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听风楼
主题:[活动]花落无声[15]
收藏该帖
已收藏

1.少女有着梨花一般白皙的肌肤,樱花一般红润的脸色,头发如乌木一般乌黑,身上散发着茉莉般淡淡的香味。此间罕有的如花一般的少女,花栖旅店主人的小女儿,名字叫做汐。

少女不喜说话,总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客人感叹于她的美貌,路过时便不时地看她几眼;可是很少有人和她搭话。在花栖住宿的多半是生意人,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年代,人人自危,疲于奔命,自是没有时间闲聊,况且大家都认为,汐喜欢清净,多少有些孤僻。

可是谁知道呢,汐是很喜欢说话的,也喜欢有人和她说话。只是她内向到从来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她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就是姐姐鸾。

姐姐鸾大汐四岁,也是倾城的美女,但是并不艳丽,而是温婉的脱俗。她有着一头及膝的长发,说话如潺潺流水一般温软动听。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看了可以忘却所有的疲惫和忧伤。姐姐在花栖帮忙打理家务,收拾房间,有时站在柜台收银,汐总是默默地跟在姐姐身后一定距离的地方,看着她。鸾对着客人微笑,每有空闲就会对着汐笑,汐也会回笑,她很喜欢姐姐的笑容。

花栖有着这对脱俗的姐妹,生意自然一直不错。不少人就是为了看看她们而来;而住过的人,多半还会再来,因为这里周到的服务和鸾那亲切的笑容。

————————————————————————————————————

近来鸾察觉到妹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忙碌的空闲看她,她却不似以往盯着她看,而是低着头,神色里凭添几分忧郁。这天夜里打理好一切之后,鸾来到妹妹的房间。

“汐儿……你有心事?愿意告诉姐姐吗?”拉着汐冰冷的手,鸾问到。面对妹妹苍白的面容,她的脸上不再有笑容——莫如说,鸾的笑本是为了汐而存在的。

“……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一阵静默之后,汐轻声说。

“原来是这样……”鸾微微松了一口气。少女的心思姐姐自然明白,喜欢这种感情于汐身上萌发,自然是多少带着苦恼的。因为汐实在是不善于表达。“是谁?”

“是……现在住在我们店里的墨雨。”妹妹的脸色有些泛红,但眉间浮起掩盖不了的苦恼。

墨雨……鸾暗自思忖着。她对店里的每一位客人都微笑,名字和人也能逐一对上,但是对谁都不进心。这么想来……墨雨是住在二楼的客人,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生着一张无可挑剔的俊俏脸庞,眉宇间英气逼人,常常挂着笑容,就连对别人漠不在意的鸾,当初都对他多看了两眼——虽然只有两眼而已,然后就忘记了。对于鸾来说,唯一记挂进心的人只有妹妹而已。

这么想来,墨雨出手大方,应该是个有钱人。他常常进出于花栖,早出晚归,应该也是生意人。但是每每回来,都会带回一个不同的女子留宿。虽然墨雨为人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鸾对他却没有多少好印象。彼此天天照面,微笑,只是井水不犯河水。

“你真的喜欢那个人吗?”姐姐有些担心。“我怀疑他的人品……他会不会一心一意……”
“我知道……我知道他总是带不同的姐姐回来;我知道他水性杨花,可是,我真的……喜欢上他了。每一次,我的目光都没法从他身上移开,常常想着他…”汐咬着嘴唇说。她是个固执的孩子,虽然心里有过种种挣扎,还是无法改变初衷。
“我该怎么办,姐姐?”

“……既然真的喜欢,就让他知道吧……你自己对他说。”姐姐这么说到。心里是断然不愿意的。怎么舍得让自己最心爱的妹妹送去给一个不明性情的人?可是……妹妹这样日渐憔悴,更让人心疼,于是鸾说出了汐心里的想法。汐什么都明白,她缺少的只是勇气,而鸾就是给她鼓励的人。

“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汐低下头,更加不安。
“明天早上他出门之前,你对他说吧。我会看着你的。”鸾这么说。明早是她站柜台,自然有机会多留那个男人一小会儿。
“……”汐有些犹豫,毕竟这需要莫大的勇气,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

————————————————————————————————————

翌日早晨,鸾如往常一样对着出门的客人微笑,她往往不多话,只一句走好;但当墨雨来到门口时,她却问到。
“请问,您还要在这里留宿多久?”

全然没有想到鸾会主动向她搭话,墨雨微微愣了一下。
“你希望我留宿多久?”回过神来,墨雨微笑着回问到。
“开旅店的当然希望客人住的越久越好。”鸾没有从正面回答。

“呵呵,是啊。大概还有一段时间,这笔生意挺麻烦的。”墨雨接着说,稍稍有些失望的样子。
“是啊,现在做生意不容易。”鸾帮墨雨递外套的时候,贴着他耳边小声说。“我妹妹她马上会来和你说话,不管你想法怎样,都请如实回答她,好吗?”
墨雨回视鸾,眼里有掩藏不住的笑意。
“好。”他如是说,心里已经猜出些大概。

鸾向身后的汐使了一个眼色,汐一下子站起来,却又坐了下去。她摇了摇头,脸已经涨得通红。
妹妹终归是没有勇气亲自过来……鸾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墨雨一看就是惜时如金的人。正在尴尬的时候,墨雨自己走了过去。

“你是叫汐对么?”墨雨微笑着说。
“是、是的……”汐又站起来,有些慌乱。
“你们家的旅店真的很不错,我很满意,非常感谢你。”墨雨继续说。
“哪里……我没帮什么忙……”汐小声说。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美丽的风景啊。不要那么害怕,难道我是可惧的怪人吗?”墨雨那磁性的声音传进了汐的心里。她慢慢抬起了头……对上了墨雨那张俊俏的笑脸。她不自觉地向姐姐看去,想寻求帮助。可是鸾只是站在柜台里,笑着看着这里,对她点点头,一点都没有过来的意思。汐的脸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你姐姐刚才对我说,你有话对我说是吗?”墨雨忽然贴近汐的脸,小声地问到。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让汐差一点倒下去,微微的热气吹在她的耳朵上,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原来的姿势才不至于幸福地晕过去。

“啊……是的……”汐的大脑其实已经一片空白了,她机械性的应到。

“是什么事呢,告诉我好吗?”墨雨又说。

“是、是……我……喜、喜欢你……”汐像被催眠了似的竟然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摒住呼吸等着墨雨的回答,连头都不敢再抬一下。

“告白的时候要看着别人的眼睛说才会有说服力哦,不过你这么可爱,我就相信你了。谢谢你,我很开心。”墨雨摸了摸汐的头,“我出门了,回来见。”他这么说着,一阵风一样地走了。

汐愣在原地不能动弹。鸾远远的看着妹妹,微笑着,眼里却透着哀伤。

那天傍晚墨雨回来花栖时,没有带着女人。

————————————————————————————
№0 ☆☆☆血腥蓝2005-05-06 16:04:08留言☆☆☆ 


2.汐早早便在旅店的厅堂里坐着,眼睛望着街道的方向,那眼神分明写满了期盼。粉色的红晕回到了脸上,苍白的少女逐渐有了活气。这天的生意格外的忙碌,进进出出的客人们,要收拾的房间,让鸾分不出心来看着妹妹,直到天色渐渐变得昏黄,残阳染红了天际,旅店楼下自开的小茶社里还是人头攒动。
只有汐那小小的身影,总是静静的,静静的等待着。
那个熟悉的身影……只要是心仪的人,无论在多少人之中都能够一眼找到他。汐放在膝上的手握紧了,没觉察到手心里已经汗涔涔的又湿又热。
“我回来了。”那个高大的男人始终带着温和的笑,那种笑容,让人觉得心安,和姐姐的笑有些像,但又不同,汐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同呢?……不过让她觉得惊讶的是,墨雨是一个人回来的,身边没有跟着别人。难道……心里有些欣喜涌出来,但是又告戒自己不要太过高兴,毕竟……什么都还没有确定……想要站起来迎上去,哪怕帮他拿外套也好,但是汐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在那个角落里,眼睛始终追随着那个男子。
鸾在门厅里忙碌着,当墨雨进来之后,先是习惯性的向鸾看了一眼。有客人回来,鸾自然是觉察到了,可是她没有放下手上的活,甚至于……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全然忽视了墨雨的存在。墨雨僵在那里,有一瞬间的尴尬。接着他笑了一下,有些无奈地向二楼走去。在上楼前,他的目光终于与汐相接了。
墨雨的目光是疲惫冷漠而淡然的,没有一丝温度,汐觉得心头一紧,竟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从来没有发现到,深深喜欢着的人,还有这样的一种冷酷的眼神。但随即,墨雨笑了,笑得很温暖,眼睛里有什么亮闪闪的,很诚恳。[PS:那亮闪闪的可不是泪,表误会]汐僵硬的表情也恢复了一些,她试着回笑了一下。墨雨微微点了一下头,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
这天夜里,汐辗转反侧。半夜口渴的厉害,她起身找水,路过姐姐的房间。房间里点着灯,试着推门,门只是虚掩着,吱呀一声细响就开了。探头进去,屋里却是空的,橘红色的烛火在灯罩里跳跃,在灰的墙上投射出昏黄的影子。汐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多想,喝了水便躺了回去。今夜风声四起,窗外的大树摇曳,树叶沙沙作响。
————————————————————————————————
鸾站在墨雨的门口,愣了几秒钟之后,抬起手刚要敲,门开了。
“我知道你来了。你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几米之外就能闻到。”墨雨穿着睡袍,身上散发着清新的味道。鸾没有任何表情,默默进了屋里。
“你来是为了汐的事吧……”还没等鸾开口,墨雨已经这么问到。
“既然你已经知道……给我个准话,你到底喜不喜欢她?”鸾淡然地问,眼神如冰一般冷漠。
“如果我说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墨雨在鸾的对面坐下,从容地笑着。
“喜欢就得保证给她幸福;不喜欢的话,请你早点离开。”
“我说喜欢,你就相信了吗?人是可以说谎的。”墨雨还是笑着,眼神转向了窗外。
“不相信,所以我要看着你。如果你骗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无法忽视那道紧逼的目光,墨雨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
“汐喜欢的人,是你。”鸾那淡漠的语气,没有一丝变化。
“如果我说不喜欢汐,是不是明天就得离开?”墨雨扬了一下眉毛。
“是。”
“那么……我说我喜欢她,可以吗?”
“那你就要对她负责,要让她幸福。”
“……我试试吧。”
“记住你的承诺。”
鸾退出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
翌日早上,汐早早地起来,在一贯的地方坐下来,静静地看书。墨雨下来之后,汐的目光就不在书上了。
“早上好。”墨雨对着汐微笑,笑容是那么的耐看。
“你好。”汐想要装做不在意,可是表情还是怯怯的。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墨雨在汐旁边坐下来,接着问。
“恩……满好的。”汐轻轻说。
“不要说谎哦,你的眼睛里有倦意。”墨雨直视着汐的红彤彤的脸,汐羞得只敢看着地面。
“你们这里什么早点最好吃?今天想在这里吃早饭。住了这么久都没有尝过这里的饭呢,你帮我推荐吧?”
“恩,好的。”汐的眼睛有些亮。
“那么就拜托你了,我在这里‘坐享其成’啦。”
汐开心地跑去柜台,墨雨看着她的背影,淡淡地笑。目光顺着她滑向柜台内侧那个满面笑容的修长身影……
“姐姐,他说要我准备早饭呢!”汐的脸上少有兴奋的神色,像一朵沐浴了阳光的花。
“恩,好啊,那你就去准备吧!妈妈就在厨房里,你可以去帮手。”鸾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温和明亮。
“那我去了!”汐向厨房跑去,步子里满是欢欣的跳跃。
墨雨远远地看着鸾的笑容,带着几许欣赏的神色。当鸾向这里看来时,表情又恢复了冷漠。鸾对任何人都在笑,只对墨雨除外。那冷冷的表情,不如说更像是个监督者。
“你要好好对我妹妹。”鸾的眼神这样说,就像一把犀利无声的刀。
墨雨却不在意,还是无所顾忌地看着鸾,眼里是暖暖的笑意。你只是在利用我,因为你妹妹喜欢我;而我也只是在利用她,因为我喜欢你。就是这么简单而已。我明白,你也明白。
我自然明白,不过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妹妹,你还是趁早死了心吧。如果不是因为汐,我根本不会注意你。鸾漠然地别过脸去不再看墨雨一眼。
然后,汐开心地看着墨雨吃她帮忙准备的早餐,一整天都面色红润。汐实在是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也许当初让她主动和墨雨搭话,本就是一个错误——不过事已至此,再后悔已是枉然,只要墨雨可以收敛一些性子,哪怕就像现在这样对汐,已经很不错了。可是鸾看人一向很准的,她虽然那样安慰自己,还是觉得不安。墨雨绝对不是安分的人,也许他是温文尔雅的,但是他骨子的脾气是改不掉的。
汐只是看到他美好的一面,喜欢上的,也是那一面。但是……
也许就这样是不够的。
也许,对墨雨的态度应该改一改?
看着汐单纯满足的笑脸,鸾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
№1 ☆☆☆血腥蓝2005-05-06 16:05:21留言☆☆☆  引用


3.于是第二日墨雨再与鸾对视时,见到的是一张客气的笑脸。墨雨有些惊讶,于是小声问到:
“你今天……心情特别好么?”
“既然你住在这里,便是我的客人,对客人微笑,是应尽的礼仪。”鸾还是笑着,毫不避讳墨雨的目光。
“是吗……客人啊……”言下之意,只是客人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是。换一种态度,仍然是一样的淡漠。墨雨觉得无奈,但又好笑,于是撇着嘴出了门。不管怎样,能见到她的笑脸就好,好过一直遇冷脸。
刚踏出门想起忘了一些什么,于是又折回来。
“您…还有什么事吗?”刚一进门,鸾那好听的声音传来。
“汐呢,怎么不见她?”墨雨望着鸾,问。
“她在厨房帮手,今日轮到她做,没办法恭送您出门。”鸾笑着答到,笑容相当“职业化”,语气也是冰冷的,透着嘲讽和寒意。墨雨皱了一下眉。
“你一向用这样的表情对待客人吗?”他问。
“有什么不好吗?您如果不满意请赐教。”鸾说。
“没什么,挺好看,只是叫我有点心寒。”墨雨这么说,难得没有嬉皮笑脸,反倒有些落寞。
“……”那不是我的问题。鸾本想这么回答,可是看到墨雨那样的神情,就没有说出口,只是轻声说了一句。
“您走好。”
——————————————————————————————————

他不是在我面前故意做样子吗?如果当真心里记挂着汐,应该一下来就发现她不在的。何必出了门又回来?故做夸张吗?
如果汐知道,墨雨出了门又折回来问她的下落,一定又会高兴一天。
那就是他一贯的“手段”吗?
鸾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把别人想得那么糟糕呢?简直把他当作是敌人……没错,是敌人。从一开始就是。
汐喜欢的是他,可是自己断然没办法认同他。
没办法信任他。
那个男人太世故,太狡猾,莫说是单纯涉世不深的汐,就连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务必要小心,万万不可以被他骗到,无论他用什么样的手段……
只要不是真心对汐喜欢,都不可以放松对他的警惕。
可是……真的去在意一个人,真的很烦。
原本谁都不在意,只在意妹妹一个。她快乐,自己便快乐。
可是现在,却要在意另一个男人,真的很辛苦。
想要揣摩别人的心思,掌握别人的行动,原来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一开始就对他少有好感。
他那玩世不恭的笑脸,看自己时的肆无忌惮的眼神……都叫人不舒服。
鸾讨厌不诚恳的人。
可是……他又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一种让人心疼的神色呢……
鸾有些犹豫。
难道自己对他的种种判断,完全是出于偏见吗……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鸾有些糊涂了。迫他离开或留下,只是一种不得力的手段,决定权依然在别人手上,自己到头来仍是被动。留下又能如何?喜欢一个人,是强迫不来的。墨雨现在这样假装对汐好下去,就会真的对汐有感情了么?会吗?会吗?……
————————————————————————————————
“姐姐……”被轻拉衣摆,鸾回过神来,立刻恢复了笑容。汐扬着那张红扑扑的脸,额角上有细细的汗珠,看样子刚刚努力劳作过。“他……已经……走了吗?”
“是啊,走了一会儿了。”鸾回答说。
“是吗……”虽然自己拼命尽快的做事,还是赶不及送他出门,汐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过,他有问你去了哪儿哦。”鸾蹲下来,轻轻地帮汐擦去汗水,温柔地说。无论做什么,都希望汐能高兴,这就足够。
“是吗?”孩子的面容一瞬间又明亮起来,由衷地开心起来。
“是啊,已经出了门又特意折回来问呢。”鸾故意夸张地说,一边理着妹妹的衣领。这样说这孩子就会有一天的好心情,只是为了一个原本与她们毫不相干的男人。鸾有些不甘。可是,一切都是为了妹妹高兴,只要她能高兴,就足够了……
“恩…好开心。”汐的脸又红了起来。
她看起来是这么容易满足。只是那个男人一点点关心的举动,她都看得好重好重。为什么,为什么汐喜欢上的,偏偏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呢……满脸甜蜜笑容又带着羞怯神色的汐没有注意到,温柔地看着她的姐姐眼神深处是浅浅的犹豫和悲伤。
——————————————————————————————————
“汐,你应该再主动一点。”鸾这么说。她深深知道,这是汐内心深处的想法,是她渴望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虽然这并不是鸾的情愿,她还是这么说了,因为这样,可以让妹妹觉得快乐。
“主动吗?……”汐的两颊是浓的化不开的红霞。“可是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他不是一直对你很亲切吗?他不是在主动和你说话,也开始注意你了吗?他知道你的喜欢不是也没有拒绝吗?这就表示……他很有可能会喜欢上你呀!你不主动一点怎么行呢?”鸾继续说,语气是温和而平缓的,可是她的心里,很痛很痛。
……这些,都是妹妹的想法,她知道的。妹妹一直在想很多很多事情,全部是关于墨雨、墨雨、墨雨……!偏偏自己什么都能看到。是的,鸾一直都可以看到汐的心思。汐什么都明白,缺少的,只是勇气;而鸾,就是鼓励她的那个人。她们一直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我……真的可以吗?”汐犹豫地说。
“可以的,汐这么可爱,他一定会喜欢你的!”鸾笑着点点头。其实她的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这么简单,就好了。
可是,汐喜欢上的,偏偏是墨雨。
只是主动就可以得到他的爱吗?真的吗?真的吗?汐一遍遍的在心里问自己;而现在,鸾也在心里问着同样的一个问题。
——————————————————————————————————
这天傍晚,墨雨又是一个人回到栖花。一进门就见到汐红着一张脸怯怯地迎了上来。
“你,回来了。”汐努力地稳住自己的声音,小声说。
“啊,我回来了!”墨雨笑着点点头。汐却不再说话了,只是低下头去,看着自己小小粉色绣花鞋的鞋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持,画面定格了几秒钟。
汐感到自己的脸在烧,滚烫滚烫的。她恨自己的不争气,可是又无能为力,不知接下来应该怎样做才好。这时候,有一双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汐像遇到救星一样仰起脸来,看到姐姐那和善的笑脸,她觉得安心了许多。
“汐儿一直盼着你回来呢,这孩子很害羞的,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啊!”鸾那温柔的声音随即响起,原本僵持的气氛在她的声音里化解开来,柔柔地荡了开去。
“恩,我知道。谢谢你啊!汐。”墨雨弯下腰来摸摸汐的头,像在摸一只小猫。“我有点累,先上去了。”
他的眼睛注视着鸾,然后收回目光,向楼梯走去。在与鸾擦身而过的那个瞬间,鸾听到他的耳语传入鼓膜。
“你很残忍。”
——————————————————————————
№2 ☆☆☆血腥蓝2005-05-06 16:05:47留言☆☆☆  引用


4.为什么说那样的话……残忍吗?
鸾的心里一惊。原本平静如水的湖面被狠狠地投进一枚石子,水花四溅,波浪一圈圈荡漾开去,久久无法恢复平静。不知怎的,竟然会觉得心里面隐隐作痛。
残忍……那是个多么严重的词汇。不论这个词出自谁人之口,它指向的,却是鸾。鸾一向是以好脾气著称的,每个人都喜欢她,因为她的温柔、宽容与善解人意。鸾虽然骨子里冷淡,却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她从来没有被人说过不好,更别说残忍这种严厉的词汇。
可是现在,它被轻轻地,几乎是无声地抛向了鸾。鸾立时呆住,待回过头来时,只看到空空的楼道。
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最疼爱的妹妹说喜欢墨雨,所以自己就鼓励她向墨雨表白;以一个姐姐的身份,要求墨雨疼爱妹妹,要么就离开,鸾给了对方足够多的选择;现在,也只不过是鼓励妹妹向他主动示好,最多帮害羞的妹妹圆了场……到底哪一步做的不对了,被人指摘残忍?
……鸾想不明白。
所以就越发觉得懊恼。如果说只因为这句话,让鸾真正开始在意这个男人,也不为过。世事有时就是如此的难料。
我要向他问个明白。鸾这么对自己说。以她的性子,出现了困扰于心的问题,不搞清楚是难以释怀的。于是那天的夜里,鸾第二次来到了墨雨的房前。
——————————————————————————————————————
这一次,仍然带着犹豫。见了他的面以后,应该如何开口呢?在墨雨的门前徘徊了良久,鸾决定,还是算了吧。就算是旅店的主人,在夜里乱闯客人的房间,搅了别人休息,不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况且,自己又是女人家……。只不过是一句没有根据的话,根本不用这样记挂在心上。残忍就残忍吧,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在意别人的说词了呢?于是鸾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听到身后有门被急急拉开的声音。接着是脚步声。鸾刚要回头,手腕被人大力地一把拉住,接着整个身子被牵引着,滑过一个弧度。鸾只感到风呼呼地刮过脸庞,接着有些失去了重心。她不自觉地伸出另一只手想抓住些什么支撑自己,触到的是一个温暖而结实的胸膛。还没等她有思考的时间,唇已被重重的压住。鸾睁大了眼睛可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只觉得有些窒息。自己被人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挣脱,可是整个身子都被死死扣住,丝毫动弹不得。一个深而长的吻之后,鸾感到搂住自己的臂膀力度有些放松,于是挣脱开来,头脑居然白晃晃的无法思维。……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墨雨。
“你……到底在干什么?”鸾掩着嘴问到,气且羞恼。
墨雨却是一副无辜的表情。“对不起,因为我想吻你。”他这么说,脸上是得逞以后那种满足的笑容,看得鸾只想吐血。
“你很过分!自己欲求不满也不要不择手段。我从来没有阻止你带女人来住。”鸾向后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愤愤的表情。
“……你在我门口呆了好久,又要离开……找我有什么事吗?”墨雨沉默了几秒钟以后,问到。稍稍收敛了一些笑容。
“我……”这才想起事情的一些“前因后果”,鸾立刻镇定下来。既然他追出来了,正好问个清楚。“我是想问你,说我残忍是什么意思。”
“什么?”墨雨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皱了一下眉头。
什么?什么?……搞了半天,原来只是自己一个人在无端的烦恼吗?竟然连说话的人都忘记自己说过这样的话!?鸾又开始气恼,但是转念一想……何必呢,既然他都记不清楚,再去追究就显得很无谓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没什么,我是想来确认一下,你对我妹妹的感觉现在如何了。”鸾改口到。
“汐确实很可爱,又乖巧又听话,做的东西也很好吃,如果能够娶了她,想必是很幸福吧…”墨雨说。
“我在问你有没有开始喜欢她了?”鸾皱眉,一脸的严肃相。
“……有吧。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墨雨看着鸾,犹豫了一下以后,回答到。
“恩,开始喜欢就好。客人晚安吧,奴家告辞了。打搅到您休息请多原谅。”鸾优雅地欠了一身,转身下了楼。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慢慢变得微弱。
墨雨站在那里,看着鸾离开的楼梯口。
“……只是……她不适合我的。”他自言自语到。“而你,果然是很残忍。”他叹了一口气,转身,面无表情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
这天夜里,汐又没有睡好。半夜里热地醒来,身上满是汗水,粘粘的十分难受。被子里闷热的不象话,汐掀开被子,一股冷风钻进来,她不自觉打了一个寒战。好冷……可是盖回去又太热,这可如何是好……汐勉强搭上被子,只感到身上的汗水慢慢的变冷,然后,整个身体也开始冷起来了……好冷……
也许,还是去和姐姐一起睡得好。汐想着,脱下湿透的睡衣,换了一条丝制的细软的连身裙子,抱着自己的枕头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过道里黑森森的不见光。她,姐姐和父母都睡在一楼,那一层也只住着他们四个人,所以多少有些过于安静。汐抱着枕头小心翼翼地迈步,月光透过唯一的窗投射进来,洒落在她的身上,清冷的没有温度,但是很美。汐来到姐姐的房前,敲了三下门。
“是谁?”里面传来了姐姐那好听的声音。
“我,是汐。”汐轻声回答到。
里面传来脚步声,接着门开了。“怎么了?睡不着吗?”鸾出现在门口,关切地问汐。
“恩,觉得冷了,想和姐姐一起睡。”汐点点头,望向姐姐。“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来吧。”鸾把汐让进屋里,关上了门。汐爬到姐姐的床上,撩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然后露出头来对姐姐傻傻地笑。鸾也对他笑,上了床,吹熄了窗头的烛灯,盖上被子搂着那个软软的身体。汐露出的四肢又凉又滑,鸾情不自禁地把手放在汐的膀子上抚摩着,汐咯咯地笑。
“姐姐的手好暖和。”她喃喃地说。“姐姐的身子也好暖和,一直都是这么的暖和,好舒服啊。汐就不行了,老是冷冷的……”汐往鸾的身上靠紧一些,把头埋进姐姐的颈项间。
鼻间充溢着汐头发的淡淡香气,鸾满足地笑了。“别犯傻了,快睡吧。”她吻了一下汐的额头,然后把她更加搂紧一些。
“恩……明天也是加油啊,睡得饱饱的才有精神哪……”汐的语调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更像是在吟语。
搂着妹妹那冰冰的身子,鸾觉得自己很幸福。想要守护的,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啊,只要她心自己就比什么都开心。如果不是因为墨雨,她们本是没有什么烦恼的;如果不是因为墨雨,一切就可以这么淡然的幸福下去。为什么……为什么,汐偏偏喜欢上那个男人了呢……
鸾不觉间又想起唇间那个触感,她的脸一热,用手指抹了一下嘴唇。……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觉得不太对劲儿,可是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守护妹妹的心情至今真切不曾改变,那么对那个男人的心情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鸾生平第一次,遇到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的事情。
带着一丝疑惑,她合上了眼睛。
—————————————————————————————
[待续——]
№3 ☆☆☆血腥蓝2005-05-06 16:06:39留言☆☆☆  引用


高潮还没出来呢。
等:)
№4 ☆☆☆变态的某Y2005-05-06 17:25:14留言☆☆☆  引用


……揉眼睛……
当初我看的是兄弟俩吧?
难道我记错了?
№5 ☆☆☆O·O2005-05-06 22:48:59留言☆☆☆  引用


继续吧。这是个长篇的架子呢。
№6 ☆☆☆纯白2005-05-08 19:02:25留言☆☆☆  引用


其实并不是非常长^_^但是……大概还有一半吧,我一向喜欢很唐突地结束的,笑。
5.次一日的早上,鸾觉察到身边有些响动,睁开眼睛看,原来是汐抱着枕头正向下爬。
“都起来了么?”似乎还早,鸾翻了个身,问到。
“恩!早上好!我先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汐跳下床去转身对鸾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轻快地跑了出去。
“精神很好哪……”鸾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房门被轻轻带上,接着走廊里响起啪啪啪的脚步声。……今日,又要见到那个男人了,汐这么精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回想起昨夜的那个吻,鸾觉得心里有点乱。
……这只不过是他欲求不满的表现,更加说明他生性轻浮,一定只是这样而已……鸾这么对自己说。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万万不可乱了阵脚。今天也要加油才行……加油做什么呢?把汐“推销”给那个男人吗?自己刚才居然有一刹那的兴奋,好象要去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鸾愣了一下。
……怎么搞的……自己竟然变得这么不稳重起来。还有汐也是,眉宇之间少了凝重和忧郁,变得开朗一些了……这些都是反常的事情呀……会这样,是因为她们有了目标。而那个目标,就是墨雨带来的。
不管墨雨为人如何,这件事的结果如何,起码……现在没有什么不好。鸾下了床,换了一身衣服。窗外天还没有全亮,灰蒙蒙的,但是空气很好,透着淡淡的泥土味道。
————————————————————————————————————
“他很喜欢你做的东西,今日也为他做些拿手的东西吧。”在厨房里准备早晨的清谈菜式时,鸾笑着对汐说。
“恩!好的!”汐开心地点点头,笑容漾满了脸上。
“你要亲口对他说哦,说这些都是你特意为他准备的。”鸾继续说。
“恩……好的……”汐的声音低了下来,又开始犹豫了。她就是这样的,愿意为别人付出,但是特意“邀功请赏”这样的事情,她是万万做不来的。
“放心吧,他一定会赞扬你的!”鸾自然知道妹妹的心思,于是鼓励到。
“恩……”汐的脸又有些红,一边踮着脚忙忙碌碌。她今年十四岁,却生的格外娇小,要够到厨房的砖砌台面都有些吃力。
于是,墨雨下来吃早点时,看到汐端着一盘食物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鸾在她的身后,微笑着注视着妹妹的背影,眼里满是温柔。
“哎呀,都是给我的吗?”墨雨扬着眉毛,很是“惊喜”地说。
“恩,是我…特意……为您做的……”好不容易说出这些话,汐鼓足了勇气抬头看着墨雨。
“真是谢谢啦!看样子就很可口啊!汐真是能干!”墨雨照例摸了摸汐软软的头发,汐开心地低下了头,好象一只乖顺的小猫。
“那么我就吃了?”墨雨拿起筷子,目光很快的从鸾的脸上略过。他吃饭的样子都很优雅,几乎挑不出什么瑕疵,光是看他吃饭,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汐站在桌旁,不觉间看得入了神。
“被这么可爱的美人儿看着,我会不好意思的呀。”当碗里的粥下去大半时,墨雨对着发呆的汐说。
汐回过神来,脸又红了。她低下头来不知说什么才好。鸾一直在观察着这里,见此情形,从柜台里出来,走向这里。
“怎样?还合您口味吗?”鸾客气地问到,俨然是主人的架势。汐无措地看了姐姐一眼,便站在她身边不再说话了。好象找到了避风的支柱一样。
“恩。不过我也想尝尝这里大当家的手艺啊。”墨雨故意不看她,继续吃饭,嘴角带着调窘的笑意。
“我的手艺自然是不及我妹妹,汐儿特意为客人您准备的饭食,希望您可以体会到他的心意。”鸾一笑带过,全然不理会墨雨的话里有话。
墨雨放下了碗筷,站起身来,立时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他正视着鸾,脸上没有表情,鸾竟然觉得有些慌乱。两个人对视了几秒,却好象有几分钟那么长。接着墨雨弯□□来,笑意暖暖地看着怯怯的汐。
“真的很谢谢你,我希望可以天天都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哪。”
“恩……”汐微微点了一下头作为回应,心已经砰砰快要从喉管里跳出来了。
“如果……您还住在这里的话,自然是可以吃到的。”鸾那好听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我暂时不会走的,为了汐。”墨雨站直了身子,留下这样的一句话之后,走出了栖花。
————————————————————————————————
鸾和汐都僵住了,一时不能动弹。只不过是理由不尽相同。墨雨说出了这样的话,是否代表了什么?为了汐……么?果真如此吗?
如果真是为了汐,那就表示……她们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真的吗?那么就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为什么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闷闷的好难受……墨雨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因为这些小小的努力就被感动呢,不可能啊……鸾这么对自己说。他是不是纯粹因为好玩才这样说呢?人是可以说谎的,这样的话,曾经亲口从他的嘴里说出过。
那么……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一种不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也不知道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总之,鸾一点也不开心。…还是,去工作吧。她艰难地迈动步子,却被身边的汐拉住了。低下头去,看到汐红扑扑的脸,不知怎的,却有一些阴郁,大概是因为背光吧。
“姐姐,他的意思是不是说……他有点在意我了?”汐小声问,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应该……是吧。”鸾回答到。
应该为汐感到高兴的,可是却高兴不起来。所以声音是向下压的。
“真的吗?”汐低下头去,松开了抓住姐姐衣摆的手,默默地端起桌上的碗碟,向厨房走去。
然后一整天,都没有见汐再出来。
鸾站在台前,照例对着客人们微笑,笑容却有些凝重。有些熟识的客人便会关切地问她“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便摇摇头,不说话,有些出神。
——————————————————————————————————————
那一天,墨雨回来的很晚。他醉了,一身的酒气。身边是一个妖艳的女人,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脂粉香,打破了栖花固有的那种淡淡的花香。
“请问,他是住宿在这里的么?”那个艳丽的如同牡丹一样的女人扶着墨雨来到柜台前,看着鸾问到。
鸾仔细看着眼前这个低着头神智不清的男人,疑惑地皱了一下眉……他是谁?自己的店里宿着这样一个狼狈的人吗?
“他说自己住在这里,醉得不行了,只好给他送回来。”见鸾没有什么反应,那个女人苦笑了一下,抹着浓重口红的嘴角上扬,眼睛里却是无奈。
鸾跑出柜台,从女人身边扶过这个满身酒气的男人,细看他的脸,不觉心里一惊。……这是……墨雨。
“对,他是这里的住客。”鸾赶紧点头。
“他心里不痛快,喝了一宿的酒,也说了很多话。倒是我们那里的常客,却头一次看他这么糟蹋自己。”牡丹一般的女人揉了一下裸露在外的肩膀,那块香软的皮肤已经被压出了一块红色的印痕。
“……是吗……给你添麻烦了。”鸾这么说。她从来没有和青楼的女子打过交道,但是待人客气是她的习惯。
“哪儿的话,给了钱就是主人,没有我们抱怨的余地。况且,你还不是一样难做人,彼此彼此……”那个女子看着鸾,厚重的脂粉盖住了她原有的表情,眼神里却似乎别有深意。“那么,就交给你了。我走了。”她粗粗欠了一身,转身离去。
鸾扶着墨雨上楼,在楼梯口见到刚刚沐浴过的汐。汐原本低着头,看到姐姐撑着墨雨,便立刻跑了过来。
“他是……怎么了?”汐的眼里是心疼和怜惜。
“喝醉了吧……没事,我来照顾他,你先去睡吧。”鸾感到肩头的沉重,她吃力地对着妹妹微笑。
“那……”汐有些犹豫。
“真的没关系,你安心休息去,乖。”鸾依然努力地笑着,对汐说到。
“恩……那好吧。”汐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不时地回头看看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这才不舍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
[待续——]
№7 ☆☆☆血腥蓝2005-05-09 14:50:29留言☆☆☆  引用


6.鸾扶着墨雨,向他的房间走去。
二楼的走道狭窄而黑暗,几乎不见光。这个时候,住宿的客人多半已经入睡,只听见他们两个的脚步声,在木制的地板上空荡荡的回响。
有种窒息的压抑感。鸾这么想。曾经无数次来过二楼,在这样的深夜,却不多。况且,肩上还架着一人。虽然说照顾客人是应该的,但是这个“客”,在鸾看来,却不是那么普通。虽然一次次的告戒自己待人要公平……
墨雨的臂膀搭在自己的肩头,浓重的酒味一阵阵飘来,鸾不禁蹙眉。身边的男人,安静地反常,只是任由鸾指引着方向。好不容易推开门,进到屋里,鸾把墨雨扶到床上,把他的身子放平,衣领松开一些。醉酒的男人一脸的汗水,似乎很不好受,鸾决定去打盆水帮他擦擦汗,否则一定睡不安稳的。
刚要离开,手被一把抓住。鸾惊地回头,看到墨雨呓语到:
“不要走。”
一瞬间,心居然收紧了。有什么慢慢扩散开去,无声地充溢着鸾心中的每一个角落。男人的神情,好象一个孩子。鸾的那种感情,叫做怜爱——她本就是一个好心的人。
“我没要走,只是打水帮你擦汗,很快就回来的。”鸾轻柔地解释到。记得妹妹以前生病时,也是一样的反应。
可是男人固执地不肯松手,也不睁眼,就这样紧紧握着鸾的手不放。
“真的马上就回来了,听话,放一下。”鸾只好用另一只手轻抚上握住他的那只手,又轻轻拍了两下。这一次放开了。鸾赶紧抽回手,走出了房间。
从厨房的水缸里舀水时,鸾呆呆地看着水面上倒映出的那枚皎洁的月亮,清亮的好似一个圆盘。每舀一下,圆盘便碎碎地荡漾开去,在破碎的水面上漾起星星点点的白。鸾的心也似这破碎的月亮一样的不平静。就这么回去的话,恐怕要出事的——直觉这么告诉她;可是不回去的话……不行的,自己已经答应他了,就不可以食言。可是……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
究竟会出什么样的事,鸾也没有细想过。后来想想这只不过是自己的胡乱猜忌而已,根本没有凭据,自然也就无从采信了。怎么搞的,自己什么时候变的喜欢胡思乱想起来了……鸾摇摇头,端起铜盆上了楼。
推开那扇房门,满屋的酒气扑面而来。男人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显得如此的乖顺。鸾在床边放下水盆,拧了一掬毛巾,轻轻地拭去男人额角上的汗水。眼见男人那原本拧紧的眉渐渐舒缓下来,鸾淡淡地笑了。再拧一次毛巾擦拭时,男人睁开了眼睛。
—————————————————————————————————————
鸾小小地吓了一跳。本以为,他应该已经睡去了的。
墨雨那好看的眼睛注视着鸾,长长的睫毛覆不住那深邃的带着忧郁的深黑色的眸。那眼神是忧郁,浓的似乎化不开,这样的眼神,常常在汐眼中出现;这种熟悉的感觉,叫鸾一惊。难以想象,这样的一种忧郁,竟然会出现在面前这个男子的眼中。
墨雨抓住鸾举着毛巾的手,慢慢坐了起来,把原本弯着身子帮他擦汗的鸾拥在怀里,鸾全身都觉得僵硬了。
下一个瞬间,天旋地转。鸾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已被男子压于身下。毫无防备的姿势,鸾平躺在墨雨的床上,双腕都被擒住,根本动弹不得。……又来了,这种情况。似乎只要墨雨愿意,鸾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大意了,万万没有想到一个醉的几乎不省人世的人,会突然有了这般蛮力和敏捷的身手。
也许自己……真的不应该回来的。
“你……醉了。”稳住呼吸,鸾冷静地说。
“我没醉。”男人注视着鸾,眼神温柔而细腻,像在欣赏一件珍爱的艺术品。
“真正醉的人,哪会承认自己醉了。”鸾说。心里远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平静。现在怎么办?岂不是任人宰割吗?要叫吗?也许临屋的客人会听到,会来解围,毕竟鸾那般好听的声音,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一听便知道是她。
可是……如果叫了,墨雨便真的没法再呆在这里;如果汐知道了原因……那……不忍心想象妹妹那愁容满满的脸,鸾咬住了嘴唇。
“是,我是醉了。如果不醉,怎么会对你做出这种事。”墨雨贴近鸾的脸,一只手握住她光滑的颈项。鸾觉得脖子那里□□麻的,呼吸竟然有些急促。墨雨的气息吹在自己的脸上,也是急促的。
“你想做什么?”鸾竭尽全力叫自己冷静。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男人冷笑了一下。
“我想要你。”
——————————————————————————————————
墨雨一把扯开鸾的衣服,狂暴的吻如同雨点一样密密的袭在鸾那光滑白皙的皮肤上。有点窒息,似乎要被融化了一般,鸾无力挣扎。
“不要……”不愿意吗?那为什么不挣扎呢?为什么?仅仅是因为羞耻吗?……
男人解开鸾束发的绳,鸾那一头亮瀑般的长发披散开来。
“你真美。”男人的眼里是欣喜的神色,接着吻上了鸾的唇。鸾死死咬住嘴唇,甚至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但是墨雨那时急时徐的□□,终于“撬”开了鸾的唇,舌头长驱直入,在口腔里搅动……那个疯狂索求的吻,狂暴地像要把鸾整个吞进去一样。鸾的大脑再次空白了。
……但是,一瞬间,汐的样子在脑海里出现了。
不对,不对!如果不是为了汐,自己是绝对不会注意到墨雨的。墨雨应该是汐的,他喜欢的人也应该是汐。
“不,不对!”鸾忽然有了力气,一把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墨雨没有防备,反倒愣了一下。
“不应该这样的。你喜欢的人,应该是汐。”鸾几乎是疯狂地,喊出了这句话。是这样的,这样才是正确的。如果不用喊的,鸾自己也无法确定了。
墨雨呆住了。莫如说,是受伤的心痛表情。他默然地看着面前衣冠不整狠狠抓着自己头皮眼神涣散的鸾,看了很久很久。
“我知道了。你走吧。”终于,他冷冷地丢这句话,恢复到平时的那个一贯优雅的墨雨。
鸾失神地走出了房间。关上门的瞬间,眼泪蓦然地夺眶而出。
那一夜,鸾哭了很久很久,久到甚至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而哭。
————————————————————————————————————
第二天,当太阳重又升起,一切都好象没有发生过一样。
鸾的心里尽已麻木。她就是这样,不喜欢的事情,很快就可以忘掉;对客人的情绪当然更不可以隔夜。
汐照例早早的起床,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地为心仪的男人准备早餐;鸾照例站在柜台里,带着微笑迎送每一位进出的客人。
一切都好象和从前一样。
只是墨雨下楼时,不再看鸾一眼。
“这是……早餐……”汐端着盘子怯怯地迎上去,墨雨亲切地微笑,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
“谢谢你啊,汐。你真可爱!”墨雨接过盘子,拍拍身边的座位。“来,和我一起吃好吗?”
“这……”汐习惯性的回头看看姐姐,鸾微笑地点点头。
“恩……好的。”汐这才放心地坐下来。
“这个很好吃呢,你是怎么做的?”……
墨雨一直在和汐说话,脸上带着阳光一般的笑容。他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到呢?……鸾远远地看着他们,默默地想。
“那么我走了,乖乖地等我回来哦!”墨雨摸了摸汐的头之后,走出了栖花。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鸾一眼。
汐目送着墨雨离开的背影,端起盘子,红着脸进了厨房。
鸾看着店门外面的街道。外头阳光正好,可是她的心里却冷的可以结冰。
——————————————————————————————————
[待续——]
№8 ☆☆☆血腥蓝2005-05-09 14:52:43留言☆☆☆  引用


7.几天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
汐一如既往地早起,为墨雨准备早餐,再怯怯地送过去;
鸾一如既往地站在她的身后,远远地看着他们,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墨雨一如既往地吃了早饭,出门,到傍晚再回来。
如是地不断循环,每一日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一再的重复、再重复。
但是汐脸上的笑意渐渐浓了起来,也不再时时坐在屋里发呆,有时候做完手头的事情,就会出门去,也不知去了哪儿。鸾变得出神起来,虽然还是那样笑着,却不似以前那样无所挂记让人看了觉得温暖,而是透着忧伤。她的眼睛是冷的,不知道在看着何处。墨雨总是刻意地对汐亲切——刻意的,虽然他做的自然亲切,明眼的人一看便知道他并非出自真心。墨雨本不是会对汐那么亲切的人。相对的,他对于鸾那刻意的冷淡和忽视,每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可是个中的原委却没有人知道,于是有人传着这样的消息……
“鸾,那个叫墨雨的有钱人看中你妹妹了?”一日鸾站在柜台里出神的时候,一个正要出门的客人笑着这样问到,语气里带着玩笑的味道。
“啊?”鸾刚刚回过神来似的应了一声,习惯性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却十分的不由衷。与客人对视了两秒,鸾收回目光,小声地说:
“……也许吧。”
“好是好,不过……容我多嘴,墨雨可是个花心的主儿啊,前几天还见他进出青楼……汐那样乖顺单纯的孩子,怕是……”客住了嘴,重重叹了一口气。“不多说了,我出门了。”
“请走好。”鸾客气地应到。目送着客人远去的背影,鸾眼底的阴影越发的加深了。
————————————————————————————
这天墨雨回来的比平时晚些。栖花一层的茶社已经歇业了,本可以留了门去休息的,鸾却点了烛灯站在门口,眼睛望着外面清冷的街。
“姐姐,还不去休息吗?”汐已经换上睡衣,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站在过道口望着鸾。
“姐姐要等每个客人回来再睡。”鸾回过头来看汐,眼里满满的怜爱。“汐儿困了吧?先去睡,乖。”语气是温和的,却略带生硬的命令。每当鸾不想汐违了她的意思,都会用这样的口气。
“恩,那我先睡了。”汐点点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墨雨终于出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由远及近,脚步声在空的街上回响。看到栖花里的那点灯火,墨雨稍稍愣了一下,随即一丝笑意爬上了他的嘴角。
“站住。”
墨雨正欲再次忽视立于门口的那个身影直接上楼时,鸾那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音量不大却带着不容置辩的气势。墨雨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这是对客人说话的态度吗?”
“你现在不是我的客。”鸾关上门,声音是从容而平稳的。“我是以汐姐姐的身份和你说话。”
“那就去我房间说吧。”墨雨的身影消失在黑的走道里。鸾提着灯默默跟了上去。
——————————————————————————————————
“有什么事就说吧。”墨雨站在窗前,目光从窗口倾泻而入,银白色的冷光映着他那俊俏的脸。鸾放下提灯,走到墨雨身后,盯着他的背影沉默。时间如月光一般淡淡地流过,整个房间便沉浸在这样一种沉寂的沉默之中。
许久许久之后,鸾把头靠在墨雨的背上,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墨雨微微转了一下头,便恢复了原先的姿势不再动弹。
“你身上有酒味和脂粉的香。”鸾轻声说,“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洗澡啊。”墨雨笑了一下,转回身来拉住正欲逃开的鸾,一把把她拥入怀里。
“为什么对汐好,还在外面花?你应该……”鸾微皱了一下眉头。
“应该对汐一心一意吗?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说这样的话,我不喜欢听。”墨雨蹙眉,轻抚鸾的嘴唇,然后吻了下去。鸾无力挣扎也不想挣扎。她深陷在面前这个男人的深吻和怀抱中,竟然满足到几乎忘了自己。呼吸急促,神智不清,好像醉了酒一般任由他摆布。
究竟为了什么等他回来,为什么进了他的房间,为什么忍不住靠上了他?
不是为了汐吗?不是以姐姐的身份而来吗?不是为了质问墨雨吗?
又为什么……觉得这些只是借口?只是谎言?
一种深深的寂寞攫住了鸾,一点点地□□着她的心。
墨雨抱起无力的鸾,把她放在床上。轻抚着她的鬓角与被泪润湿的脸颊,深的见不到底的眸透着无限的爱怜和温柔,还有,痛苦。
“你已经伤透了我的心,现在还要伤了自己的。”墨雨的低语犹如魔咒一般在耳边回响,慢慢渗入心里。“我永远不可能喜欢上汐,从一开始我爱的人就是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一遍遍地说着无情的话,你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就算这样……我还是爱你。我无法达到你的要求,我无法给汐真正的幸福,别再固执下去了,我的公主,难道你不爱我吗?”
墨雨的唇压着鸾的皮肤,一寸寸地滑过。炙热的触感如同滚烫的烙印,映红了鸾原本白皙的肌肤。
鸾的心彻底的乱了,碎了,也醉了。
但愿这一切只是一场美好的梦,但愿这一刻能够持续得长久一些……
——————————————————————————————————————
被熟悉的鸟鸣声唤醒,鸾睁开了眼睛。自己正蜷缩在男人温暖的怀里,鸾惊地拉过毯子遮住□□的身体。低头看时,身上印满了吻痕。
这不是梦。
汐……
汐怎么办?该怎么对她说呢?自己一直扮演的究竟是怎样的角色啊……一个一心为妹妹谋幸福的姐姐,到头来却爱上了妹妹心仪的人。天哪,这么老套的情节当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身边的男人已经醒来,握住了鸾的一只手放到唇边吻着。鸾的心立刻软了下来。……自己的的确确爱着墨雨,这个事实无可辩驳。要不然,此刻被吻着的幸福感为什么压过了对妹妹的愧疚?
“汐……马上要起来给你做早饭了吧……”鸾回望那个满眼温情的男人,无力地笑了一下。
“我明天要去外地处理一笔生意,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向汐说明一切吧。她是个乖孩子,应该会谅解你的。”墨雨说。
“你……要走了吗?”鸾的眼里写着不舍。
“不会太久的,等我回来。”
————————————————————————
“今天是墨雨住在这里的最后一晚,明天他要去外地做生意……”在厨房里打理时,鸾说。汐明显的一僵。
“最后……一晚?”
“恩,不过他说会回来的。”鸾点点头,不自觉地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
“会回来?”汐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会回来的。”鸾又点点头,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姐姐,今天晚上,我想给墨雨送行,可以吗?”一阵沉默之后,汐小声地问。
鸾愣住了,笑容有些凝固。但接着她再次点了点头。
“好啊,你自己告诉他。”
——————————————————————————
当汐这样说时,墨雨望向了汐身后的鸾。鸾的眼里是暖暖的笑意,轻轻颔首。于是墨雨也笑着说:
“当然好。”
汐的脸泛着红,原本凝重的神色里透出了喜悦。

那一天墨雨回来的比平时都要早一些。
汐难得地穿着一条艳丽的红色裙子,化了淡淡的妆。
一顿晚饭,席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汐的神情尤其沉重,眼角带着细小的泪珠。
“谢谢你们的招待,我先上去收拾东西了。”墨雨微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行了一礼。汐也站起来,拉住了墨雨的衣角。
“我会回来的,不用为我担心。”墨雨摸了摸汐的头发。
“让墨先生早点休息吧,汐儿,乖。”鸾拉过汐,汐不舍地松开了手。姐妹俩目送着墨雨上楼的背影,然后默默地收拾碗筷。
[待续——]—————————
№9 ☆☆☆血腥蓝2005-05-09 14:53:54留言☆☆☆  引用


……揉眼睛……
当初我看的是兄弟俩吧?
难道我记错了???
??
☆☆☆O·O于2005-05-06 22:48:59留言☆☆☆
=========================================
么记错,其实这个才是正式版
这文两个版本,因为我那时候的特别爱好= =|||
而且这个故事里面性别怎么处理都有问题……
№10 ☆☆☆血腥蓝2005-05-09 14:55:18留言☆☆☆  引用


既BL又BG,还GL?
№11 ☆☆☆纯白2005-05-09 19:55:32留言☆☆☆  引用


8.这天夜里风格外的狂暴。
鸾和汐都辗转反侧。
第二天早上鸾来到墨雨的房间,敲了几下门却没有人来开门。鸾推开门,屋子里是空的,根本不似住过人。
他已经走了。
“姐姐……墨雨他……”在厨房里为客人准备早餐时,汐忍不住问。
“他已经走了吧,招呼也没有打……”鸾小声说,声音里是一种掩饰不了的空寂和无奈。
那天中午汐一个人在院子里忙碌着。
“在干什么呢,小妹妹?”有路过的客人觉得好奇,便问。
“我在种树。”汐回答到,汗湿了她的衣裳,泥沾上了她的脸,她却不肯休息。
“要帮忙吗?”
“不用,我要自己种。”
鸾在柜台里出神地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姐姐,来看。”汐忽然跑过来,拉着姐姐的衣角,不由分说就把鸾拽到院里。
院子中央是一株小小的树苗,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
“这是……?”
“这是一棵梨树,种在这里,等墨雨回来了,就可以吃到梨子了呀?”汐跑到树苗旁边,轻抚着绿油油的叶子,脸上是幸福的笑。
傻孩子,墨雨哪会去那么久啊……鸾望着妹妹,心里想着,但她没有说。风吹在她的脸上,轻柔地拂过。
——————————————————————————————
但是,一年又一年,那棵梨树渐渐地长高了,开花了,甚至当真结了梨子。白白胖胖的梨子挂满了枝头,可是墨雨一直没有回来。
汐出落成一个仪态端庄的姑娘,虽然还是不喜欢说话,却比小时侯大方了许多。她常常照顾着梨树,每当结出果实就摘下来,削给姐姐吃。
“也许我当初,不应该种梨树的……梨、离……”汐一边把一片雪白的梨放进嘴里,一边喃喃地说。
“他会回来的,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吧……”鸾这么安慰妹妹。梨子真的很甜,又多汁,可惜没办法给墨雨尝到……
“他真的会回来吗?”汐抬脸望着姐姐,神情是凝重的。
“会吧!”鸾说。她心里是这么相信着的。墨雨会回来,所以她要一直等下去。
“恩,那就继续等着……”汐低下头,小声说。
—————————————————————
但是上天不给汐机会等下去了。她病倒了,而且医不好。鸾看着汐一天天的憔悴下去,黯然伤神。
“姐姐,你不要为我伤心。我这样,也是报应。”汐对姐姐微笑,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她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逝。
“不要这样说……”鸾的心像被划了一道口子,汩汩的向外涌着血。妹妹没有救了……却还在说着这样的话……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报应吗?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墨雨没有回来,现在连妹妹都要离去……
“姐姐,我对不起你……”汐在说完这句话以后,闭上了眼睛。鸾默默地埋葬了妹妹,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眼泪早已经流干了。
——————————————————
可是她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对不起……究竟是什么对不起?
这样的话,反倒是鸾一直想对汐说的。
汐一直到死都不知道真相,不知道她的姐姐与她心仪的人相爱,合伙欺骗她。……那确实是欺骗。虽然说好等墨雨回来,就对汐说明一切的,可是墨雨没有回来。而鸾也一直没有再提这件事。所以汐一直一直认为墨雨是喜欢着她的,也一直一直在等着他回来吧……
也许,墨雨不回来也是好的。在等待的日子里,鸾一次次地梦到汐的眼泪。一边是自己最爱的妹妹,一边是一个深深吸引着自己的男人,究竟怎样才能两全呢?真的要说出实情吗?……鸾在梦里犹豫着,然后醒来,一身冷汗。
也许在潜意识里,鸾并不希望墨雨回来。
可是,她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他。
面对着妹妹单纯的笑脸,心里填充的,是深深的歉疚。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吧。
两个都不想失去,结果两个都不在了。
太过“贪婪”的结果。这就是“报应”吧……
鸾的脸上再也没有笑容,阴郁的不似一个人,客人们认为那是因为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妹妹所以过于悲痛,也许是,也许不是。
再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已经没法再对客人露出笑容,没办法让人觉得安心了。
爱着的人,想守护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一个失去消息,一个永远的沉眠……
心也好疲惫,倦到看到这里的一切,都觉得麻木;无所谓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鸾决定离开。
————————————————
推开一层走廊倒数第三扇房门,鸾步入了汐的房间。暖暖的阳光从方型的窗口投射进来,撒满了尘封数日的屋。
已经好久没来过汐的房间了。
汐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住的房间。
汐是个乖巧的孩子,不喜欢出门,不喜欢运动,所以除了帮忙店里之外,她几乎一直呆在房间里。这个房间,是汐呆过最长时间的地方。
这里也是她“离开”的地方。
汐……
站在门口看着这朴素的房间,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冰冷冷的滑进脖子里,鸾才有了知觉。收拾着妹妹的东西,每触到一件心里就涌着悲哀。
鸾的目光被一本类似于日记的本子吸引住了……是汐的日记吗?鸾犹豫了一下,拿起本子小心地翻开了第一页。
纸上的墨迹还很新,看起来是一封信,指明给“姐姐”。页末注明的日期竟然是两个月以前……那就是汐还病卧在床的时候?鸾好奇地看起来——
——————————————————————————
姐姐:
知道你迟早会看到这本本子的,请继续看下去,无论你是否对我的日记感兴趣。你看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吧,不要为我伤心,我希望姐姐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其实……有一个“秘密”,我一直藏在心里,也一直写在这个本子上。最初写日记只是出于发泄自己的郁闷罢了,但渐渐的,日记就变成了我的“朋友”。因为有许多的事情,都是不可以告诉别人的,包括姐姐你。现在想起来,当初真的是有点“疯狂”,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对了。看着姐姐满心希望地等着墨雨回来,我就觉得……很对不起你。可是,我实在是不希望失去姐姐。到现在还是不后悔,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姐姐。
……我不善于表达自己,无论是语言还是文字,所以这封信和这本日记看起来会比较吃力吧,不过我想姐姐你一定能看得明白的。无论接下来看到的什么,都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也许这只是奢求,姐姐恐怕是不会原谅我的……我夜夜都做着这样的噩梦,所以一直不敢告诉你。可是……我希望你能幸福,真的幸福。现在我不在了,也就不会有人再束缚着你了吧……我在另一个世界也会一直为你祝福。
请继续看下去吧……


鸾看到这里,心里隐约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她压抑住这种心慌,继续看了下去……
——————————
[待续——]
№12 ☆☆☆血腥蓝2005-05-10 10:58:31留言☆☆☆  引用


9.接下来,墨迹有些黯淡,日期也早了许多,汐的字体显得比较幼稚,那是她十四岁时的笔迹。
一段段的,没有注明明确的时间,但是可以看出来是分了许多天写的,每一天都是很短小的记录,书写着当天比较重要的事情,以及汐的一些想法。高兴的事,不高兴的事——鸾发现,几乎每一天的日记里都有关于“姐姐”的事情。
一种温暖的感觉一点点的填进鸾的心里。仿佛那个乖巧可爱的妹妹,叫着姐姐跑过来,扑在鸾的怀里,傻傻地抬头看着她,微笑,美丽纯洁的好象一朵开在春天的嫩黄色雏菊。鸾不觉地微笑,继续翻下去……
直到“那一天”,温馨的气氛被打破了。
——————————
今天一个叫墨雨的男人住进了客栈。
墨雨。
从他走进栖花的那时起,我便注意到,他的目光注视着姐姐。
他是个威胁。
虽然姐姐只把他当一般客人对待,可是以后呢?以后会如何?不知怎的,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这个男人,是个威胁。
———————————
墨雨在栖花已经住了两个星期,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但我不能保证他不会有所行动。
他每天带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回来,难道不是为了吸引姐姐的注意吗?
……这个夸张的男人。我讨厌他,讨厌。
他不配这样嚣张地看着姐姐。
———————————
……不行,我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我必须赶在墨雨以前有所行动。
今天晚上,姐姐来找我谈心,我告诉她说我喜欢墨雨。
我要引起墨雨的注意,虽然我不能肯定能成功,但我要试试看。
———————————
今天早上,我鼓足勇气,终于向墨雨“表白”了。……真的很难开口,姐姐在柜台那儿注视着我,墨雨站在我的面前,高大到必须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我必须对一个完全不爱的男人说喜欢吗?……犹豫了好久,几乎放弃了,可是墨雨居然自己来诱我开口。
做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对我微笑,口气那么温柔,以为我是个很好骗的单纯小女孩吗?他不过是想利用我。
“你有话对我说是吗?”他这么问。
我得说,必须得说。
心里碰碰打鼓,我说了,我喜欢你。
————————————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半夜里起来,来到姐姐的房间,房门虚掩着,屋子里是空的。
心里有种感觉,姐姐在楼上,在墨雨那里。不知怀着怎样的心理,我摸黑赤着脚上了二楼。
在墨雨的门前停下,犹豫了一下,战战兢兢地把耳朵贴在薄薄的门板上……
“……所以我要看着你。如果你骗她,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
“汐喜欢的人,是你。”
“如果我说不喜欢汐,是不是明天就得离开?”
“是。”
“那么……我说我喜欢她,可以吗?”
“那你就要对她负责……”
看,墨雨果然是这样的男人,我从开始就没有错看他……谈话似乎结束了,姐姐的脚步声向门口逼近,我赶紧躲进角落的阴影里。姐姐推开门然后回身关上,接着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姐姐是向着我的,她一定真的认为我喜欢墨雨,所以来要求他对我负责吧……
我不想骗姐姐的,可是没有办法……
—————————————
墨雨的眼神好犀利。他一眼就看出我没有睡好。
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要被他拆穿了,还要没有,他只是问我这里什么早饭比较好吃,这就好。
我就继续讨好他吧……
我其实,根本不指望他会喜欢上我,因为他看姐姐的目光,从来不曾因为我的努力而有任何的改变。
姐姐对他刻意的冷淡,我觉得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有病。不过没办法,自己的心情是骗不了自己的。
—————————————
……今天早上轮到我做事,虽然努力地做了还是不行,等我赶出去的时候墨雨已经走了。没能监视到他,不知道今天早上他对姐姐说了什么?可恶。
姐姐对我说他有过问我的去向……出了门还特意折回来问。我应该高兴吧?所以我笑着说好开心。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努力有了效果,而是他刻意利用我来引起姐姐的好感和注意。那个狡猾的人……
姐姐说我应该再主动一点……再主动……吗?
对这个我恨到骨子里的男人主动示好?
也许我是应该再主动一些了……所以傍晚的时候我主动去和他打了招呼,他笑着摸我的头,我只感到厌恶。他在敷衍我罢了,他的眼睛,注视的还是姐姐。虚伪,这个男人只不过是个伪君子。
不知道他对姐姐小声说了什么,姐姐的脸色竟然有些变了……我很担心,晚上我要去看看姐姐……
——————————
姐姐又不在房间里。我的心差点停止跳动。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小小的响动,我来到楼梯口,听到姐姐的声音,带着一些怒气。
“你……到底在干什么?”
“对不起,因为我想吻你。”这是墨雨的声音。
他吻了姐姐?
凭什么?就凭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去吻姐姐?姐姐是我的!讨厌,墨雨真是讨厌!
昨天晚上我又去找姐姐了,我要和她一起睡。姐姐还是那么地温柔,我要紧紧地抱着她,我不想失去她啊。墨雨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他凭什么横在我和姐姐之间?不可原谅……看来我要更加地努力才行……
——————————
今天我早早地起来,为了给那个男人做早饭。其实我恨不得直接在饭里下□□,毒死他才好。看得出来,姐姐最近心情一直不好,一定是因为他。可是,就这么毒死他是不现实的,我还是先继续讨好他,尽量分散他的注意力吧……我原本是这样打算的。
可是他竟然说“我暂时不会走的,为了汐。”
他怎么有脸说地出口的?为了我?笑话。他不过是在利用我,利用我作为他继续呆在这里的理由,利用我继续戏弄姐姐。他真是不要脸,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姐姐,他的意思是不是在说……他有点在意我了?”我问。我是故意这么问的,我想看看姐姐的反应。……我害怕姐姐露出忧伤的表情,我害怕会是那样的结果……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不知道姐姐注意到没有。
“应该……是吧。”姐姐没有像平时那样温柔的微笑。她甚至没有表情,声音是沉闷的。……糟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姐姐真的喜欢上墨雨了?……
我在院子里坐了一整天,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理思忖着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可是,我想不出来……谁来告诉我啊,还是说,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我只不过是徒劳的挣扎而已?我忽然发现,我是那么地无力。
————————————
[待续——]
№13 ☆☆☆血腥蓝2005-05-10 10:59:04留言☆☆☆  引用


10.昨天晚上,墨雨回来得很晚。我洗完澡出来正要回自己的房间,就看到姐姐扶着一身酒气醉地不省人世的墨雨向走道走来。
……他有要来这一套了。
虽然很不放心,不过既然他醉成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太过无礼的举动吧?况且我实在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他。而且姐姐十分强硬地要亲自照顾他,甚至把我排除在外……
她那样的语气和眼神伤到我了。
姐姐觉得墨雨比我还重要。在那一个瞬间,我是这么认为的。
既然这样……我还能做什么呢?只能由他们去。
纵使我知道墨雨极有可能是在卖醉;姐姐也知道,还是这么执意地亲自送他上去。所以姐姐心里是希望发生什么的了。
虽然她也许并没有直接意识到这些。
可是我是明白的。
现在我只希望,一切都能够和从前一样就好了。什么都不要改变……不要。
——————————
看起来确实什么也没变,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姐姐和墨雨没有什么……
墨雨忽然对姐姐冷淡起来,甚至不正眼看她,反倒一直对着我笑。笑地极不由衷,难道他认为我是傻子吗?
——即使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真心在笑。
而姐姐,也开始变得沉闷起来,经常发呆。这都是墨雨害的。
既然喜欢姐姐,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她?为什么害她不开心呢?
这个男人是不可靠的,他没法给姐姐安定的幸福。
为什么,姐姐喜欢上的,偏偏是这样的男人呢?
白天做完活儿以后,我悄悄地跟踪墨雨。他还是以前的那副德行,一个下午都在青楼里消磨时光。看着他和那些妖艳的女人调笑,我就觉得恶心。
他这样的人,绝对配不上姐姐。我越发的这么觉得了。
——————————
……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居然一直要等墨雨回来。
现在都已经快三更了。
想也知道,墨雨一定又去花了。
姐姐一定是有什么打算,因为她“逼”我去睡觉。她有一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在她和墨雨之间。
我还能做什么呢?只有乖乖地进房间。我不想让姐姐为难,在姐姐面前,我一直是绵羊一般乖顺的好孩子。
可是天知道,我怎么睡得着?!
还好留有一截蜡烛,于是点了烛灯写一会儿日记。如果日记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就好了,你知道我全部的心思,可是却无法给出任何的意见。
……姐姐似乎和墨雨上楼了……
楼上隐约传来关门的声音……
这下子真的是完了。
姐姐是真的爱上墨雨了,这是毋庸质疑的。
……我不要,我不要姐姐去别人的怀里……那么我现在还算什么呢?
姐姐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
““今天是墨雨住在这里的最后一晚,明天他要去外地做生意……”姐姐告诉我这个消息。
……走了?终于要走了吗?
……不会这么简单的。
墨雨还是占有了姐姐,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我一切的努力都没有作用,说不定……反而在促进他们……不能原谅,不能轻易放过他……
“不过他说会回来的。”姐姐又说。
姐姐背对着我,但是她的声音好温柔,充满着期待……墨雨已经进驻了她的心里。他如果回来,一定会带走姐姐的,我不要……
对了,既然他要去外地做生意,这是一个好机会呀……
“今天晚上,我想给墨雨送行,可以吗?”我问……
墨雨的杯子里,抹了药。那是一种麻痹神经的烈性药,如果兴奋就会导致暂时性的失明。
其实原来想过直接下剧毒的,可是那样会有太多破绽,而且危险。
况且我另有打算。墨雨没有做错什么,罪不致死,所以我要给他一个机会,否则太不公平。
晚些时候,我来到了墨雨的门前,请叩几下以后,门开了,墨雨果然还没有睡。
“你身上的香味与你姐姐略有不同。”他已经察觉到我的到来,在我叩门之前。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他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恩,我有话想说……可以进去吗?”我小声说。心里反复确定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努力让自己镇定。一定要自然一些。
“好啊。”他让开路,在我身后关上了门。
“你……明天几时启程?”我席地而坐,长长的裙摆拖至地面。小心一点,不要发出声音……好……
“一早就走了,路程很长。”他没有过来。
“那么……行李呢?”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切都已经收拾地井然有序。
“托给行李行先运过去了,带在身上未免太麻烦。”
……很好,这样省去我不少事情。下面……
“我想……在你走之前,提一个冒昧的请求……”我的脸自然而然地发烫了。他一定已经猜到了我下面要说的话。他的脚步声在我身后停下。我的心碰碰地快要跳出来了,快动,不要僵住……既然是我先提出就要主动……
我的手触到胸襟前的搭扣,用力地解开。要小心,不要把“那个”碰到地面发出声音……
衣服褪去,皮肤直接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我站起来,努力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的眼里有着一丝惊喜,虽然一闪就过去了。
“不要这样。”他别过脸去。他不敢看我,因为他没有那么大的耐力。
我走向他,拉起他的手,很温暖的手。
“请做吧,我想你应该可以了解我的心情。”……应该可以了解的,身为一个一直仰慕着他深深爱着他的单纯内向的孩子的心情。
我知道,他不会拒绝我的。
他骨子里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和忠诚是什么。
他自己选择的,死亡之路。他永远不会像我这么爱姐姐。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不该对姐姐有意,不该夺去了姐姐的心,现在又要用亵渎了姐姐的身来亵渎我。
他应该死的。
我静静地忍耐,越是痛苦就越是快乐,我要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终于他失明了。就是现在了。我挣扎着摸索着,在衣服里找到了那把匕首。很锋利的匕首,特意为了他而准备的。我用力地把匕首刺向了他的心脏……这下好了,墨雨再也不会“回来”了,不会来打搅我和姐姐了……
姐姐,墨雨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的,每次提到她,你都满是信心地说“他会回来的……”,看得我好心痛。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其实墨雨就被埋在院子中央那棵梨树下,我当初种树,只不过是为了确保那一块土地不要被别人误动而发现尸体。现在我自己也将不久于人世了。对于死亡,我并不害怕,这一切都是报应。可是……真的舍不得离开你……我到最后都没有勇气亲口告诉你一切,但是我想还是让你知道的好。我真的是个很残忍的人吧……可是姐姐……我爱你……
——————————
鸾的视线渐渐地模糊起来,
泪水一滴滴的落在纸上,把汐那娟秀的字迹打地一片模糊。太阳落山以后,鸾才回过神来,拿着信来到庭院里。
院子中央的那棵梨树正开花,一片片的洁白,镀着夕阳的橙黄,美丽而妖艳好象燃烧的雪。
鸾慢慢走到梨树旁边,眼泪未干,脸上有蒸发着的寒冷。伸出手来轻轻抚摩着布满皱褶的树皮,鸾抱着树身,闭上了眼睛。
一阵风吹过,梨花摇晃着,无声地飘零。
[全文??完]
№14 ☆☆☆血腥蓝2005-05-10 10:59:29留言☆☆☆  引用


既BL又BG,还GL???
??
☆☆☆纯白于2005-05-09 19:55:32留言☆☆☆ 
========================================
恩……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
№15 ☆☆☆血腥蓝2005-05-10 11:00:14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