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论坛网友交流区听风楼
主题:[活动] 莫离[12]
收藏该帖
已收藏
这段时间一直都忙忙忙,实在不知道有无时间写,然后,仔细看了看,觉得自己就只有这一篇稍微沾点边,贴过来表示对纯白亲爱和我从十大就开始仰慕滴小周的活动的支持,嘻,请不要嫌弃||||希望尽快可以贴新的参加活动||||||



《莫离》


????莫优和莫离是兄妹。
  莫优七岁的时候,莫离方出生。小小的粉红色婴儿,裹在襁褓里如同一只可爱的花生米,不停不停地哭。
  莫优讨厌那股子奶腥味,不肯抱妹妹。妈妈恼了,把奶瓶塞在莫优手里:“哥哥就要有哥哥的样子,喂妹妹喝牛奶!”
  莫优大不耐烦地把奶嘴往妹妹口里填,喂得急了,莫离呛得牛奶全喷了出来,连小小鼻孔都在往外冒。莫优被骇到,趁妈妈没看到,伸手乱七八糟地擦拭,突然,莫离张口就咬住他的手--小婴儿没牙更没力气,但那一咬就不肯放开,莫优算是怕了她,只能任她含着手指。莫离幼细的舌头痒痒地舔着他的手指,从此,这成了妹妹最喜欢的游戏。
  有BABY的家庭总是混乱。好在花生米一般的婴儿终于在一天一天长大。
  莫离一天天褪去粉红和额头上的抬头纹,皮肤白雪雪,一双眼睛乌沉沉的黑,任谁见了都忍不住赞,多好看的小人儿啊。
  莫优见妹妹一日一个样地漂亮起来,逗弄的时间也多起来,买了些小鼓铃铛什么的逗妹妹开心。
  莫离喜欢莫优,但从来不曾唤他哥哥,只含糊地叫优,怪声怪气的,老爹老妈一听就笑得乐不可支。
  莫离会说话。
  莫离会走路。
  当莫离长成眉目分明的小女孩时,莫优进入了他的叛逆期,下巴上冒出细细绒毛,喜欢用批判不屑的眼光看世界,偶尔耸着眉毛思考诸如人生意义这样的深奥命题。
  这样的莫优眼光已开始追逐高年级的美丽学姐,自是看不上小尾巴莫离。
  而家里的生意也越做越大,爹娘都成了空中飞人,偌大的家里,莫离成长得像一棵安静的植物。
  日子……似乎也并不无聊。
  莫离自有她嬉戏的法子。
  用一只圆圆的锅放在花园里,里面扔几块糖果。不多时,无数蚂蚁倾巢出动,欢天喜地地爬进锅里搬糖果。
  莫离慢慢喝完大杯果汁,看看差不多了,就啪地扣上锅盖,整只锅子端起来放火炉上去,算着时间,五分钟后再揭开锅盖,一鼓焦糊的味道。
  莫离将那些黑呼呼的小尸体倒在白纸上,堆出一个心形,放在莫优的书桌上--是的,莫离一直至爱哥哥。
  莫优喜欢钓鱼,每到周末就在花园里掘蚯蚓做鱼饵。
  莫离在书上看到蚯蚓的残肢可以再生,于是就拿着小铁铲和剪刀在花园里忙活了一下午--掘出蚯蚓来,细心地一条一条剪成小段,两毫米长的小段--那以后莫优就可以有很多很多蚯蚓做饵了。
  一日,莫优回家,只见莫离坐在日头下的台阶上,托着腮怔怔发呆,不禁奇怪,几步跑过去问到:“离离,大热的天坐在这里做什么?”
  莫离说得理所当然:“等你呀。”
  莫优看着她一额头的汗,心里突然万分愧疚,摸摸她的头发说:“走,哥哥带你出去玩。”
  莫离兴致高昂地拖住莫优的手,呵呵笑。
  莫优骑着单车带妹妹去海边游泳,穿过一条小径,莫优看到路边草丛中躺着一只死老鼠,当即厌恶地皱皱眉:“倒霉,居然看到只死老鼠。”
  莫离知道莫优素来讨厌老鼠,立刻从车后座上跳下来,踉跄了几步,几乎摔倒。
  “离离,你做什么?”莫优也跳下车,莫名其妙。只见莫离冲回去,对准那只死老鼠就是一通乱踩,腐败的血肉迸裂开来,莫离直把它踩得没人能看出那曾经是一只老鼠。
  恨恨地松了口气,转过头只见莫优已经俯身吐得一塌糊涂。
  从此,莫优就有点怕妹妹。
  也对爸妈说过,老爸只大手一挥:“我家儿子倒没有女儿胆子大!”
  老妈心里觉得不妥,带着莫离去看医生。
  莫离一身白色裙子,头发上结浅粉蝴蝶结,笑起来甜美无辜。医生的问题一道一道回答得天衣无缝模扛鑫侍饣卮鹜瓴煌衩参⑿Γ蛑蔽扌缚苫鳌
  医生也被她逗得满心欢喜,临了还送她大把糖果。
  回到家,莫离跑进莫优的房间,第一次开口叫他:“哥哥。”
  莫优吓一跳,紧张地看着她。心里有刹那恍惚,明明是这么清甜美丽的妹妹,那天的事--是不是这是自己的噩梦一场?还是自己把它看得太严重了?
  “哥哥不喜欢我。”莫离安静地说。
  “我哪有不喜欢你。”莫优摇头。
  “你告诉爸爸妈妈我有病。”
  “我……我没有……”莫优被莫离乌黑的眼睛看着,不自禁就说了慌。
  莫离似乎也不听他说的,只走过去,双手抱着他的肩说:“我喜欢哥哥。”
  有冰冷的东西掉落在莫优的衣领里。
  那冰冷的触感一直停留在了莫优的脖子里,再是烈烈日头下,一想起来,仍是一哆嗦。
  后来父母也注意了多抽时间陪莫离。
  莫离长大,开始念小学,穿蓝白色校服,煎可爱的童花头,笑容明媚,看起来与平常小女生并无不同。
  一年级。
  二年级。
  三年级。
  莫离一直成绩优秀,从不会发生在学校闯祸要父母去收拾残局的情况。
  母亲略略放心,对莫优说:“离离长大就好了。”
  离离长大就好了。
  莫优听着,说不出话来,脖子里又有那冷冷的触感--他最近,开始做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女孩子纤长洁白的手指从他的胸口滑至小腹,最后直抵私密的地方,抚摩,间或--亲吻……然后醒来,床单上必定有□□的痕迹。
  那真的是梦吗?
  可是,那女孩柔软的头发轻轻刷在他小腹上的感觉清晰无比。
  偶尔,还会有冰冷的东西滴落在他的身体上,那样的冰冷感觉--就如同那一日莫离抱着他时,泪水掉进他的脖子……
  每当想到这里,莫优总忍不住忽忽一颤,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某种说不分明的感觉,莫优呆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长。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懵懂青涩的年光。
  男生女生,你追我逐,非常的乐在其中。
  而莫优这样俊秀的少年,从来不会寂寞。
  他开始追逐高中部的校花,一个非常淑雅美丽的女孩。
  两人很快就成了大家玩笑的对象,你情我愿,也就借着“舆论”之势走在了一起。
  林荫道上,总能看到莫优的单车带着美丽的校花穿梭而过,周遭无数艳羡目光。
  校花有了爱情滋养,越发秀美温柔起来,发挥贤惠美德,中午会给莫优多带一个爱心便当。
  有一次临时被老师叫住,正担心没有办法及时把便当送给莫优,一个天真甜美的小女孩冒头,大方地自我介绍:“我是莫离,我是莫优的妹妹。”
  完全不必怀疑,两个面孔相似的清秀。
  校花于是买了棒棒糖给莫离,并请她把便当转送给莫优。
  莫离找到莫优,嚷着要和哥哥一起吃便当。
  结果那天,两人在便当里吃出了四根头发。
  莫离还因为吞了一根头发,难受得直咳嗽。
  莫优急忙去给妹妹买水,心里平白对那校花有了些失望。
  莫优和校花不明不白地疏远后,有次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穿短裙的女孩子帅气地挡在她的车上:“可以认识一下吗?我是唐可。”
  唐可是学校的宣传部部长,一头天然卷发,相貌有些欧化,非常亮眼。
  莫优笑一笑:“莫优。”然后侧侧头。唐可会意地灿烂一笑,跳上他的单车,手大胆地挽住莫优的腰,放肆的霸占姿态。
  唐可不如那校花贤惠,但自有她古灵精怪的活泼。买了一只松鼠,取名“可可”,一定要让莫优养在卧室里,每天要跟她说“可可晚安”。
  莫优虽然素来不喜小动物,但念着唐可的明亮面容浓密长发,也就耐着性子喂松仁。
  养了几天,松鼠不见了。
  就在莫优四下寻找的时候,学校里的唐可正在与莫离一起吃冰激凌。
  冰激凌吃到一半,莫离像想起了什么,打开鼓鼓的书包掏出个东西:“可可姐,这是哥哥让我送给你的。”
  唐可看着华丽的包装,心下暗喜,忙不迭地打开--一只被开膛破肚的松鼠尸体血乎乎地跌出来。
  唐可惊声尖叫,声如裂帛。
  当莫优没找到松鼠,懊恼回到学校,迎接他的是唐可一记大耳光,打出的红印子几天都没消掉。
  莫优从此觉得女孩子都是让人失望的无稽的动物。
  有的看起来很美,其实很脏。
  有的似乎很可爱,但却喜怒无常。
  没意思。
  没意思透了。
  莫优外表看来依然是俊秀的少年,只是眼神冷了下去。
  那一点冷漠让他在女生群里更受欢迎,但他似乎却再无意沾染红尘。每天只与自己一群死党呼啸来去,女孩子么--再入不了眼。
  死党里有个姓程的男孩子,高大英挺,赛车玩得一等一的好,马术击剑跆拳道,样样精通。而且为人豪爽大方,很扛义气。
  莫优与程最为投契,渐渐有了点形影不离的意思。
  程比莫优高一个头,喜欢揽莫优的肩膀,非常大哥气派也非常亲密。
  莫优天天和程厮混一起,也极其愉快,自觉这样的豪迈磊落的感情才值得信任,值得托付。
  在一个两人都喝得大醉的晚上,程蒙昧之中,顺应了自己的本能反应,把自己的□□插入了莫优的身体。
  莫优在剧烈的痛楚中惊醒,最先涌上心头的是悲愤诧异震怒,但程温柔地吻他,口中低声说着平日那些亲近的话,声声叫他“小莫”,很柔和的口气。
  莫优紧绷的身体略为放松,痛楚过后便是快感。
  让人神魂俱碎的快感浪潮一般汹涌,理智灰飞湮灭。
  莫优开始用力抱住程的身体,主动回应。
  两具身体纠缠一起,天地都在那样的浪潮中消失粉碎。
  从那一夜过后,莫优与程的关系更不同一般。
  莫优开始在程的家里留宿。
  程有时候也去莫优家里玩。
  莫优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总是洗澡,受不了灰尘汗水粘在自己身上。
  程一个人在莫家的花园里转悠,忽然听到一丝诡异的音乐,依稀是丝竹,袅袅绕绕,仿佛能钻进人心里一般。
  程好奇之下,循声而去,透过一扇巨大的玻璃窗,只见光线幽暗的房间里,一个女子独自其舞。
  不高。
  瘦。
  可以断定年纪不大。
  可是--可是,那么美。
  她一双深黑眼睛,在暗室中琥珀般闪着幽沉的光。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香云纱的裙子。式样保守,领子高高的,但袖子很宽大,她一抬手,丝纱水袖就滑落下去,露出修长手臂。那肌肤色泽,并非一味的雪白,而是象牙般半透明,莹润无比。
  她扬手,扭腰,旋转,动作也不是特别柔和,但就是自有她的妩媚,似乎那腰身的轻轻一拧都可以撞进人心里去。
  程呆呆看着,突然有些慌乱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反应--他竟然会对女人的身体有反应,还是那么一个小女孩……
  茫然四下一看,就看到莫优怔怔看着他,目光冷如死灰。
  程走以后,莫优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锁了几天。
  莫离守在他门外,他不肯开门。
  直到噩耗传来--父母在东南亚飞机失事,双亡。
  莫优挣扎着去领回了父母的骨灰。
  一回来,莫优就彻底崩溃。
  整日整夜地发烧,晕眩,睁眼即是天旋地转。
  莫离不眠不休守着他,用手帕给他擦汗,在他最难受的时候轻轻吻他。
  莫优想要推开她,奈何没有丝毫力气。
  莫离天天亲手给莫优煮粥,煮的时候放进一勺爸妈的骨灰。
  莫优总是呕吐,莫离一遍遍地说:“哥哥,你不要吐啊。”--那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哥哥,吃下去,吃下去就永远不会分离。
  莫优躺在床上,数次觉得距离死亡不远。
  莫离并不见得如何担心,乌沉沉的眼睛眸光平静,平静地望着他,低低唤他:哥哥。哥哥。
  哥哥。
  我喜欢哥哥。
  莫优恍惚中会觉得非常凄凉,很多被屏蔽的真相似乎一步一步地揭开,他被推到了真相面前。
  又是昏沉的夜晚,那个少年的梦境竟然又回来。
  洁白的手指,柔软的头发,冰冷的感觉。
  在不可克制的刹那,莫优用尽所有力气让自己清醒,看到伏在他身上的女子--莫离,莫离,我知道是你。
  原来一直都是你。
  莫优想要狂笑又想要大哭。
  莫离看着他,目光中是空空茫然。
  “莫离。”莫优的眼睛十数年第一次清澈得堪破所有困顿纷争。
  “怎么办?哥哥,怎么办?”莫离呢喃着问。
  “莫离。”莫优只觉无限厌倦疲倦,为什么要揭开真相,为什么要明白。
  “怎么办?”莫离只知道问。
  莫优倦怠地合上眼睛。
  生命是一场流离失所的闹剧,莫离,你不知道么,从你一出生,我们的世界就开始崩塌,你的感情让我们都残废。
  莫离茫然地俯下身去,咬住莫优脖子上一根淡蓝色的血管--微一用力,鲜甜的鲜血立刻涌进口腔。
  哥哥,我喜欢哥哥。
  我不想这样。
  只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了如今,一切该怎样继续,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哥哥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莫优在刺痛和寒冷中牵出淡漠恍惚的笑--莫离,今生你的喜欢,我若可以用血来成全--但求来生,不再相遇……
  不再相遇啊,莫离。
  依稀记起那襁褓中的婴儿,执着地咬着他的手指,不肯放开。
  原来早已注定。
  早已注定。

(完)


№0 ☆☆☆顾小禾2005-04-20 00:28:21留言☆☆☆ 

小禾你真行啊!25度的艳阳天,我背后寒毛直竖!>_<
№1 ☆☆☆whyhades2005-04-20 11:23:27留言☆☆☆  引用

小禾啊,这个故事够阴暗了。
虽然你说早已注定,但我仍不大明白,莫离的性格成因。
莫离莫离。
№2 ☆☆☆ 纯白2005-04-20 11:50:41留言☆☆☆  引用

活活,性格成因,就是因为……我……||||是我主观强加的,,摸摸头。:p

№3 ☆☆☆顾小禾2005-04-20 12:49:28留言☆☆☆  引用

我真的寒了。
莫离啊,性格养成就是病态地爱自己哥哥- -
№4 ☆☆☆苔藓2005-04-20 19:30:51留言☆☆☆  引用

前面细节处理得非常好,有生活气息,美丽,可是到了后来,这简直是~~.
我还是不适合看阴暗的故事。
№5 ☆☆☆乐履尘2005-04-20 19:40:49留言☆☆☆  引用

HOHO
决绝
№6 ☆☆☆2005-04-20 19:55:56留言☆☆☆  引用

为什么帅哥美女的爱好都那么变态……
好吧,投一票,阴暗世界无敌!! 哦哦哦
№8 ☆☆☆明年秋天2005-04-21 11:10:36留言☆☆☆  引用

这个故事真诡异 要拼过很难
№9 ☆☆☆Fisher2005-04-21 11:56:08留言☆☆☆  引用

这个故事最令我胆寒。
唯一可惜的没什么道理。
№10 ☆☆☆午夜兰花2005-04-21 14:44:56留言☆☆☆  引用

兰花,我也觉得欠缺一些说服力,但也许,有些事情并无理由,有些人的性格里,天生具有毁灭性因素。
№11 ☆☆☆纯白2005-04-21 15:07:08留言☆☆☆  引用

好bt的故事
看得人一阵阵发毛
№12 ☆☆☆kilikala2005-05-12 03:54:50留言☆☆☆  引用

回复此帖子

名字:
选择图案:
内容:
(注意:一次最多可提交三万字左右,且一次最多可提交三张尺寸在1024*1024范围内的图片,超出部分请分次提交!)
返回上层 管理 返回本版块首页返回交流区首页返回主页