,就在司之前打工的便利店接替他的职位。因为只有一份工作,大半经济来源还是要靠父亲。对此反省过后,友佳决定就朝曙光佐佐木替她设想的方向努力看看。虽然对涂鸦很拿手,但以此为生却是另一回事。若没有前辈支持,想要跳跃助手这一关直接成为正式插画家,成功率是零。本来友佳已经做好面对在出道前被回绝无数次的准备,但塔子坚持认为,在这种时候为了自尊放弃未来是愚蠢的。经过濒死的痛苦挣扎,友佳终于决定在完成作品后去拜托南茉莉帮忙疏通。然而,不晓得是否因此对“完成作品”产生阴影,她一画就画了五个月。完成的时候已经是秋天。
  “是谁嚷着不能再用爸爸的钱?我说妳啊,对‘独立’这件事根本毫无诚意吧?!”塔子拿着终于完成的画稿说。
  “吵死了。”友佳舒服的吸了一口救命的烟,“不许再说教,否则踢妳出去。”
  虽然心里抵死抗拒,但友佳知道塔子说得不无道理。她勉强说服自己去找朝比奈,请她代为过渡。毕业以后继续升学的朝比奈,正在千叶读短期女子大学。本来由于塔子的介入,和友佳的关系就渐渐变淡。但朋友这种东西,有时候是需要距离来培养感情的。突然接到友佳主动打来的电话,朝比奈有种莫名奇妙的胜利感。听了对方的要求,好像在那一瞬间证明了自己作为朋友的价值,她得意地说:“是友佳的话,当然要帮忙。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友佳虽然松了一口气,但却更加自我厌恶,认为自己做了很不光彩的事。
  反而南茉莉的态度很大方。听朝比奈说过事情经过,就立刻主动打电话给友佳,约她出来见面。事到临头,友佳甚至也来不及逃避现实,只好答应。见面的地点就在小町的某家咖啡屋。新人为了出道而拜托前辈走后门本就不是什么正面的事,拜托的人是南茉莉,这更让友佳觉得抬不起头。出门之前,她还特地打扮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好像写着“我在讨好妳,请不要客气的羞辱我”几个字。
  我说……海马,打起精神来啊。她对自己说。海马……?好熟悉的昵称。是谁取的来着?竟然叫女孩子海马……好没礼貌。
  她想着,笑出声来。
  拍拍脸蛋,带着好心情上路。
  然而,这积极的心态只维持到咖啡屋门口而已。透过玻璃窗,她看见南茉莉坐在角落的位置看书,连等待的样子都很端庄。意识到友佳的到来,茉莉先笑着打了招呼,客套话说得流畅自如。友佳笨拙生硬的应对着,脑中开始出现逃避现实的一系列空想。大概有些女生从来都不需要蜕变,生来就是好女人,也说不定。这个世界也许就是专门为这些闪闪发光的人而存在的,也说不定。如果这些光鲜亮丽的好女人突然都死光了,整个世界就会一下子毁灭,也说不定……满脑子飞转的都是些垃圾信息,友佳只看见茉莉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听不到声音。
  “啊,这不是很好吗……”茉莉捧着画稿赞不绝口,“即使没有我也没问题的。”
  “总之……拜托了。”
  “别这么说嘛。”
  “呃……”
  “我们不是朋友吗。”茉莉笑着说。
  “……”友佳抬头,只看见对方小巧的耳垂上粉红色的精致耳钉着射来的光芒,与那完美无缺的笑容缠在一起,形成光波,向她射来。
  啊……被射中了。死定了。我就要被南茉莉谋杀了。救命。海马持续与混乱的脑细胞作战并失败。
  “……怎么了?”茉莉犹豫起着,露出小女人专用的受惊表情,“我……是不是太得意忘形,说了奇怪的话?”
  “没有。怎么会。”
  “是吗……”小女生露出害羞的笑容,小指将头发揶到耳后,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太好了。”
  “总之,谢谢了。”
  “别客气。我会介绍九条小姐给妳认识,我曾经受过她很多照顾。她对新人很亲切,所以不用害怕。绝对没问题的。”
  茉莉冷不防拉住友佳紧张的环握着咖啡杯的手指,以示鼓励。友佳一瞬间做出接近触电的反应,但拼命的压制住。指节处传来的,对方温暖柔软的触感,让她稍稍放松精神。但紧接而来的,是越来越响的心跳声。那是在你死我活的战斗中,被对手完全征服过后的,激烈并沉重的心跳声。铃木友佳想,她已经没有必要再挣扎了。她早就已经输了。
  直至告别,友佳都没有勇气再去看茉莉的眼睛。
  用她一贯的亲切表情目送友佳离去的南茉莉,缓缓收回目光。天空看起来像是要下雨,她拿出准备好的雨伞,走进人群中去。
  平成六年这一年,对南茉莉来说,就像生命中的任何一年一样,没有差别。她在新年之前的一个月跟男朋友分手,独自一人过了圣诞,心情平静的接受分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顺利地进入东京的大学。她相信每个人生命里,都会有些不讨人喜欢的注定的巧合。与铃木友佳的相遇就是这样。但也没必要抱怨,或刻意把关系弄砸,因为任何一场相遇说不定都有意义。她想着,拨出了电话:“九条前辈吗?我是南。”
  “茉莉?”
  “唔唔,前辈最近过得怎么样?”
  “没变化。怎么啦?听起来没精打采的。”
  “唔……其实,是有事要请前辈帮忙……”
  人生其实是没有规则的益智游戏。只要能赢,方法并不重要。不懂得犯规的人如果输了,是他自己不好。
  “什么?!妳被暴走族威胁了?!这是怎么回事?!”九条扯着嗓门喊。
  “啊,拜托,拜托前辈千万不要说出去……”
  “知道了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之前跟我一起去的朝比奈香织,前辈还记得吧?那个……对方就是她的朋友。”
  “这种事情,报警不就行了?也该让他们吃点苦头!”
  “不行啦。又没有证据。而且……那个人的父亲,听说是有名的摄影师。万一向相关的人施压,不就越来越严重么。”
  “那也不能任由对方胡来吧?”
  “拜托啦,前辈。只是几张画稿,而且还勉强不错。故事方面,我也帮忙修改过了。可以登吧?”
  “妳改过的话,可以是可以……不过,妳受了很多委屈吧?”
  “……算了。总之,其他事情见面再说吧。前辈最近有时间吧?”
  “当然啦。真是的,竟然有这种事……”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精彩与暗淡的人生的差别,在于对关系的灵活利用。有人赢就要有人输。虽然抱歉,但这没什么可奇怪的。茉莉切断电话,随着人流坐上地铁。她讨厌拥挤的车厢内的味道,她相信车里的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但,人的表情就是为了修饰内心而生。能够赢得不着痕迹,才是最大胜利。
  也许,有些人生来就对经营人生很拿手。她不觉得需要因为这样的自己而抱有歉意。
  这一年十月,铃木友佳的首次作品在当地畅销的服装杂志上发表。出刊当天,友佳特意跟老板请假,和爸爸去吃拉面庆祝。那时候鱼住老板的拉面馆已经搬往别处,原来的地方变成了酒吧。人在失意时会把“物是人非”看成是消极的变迁;得意时,不同的环境反而成了换心情的契机。前往新餐厅的途中,友佳和父亲路过透明的橱窗,看见展示中的杂志封面角落里挤着的“铃木友佳子”的字样,突然产生奇怪的感觉,好像此刻站在这里的铃木友佳子已经死了,而封面上的那个才真正的活着。
  “去买下来吧。”铃木先生说。友佳一把抓住他:“不用啦,听说九条小姐会送样品来。”
  “那怎么会一样。这一定要买才行。”
  “不要啦!我宁愿用这500块买西瓜吃。”
  “西瓜怎么会比胜利的果实甜?”
  “啊啊,受不了,不要讲这么肉麻的话……我绝对不进去!”
  “那我去啦。如果里面有不错的男人跟我要作者签名,我就把家里的地址写给他。”
  “啊啊!不要再讲啦!”友佳望着父亲走进书店,独自露出困扰的表情。事实上,她甚至觉得尴尬,不晓得该不该为半路捡来的成功感到高兴。九条小姐并没对新人多加刁难,多半是因为被茉莉拜托,这个人情还没想好要怎么还。最苦恼的是,如果接下来要靠画画为生,就免不了要陷入无止境的人情借贷中去。这总不是太令人愉快的画面。
  站的累了,友佳稍微移动重心,这才发现身旁不远处也有一个人影和她一样专著的盯着橱窗里的杂志封面。确认了身份后,友佳吃惊得抽气:“前辈!”
  高大的男人转过头来,视线僵持在女生脸上几秒钟,表情木然。
  “竹内前辈!”友佳兴奋得迈进一步,等着对方认出自己。
  “呃……啊,啊!”铁男的手指在橱窗与友佳之间徘徊,瞪着眼睛,支吾了半天才说,“那个……真的……是妳啊。我还在想……”
  原来铁男也会因为想不出合适的开场白而语无伦次。
  友佳笑着给了他一拳:“怎么会在这?”
  这时候的铁男正帮亲戚开的公司送货,过着相对稳定的生活。几年间,与之前的朋友接触得越来越少,似乎以前的生活只是幻想。曾经听人说,若想抛弃自己的过去,只要抛弃当时的朋友就好。铁男于是总觉得自己是在无意之间丢失了一段记忆。偶然看见橱窗里杂志上的名字时,他有几秒钟时空混乱的错觉。
  “我……啊,真是……”他指指不远处的货运机车。
  “还在工作中?!真是的……来,”友佳掏出钢笔,在自己手上划了几下,然后扯过铁男的手,在上面写下了一串号码,“这是我的携带。刚刚申请的。”
  语言能力尚未恢复的铁男,完全被友佳主导对话走向。刚想说几句告别以外的话,却被女生推向机车:“工作不能迟到。快点去。”她再次在他肩膀上敲了一拳,大声说:“路上小心!”
  “好……”他竟然很自然的回应。
  跨在机车上,看着女生与父亲远去的背影,铁男突然很想抽烟。
  记忆中,短发凌乱,终日戴着不屑的面具的女孩子,与之前判若两人,好像第二次初遇。就连从那时一直戴到现在的同一只耳钉,看来都新鲜有趣。
  原来,“好女人”并不是凭空出现的生物。只是在她们成为好女人之前,没有人愿意关注。
  “刚刚啊……我看见了哦。”铃木先生说,“已经把地址写给好男人了?”
  “……那是那时候住楼下的竹内君啦。”
  “哦?真是巧。他怎么会在这?”
  友佳挽住父亲的手臂,顺势接过包好的杂志,心情变得很好。人,在还未学会释然的时候,可能会因为嫌弃过去的自己而下意识回避往事。但是,其实“人生经验”这样东西,没有好坏之分。
  这天晚上,友佳的携带电话真的响了,她高高兴兴的接起来,那边却是九条小姐,对她说:“以后如果有事,就直接跟我讲吧。茉莉她很忙。”
  乍听一下好像没什么不对,但总觉得话里隐藏着“不要再缠着茉莉了”的意思。对这种暗藏无数双关语的官方客套,友佳最不拿手,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清楚时,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
  第二个打进来的,是特地来祝贺的南茉莉:“真是太棒了。恭喜哦。我还特别请求九条小姐送给我一本。铃木,真是太好了!”
  “谢谢……辛苦了。”友佳回答。说出口时才意识到跟对方讲“辛苦了”,很讽刺。
  “九条前辈是个很不错的人吧?”茉莉说。
  “唔……刚刚还特地打来了电话。”
  “九条前辈?打电话?”女生平静中略显急促,“说了什么?”
  “嗯……说总是麻烦妳不太好意思。”
  “是嘛……嗯,没关系的。以后如果有新的作品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前辈她每天都很忙,总是麻烦她才不好意思。那,就这样说定?”
  “嗯……谢谢……”
  挂了电话,友佳把头埋进臂弯里。她早就知道与人沟通是件疲劳的事,但跟那比起来,说服自己才更辛苦。在这点上,她很羡慕那些坚定的知道自己的目标的人。
  那天晚上,竹内没有打来。后来也没有。
  不过,人生的页面,不管被谁卡住了,不管你认为自己多么无法进行下去了,它还是会进行下去。工作之余画一些零散的插画交给茉莉,变成友佳的固定生活步调。她想起高中时候的自己常常认为,结束学校之后,融入更大的世界中乘风破浪,才叫做人生。现在看来,真正的人生,就是高校的延续,而已。
  人的坏习惯,就是在坏事不断时,认定自己霉运无边。好事不断时,断定前程似锦。风平浪静时,一厢情愿的认为意外的发生机率为零。一年后,铃木友佳子终于发觉,她对整个世界的认知,根本是错的。
  平成七年的冬天,已经回到大阪的她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本完整的长篇画稿,交给南茉莉,并对终于能够靠自己的能力独立生活信心满满。
  然而,之后的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得到回复。
  渐渐心灰意冷的友佳终于看清现实,忙着找起其他工作。低薪的工作,虽然很容易找,但需要打很多份才应付得了生活;高薪的地方要求都很复杂。稍微好一点的餐厅都需要英文流利,至少可以对话。即使是技术类型的工作,也要有专业常识。上学时对无自由的生活抱怨连连,是因为根本不晓得交换自由的代价。
  就在这时,一边兼职三份不同便利店的工作,一边考虑着未来生计的友佳,在某次匆匆赶往打工地点时,意外的在新杂志货架上,看到自己的画。但只是作为某个故事的插图出现。故事的名字与自己的画集相同,仔细翻阅时发现故事竟然也完全一样。但作者的名字,是南茉莉。
  这时已经是平成八年的春天,距离交稿足有五个月。
  她石沉大海的画稿,被仿制成文字,冠了别人的名字。
  这年的春天,比起往年较冷。友佳还穿着便利店的围裙,身上满是清洁药水的味道,奔跑中流的汗粘在后颈,很痒。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打电话给南茉莉,但对方的号码已经换了。再打给朝比奈时,却是一通冷言冷语:“我都听茉莉说了,友佳妳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我?是南茉莉做了什么才对吧?!她是不是换了电话?!”
  “当然要换。整天被妳骚扰,是我也一定会换!”
  “被我骚扰?!……这是她说的?!”
  “友佳妳根本蛮不讲理!不要再缠着茉莉了。她这次不是也同意让妳画她的插画了么?”
  “什么插画?那个故事根本就是我画的。她只是原封不动的抄下来而已。”
  “别说谎了!我又不是没有看过妳之前的画。故事艰涩难懂,根本看不下去!我从来没看完过,以后也不会去看!跟茉莉的小说比起來,完全是五星和三星的差別!”
  “从来没看完过以后也不晓得会不会去看的人竟然也有资格评论五星还是三星的吗?!”
  “不管是名气还是资历明明都少了一大截,妳有什么资格去跟茉莉较量哪?”
  “哦,我懂了。所以妳是站在名气和资历的一边就对了,是吧?”
  朝比奈气得挂了电话。友佳听着盲音,浑身发抖。她得承认,她只是不太善于经营人生。就像那次在京都与三井擦身而过的瞬间,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她的消失而毁灭。已经输了的人,只能学会潇洒。
  “妳有两个选择,杀了她,或者过得比她更好。”塔子说。
  “别傻了。只要不要比现在更坏就行了……”友佳有气无力地说。
  “那好。”塔子倏地站起来,抓过包包就往外走,“我去替妳把她杀了。”
  “回、回、回来!”
  这件事情,最终以塔子的男友带领一群暴走族大闹九条的办公室结束。
  有时候,真希望可以用武力解决问题。当然即使如此,也绝对有人不肯堂堂正正的打架。常常是无耻又该死的人,旁若无人的活到超过人类平均寿命,并比谁都精力旺盛。虽然令人失望,但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这一年,朝比奈与池野结婚了。想当然,铃木友佳不在邀请名单当中。



  “请问,铃木友佳子小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啊!呃……这……我……”
  “?”
  “我姓相田……”



  平成六年,在三井寿的人生中,是浑浑噩噩的一年。勉勉强强上了两个学期,从夏天开始就决定休学了。回到家中来住,又不想整日被父亲骂游手好闲,只好找了份工来消磨时间。不用打工的时候,总忍不住往小町跑。那时候鱼住老板的店已经转让出手,变成酒吧。他于是坐在曾经贴着那张“驱邪之海马友佳”的照片的位置,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有一次,酒吧的女服务生把柠檬汁放在他面前,他回过神来一抬头,在晕黄的灯光下几乎认错人。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不再有牵系的两个人,就算城市再小,也无法相遇。当然,不管身边是不是常常有适合恋爱的对象,人总是会定时感觉到寂寞,就像疾病。
  常常在注意自己的女服务生,偶尔会来搭讪的陌生女人,这些都是能够缓解寂寞的解药。有些个早晨,他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听到浴室中传来冲水的声音,只觉得疲倦,真希望自己再一睁开眼睛就已经回到家中。
  “前辈,到底在等谁呢。”酒吧的女服务生这样问过他,“在等女朋友?”
  “不是……”
  “骗人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
  “前辈的表情这样说的,是很容易泄露秘密的脸哦。”
  “啊,别人也说过同样的话。”
  “女朋友?”
  “嗯,不是。”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事实上,有那么几次,他几乎就要开口回答说“是”,并且开始跟对方说起友佳子的种种。拉面馆里的事啦,学校里的事啦,细数起来,他可以想到很多事。如果回答“是”,说不定会比较快乐。他甚至这样想。他受够了自己习惯性逃避现实的畸形心理。
  很久后有一次,从铁男那里听说,友佳子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插画家。不过因为听说的太晚,那一期刊物也没买到。
  “你们之间……已经没有联络了?”铁男惊讶地说。
  “嗯……”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三井的答案只好停在一个音节上。
  “真可惜。本来可以帮你的。她啊,之前把号码写在我手上,不过晚上回家才发现,已经完全看不清了。”
  “嗯……真可惜。”三井说。他的记忆好像坏了的唱机,卡在几年前的冬天跟踪友佳子去横滨的画面。最后一次见面好像是鱼住老板的翻修纪念日,那时候她跟他说了句“圣诞快乐”,就消失在那条街。后来第二年圣诞,他被朝冈送回家的时候,梦见友佳子就在身边,于是赶紧补了一句“圣诞快乐”,只是,她那时候的脸上,只写着困扰。
  这样一来,连带对圣诞节的印象都变坏了。三井想。
  然而,这一年的圣诞节,照例也发生了坏事——他和在酒吧认识的女服务生一起选购礼物的时候,碰见了铃木友佳子。突然得可怕。很久不见的两人,就在三年前那次深夜散步的街道上,以再平常不过的方式相遇,彼此都吓了一跳。那时候的友佳子画画的工作稍微稳定下来,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也可以靠它生活,因此准备好要带着妈妈回到大阪去。因为无法留在镰仓过圣诞节,她专门订了餐厅,买了礼物,决定要提前和爸爸华丽的度过。从神游中回过神来时,三井已经站在自己面前,表情茫然。
  友佳子就像突然翻开到自己面前的书页一样出现,三井有一瞬间怀疑这又是在做梦。
  “好……久不见。”友佳说。
  妳都去了哪里啊?!
  我怎么会完全碰不到妳?
  妳总是这样突然出现,真是烦死了!
  脑中浮现的,想说的话,竟然没有一句能用。他咽了口水:“好久不见。”
  “真巧。”
  “听铁男说,妳已经很有名了?”
  “啊……没有那回事。嗯,我要回去大阪了。就这个礼拜。”
  “哎?为……”
  “妳好!”三井身后,传来清澈的女声,打断了对话。友佳看见三井的左肩跟着声音的到来一颤,他被钩住了手臂。
  妳是谁?
  滚开。
  杀了妳。
  友佳的脑袋乱成一团,她舔舔嘴唇:“妳好。”
  对面那两双眼睛射出的光芒,令友佳无所适从。她突然认为自己提着购物袋的姿势很笨拙,手心有隐隐的刺痛。
  “我先走了。”她说着,转身离开,两只手提袋被快速的移动甩起来。三井向前迈了一步,但衣袖上有另一只手的压力。
  为什么要去大阪?又发生什么事了?还是不能告诉我的事么?因为觉得我靠不住?看了我就讨厌?
  “前辈?那是认识的人吗?”小女生问。
  “嗯。认识的。”他回答。
  ……那个啊……我说……海马……虽然已经变成酒吧,但是那个拉面馆,妳还有再去吗?……
  “前辈?走啦。”
  “好……”
  ……我偶尔,还会再去。……
  “前辈?”
  “好饿。要不要去吃拉面?”
  ……也许布置不同,菜单,和里面的人都不同了……我偶尔,还是会去。
  有些事,也许就算预知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三年过去,他们终于在这里告别。
  平成七年的二月,地震后的第三个礼拜,三井正式退学了。
  他拿着v8,回到友佳子的学校。那时,阿植一群人已经顺利升上高三。曾经混在一起的男孩子都挤到镜头前抢着做鬼脸。
  “友佳姐!地震好玩吗?”
  “……不许胡闹。这次是以严肃的心情制作录影带。”
  “别挤啦!”
  “这是给谁的?给谁?”
  “友佳姐啦!友佳姐!还记得我吗?上次帮铃木先生搬家的时候还没消息,已经没事了吗?”
  “没事了,没事,已经打电话回来了。听说被三层楼压在下面都完全没事。”
  “严肃!不许再胡闹啦!”
  “三层楼……那不是妖怪吗……”
  “啊——永野说了禁句啦!会死,绝对会死!”
  “咳……一个一个来。请问,铃木友佳子小姐,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嘛……是个……神奇的人。就算很久没见,但只要想起就觉得还在身边,并没有疏远感。像……住在心里一样。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啊啊啊!千井在暗恋友佳姐!绝对!”
  “下一个下一个……请问,铃木友佳子小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那是谁?咦——?前辈都在打听的话,一定是很厉害的人吧?!我也来做调查!一定要注意啊,一定要注意啊!”
  “相田彦一!你完全挡住镜头了!走开!”
  ……
  “爱的鼓励”之录影带完成的那天晚上,三井梦见几年前那个冬天的夜晚与友佳在横滨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走。梦中的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捉住友佳的肩膀,嘶哑着说:“三年之后,不能去大阪。我是从未来回来的,所以知道。绝对不能去。会有地震!”女孩子疑惑的望着他,挣脱出肩膀,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渐行渐远。他冲着离去的方向用力伸出手去——挥出的手臂碰到了障碍物,指关节砸到墙壁上,生疼,他醒过来。
  能够挽回的,就不是遗憾了。
  而那一盘录影带,几经周折,最后也并没有到达铃木友佳子的手上。
  平成十年,南茉莉死于肺炎。其间,关于友佳子曾经是暴走族,并以各种卑鄙的手段威胁南茉莉的传言四散传开。三井本想从铃木先生那里打听地址,但对方当时正在各地工作,根本不在住所。终于找到杂志社时,因为有塔子的先例,各种与铃木友佳相关的人也被拒绝接待。三井反复去了好几次,报出了南茉莉的名字,才终于见到九条。
  “抱歉,我们已经不再和这个作者合作。她的地址也不便给出。”
  “这样啊……没有别的方法么?”
  “她偶尔还会来这里取一些转给她的信。你要在这里等她么?”
  “大概什么时候会来?”
  “不清楚。”
  这就是所谓的婉转的拒绝吧,三井犹豫着,递出包裹:“那么,可以麻烦妳吗?这个东西,请转交给她。如果她来的话。”
  九条接过东西:“这个……本来是不允许的。不过既然是茉莉的朋友,勉强可以帮忙。”
  “真的吗。非常感谢。”
  虽然不甘心,但也不能一直留在大阪。他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以后,不要再让这种人进来了。”九条厌恶的盯着手里的东西,教训身旁的助理说。
  “可是他说他认识……”
  “不管以谁的名义都不行!那种不名誉的人,一个就够了。”
  “是。抱歉。是我不好。”
  随着九条转身进屋的动作,那只用浅蓝色的布包装好的盒子被重重丢进垃圾桶:“记得拿去丢掉。不知道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好。知道了。”
  事实证明,很多珍贵的宝物,没有潜力活到人类平均寿命。
  然而,真正被交到铃木友佳手上的那盒“爱的鼓励之录影带”,是相田彦一的版本。他毕业之后进入姐姐相田弥生的公司工作,交出的第一份功课,就是受到三井的启发,而制作的短片“南小町的友佳”。一时间,流行起了“友佳子小姐游戏”。还曾经把所有叫做友佳子的小女生召集在一起进行评选活动。所谓流行,就是无意义又大手笔的传染源。三井看过那个评选美丽友佳子的节目,头上生出很多黑线。
  不知道,真正的友佳子小姐,有没有收到那份录影带。她看到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呢?三井这么想着。
  有人说,人其实仅靠回忆和幻想,就能快乐的活着。
  无论在三井还是友佳的回忆和幻想里,这两个人都仍旧在一起,并幸福。



Q28:好阴险的一文。妳……妳终于还是写了……
A28:谢谢夸奖。这便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咳……

Q29:铁男……好像变帅了……
A29:此处严禁随便花痴。罚款。

Q30:我觉得,妳就干脆结文算了。再这么下去,我认为我,或者角色,有一方一定会被折磨死。
A30:有这个思想准备还是好的。……

Q31:我们来竞猜下一章的名字。就叫做……蝴蝶结吧!
A31:采……采用。但是为什么是蝴蝶结?!-_-|||
№0 ☆☆☆天宫雁2006-09-21 13:06:12留言☆☆☆ 

    文笔不错!
№1 ☆☆☆任冰凌2006-09-23 17:01:37留言☆☆☆  引用

有没有考虑过写写仙道?那是我最爱的一个,不过,其实说是最爱,可能也就是比其他人高0.111%吧^_^
加油,小三,加油,友佳
№2 ☆☆☆沈奕2006-09-28 13:23:40留言☆☆☆  引用

这一章,让我最感动的地方其实是,塔子说那我去帮你杀了她吧!
真好,能够有这样的朋友,而茉莉竟然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看了这一章以后年表算是能够对上了,不然的话,一直都是认为他们是在友佳子高三毕业的时候告别的话怎么算都差一年,只能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如此……
№3 ☆☆☆岁月的童话2006-10-02 01:44:06留言☆☆☆  引用

天宫雁真是念旧的人哪,那么久以前的漫画了,现在还没有放弃为它写同人。真是难得。
№4 ☆☆☆landy2006-11-06 14:53:45留言☆☆☆  引用

活得好曲折啊,辛酸泪
№5 ☆☆☆vanity fair2007-12-11 16:07:28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